前段时间因为单位上的工作需要,我和一个电视台的记者外加一个驾驶员,三人到香格里拉去出差拍片子。从昆明出发到香格里拉总计是850公里路程,本来计划下午3点出发晚上在丽江过夜,因为手上的工作所以一直忙活到下午5点才出发,晚上九点的时候才赶到大理,如果我们一定要到丽江住宿的话,必须在凌晨的1点才能赶到,考虑到驾驶员的休息问题,所以我们就在大理住宿,大理是我去过多次的地方,在此之前我对大理有着特殊的感情,和其它很多朋友一样是因为金庸的武侠小说的影响,总想去寻找梦中的大理王国,其实现在的大理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云南比较发达的内地城市,已经找不到了小说中的大理王国,苍山洱害也只不过不是一个内湖和一座终年积雪的高山。大理古城也仅仅是一个不大的有着城墙的旅游之地,没有想象中的那份繁华和威严。所以到大理后在几个朋友的接待下,我们早早的进入梦想。

第二天早上我们5点就出发,因为头天晚上睡得早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疲倦的感觉,云南的天空我想除了西藏和内蒙外还是比较蓝的,5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们正好有机会看见当天的日出,所以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感觉还是特别的清爽,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到达目的地香格里拉,但是我们采访的地点是在离香格里拉100多公里外的一个高山村落。在香格里拉吃过午饭,我们继续赶路,当我们驱车到这个村落的山脚下的时候,我抬头仰望村子的所在,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我们眼里没有村落,有的是那笔直的、高高的、看不见山顶的大山。羊肠公路弯弯曲曲盘旋在山腰上,听当地的百姓说这个山上住的全部是藏民,为了工作的完成,我们还是花了2个小时走了20公里到达了这个村子,走这20公里路我想有过极地越野的朋友可能有所体会,我只知道我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在到山顶的时候透过窗子我可以看见山脚的马路和滚滚的江水,山下车子行走就如蚂蚁在爬行。

因为来之前就做了安排,接待我们的是他们的村长,在少数民族家里,村长家的条件是这整个村长里面最好的,在云南的藏族同胞里,没有青稞酒招待客人,但是他们会把刚挤出来的牛奶、羊奶端上来招待客人,我端着这杯奶的时候看见乳白色的奶液,和我们平时喝的包装奶的颜色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鲜奶的那股味道进入我的呼吸系统时,我差点就呕吐出来,村长好卡的说,来我们喝,我们一起说:“扎西得呢。”喝了着杯鲜奶,我自己人生第一次喝鲜奶,也是第一次在自己极度不能忍受的情况下喝下去,为了我们相处的和谐,我们必须遵循藏族同胞的礼仪。我在胃里始终翻滚的情况下撑到了晚饭时候,他们的晚饭很是特别;掉着一个大锅,大块的羊肉就这样丢进锅里煮,加上少点盐巴。其它什么都不用加,煮熟后就每个人面前摆一个大碗,没有筷子,就这样主人说我们来吃肉的时候,表示晚饭做好了,我们正式开饭。羊肉或者牛肉是用手拿着吃,大碗的用途是装酒用的,看着这样的用餐我第一反应就是打了个寒战,不去说他的肉味道怎么样,就仅仅是拿一大碗酒也有个半斤吧。因为今天来的人当中,我是领队,所以无论怎么样我都必须表现出特别的高兴和满足,藏族同胞对待客人的规矩就是,你如果对他为你的安排表现出相当的满意和高兴,那么他就认为你看得起他,他就会把你当兄弟对待,如果他发现你看不起他的时候,刀子相见也不是奇怪之事。所以看着那一大锅没有佐料的肉和那一碗满满的酒,我恐惧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