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添财:大陆要舍得 台湾要超越

sunsky2020 收藏 1 6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许添财:民进党现在是,江山已改,但本性未改。

中评社香港10月3日电/民进党籍的台南市长许添财不久前接受中评社高层访问团专访,就两岸关系及民进党目前的处境等问题,坦诚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处理两岸关系方面大陆要“舍得”,台湾要“超越”。《中国评论》月刊十月号刊载了这篇专访,全文如下:

大陆要解决台湾问题要懂得“舍”

中评访问团:我们昨天到台南,先参观了台南市区和几个重要古迹,台南给我们的印象非常特别:在此之前,台南给我们的印象,除了一般的历史名城之外,就是一些政治印象,比如说民进党执政,陈水扁的故乡等。但来到台南之后,除了觉得台南是一个非常干净、友善的城市之外,更对台南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而感到惊奇,台南不愧是台湾的历史文化之都。

许添财:台南会越来越好,以后,照规划还会更好。台南市的面积比高雄市大二十二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只有它的一半。台南是台湾古迹最多的地方。这样的空间条件,如果好好规划,会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城市。

中评访问团:我们今天来,是带着大陆的印象来的。以前,我们对台南比较陌生,但来了台南以后,我们觉得,台南的文化,台南的文化景观,是真正能够留得住大陆游客的地方。我们深刻地认识到,整个台湾的历史,是从台南开始的。

许添财:因为你们有深度。


中评访问团:大陆对郑成功,人人皆知。祗要看到有关郑成功的遗迹,就会觉得好。昨天我们看到郑成功庙前面有个郑成功骑马的雕像。我们一看就知道是现代雕像……

许添财:是泉州送的。

中评访问团:什么时候送的?

许添财:今年才送的。

中评访问团:作为一个民进党籍的一个市长,您不觉得很敏感吗?

许添财:不会呀。他们要送,就送呀。

中评访问团:那么您怎么看泉州送这个雕像的用意呢?

许添财:他们希望透过郑成功,加强两地的交流,为什么不要呢?郑成功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泉州是一个重要的城市。其实台南市,提到大陆,大家都很敏感。但我认为,祗要你的层次够高,远见够远,就不会敏感;如果你的心胸坦然,没有邪念,就不会敏感。所以我对中国(大陆)祗有两个字----“舍得”,大陆不舍就不会得。大陆要解决台湾问题,如果不懂得舍,就不可能得;如果大陆硬要什么,就会失得更多。

对于台湾来说,面对中国大陆,要懂得“超越”;如果台湾不懂得超越,就没有生存空间。超越不是放弃,超越也不是回避。就像修佛法的人,因为懂得超越,心中永远不会畏惧。

台湾最近就是因为堕落,一个比一个堕落,才会遇到今天的麻烦。堕落的人不是不想进步:有些人堕落,但企图心很强,因此不择手段,不讲道德;有些人明明很有能力,但是自己吓得发抖,以为自己能力不行,那也是堕落。

所以,如果台湾懂得超越,中国大陆懂得舍得,两边都会很满足,无往不利。

民进党今天的问题 源于当年没有准备好就上台执政

中评访问团:请问市长,您作为民进党内比较有论述能力的县市首长和政治精英,怎么看民进党现在的处境?近两年来,民进党一直走下坡路,我们专访民进党政治人物时,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现在是不是民进党最坏的时候”,就像今年一月“立委”选举和三月大选之后一样,很多人都认为那是民进党建党以来最坏的状况,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三月的时候还要差。对此您怎么看?民进党能够重新站起来吗?怎么站起来?

许添财:我身为民进党的一分子,我也瞭解民进党本身在发展过程当中所呈现的你所说的这一切。民进党之所以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形,很简单,就是在还没有准备好执政的时候,民进党上了台。

阿扁还没有准备好就上台,结果当选那天晚上,大家的脸色都发青,很害怕,不知道怎么治理整个“国家”。因此,民进党上了台以后,不祗是应付执政捉襟见肘,更严重的是,原来所追求的改革,几乎毫无进展。就是说,执政已经捉襟见肘了,更遑论改革理想的追求;连今天都应付不过去了,更不要说明天。所以,人家会觉得民进党放弃理想,丧失理想,因此支持者就越来越失意,这是很可惜的。

所以二千年的时候,我最痛苦。我何尝不希望赶快把国民党拉下来、民进党赶快执政?虽然那时候我不是民进党员----因为我以最高票当选“立委”,结果被民进党开除。这不是赤裸裸的斗争吗?一个民意支持度最高、脱党去选却以空前的最高票当选。我退党了,民进党还要追杀我。

追杀是民进党最厉害的一招。民进党为了追杀我,在我退党后修改党章,使得我没有办法再回去,一定要五年后才回去。在我离开民进党的五年里,民进党为了对付我,五次修改党章。

当时我本来想,民进党不相信我会打仗(选举),因此我想自己退党去选,等选完以后再归队回党。但民进党把我出去打仗当成叛逃,而且打赢回来以后,还要开斩。哪有这种道理的?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党主席在同一个选区,民进党认为党主席不能不最高票,我怎么可以去挑战党主席呢?因此,民进党用尽全党的力量在一个地方支持一个人,然后对付自己的同志。

我今天已经回到民进党,而且当中常委。民进党开除我第五年的时候,要我临危受命,帮民进党保住台南这块小江山,征召我。民进党说,不派人参选(台南市长),而让我参选,美其名“征召”。我认为这是废话,因为民进党没有适当人选,所谓“征召”祗是自欺欺人。所以,对民进党的弱点,我瞭解最多。

但是,我对民进党的感情,对民进党的信仰,我想没有人敢怀疑我。我离开民进党,但我并没有去投靠国民党,对不对?那时候我的身价很高,如果投靠国民党,要钱有钱,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我没有,我走我的路。

如果你们有时间,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台湾不会报导这个,因为讲出来好像我太厉害了,其实不是,祗是我的遭遇。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我是懂得超越,在困境当中,我懂得自我提升,自我超越。不管人家对我怎么样,我走自己的路。在我跑步的时候,他们在旁边喊,是他们自己的事。人家丢我石头,是希望我跑不动,因此我不去计较人家丢我石头;我认为,如果我跑得够快,人家就丢不到。所以我越来越快,人家就越来越丢不到我。因此,为什么怕他们丢石头?为什么埋怨他们丢石头?

台湾应该懂得超越,超越不是对抗,而是自我自升。我的经验就是这样。这五年,我的故事多得很,再讲也可以,不讲也可以,对我来讲已经不重要。但是就民进党来说,有很多值得检讨之处。比如说,民进党要发展、扩大,本来应该是朋友越来越多,但民进党的作为,却是朋友越来越少,因为民进党不但没有去争取每一位自己以外的台湾人,还把跟自己理念不一样的人都变为敌人。我认为,如果民进党真的认为自己的理念很好,就应该懂得如何用自己的理念去说服别人;如果民进党真的爱台湾,爱台湾真的那么好,你就应该说服人家。

对于统独问题也是一样:如果统一真的那么好,就应该去说服大家支持统一,说服不来,怪谁?相反,如果台湾独立那么好,也应该去说服大家支持独立,你不能怪人家怕死,不支持台独,因为人本来就是怕死,你不能叫他们为了台独而不怕死,对不对?

所以你提到,民进党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民进党要自我检讨。这个检讨,不是嘴巴讲,而是要有实际作为。为什么早期大家都不计较、都很谦让?而现在却是明争暗斗,而且争得莫名其妙?

民进党的本性未改

中评访问团: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民进党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况?

许添财:民进党现在是,江山已改,但本性未改。现在大家都知道,时不我予,所以现在大家都很谦卑,很小心,但是我认为大家的本性不改。

什么叫好的本性?就是无私无我地为这块土地,为这块土地的人民服务、奉献。这一点,要找回来,很困难,但早期我们都有这种情怀,真的是“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早期,在我们心目中,七十二烈士算什么?那是小事情,牺牲了就牺牲了。所以,当年国民党拉拢我不成,就用权力的手段来对付我,我则一夜之间把工作全部辞掉,一个人到美国去,身无分文照样生存,十年后回来还不是一条好汉?

我当年从美国回台湾参选,就当选。但如果我说自信会当选,那是骗人的,但是不当选也无所谓,因为我参选,是我的理想,我是一片真诚,祗要能够让多一个人听到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的理想在哪里,我们的前途在哪里,我就满足了。所以,一个人我也演讲,十个人我也演讲,不嫌小,不嫌少,面对十万人,我们也不会怯场。

以前我有个美国的老朋友,说要到台湾来帮我演讲,结果现场一万人,腿就吓得发软,我说台上台下怎么差得那么多呢?我就不会发抖,因为我真诚,对不对?因为我志气大,我不是为自己。如果我有私心,就会害怕,这就是人性。所以我一再说要超越自己就是这个道理。

因此,对于民进党来说,现在也要懂得超越。比如说,谈到二O一二年,如果民进党人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二O一二年重新执政,没办法真的为人民做事,民进党届时敢不敢不提名(“总统”候选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南市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像。

如果认为还没有准备好 民进党下次大选敢不提名吗

中评访问团:不提名是不是也是一种可能的方式?

许添财:不是故意不提名,但你现在想想,二O一二年很快就到了,如果你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没办法为人民做事,等等,民进党敢不敢下决心说,如果到那个时候真的没有达到自己设定的某个理想地步,就不提名?敢不敢?不是讲出来不参选,政治人物怎么会不参选呢?但是你心里能不能有这个决心?

如果认为,反正国民党做得不好,民进党谁出来选都会赢,那就惨了。因为这意味着民进党就要内斗了,认为谁斗出头都会赢,就像上一次苏贞昌、谢长廷,最后弄得那么难看。

所以,如果台湾人民是有福气的,那么国民党、民进党都会进步;如果台湾人民没有福气,那么国民党、民进党就比烂。因为形势比人强,台湾不可能有第三党出头的机会。台湾就是两党。目前台湾是归零状态。

中评访问团:那么民进党怎么站起来,怎么超越?

许添财:这个有内外两个因素:如果民进党内部调整得太慢,或调整不来,那就要由外力来介入。这个外力可能是一个新生的力量,但具体是什么力量,我不懂。不过,忧国忧民真的是逃不掉的宿命,因为既要忧国民党,又要忧民进党。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中评访问团:新潮流作为民进党内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现在转型为“台湾新社会智库”,对此您怎么看?

许添财:对民进党来说,新潮流不是重要的一股力量,而是主导性的一股力量,民进党一直都被新潮流主导。阿扁执政的时候,受益最大的是新潮流,整个政治体制、整个行政体系,参与最多的也是新潮流,但是批评民进党最多的也是新潮流。这合理吗?公平吗?但是,形势比人强,他们团结,会包装。

台湾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各种看法也见仁见智。不过,在多元的社会里,我们希望,这个社会的主导力量(LEADING POWER)本身是好的,不要把不好的当主导力量。

民主自由是个普世价值,但你说美国就有真正的民主吗?台湾虽然有选举,但选举不等于民主。选举是民主政治的必要,但选举绝对不是民主政治的充分条件,一个社会要真正达到民主政治,还要有方方面面的配合。但是,民主这个价值,是我奉为不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最后的价值之所在。

所以,你问我对民进党的忧虑,问得太早了,因为忧虑民进党的,不祗是民进党本身,很多人都忧虑民进党。很多人说,国民党执政以后,也不能没有民进党。我说这个不用讲了,大家都懂。而民进党也说,我们不能这个样子呀,我常常说民进党已经失到祗剩下一条内裤了,已经够惨了,再失的话就难看了,就无地自容、没有立足之地了。

想到这里,大家都很紧张,因此也很谨慎,但是又怎么样?好像一个学生,成绩考不好,很难看,因此下决心用功,希望下一次考好,但是这就能保证下一次考得好吗?对此我没有答案。我祗能说,如果台湾人民是有福气的,那么国民党、民进党都会越来越好。你再问我,我也不能说我要做什么。就如我当年民调那么高,表现那么好,还是被民进党开除,对不对?我一生预料不到的就是这些事情。所以,就如孙中山说的,所有的话都可以怀疑,祗有一句话我不会怀疑,那就是“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以平常心看待大陆观光客 台南早就准备好了

中评访问团:日前您曾带领市府团队到金门去,交流有关大陆客来台的一些问题,那么我想问的是,您怎么看待和处理大陆客来台湾的事情?

许添财:很多人都说不必对大陆观光客有所期待,因为他们都有统战目的,认为他们的购买力有限。我觉得很奇怪,既然要发展观光,多一个观光客总比少一个观光客好嘛。为什么要去计较那么多呢?日本观光客来两个你都很珍惜,为什么中国大陆观光客来一定要计较三百个、三千个?一百个你就不满意呢?真是莫名妙,对不对?

我认为,来者皆善,要以客为尊。所以,台南市是最友善的城市,游客购票进入我们的古迹,都可以申请一张卡,在台南市一个礼拜,有一百万的意外保险,是免费的,世界有这么好的城市吗?

因此,台南市的观光客才会一直增加。光七月份,据我们的统计,到台南市的中国大陆观光客,达一万四千一百一十二人。当然有的有过夜,有的没有;有的是散客,有的是商务考察,也有的是探亲,等等。我们有一家台南美食餐厅,老板介绍说,因为有中国大陆观光客,生意提升了三成。

我认为,现在谈统一,还言之过早;现在应该以人为本。台湾要发展观光,世界各国的客人都欢迎,不要对大陆观光客另眼看待,也不要特别的拉拢;应该是来者皆善,以客为尊。我们要很真诚,不要因为大陆客要来而故意怎么样,平常心就好。

所以有人说,台南市对大陆观光客要来好像冷冷的。我说是平常心,不是冷冷的,因为我们没有特别的期待,但是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任何一个地方的观光客来,我们都欢迎,我们的环境很干净,我们的厕所很干净,我们的道路很好,对不对?若有任何需要,拨一一O,员警就服务到;拨一一九,我们的消防、卫生、医疗就服务到。每一个人都一样。祗要到古迹买个门票,都有一个保险卡,每一个人都一样。所以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在“总统”大选期间,蓝营执政的县市,整天都说准备好了,好像祗有绿营执政的县市没有准备好,很奇怪。因为那是广告,那既然是广告,那就随你广,随你告吧。所以,对观光客来讲,一定要平常心,不要舍本逐末。台湾不是没有价值让中国大陆观光客来,但是要让他们自由来,自由看。如果有需要改进的,给我们意见,我们会改进。如果认为我们做得好的,那么我们继续做好。反正游客来都一定要付费,一定要花钱。所以我们都欢迎。

台湾经验也有不好的一面 希望大陆不要重蹈台湾覆辙

中评访问团:未来如果有机会,想不想到大陆去看一看?

许添财:当年我在美国是国民党的黑名单,奇怪回台湾又变成北京的黑名单,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曾经申请过两次要去大陆,结果人家说我要先订旅馆,我就订旅馆;人家又说我要先订机票,我就先订机票,但弄到最后,台胞证就是拿不到,这个搞什么嘛?

我觉得,我已经申请过两次,已经给大陆两次机会让我去,让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陆多一个旅客,但是我都被骗,钱都被他们没收。所以不要说这是误会,我的钱被拿走,结果不能去,有什么误会?第一次可能我不懂得申请,那么第二次提早申请,很有善意,也有提供详细的行程表等,但就是不能去。

所以大陆要谅解我,因为我已经吃亏两次了。下一次要有人出来保证说这一次一定不会吃亏,我才有可能再申请去大陆。

中评访问团:那两次是什么年代?

许添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当“立委”的时候。虽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但我不能用试的方式再去申请。我现在不急着去。

当时台湾人都想到大陆看一看,满足好奇心,好像中国很伟大,都想投入它的怀抱,不过起码这两点对我来讲都不适用,因为我没有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我也没有那么贪心,说世界上有好的地方都一定要去看看。

所以,我持不亢不卑的态度,不强求。如果大陆说我可以去,那我会说谢谢。至于我什么时候会去,那要看我方便,因为我也不能说去就去,把其他的事情都放掉,好像迫不及待似的要过去。

我认为,两岸的事情,不要急,要让大家先交流、互通,互相瞭解,但是要互相尊重。

有一次餐会上,碰到一位大陆人。他说,几年前来台湾时,认为台湾很进步,觉得自愧不如,但几年之后他再到台湾时,他说,他们做到了。我说,恭喜,钦佩,但我说,你们很多东西都是COPY(复印)台湾,说明台湾不是一无是处,也说明你们不笨。但是我说,台湾过去的经验,也有不好的,如果没有过虑地COPY台湾,可能好坏通通抄袭。抄袭好的当然没问题,但抄袭坏的,你们会自食恶果。

那么台湾有什么不好的呢?我认为,台湾有两大不好:一是人文破坏,二是环境破坏。台湾在发展过程中,人文破坏很严重,台湾人原来不是这么失礼的。以前的台湾人,讲话都笑嘻嘻的,是互相体谅的,但现在,是怒目相视,你争我夺。而环境破坏的表现,是台湾没有地方是干净的,没有地方是清洁的。对此,大陆应该赶快检讨,不要重蹈台湾的覆辙。

中国评论通讯社高层访问团成员包括社长兼总编辑郭伟峰、新闻总监俞雨霖、执行新闻总监林淑玲、执行副总编辑陈耀桂、副总编辑罗祥喜,及记者刘晓丹。

许添财小档案:

许添财,台南县渡拔国小毕业后保送入曾文中学(今台南县立麻豆国民中学),并与陈水扁同窗四年。高中毕业于台北市立成功高级中学,后于一九七O进入中国文化大学经济系就读,并于同校经济研究所取得硕士学位。一九七七年开始于中国文化大学银行系任教,兼任华冈银行总经理一职;一九七九年出任中国文化大学银行系主任。

一九八二年,许添财以交换学者身份赴美,但后被列入黑名单而无法返台;同年加入“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任台湾公论报编辑;一九九O年,许添财以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会员身份回台,在“立法委员”陈水扁、彭百显、洪奇昌、卢修一等人的影响下,政府解除许添财的出入境管制并发予护照。留美期间修习政治经济学,并获纽约社会新学院经济学博士资格学科考试通过,未及提论文,而于一九九二年返台参选“立委”。

一九九一年,许添财开始协助“台湾独立建国联盟”的成员回台并建立组织,一九九二年由民进党提名于台南市参选“立法委员”且当选,但是一九九五由于未受民进党提名,许添财以无党籍身份连任“立法委员”;一九九七年许添财以无党籍身份参选台南市长落选,一九九八年“新国家连线”成立时,许添财担任“新国家连线”秘书长,并且接受“新国家连线”于台南市参选并且当选“立委”连任,一九九九年许添财出任“立法院”民进党团总召集人与民进党团财政委员会召集人,政党轮替后担任“总统府九人决策小组”成员之一。二OO一年许添财接受民进党征召参选台南市长并当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