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并不痛快

李伟新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URL] 波姬丝和罗伯纳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一眼机场出口慌乱的人群,已经明白,华莱尔他们顺利地进行了狙击,顺利地射杀了三个目标。 也许是距离远,对三个杀手的死亡过程,我的感觉很淡。最大的印象,就是他们的嘴马都张得大大的。更没有快感。尽管明知他们是来射杀我们的杀手,我也没有丝毫的快感。 华莱尔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波姬丝和罗伯纳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一眼机场出口慌乱的人群,已经明白,华莱尔他们顺利地进行了狙击,顺利地射杀了三个目标。

也许是距离远,对三个杀手的死亡过程,我的感觉很淡。最大的印象,就是他们的嘴马都张得大大的。更没有快感。尽管明知他们是来射杀我们的杀手,我也没有丝毫的快感。

华莱尔他们的动作很快。不到五分钟,他们就回到了车上。而以加拿大警方的速度,要十分钟才能到达现场。

车门一关,我马上对波姬丝道,“走。”

车从一条隐蔽的通道,开上了机场高速公路,迅速汇入密集的车流。在市内转了一下,便开出渥太华,朝原路开回。我们要回到苏必利尔湖的桑德镇。因为三个杀手的准时出现,无疑证实了我的推测。桑德镇附近有“鬼”,这个鬼几乎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要回去将那个“鬼”挖出来。

而且,选择回桑德镇,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法。按照常规,我们要么往北,有那么远避那么远;要么往南,回纽约,寻求更好的保护。东面是蒙特利尔,加拿大的第二大城市,全国最大海港和金融、商业、工业、文化中心之一。居民80%以上为法国人的后裔,为世界上最大的法语城市之一。素有“小巴黎”之称。这样重要的城市,岂能不是恐怖分子重点瞄住的地方?如果到蒙特利尔,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都很容易伤害无辜。

三个杀手,也是我对手灵魂的跟踪器。只要他们一出事,我的对手肯定会马上知道。他要就近调动人手的话,一是渥太华的恐怖组织,二就是蒙特利尔的了。所以,当我们撤离机场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往纽约的方向飘,以迷惑我的对手。

在车上,谁也没有吭声。

尤其是华莱尔他们,既没有显出一利顺利完成任务的喜悦,也没有因为射杀了人而激动。平淡,他们都很平淡。而且在平淡里头,还隐隐有一种难言的情感。这种情感不太好描述。只能这么比喻吧,就像你喜欢吃鸡,却不喜欢杀鸡一样。因为需要,你却杀了。是需要,而不是喜欢,你也就无从喜悦,反倒觉得,就那样将鸡脖子割了,很不是滋味。

我理解他们的心情。

生命可以在时间的果壳里欢欣,可以在时间的果壳里裂变。但我看到,人类从一开始就已经学会将个体的生命裂变,组成一个人类整体的时间果壳。它便是集真善美于一身的愿望。这个愿望推动着人类不断发展,不断去开拓一片又一片的空间,构筑人类自身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文明。

按照文明的分类,我们人类目前的文明,仍属第一类。即是只能控制本星球的文明,只能利用本星球的矿藏能源,在本星球上生存和发展。而第二类文明,是能够掌握整个恒星和所属行星系统的文明。也就是说,当我们人类能够掌握整个太阳系内任何天体的物质和能源的时候,我们便可以进入太阳系文明时代。第三类文明就是能够掌握整个星系的文明,即银河系文明。

面对银河,人类还是少年儿童;面对宇宙,人类恐怕还是个婴儿。

没错,美国、日本等国已经开始开发月亮、火星、土卫四等等的星球,但这都局限在太阳系内,而且是仅有的几个国家,而非整个人类。人类的绝大部分活动,仍集中在地球上。

地球不会再大。

资源不会再增。

无须我多说,大家都明白,随着人口的日益增多,随便人们对生活不断的高要求,已经形成了一种僧多粥少的局面。

争端由此而生。

我不想为杀人寻找理由。

只是,现实如此。

我想华莱尔更希望去打高尔夫球,而不是杀人。珍娜恨不得为自己的如意郎君,笑得像鲜花一样。泰森打打NBA,肯定也会吸引很多球迷的眼球。

小时候,就听过一个笑话,一位老先生看罢足球,就道,“那么多人去争一个球,有什么意思?一人给一个球,不是不用争啦?”

想法很人道主义。

一人给一个球也可以实现。

但一人给一辆劳斯莱斯,给一辆飞机行不行?

至少目前不可能。

有时世界就这么简单。简单到你感到自己熊熊的一堆火,根本无法暖热四面的冰山。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我突然打了个喷涕。

谁在说我?我妈我妹?还是我在月亮上面的老爸?

老爸不会唠叨我,他有什么事,都会跑到我的梦里来。说想我妈了,我会叫我妈杀只鸡祭祭他。我妈不是一个唠叨的人。她有什么事,都爱藏在心里。实在受不了,就自己哭。我老爸追她的时候,她可以十天不回一个信息给我老爸。直到我老爸急得没法,又说要跳江,又说快乐疯了,她才回上几个字,“你想那么多干嘛。”

就这几个字,我老爸就如获至宝,心情舒畅,连续几天都会有情诗出来。

我妹更不会唠叨我。在她眼里,我这个浪漫主义者,跟疯子差不多。

没谁会唠叨我。

但我为什么打喷涕了?

惟有对手。是的,我的对手在唠叨我,在诅咒我。

心下一惊,我连忙叫波姬丝停车。

“为啥?”停下车,波姬丝问。

“别管,快下车,往那边的树林躲。”我的话音刚落,远处已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