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民主乱了性——从泰国街头集会民主说开兼议民主中国化

ljf702 收藏 0 68
导读:   泰国人信佛,所到之处,连十字大街当中都不例外,到处是佛像。因为佛多,泰国人便无处不拜。以至于见到中国游客,也一律双手或单手合拾“萨瓦笛卡”(您好啊),拖着长调,余音袅袅,每个人的声音当中都传达着善意与友好,每个人的脸上都那么平和安详——这是我在泰国留下的最深印象。           实在难以想象,善良淳朴笃信佛教的泰国人会在大街上打架,而且大打特打,群架招呼,通宵达旦,不打得血吃呼啦不足以证明血性,看看这几幅照片吧,感受一下现场气氛。       有人说,这不叫打架,更不是什么群殴,这


泰国人信佛,所到之处,连十字大街当中都不例外,到处是佛像。因为佛多,泰国人便无处不拜。以至于见到中国游客,也一律双手或单手合拾“萨瓦笛卡”(您好啊),拖着长调,余音袅袅,每个人的声音当中都传达着善意与友好,每个人的脸上都那么平和安详——这是我在泰国留下的最深印象。



实在难以想象,善良淳朴笃信佛教的泰国人会在大街上打架,而且大打特打,群架招呼,通宵达旦,不打得血吃呼啦不足以证明血性,看看这几幅照片吧,感受一下现场气氛。


有人说,这不叫打架,更不是什么群殴,这是泰式民主,是街头政治,是泰国人民依法享受的示威游行聚会结社神圣不可侵犯之权利。好嘛,都知道酒能乱性,原来民主也能乱性,泰国国民多少年在佛教熏陶下养成的忍辱负重遇事不争的国民性,一输入民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像是一位酒喝高了撒酒疯的蔫人,红着眼睛,挥舞着手臂,尽情地宣泄着、破坏着,把潜意识当中压抑的邪恶丑陋一股脑地抛洒出来而毫无羞耻之心。



乱到今天,底线被冲破,示威的民主军强行闯进总理府,暴力占领总理府,又随即占领了国家电视台等重要政府机构。占领者顺手“拿走了包括手枪和大量政府保密文件”在内的一切有用和好玩的东西,“其中包括与外国签署的一些协议和买卖文本”。占领者们尽情地享受着没有一切束缚,无政府的快感,政府则面对乱象一筹莫展: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不行;恢复基本秩序,也不行;实行全民公决,还不行;劝人们先回家吃波罗米饭咖喱鸡肉,更不行……



可是人们到底要干什么,某些占领者自己也不知道。“组织者像在报私仇”,“示威者像在赶庙会”。新华社记者发文章说“泰式民主让人看不懂”。其实,这没什么看不懂的,这不就是任性胡闹吗?这与民主有什么关系?这不是糟蹋自己的国家吗?这不是最终祸害老百姓吗?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悲剧吗?



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泰国人民搞不明白?难道泰国政治家不明白?不是不明白,而是情况复杂利益交错政府与领导人没有了公信力,而兴风作浪者一味徒逞快意,惑众以谋私,全然不顾人民的根本利益。



个中最为复杂的,莫过于错误的民主理念的传播,让人们误以为民主神圣,民主不会错,民主具有天然正义,民主占据道德高地,民主即是随心所欲,民主便是为所欲为,民主便是任意羞辱任何领导人,民主便是小孩子叛逆随意打滚,满地撒尿,胡乱吃东西,无止境的恶作剧,民主便是大街上“24小时不间断宣传反政府”,“唱一些反政府歌曲,骂总理是狗,副总理是猪”,民主便是用“包括《国际歌》以及邓丽君的《甜蜜蜜》”在内的曲调,加上最生猛的恶狠狠的词,反对和恶搞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值得警惕的是, 这次反政府集会的领导人桑迪•林通坤(中文名林明达)。是泰国一位传媒大亨。据称早在2005年之前,他与前总理他信称兄道弟。但有一次林明达向他信伸手借钱遭拒,使得两人反目成仇。林明达从此开始了反他信之路,不断组织集会,直接引发了2006年的军事政变,推翻了他信政权。而此次组织反政府集会,也是因为林明达认为沙马仍是他信势力在泰国舞台的代言人,因此不能留沙马在台上。



林明达,是“林命大”还是“林命小”——动乱之后,其下场如何,这不是我所关心的。



——我关心的问题是社会的意识形态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里的问题;



——我关心的是新闻媒体监督社会,谁来有效监督新闻媒体的问题;



——我关心的是中国的传媒大亨(大鳄)一旦象林明达一样,借助舆论谋取私利,鼓动不明真相的民众酿成动乱,社会如何应对的问题。


想想看,西方民主模式的泰国,居然是这样一幅图画:他信统治时期,传媒大亨即与最高统治者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这一点选民并不知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林明达借钱遭拒,怀恨在心,遂有今天。如若他信有信,当年借钱给林明达,泰国局势将会怎么样?民主体制,按某些人的说法,遏制腐败最为有效,泰国民主体制,为何会有传媒大亨举债于总理,借款不成便捣毁社会秩序的怪事?如此民主,岂非儿戏?如此民主,岂非黑社会?儿戏一般的,黑社会一般的民主体制之下,人民不过是被愚弄被奴役的草芥,草芥们的思想与情绪被导向性很强的媒体控制着,而媒体被出钱的老板——传媒大亨控制着。于是,传媒大亨一呼万诺,和平示威即刻演化为暴力冲突。闹完了,折腾够了,伤好了,殡出了,一切恢复常态,大亨依旧是大亨,百姓依旧是百姓。大亨和新头儿闹好了,寡头心平气和地统治泰国,彬彬有礼地绅士般分赃;合作不好,再一次将泰国抛入动乱之中。一切均以民主的名义。民主,民主,多少丑恶假汝之名?如此民主,不要也罢。如此民主,避之犹恐不及也。



但是,民主今天俨然成“教”,“民主教”信众着实不少,对此上瘾般传销者笔者周围即不鲜见,而且传教者声言排他,蔑视传统,斩断文明,不问国情,不讲条件,不计利害,不顾阶段,惟民主是举,崇信,寄希望于民主教会一劳永逸解决中国问题。



民主,毫无疑问是有价值的人类思想,但是任何思想文明成果,一但成了“教”就麻烦大了。这个“教”有两重意思:一是教条,二是宗教,统统要不得。民主即使在中国取得了与马克思主义同等的地位,教条化、宗教化也使不得。因为马克思主义要中国化,今天“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马克思主义尚且必须中国化,民主为什么要奉行“原教旨”,要“普世化”?



有人频频举出温家宝总理讲过的一句话,“民主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进而得出结论:温总理和他们具有同样的看法和意见。他们不好意思讲出来,我替他们接着讲。这其实只是温家宝讲的半句话,另外半句话是“不同国家实现民主的形式和途径各不相同,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要走自己的路”。 我理解,温讲的后半句,就是“民主也要中国化”的意思。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凡是采取别国形式、到了自己国家不加批判的民主,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而且,西方民主自身也面临很大困惑,在本国的运作存在很多问题。”这句话是学者王绍光先生讲的。他认为“现在的教训非常直接”,台湾的例子,韩国、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例子,都搞了民主,结果怎么样?都不怎么样。



一位剑桥的学者持有高论:台湾的民主不能算失败,民主有自我纠错的机制,美国的民主经过200年的发展,今天就不会发生台湾的情况——好家伙,一张嘴就支出去200年啊!中国大陆13亿人口,在巨大的来自国内外的政治压力、经济压力、环境压力之下,艰难地实现社会转型,本来已经足够复杂,本来已是“5000年未有之变局”,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冒险去尝试西式民主?巨大的代价谁来买单?泰国、台湾、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民主,都演砸了,凭什么相信,把西式民主引入到情况更为复杂的中国大陆来一定成功?别忘了,当年引入过的,孙中山先生的“中华民国”不就是“全盘西化”的吗?



简言之,泰国菜可以吃吃,汉堡包也可偶尔食之,但还是“白菜豆腐保平安”,中国人必须坚定信念,走自己民主政治发展的道路——这样的主张,会让那些幼稚的民主教徒失望,更会深深地激怒居心叵测的民主教父们。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诺大个中国,哪能由着他们的性子来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