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村开了个场子,这场子和别的耍钱的局不同,别的局是耍牌或玩色子,这个场子玩的古票。


要说古票这东西是外村传来的,就是几个人出钱开个铺子做买卖,以一个钱数为基本古,每个人出的钱合多少基本古就享受多少的决定权和分红利的权力。除了出钱的这几个大户,也让外人,并把这些古印成古票。谁手里攥着这家买卖的古票多,谁就是老大。


以前咱们祖上只是在熟悉的圈里买卖古票或者把古票传给自己的家人。自从别的村里有人专门买卖古票发了大财后,咱们这边也有人开始折腾这买卖了。


后来,村里所有的买卖都是村委会的了,也就没古票这么一说了。到了前些年,村委会准许外村的到咱村来开买卖,村里不仅有了村委会的买卖,也有了村委会,村里人与外村合搞的买卖,村里人自己的买卖。于是问题就来了。


村里人自己的买卖做得好的赚钱,做得不好就关张,没人管你生死。与外村人和搞的买卖,一般来说都会赚钱,原因是村委会对外村来搞买卖的高看一眼,把人家捧得像大爷似的,很多能赚钱的买卖不给本村的做也得给外村的做,提留款也不收或少收,地皮啥的也不要钱或者少要钱,有这等好条件,那买卖还能做不好?


可村委会的很多买卖就不成了,不是亏损就是快搞不下去了。不说为啥会这样,只说一个原因:缺本钱哪。可这样的买卖还不能关张了,必须搞下去,上那搞本钱去哪?找外村的?人家还瞪着眼睛琢磨着怎么黑你一道哪。只能是找本村的人们啦。


可现在的村民,一不会像以前一样,村委会吱一声,就把自己老娘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奉献了,再说开始时村民们是没余钱,现在有几个余钱的人没有好处才不会开钱袋哪。


于是就有人说搞耍古票的场子,这场子刚开起来时并不红火,原因很简单,本来就是拿些赚钱少的买卖的古票来耍,这些买卖只想圈本金,就没想着给买古票的分好处,那古票只能是谁买了攥在手里看纸画玩。


可也有脑壳活的,他们知道,要让场子里活跃,能赚出钱来就得有故事,故事讲得好就会有人不断地入场,场里的庄家才能从不断加入的新人手里赚出钱来。


于是一些庄家开始坐庄了,他们不断地编造着各种卖古票的买卖的消息和即将赚大钱故事,并且自己左手倒右手的把古票抬高,于是一些手里有点闲钱又有梦想不用干活就能发财的人就进场了。


庄家们不断地制造故事,不断地哄抬着自家买卖的古票,引得一群群的村民不断地拥进场子参与这游戏。


总会有一俩个运气好的也赚着钱了,于是庄家们就把他的头像放大到无限大,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他发财了,对于那些没赚着或赔了的,就没人提咯,或者只是不断念经:场子有风险,自己负责。


但这样的玩法逐渐也被村民们看破了,却原来坐庄的都是些村委会搞的买卖的人,他们的本钱是从村民存钱的钱庄借来的,或者干脆是村委会的钱,拿着这些本是村民的血汗再刮村民们的私房钱,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鸡脚上还要刮层油”。


渐渐地,村民们也学精了,不进场了,或者不管你说得天花烂坠,老子就是不赚不出手了。


这一下庄家们闷了,咋整,旧的玩不成了,那就换个玩法,庄家们摇身一变成立了鸡精,这精里的人都是精蝇或海龟组成,说是从梅庄墙街的铺子里学来的办法,只要村民们把钱都放在鸡精的精蝇们手里,你不用自己费劲拔火地在场子里耍,到点分钱就成了。


于是又一批村民们相信了,拿着钱给了精蝇们。其实这事与以前一样不靠谱,这年头那有不用你操心就赚大钱的,以前说是交给买卖的懂事们去搞,搞来搞去没分着红还把本陪进去不少。现在交给精蝇们搞,这帮精蝇比懂事们还黑,懂事们不过串通了庄家,不让你赚着钱罢了,而精蝇们是两头黑,一边是把村民交来的钱化多为少,化少为无,一边是把以前在墙街混时的师兄师姐们请来一起耍。


就这么着,以前庄家们坐一圈庄好歹还得几年时间拦腰斩断,这回,一年不到就杀了三分之二,手段之凶狠真是史无前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