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谒高句丽国古墓!

txyh1975 收藏 5 319
导读: 这次儿子暑假归来,刚一进家门,便提出一个去内蒙古大草原在马背上度假的想法。他不时的催求我与呼盟的老朋友巴图通一个长途电话,指望他能给予安排,提供个方便。 我在电脑里的最后一段文字输入终于结束,撇下键盘,转过身来,用不容争议的口吻简明地对他说:“今年,集安高句丽古墓和白头山;明年,新巴尔虎右旗。” “明白!” 瞧,儿子比我更简明! 爷儿俩统一着装,第四天上午乘列车出发,至四平换车,再达终点白河站。下车即小餐一顿。我们在站前朝鲜狗肉馆里,简单点了两样民族特

这次儿子暑假归来,刚一进家门,便提出一个去内蒙古大草原在马背上度假的想法。他不时的催求我与呼盟的老朋友巴图通一个长途电话,指望他能给予安排,提供个方便。


我在电脑里的最后一段文字输入终于结束,撇下键盘,转过身来,用不容争议的口吻简明地对他说:“今年,集安高句丽古墓和白头山;明年,新巴尔虎右旗。”


“明白!”


瞧,儿子比我更简明!


爷儿俩统一着装,第四天上午乘列车出发,至四平换车,再达终点白河站。下车即小餐一顿。我们在站前朝鲜狗肉馆里,简单点了两样民族特色的菜肴,外加狗肉汤、米饭。这个饭店是一对儿来自长白县的50岁左右的朝鲜族夫妻租房开办的。男店主一听说我为了让孩子了解民族历史而千里迢迢去集安重访高句丽古迹,特意又给加了一道风味赏菜,店主的民族热情由此可见一斑。


次日晨上白头山。进山同游的数千名游客,竟有近三分之一的人来自韩国。山上不时有非朝鲜族的小贩操一口十分拗嘴的韩语在高价兜售着劣质的山参。至天文峰顶,清澈的天池和环抱她的其它诸峰尽收眼底。在东面朝鲜一侧,从望眼镜里,清晰可辨灰白整洁的台阶由山口直通池边,山路条件远好于脚下的中国一侧,却少见游人。我想,随着南北交流的进一步深入,韩国游客能从朝鲜一侧登山观光的日子不会久了吧?


从白河镇出来,到鸭园镇闲逛了一圈。我一路领教了这个小镇的破败。街道两侧砖土混建的大片旧平房七扭八歪,残破不堪,风吹欲倒;一位60岁多岁年纪的小食杂店女卖主絮絮叨叨,在不停诅咒着地方官吏欺掠百姓和世道艰难。也许要怪这位店主运气不好、没能居住在奥运北京的缘故吧,据说,我们的各级政府官员们正在呕心沥血,竭力打造着盛世和谐,她怎么就视而不见呢?难道她平时不看CCTV吗?


至集安市,我们当天在鸭绿江边游览。隔江而观朝鲜满埔市建筑和市容大况,以及集安市区江段正对面的朝鲜农民农作和少年捕鱼的情景。


第二天去拜谒高句丽国古墓。先参观长寿王石墓(将军坟)。这是高句丽国第二十代君王的陵墓,方型阶梯式墓身,底面每边有30余米,形似埃及金字塔。墓室置有两座石棺床。室壁上梁有一块花岗岩石板,重约 50 余吨。该陵早年曾遭受盗劫,一度被蓬乱的蒿草覆盖,向来无人去刻意保护,长久静卧在此,见证着此地曾经的故国史。


伴随着中国伪学者对高句丽史歪曲事件的发生和中国申遗的需要,这片墓地获得政府意外的“优待”,除去杂草,开辟为收费参观遗址。具有绝对讽刺意味的是,当天上午前来参观者人数,据我观察,中国人(包括朝鲜族人)不足韩国人的两成!


不远就是好太王碑。该碑系公元414年高句丽第20位王长寿王为其父第19位王好太王所立。该碑用不规则方柱形整块灰岩制成,高6.39米,四面环刻碑文。上面除了刻有高句丽的创世传说,主要为长寿王赞颂其父一生业绩的内容。好太王碑碑底由一块横卧的长方形板石作基,其下充填一米多深的卵石,具有优良的抗震性能,使好太王碑得以历经十数个世纪的地质劫难而安然耸立,足见先国石材建筑的技术能力。


在碑的西南后坡约二三百米,长寿王之父广开土大王的陵墓就静卧在那里。广开土大王又叫好太王 , 亦称谈德 , 公元 412 年逝世 , 在位 22 年,是高句丽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代表性人物。该座陵墓后来也被爆破盗掘,陵墓的一部分被炸得乱石遍地,一片狼籍,至今也未得到很好的清理。当年野蛮的盗墓者如果在地狱里得知他们的后代叩认祖宗的本来范围也随GDP增长而扩大,不气歪鼻子才怪!


我在另一处开放的彩画墓室看到,虽经长久的潮湿浸蚀,原画线条基本完整清晰,表明高句丽国的彩画防水防蚀工艺已达到相当不错的水平。除了突出的为韩民族所继承的“白虎”文化的图画白虎原型之外,还有姿态栩栩如生的妇人形象,流线袖裙,两肘平端,小臂上扬,似在翩翩起舞。让人一看就清,这不就是我们民族妇女们的特征性舞姿吗?几乎别无二致!


在集安洞沟,高句丽国贵族地位阶层的墓区沿山谷呈略微弯曲的一字型排开,未设遗址保护护栏。在兄冢、弟冢附近,集安通沟12队60多岁的农民林青贵,正看着他家的牛随地啃食青草;不远,还有一对儿农民夫妻在料理着自己的庄稼。这使我嗅出墓群遗址保护的作秀味道来。


参观结束,儿子总结道,看高句丽国古墓遗址的感受深刻,又长了不少见识。遗址的人造环境要比前年看到的渤海国遗址好得多。我说,那当然,在中国,对申遗与不申遗的遗址保护态度是有明显区别的。这几年,利用旅游资源可以赚大钱的意识都出现了,所以各地方才开始注意遗址保护。


这次我对儿子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让他回去再仔细通读一遍韩国历史。其中有关高句丽的部分,要熟知其国家曾经发生的历史大事以及历史名人等。毋庸质疑,韩、朝国家的历史就是我们在华朝鲜族自身的历史。


余出的时间可以在回程沿途“挥霍”了。我们走的是 集安 ->恒仁 ->本溪 ->沈阳的线路。请看沿途有关高句丽历史归属问题的有趣调查。



地点:白河镇

人物:吉林松原市政府公务员,40岁?


“虽然是属于朝鲜的(历史),但前几年韩国有人经常叫嚷中国的东北曾经是他们的,这已经威胁到了我国东北领土的安全。中国不能不防啊!”



地点:两王墓址

人物:集安本地人(约45岁)+江苏商人


(集安人)“那还用说?”




地点:恒仁水库万乐岛码头

人物:摆摊卖烟和小食品的73岁满族老太


“就是朝鲜人的嘛!”




地点:本溪水洞行李包裹寄存处

人物:寄存员,男,约50岁。


“当然是朝鲜的!肯定是!”



地点:本溪水洞售票窗口附近

人物:旅游团队组织者,男,50岁?


“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对不起,不便回答。”




地点:小市某私人鞋业商场

人物:商场总经理之父,75岁?


“应该是朝鲜人的吧?”




地点:沈阳世博园内

人物:陕西西安妇女,约35岁。


“高句丽?不知道。”




地点:列车车厢里

人物:北京大学某学院女研究生,约25岁。


“应该两国共同拥有吧?”





呵呵,其实网络里和现实中的差别确实不小。同时,中国百姓和主流媒体的距离也在逐渐拉大。



高句丽国古迹,先人文化瑰宝的现世遗存,我还将携孙来拜谒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