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百老汇之诗情

李伟新 收藏 1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当波姬丝驾着红色跑车,开到百老汇大剧院门口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所说的节目,就是要请我看一场精彩的歌剧什么的。可一看门前的阵势,我就感到氛围全然不是我所想的看歌剧而已。

一溜穿着晚礼服的男女,就像参加奥斯卡颁奖晚会似的。而他们站在门前,分明在等待着谁的到来,继而热烈的欢迎。这么隆重,会是什么样的大型晚会?而来人又会是谁?

我往人群中望了一眼,发现靠前站的一位中年汉子,似乎很面熟。好像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会是谁?我的大脑迅速旋转,也记不起是谁。我的灵魂也跟波姬丝订下了攻守同盟,一点提示都不给我。但看中年汉子的气度与神态,显出一种政界要人的庄重,我猜其身份肯定不一般。那么,他们所要欢迎的人,更加不一般了。

我从车上往后看,后面几辆车上坐的,都是保护我的特工。再没有其他更特别的车辆了。

“下车吧。”波姬丝吻了一下我的脸,轻声道。

掌声顿然响起,如风似浪地朝我扑过来。

目光也投到我的身上。

他们搞错了吧,莫非我眼某位大人物的长相一样?

我一脸茫然。

波姬丝对我笑笑,“快下车吧,人家副总统卡耐特夫妇都来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马上想起来了,那位中年汉子,就是美国副总统卡耐特。难怪那么面熟。

下了车,波姬丝挽住我朝卡耐特夫妇走过去。

握手、拥抱这些程式是免不了的了。

而接下来我跟每一个人握手,波姬丝向我介绍他们的时候,都是些什么当代美国最著名的诗人、作家、教授、学者,我都几乎懵了。如果是来听我的讲座的,应该是些法医学家、心理学家、精神病专家、哲学家、人文学者等等才是,怎么来的都是我文学上的同行?

“到底搞什么名堂?”我的灵魂问波姬丝。波姬丝的灵魂调皮地道,“偏不告诉你,就是让你急。谁叫你把我主人弄哭了?”

“唉呀,那是你主人被我主人的小说感动了才哭的,关我主人什么事?”关键时刻,我的灵魂跳出来,为我辩护了。

“反正关他的事。”波姬丝的灵魂执拗道。

“你主人哭,说明她充满爱心啊。”见硬的不行,我的灵魂马上以奉承为进。这家伙,还真会变。

“这叫灵活,主人。”我的灵魂提示我道。也是的,变和灵魂的意思虽然一样,但变含有贬意,灵活则是一种夸奖。

奉承果然有效,波姬丝的灵魂羞涩地笑笑,对我的灵魂道,“那当然啦,要不我的主人会叫我万里迢迢去找你。”

我的灵魂亲了她一下,“就是嘛,我们早就是一家人,同一条心的。”

两颗灵魂一边亲热去了,将我晾起来了。

在卡耐特夫妇的陪同下,我和波姬丝走入剧院。

眼前一亮,我不由大为惊讶。因为舞台的布置,比奥斯卡颁奖晚会的场景,还要隆重,还要丰富多彩。

美国人似乎不喜欢拉横额,舞台上方也就没有横额。所以我也就无从知道晚会的内容。

如果在国内,那是一眼就知了的。无非是“热烈庆祝什么什么文艺晚会”之类。简单明了。

但当我在前排的贵宾席坐下,仔细打量着舞台的布置时,我才发现,其实他们更喜欢用形象来说话。后台那张大幕布上,被激光投影机射出一幅亮丽的画面:一本精致的书。书的背景是温馨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花朵、星河、老树、怪石、精灵,交织着一种盎然的诗意。

看着,便不由神思飘忽,灵魂飘飘欲飞。

不用说,晚会与诗有关。与灵魂有关。

几台摄像机都从不同的角度摆好了,显然要进行现场直播。我猜当是给哪个大诗人颁奖吧。

“是的,就是给……”我的灵魂刚说了几字,马上被波姬丝灵魂的唇吻住,再也出不得声。

这时,两位主持人在掌声中走了出来。

一看那穿着,便是好莱坞的格局:性感而迷人。

好像知道我的灵魂要在黑珍珠的乳房上写诗一样,女主持人也是位黑人女孩。不过比那位丰满的黑珍珠警花,显得更高挑,清纯而又不失一种高贵的气质。一身丝质的低胸黑裙,体现着一种现代女性的更耐人寻味的性感。

男主持则是007型的,英俊而充满阳刚。一套白色西装,仿佛白马王子一样。

波姬丝朝我挤了挤眼,像在笑说,“你的灵魂又想在人家女主持的乳房上写诗了吧?”

我笑了笑,灵魂对她道,“打死都不敢了。”

“文人多大炮,谁信?”她的灵魂道。

“你的主人信。”我的灵魂道,“你看你主人的手正像蜜糖一样粘着我主人的的哩。”

两位主持人的开场白肯定很精彩,因为掌声特别的响亮而持续。

“专门提到你了。”波姬丝甜蜜蜜地对我悄声道。

“我没注意听。心都在你身上了。”我道。波姬丝柔情地望了我一眼,“告诉你吧,今晚是普利策特别荣誉奖颁奖晚会。”

“给谁颁奖?”

“给你呀。”

“给我?”我真是感到震惊了。卡耐特赞赏地望着我,全场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显然,波姬丝说的不会是假的了。

接下来是介绍来宾。

第一个居然是我。

因为女主持甜丝丝的话语刚落,一只手便春天一样朝我这个方向伸出。

站起身,前后左右点头致意。

原以为,介绍完我之后,接下来应该是卡耐特夫妇了。出乎我的意料,介绍的竟是其他诗人、作家、教授。最后才介绍卡耐特夫妇。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灵魂不解地问。

“因为这是诗人的盛会,而不是政界会议。”卡耐特微笑着向我解释,“而我只是以诗歌爱好者的身份参加,这已经与副总统无关。”

噢。真是非夷所想。

接下来是为我颁奖。

为我颁奖的是两位诗人。一位是来自狄金森故乡的年轻女诗人;一位是来自惠特曼家乡的老诗人。狄金森和惠特曼都是我父亲最热爱的诗人。当然啦,父亲播种精子的时候,肯定也把那份热爱融到了我的身上。

奖品是一座精致的奖杯和一本精致的诗集。是他们事前为我印好的我的诗集,取名为《灵魂的生活》。

真想得太周到了。

领完奖,自然就要即席讲几句话了。说什么呢?我望着台下的波姬丝,她甜蜜蜜地望着我,鼓励着我,“不必顾忌,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感谢的话肯定是要说的。说完感谢的话,我又即席发挥,说了一通《灵魂无国界》的话。

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报以热烈而持久的掌声。

我以东方的礼仪向他们鞠躬致谢。

再三致谢。

他们才陆续坐下。我正准备走下台,女主持却笑盈盈地拉住我,要我用中国话朗诵我自己的诗歌。盛情难却,只好朗诵了。朗诵了三首诗,女主持才放过我。

紧接着的节目,便是其他诗人上台朗诵我的作品,连卡耐特夫妇也联手朗诵了我的一首诗。整个晚会,都充满着浓浓的诗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