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深深的一吻

李伟新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URL] 一瞬都不想离开,那当然很好。但那不过是一种愿望,一种真实的心情。与波姬丝相拥了一会,她便轻轻地松出身子,吻了我一下,道,“起床吧。今晚还有节目。” “什么节目?”我感到好奇。 “不告诉你。”波姬丝笑道,轻盈地走出了房间。 会是什么节目?我边起床穿衣服边想。可任我怎么想,我也想不出个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一瞬都不想离开,那当然很好。但那不过是一种愿望,一种真实的心情。与波姬丝相拥了一会,她便轻轻地松出身子,吻了我一下,道,“起床吧。今晚还有节目。”

“什么节目?”我感到好奇。

“不告诉你。”波姬丝笑道,轻盈地走出了房间。

会是什么节目?我边起床穿衣服边想。可任我怎么想,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我灵魂知道,可这坏家伙好像被波姬丝收买了,也躲在一旁嘻嘻窃笑,就是不告诉我。

不想。反正美国佬就是多名堂,总会弄出些出奇不意的东西来让我惊奇。不想的原因,就是我闻到了菜香。是熟悉的菜香。是我母亲家乡重庆的那种宫爆鸡丁的特有香味。

奇了,波姬丝会做重庆菜?

走出房,我马上看到餐桌上摆好了菜。但都用盘子盖住。波姬丝正笑咪咪地看着我。三步作两,我走到餐桌前,想伸手去揭盘子。波姬丝却拦住我的手,笑道,“不许揭。先去洗脸再说。”

“我现在就想吃。”

“想吃也不行。”

拗不过她,我只好乖乖进了卫生间。涮着牙,洗着脸,我却想到了母亲。母亲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诗琪。我父亲专门为她的名字写了一首诗——


《亲爱的,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

亲爱的/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叫诗琪/是诗一样美的/宝玉/是瑶草一样/出自仙山的/珍奇。

我却不愿意/你住在仙山/不是怕遥远/而是怕我的/肉体凡胎/会带去/太多的尘俗。

我就情愿你/像诗一样/在我的心里/诵你一千遍/是美/诵你一万遍/仍然是美/仍然是我走着/坐着躺着/都念念不忘的/刻骨铭心。

是的/你说过/你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我觉得/太阳也会说/自己平凡/平凡到真到善/直至到美/那奇才叫神/才更珍贵。

诗琪啊/念着你这个名字/我就会从白开水/喝出茶香/就会从青菜罗卜/品到山珍海味/就会从蓝天白云/牵出七色的/彩虹。


哈哈,我老爸也真够浪漫的,写了几十首情诗给我妈,居然连我妈的真名都不知道。不过,老爸这首诗,确实打动了我妈的心。可诗人都爱吹点牛皮。像我老爸就为我妈写过一首诗《亲爱的,爱在红色跑车》


亲爱的/爱在/红色跑车/你的头发飞扬/波涛一样/将我涌向天际/让我回望你/无限的/惊奇。

爱在红色跑车/昨天所有的/伤悲/全部抛在/身后。

飞驰的爱/如同鸟儿飞进/天空的怀抱/欢悦的空间/辽阔无垠/在我们/燃烧的目光里/时间就像老人/追着我们/喘息。

爱在红色跑车/明天所有的/甜蜜/全都纷纷/靠近。

生命有爱/如同灵魂深满/月色/每寸光阴/都像从/母亲的乳房/流淌出来/滴滴充满/纯粹的/乳香。

爱在红色跑车/哪怕你开向/地狱/我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更不会/中途跳车。


看看,我老爸对我妈的爱,真是至死不悔。可我的穷老爸,怎么可能为我漂亮的妈妈买上一辆红色跑车?

倒是,老爸的梦,居然在我的身上实现了。可开车的不是我妈,而是波姬丝。妈妈,老爸已经上了天堂,他在上面会为你准备了许多红色跑车。可我愿你长命百岁,不要这么快到他那里。妈妈,我知道你想他……

怪,怎么突然会伤感起来呢?

是太想我妈了。我擦掉涌出的泪。觉得有人在看我。扭头,波姬丝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门口,眼里也闪着泪光,“是想妈了?”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妈现在挺好的。”波姬丝走到我身后,搂着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只要她愿意,我们会接她过来。”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妈太疼爱我了。当知道我被那个女孩伤害,我没哭,我妈倒哭了整整三天,哭得我都不好意思再在她面前流露出半点的伤痛。

“我也会好好爱你的。”波姬丝的灵魂道。

“我知道。要不我来美国干嘛?”我的灵魂答。

“你会娶我?”

“会。只要你愿。”

波姬丝将我扳转身,深深地吻住我。

这深深的一吻,比答应一千个愿意,还要来得踏实。

这一吻,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是我的亲人,她波姬丝就是我的第二个亲人了。

回到客厅,坐在餐桌前,我的胃口大开。

揭开盘子,果然有我最爱吃的宫爆鸡丁。我惊讶地望着波姬丝,“你从哪里学的?”

“重庆啊。”

“什么时候?”

“半年前。”

我不由心道:你们这些美国佬啊,干什么事都是提前做好准备的。那时,我的论文发表还不到一个月。

“不用说,你还到我奶奶家去看了?”

“是呀。她家住在朝天门那边,对不对?”

我点点头。筷子已不客气地落在鸡丁上。

“味道香极了。真有种正宗的重庆风味。”我赞道。波姬丝开心地笑了,说“比你老爸的手艺如何?”

“好多了。我老爸从没拜过师,是自学的。但我妈赞不绝口。”我说。波姬丝深情地望了我一眼,“当然啦,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何况你妈不爱下厨。”

“不是我妈不爱下厨,是我老爸不让她干。老爸说我妈的手指是如花的手指,怎么舍得她干粗重的活?”

“是啊,你爸还为妈的手指写了诗哩。”波姬丝羡慕地说。我不由念起诗来——


《亲爱的,我爱你如花的手指》


亲爱的//我爱你//如花的手指//你如花的//手指//揪住冬天的//耳朵//贴向//春天的//芳唇。

一如兰花//只朝着//阳光吐香//你的手指//只解开//自己//心爱男人的//纽扣。

不会犹豫//当你的手指//向我伸来//我觉得//那是我的梦//回到//我的灵魂//我的灵魂//早已将你//拥抱//一万遍。

爱你的手指//我就像//爱自己灵魂的//河流//梦幻的戒指//永远//在你的指上//熠熠//生辉。


当我念罢诗,波姬丝眼闪泪花,动情地说,“你爸好像是穷,其实你爸是世

界上最富有的人。爱情无价,有什么财富比得上真正的爱情?”

我被她的话所感动。望着她也是如花的手指,我心里就说,“下回,不让她再下厨了。”

波姬丝灵魂的唇马上奖励了我一千个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