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十三章 爱的花蕾

李伟新 收藏 1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仍像在梦中,感到一阵春雨飘洒在我的脸上。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只见波姬丝坐在床边,低头凝望着我。春雨就是从她的眼里跳出来的,一滴一滴落到我的脸上。

“亲爱的,你怎么啦?”我忙爬起身,将她搂入怀里,问道。她哽咽着说,“我看了你的小说。”

“唉呀,那是小说嘛。小说都是编的,你也信?”我道。但心里是多么的感动,为她对我真切的爱意。

“不,那个诗人就是你。我还看了你的散文,你都说了自己的故事了。”她抬起头,泪眼汪汪地关切着我,“她对你的伤害很深,是吧?”

我无言。因为那确实是我一生的痛。三年多的付出,把她捧上了天堂,而我差点进了地狱。

“那女孩简直就不是人。当晚还收了你送的求婚戒指,第二天就投进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波姬丝反过来将我的头搂进她的胸脯,愤愤地说。

这正是我最伤心的地方,本想以灵魂抚慰那女孩受伤的心,以拯救她的灵魂,到最后,她给我的一句话,竟是直言不讳地承认她不是人。

“人是没得救的。”一位监狱长曾跟我说过这样的话。那女孩最后的表现,似乎也证明了这点。

“灵魂可以交换的东西是什么?”那个女孩曾经让我猜这个问题。

许多人肯定会答,“是灵魂。”

“灵魂。”我也是这样答的。

“错。”她道,“是戒指。”

妈呀。这样的女孩值得我去拯救吗?可我偏偏就去做了,而且是苦心的三年。波姬丝岂能不为我感到伤心?

真的,我真的想在波姬丝的怀里痛哭一场,将受到的所有伤害、冤屈哭跑。可我没有,因为我的灵魂并没有因为受到极大的伤害,而崩溃,而舍弃辽阔的天空,钻入自私的角落,再不敢去爱,不敢去拥抱生活。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只要你能坚守生命所要坚守的崇高,灵魂所要追求的美丽,老天自会为你带来补偿。

于是,我抬起头,吻去波姬丝脸上的泪,说,“她伤害不了我。我的灵魂依然是那颗灵魂。所以老天专门安排你让我认识,让我来到你身边。”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嗯。是的。”

“你真爱我?”

“爱你,真心的爱你。不信你望着我的眼睛,看它有没有一点说谎。”

波姬丝望着我的眼睛,望着,望着,她突然开心地笑了,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兴地说,“你的眼睛真像小孩子的眼睛。”

小孩子的眼睛是什么?那绝对就是纯。这无疑是她波姬丝对我最高的赞赏。可我故意道,“里面就没有一点狡猾的东西?”

“你呀,有一点点的话,你就不会受伤害了。”波姬丝道,手在我的背上抚入一股深深的爱意。

情不自禁地吻了一下她的芳唇,我感受到一种下午阳光的香味。而这阳光,其实是来自她心中对我的柔情。

“可我觉得我很坏。”我笑说。波姬丝用手轻轻擂了一下我的肩膀,“你是很坏。不,是你的灵魂很坏。”

“它怎么啦?”我紧张地问。

“它呀,又飘过太平洋,去看那个女孩生活得怎样哩。”波姬丝道,但语气是赞赏的语气。

原来是这样。我紧张的心松了下来。我真怕灵魂真的跑到黑珍珠那里,在她的乳房上写诗。那真的就对不住波姬丝对我的一腔深情了。

被情燃烧的空间,是充满幸福的。被爱深满的时间,就像一朵花蕾。

是的,时间就像一朵花蕾。

尽管时间给人的感觉是流动的、滚动的、朝前的,就像是江河流水一样,滔滔不绝地流淌。我仍坚信,时间具体表现的形式,是一种花蕾的形式。

不管是微生物般的生命,还是人类的生命,乃至星球、宇宙,都被时间的花蕾所包裹。就人类社会而言,我们可以将它们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等,从古到今,看似是线性的。但如果我们深入到人类的本质,我们就会发现,时间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因为线性的发展,而将过去抹掉。比如人类的善良,并不因为今人比古人长了几万年、几千年的时光,而有所改变;人类的梦幻,也不会因为几万年、几千年的风风雨雨,而丢失殆尽。倒是,我们时常会怀念古人纯朴的生活,时常会热爱古人一样单纯的梦幻。时常会折服于古人充满人间美丽情怀的哲思,会拜倒在古人超越时空的神奇境界。这也许是时间的距离做成的错觉,距离让我们产生一种任意想象与发挥的美。历几万年时光,故去的先人就像活在眼前一样。

而对于时间来说,几万年不过是沧海一栗,说过就过了。

因为时间无始无终。你无法知道哪里是它的源头,哪里是它的尽头。它就像苍茫混沌的空间,在一种没有昨天与明天的静态中,说存在就存在了。原是怎样的无限空阔,就是怎样的无限空阔。谁也无法使它变得有限,谁也无法预测它无限的过去与未来。它无限地存在着,永远地存在着无限。

昨天如在眼前,几百万年的光景如在眼前,不是因为我们的记忆如何的了不得,更不是因为我们的目光能望得那么远,而是,时间一方面以线性的形式发展,一方面却以花蕾的形式而存在。当我闭上眼睛,将时间的线性抛在一边,深入时间的花蕾的时候,我就像触摸到时间的衣衫,触摸到时间的脸蛋,触摸到时间的心跳,握住了时间温暖的手。她如鸟一样向我唱着晨曲,她如水一样向我流淌温柔。我跟她就像是月夜下的一对恋人,可以坐在江边,情切切地相互倾诉衷肠;可以走在花前,燃烧爱的激情和美丽。我把一瞬的光阴交给她,她却将几百亿年,甚至更长的时光奉献给我,让我亲切地感受到她过去的每一天,她过去的一切。我能与她相亲相爱,是因为从我降生到大地的时候,她已经用美丽的花蕾将我包裹。我这小小的花蕾,从此便存在在地球的花蕾、星体的花蕾、宇宙的花蕾里,从一朵花蕾到一朵花蕾去感受她的无限与永远。我这小小的花蕾,就像她身上的红细血胞,充满着她的基因,充满着她的梦幻,充满着她的昨天与未来。

因此,不管多漫长的时光,都如在眼前一样。

我是谁?我是时间花蕾里面的生命,我是时间的恋人。我的初始是时间,我的终极亦是时间。对时间而言,没有死亡的概念,只有存在。只有存在了,它就永远存在。就像摄影机“咔嚓”的一声,已经将镜头内的一切定格。只是存在的形式有所不同,有的是以肉体,有的是以灵魂。

因此,无始无终的时间,对谁都是公平的,对谁都是热爱的。不管你是帝王,还是平民;不管你是参天大树,还是小草;不管你是沃土,还是石头,只要你是一个生命,它都会给你一个美丽的果壳,让你感受到生命的欢乐,梦幻的奇妙,热血的奔腾,青春的冲动、追求的狂喜……

于是,我看到时间的花蕾飘浮在天地间、宇宙间、无限的苍茫里,深深地拥抱着万物的生命;于是,我看到时间的花蕾从一个生命到另一个生命,从一个梦幻到另一个梦幻,从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从一个宇宙到另一个宇宙,把天地编织得绚丽多姿、光辉灿烂。

当宇宙被时间的花蕾包裹,宇宙间的生命无疑就是它的小宇宙了。对于时间的花蕾而言,一粒微尘也是独立的宇宙,会拥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时光,自己的昨天与未来。正因为大大小小的时间花蕾,从宇宙、星球到万物都变成了可触可摸的生命体。生命的形态也变得丰富多彩,争奇斗艳……

有人说万物生长靠太阳,我却要说,万物生长靠时间。因为宇宙也不过是时间花蕾里面的一员,何况是太阳?

相拥着波姬丝,我就如同在时间的花蕾里面。这里面只有我和她,只有她和我。这是我们俩的二人世界,但它是以花蕾的形式赋予给我们,是爱的花蕾,让我们感受到甜蜜蜜的美,一瞬都不想离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