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七章 激情之后

李伟新 收藏 1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激情过后,波姬丝紧紧地依偎着我。她微闭着双眼,眉毛、睫毛显得很温顺,那是一种幸福的满足。俊俏的脸蛋红润润的,还带点潮,红唇挂着笑意,如尽情沐浴了春风后,所显示的妩媚。

但她没睡着。她还沉浸在激情的回味与遐想。我轻轻地抚摸着她,把我内心的柔情和爱意,温温软软地传递到她的体内。

她的肌肤柔滑,光洁,闪发着一种神秘的生命光芒。轻抚着她,我就像轻抚着世界的美好,为这美好,我觉得我没有什么不可以为她付出,没有什么不可以为她牺牲。就像春天珍爱万物一样,我珍爱着她。这种珍爱,是一种切骨的爱惜。哪怕她掉了一根头发,我也会感到心痛。

我知道,我是爱上她了。而且爱得很深。

这种感觉,不是因为我们做了爱,我们有了激情,她赤身裸体地躺在我身边,她紧紧地依偎着我。而是,她给我的不仅是肉体,更是灵魂。什么都可以装,尤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她们跟你做爱的时候,会发出很幸福的呻吟,会做出很满足的表情,会令你觉得,你是第一个让她达到高潮的人,从而满足你作为男人的虚荣。然而,灵魂是装不了的。灵魂时常会撕破伪装的脸皮。当然,灵魂的表现很微妙,她不会直接告诉你,而是让你自己去感受。

我爱她。

她也爱我。

当我的灵魂和她的灵魂做爱,已经达到一种默契的愉悦,融洽着一种如诗如梦的意境,我就明白,她是爱我的。

可灵魂相爱是一回事。灵魂和肉体是否能一致,又是一回事。

灵魂的做爱,毕竟还带着一种梦幻的色彩。对于不懂灵魂的人来说,它不过是一个偶然的梦而已,过了也就过了,不会留下多大的印象。

现实的肉体,无疑是给人一种最真实的感觉。

其实,从一下飞机,从我和她波姬丝的目光相碰,我们的灵魂已经在做着爱。这爱,不是具体的动作,无须声音的呻吟。她所展示出的空间,就像鱼回到了水,水拥抱着鱼;就像雨点进入春天的花房;就像云朵有了风的吹送。看是虚,却是实。她令你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充满做爱的激情。

我们时常将新婚的时段称为蜜月,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对于相爱而新婚的人儿来说,一个眼神,一个小小的触摸动作,都会产生做爱的甜蜜。

灵魂有如肉体盛开的鲜花。

肉体也就成了灵魂的花枝,灵魂的根。

因此,只有灵魂和肉体融为一体,做爱才能达到一种完美。而这种完美,必须有爱作为前提。

所以,跟她做爱,当她给我的感觉,不是专业训练出来的动作,而是发自内心,来自灵魂,自然而然地跟我相融合的时候,我被她的爱感动了。

当一个女孩爱一个男人,她会在你最需要时候,顿然像花朵一样为你盛开,以肉体和灵魂紧紧地拥抱着你,牵引着你深入到她内心最美、最柔软的世界。

轻抚着她,我的手就像带着全世界的美,生命的柔情,甜蜜的爱意,如诗的种子一样播到她的体内。种子如梦一样,流淌在她的手臂,亲吻着她的胸脯,爬满她的玉腿。

渐渐,她睡了。红唇带着满足的笑意,她进入了梦乡。

我却无法入睡。

当是我睡不惯新床。时常,朋友带我到五星级的酒店,本想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可我偏不行,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偏一夜难眠。不但没有享受的感觉,反而觉得是一种受罪。真是金屋银屋,不如自己破屋。其实,回头想,这也是很正常。尤其是我这个热衷于灵魂的人,到了陌生的地方,灵魂就像找不着北。而家里的每一张凳子,每一个书柜,每一本书,都好像长了灵魂的根似的,望一眼,心里也就像获得了阳光雨露的滋润。

当然,这还是其次。

主要是我仍处于兴奋之中。而这种兴奋,不是因为我到了美国,好像手上点着坚挺的美金,五架战机护航给了我的光荣感。对我而言,宇宙都嫌小,何况是一个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地盘,今天叫美国,明天不知叫什么国的地方。我兴奋,全在于波姬丝躺在我身边,以她的爱紧紧地依偎着我。

如果没有她波姬丝的爱,我躺在美利坚的席梦思上,就跟躺在撒哈拉大沙漠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灵魂有爱、爱有灵魂高于一切。

人一旦有爱,看什么都顺眼,看什么都舒服,看什么都美。

轻吻了一下波姬丝的额头,我的诗意就来了——

亲爱的/我要在你/怀里轻唱/一如小河的/柔情/昼夜不停//唱你的明眸/晶莹剔透/望我/就把我/望入永远//唱你的眼睫/如蝶翩翩/翩跹我的/灵魂/与月亮共舞//唱你的芳唇/胜似百花/一瓣吻我/进你的/骨头/一瓣吻我/去摘天堂的/苹果//唱你的胸地/洁白如雪/让我的血液/在上面/写满/热腾腾的/爱字。

诗显得很甜。

但这甜,确实是从我心里自然流淌出来的。

来自心灵就行,真实就行。这是我对诗的要求。也可以说是作诗的前提。没有这个前提,技巧再高,语言再华丽,你也会觉得那是没有灵魂的空壳。我有一个当官的朋友就是这样。既要当婊子,灵魂早被官场污染得不成样子,不知出卖过多少回,又想立牌坊,要用诗来装他灵魂的门面。因心灵早已干枯,所以他写诗写得很苦,一首诗足足要写上一个月。说写,不如说他是堆砌华丽的语言更准确。每每堆砌不下去了,他就备上一瓶好酒,几包好烟,请我到他家里去,帮他堆砌。

看他写诗写到这个份上,也真可怜,心一软,也就帮他堆出几只字。而正是这几只字,令他的诗长上了眼睛,有了点生命的灵动。

有朋友看他如此写诗,说得更直接、更刻薄:他的诗么?早患上晚期癌症了。

如此看来,牌坊也不是想立就立的。即使立了,也是癌症晚期。

望着波姬丝,望着她进入梦乡的眼睛,我也感觉到,她正以梦幻的光芒,照彻我的骨头。

而她洁白的乳房,真的,就让我只想着去亲,只想着去吻,把爱深深地融进去。

她睡得好香。她柔软的身子,就像小猫依偎在母亲怀里一样,满足而放心地依偎着我。从她唇上轻轻发出的梦呓,就像她小时候在小河里发出的欢声一样,天真,纯粹,完全回到了灵魂的圣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