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六章 激情的燃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又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了。”

波姬丝的目光柔情地蜜意着我,我将她搂进我的怀里。

其实不用她说,我一进来,灵魂就已经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既没有暗藏在卧室旁边房间准备偷听的特工,也没有佣人。尤其是佣人,他们显然是读过我写关于菲佣的诗的。尽管诗写得很温和,但温和的背后,自然是渴望更人性的东西。

别墅周围两里之外,也没有特工。

他们都躲在两里外的一座不太显眼有楼房里。穿墙望远镜、纳声望远镜、狙击特制步枪、激光枪等等这些特工所需的装备,都应有尽有。他们一共有十二个人。为了我的安全嘛。五架战机都出动了,自然不在乎这十二个人。而且,这只是在楼房里的,方圆十里之内,还有其他几个小组。

我说过,灵魂没有隐私,却不等于我可以开放到在直射的目光下做爱。至少得有一定的距离。

两里外,无疑是他们精心挑选的距离。这个距离,既能快速有效地保护我,又能使我的心理乐意承受。

波姬丝尽情地埋在我怀里,脸贴着我的胸膛,任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我的手便从她的臀部一直往上抚摸。当我的手轻抚着她那一头秀发,浑身就像被灵敏的触须亲吻,身心不由如波如涛起来。

她昂起头,红唇微启,柔声道,“先上楼冲凉去。”

搂着她进了卧室,她直接带我走到浴室门口,轻轻将我推了进去,然后拉上玻璃门。

浴室宽敞。浴盆特大。但对我而言,是形同虚设。因为我不喜欢泡浴,而喜欢淋浴。这跟我时常爱飞翔的灵魂有关系。花洒喷出的水,会给我一种流动的的感觉,被人抚摸的感觉。

虽说在机上我已睡了一觉,并不感觉到困,可在温暖的水流沐浴之下,我的精神仍为之一振,腿间那不听话的家伙,也变得雄赳赳起来。

沐浴毕,穿上摆在浴室里的丝质睡衣,我走出了浴室。

“这么快?”坐在床边的波姬丝笑盈盈地道。

“想你啊,能不快?”我答,走到她身边,亲了一下她的脸蛋,顺便在她耳根悄声道,“亲爱的,该你冲凉了。”

她站起身,也亲了我一下,才走进浴室,拉上玻璃门。

哗啦的水声响起。

我望向玻璃门,可朦朦胧胧看到她高挑的身影。这种感觉很好。可我想来想去,我还没为这么好的感觉写过一首诗。只有一首写《秋水伊人》的比较接近,不妨录上:


是一种风韵的/千种柔情/秋水/如练/绕你千年/万年。

两瓣芳唇/钓起/旭日/晨光站满/鸟声。

在水一方//霞飞/蝶舞/裙衣轻翩/脚踝洁白/咬住我的目光/直到/永远。

如水在天上响/银河落下来/情思飞流/三千尺/滴滴/在你心头。


诗大气。

因为面对她的千种柔情,我只有像银河一样向她倾泻,才能产生一种大气淋漓的感觉。

她出来了。睡衣飘逸。一身水意。一身春息。一身道不尽的风韵,说不尽的柔情。

我跳过去,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到床上。

她的目光如火地燃烧着我,但燃烧的里面,却又含有另一种意味。

不用猜,不用她说,我走到茶几前,从花瓶里拿出一枝红玫瑰,用口咬着花枝,躺回到她身边。

眼前一暗,自动窗帘拉上了遮光布。继而灯光柔柔,就像半轮月亮爬上山岗那种柔柔的月色,既不显得太亮,又不显得暗。柔柔溶溶的,让人仿佛坠入如诗如梦的境地。

我抱着她,她张开唇含住花枝的另一头,眼睛有如十五的月亮,浴我一身皎洁,浴我一身柔媚。

两人含花枝,是儿时的游戏。以中间为界,各从一边沿着花枝向中间含过去。谁先到中间都不行,都得重来。一定要同时到达,才能唇相吻。

这一得看两人是否默契。另还得看对方是否调皮,或故意不动,让你急;或开始含走得快,等你含到中间了,她却突然停了,又得重来。小时候吃过不少这样的亏,应该说是有经验的。何况,我们的灵魂已经做过好几回爱。

灵魂是完全没问题的了。

但肉体的相融如何?

她的目光在笑。

就像听到心的一声呼唤,两唇同时到了中间。

吻着她。我紧紧吻着她。那感觉就像我只有一刻钟的生命似的,内心的紧逼,令血液沸腾,浑身燃烧。把她紧紧地搂着,恨不得将她搂进我的骨头。她激动地喘息,心里发出了呻吟。

脱去她的睡衣,仿佛看到一尊美神……

我压在她的身上。就像春天进入我的灵魂,我的小太阳,是的,我把阳物比作小太阳,幸福地进入她丰腴的月亮圣地,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

如波如涛地在她身上起伏。她的身子也完全跟着我的节奏,给我一波波的浪,一浪浪的潮……

呻吟,如月下之声。

呻吟,如梦里的曲。

她富于弹性的身子,柔柔的,滑滑的,嫩嫩的,很快变成了一种暖暖的软,牵引着我软入到她灵魂的深处……

是相融。

是一体。

是诗里的梦,是梦里的诗。

燃烧,是爱的燃烧,激情的燃烧,真的,就想一直燃烧到永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