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五章 激情的前奏

李伟新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URL] 跑车刚刚停在院子里,波姬丝的身子微扭,红唇便像春天盛开的花朵一样,迎接我贴上去的唇。 唇相吻。 我紧紧吻住她的唇,就像吻住生命的柔软,吻住春天的乳房。浑身一阵燥热,血液马上奔腾。而她的唇暖暖的,让我如同在冬夜里钻进暖暖的被窝,全身充满一种舒坦的感觉。我像吸盆吸着她,她回应给我的更是一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跑车刚刚停在院子里,波姬丝的身子微扭,红唇便像春天盛开的花朵一样,迎接我贴上去的唇。

唇相吻。

我紧紧吻住她的唇,就像吻住生命的柔软,吻住春天的乳房。浑身一阵燥热,血液马上奔腾。而她的唇暖暖的,让我如同在冬夜里钻进暖暖的被窝,全身充满一种舒坦的感觉。我像吸盆吸着她,她回应给我的更是一种热烈,恨不得将红唇的柔软,注入到我的每个细胞。

我的手禁不住抚摸她裸露的腰,我感到她的腰松了,软了,棉花一样让我的手充满温柔。

她的舌头突然伸进我的口腔,轻搅轻拌,送我一阵阵醉人的兰香。我的身骨幸福地“咔嚓”一声,便酥酥的软,就像软进她的乳房。

轻轻的呻吟。

发自她的内心。

飘飘欲仙,我仿佛紧紧抱着她,飘浮在白云上面。云层如浪,将我们轻托轻浮。只有诗,才能表达我此刻心情的美妙,我的灵魂不由轻吟——


带着你的温柔/如春光/一闪的/白马/我跃入/苍茫。

如坐在/月上的梦/熟悉的小巷/丁香一样/悠长。

是千孔之笛的/九曲回肠/一声/牵我上天/一声/吻我回地。

望尽天涯路/我仍是你/终生不悔的/音符/精灵般/在你怀里/歌唱。


波姬丝浑身幸福地颤动,腰身在我的掌心一抽一动,充满做爱的激情。我快坐不住了,身子正想压向她,她松开了红唇,脸色红润润的朝我嫣然一笑。含情脉脉的眼睛分明对我说,“我也想死你了,可不能急。”

下了车,我走在她身后。她的臀部轻摆,就像花园里的秋千,散发出诱人的芳香。我如蝶恋花似的,一刻也不想跟她产生距离,马上走前去,靠着她的身子,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臀部。那是结实而富于弹性的,让我酥软,让我感到一种美丽的磁性,吸引着我的手禁不住去抚摸。

“你又不是属猴的,为啥干啥都猴急呀。”她的灵魂笑说。

“那是爱的速度。”我说。

“说你呀,就会说好话,把灵魂的速度又改为爱的速度。”

“一样的嘛。”

“不一样,假如你的灵魂坏坏的,哪里还有爱?巴不得把我杀了。”你的灵魂反驳道。我心里不由一乐,想她波姬丝真没白看我的那篇论文。在那篇论文里,我专门谈到了灵魂的爱恨问题。但我仍说:

“爱也是灵魂的一部份嘛,灵魂的速度快,不就等于爱的速度快了。”

“算你。但只能得六十分。”

“六十分万岁。”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大学生的口号就是这句话。

“不思长进。”她笑道,目光盈盈地望着我,其实是在等我的那首《亲爱的,爱到底有多远》的诗——


亲爱的/我觉得/我是站在/天空下/问天空/在哪。

当秋波/互送/灵魂的/速度/已穿越/十万座/星座。

瞬间/就引爆/爱的/那颗星/一同/闪耀/天际。

一步之遥/都不是/对灵魂/而言/神交的/愉悦/早已不分/彼此。

就像/花蕊的/春天/春在花里/花在春里/爱在心灵/天涯/也近在/咫尺。


波姬丝在门前停下,转身一下搂住我。乳房热烘烘地紧贴着我。我听到了她激动的心跳。我也禁住吻向她的红唇。

她喘息着,下身往我身上贴。神秘的三角地带,如火如荼地为我燃烧。一股暖热,从我的大腿根升起。

但很快,波姬丝就松开了我,牵起我的手,走进了客厅。

将我按到沙发上坐下,她柔声地问:“喝茶还是喝咖啡?”

我说喝咖啡。

她的身子便向茶柜袅袅而去。

而我的耳朵,仍回响着她鸟鸣一样的声音。清灵,婉啭。就像静夜里听到一滴雨珠的嘀哒声。就像梦里听到“爱你”的那一声悠长。且声音阴柔如水,柔柔地漫过我的全身,如同被她丰满的乳房轻抚,每根汗毛都充满了愉悦。

然而,坐在沙发上,我的眼睛却鬼使神差一样,转到二楼,目光欲火一样燃烧着卧室的门。

但我的目光很快就从卧室的门收了回来。那门是枣红色的门,毕竟门板厚了。我猜是红木造的,显得特别的结实。红本是暖色调,却因了红木给人的重,给人的硬,无形中让人产生一种生冷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一种先抑后扬的艺术手法。

我的灵魂钻进卧室里,马上就如进入了粉帐。并非粉红。粉红虽说也性感,也容易让人升起欲望,可粉红毕竟太俗。只适合跟一些看上去不错,但脱光了衣服,赤裸了身子,就将身上的一些绉纹显现了出来的少妇做爱。粉红会让人的目光有种眩,而在眩的感觉里,不是很突出的绉纹,是不会在意的。我的灵魂钻进去的粉帐,是藕色的,纯净而又不失肉感。而且,里面的窗帘、床单、被面,都如丝如绸地闪着莹光,流淌着一种水滑的质感。这种水滑,瞬间就会将带向美人水嫩的肌肤,浑身都会产生要去触摸的感觉。

我猜啊,美方为了迎接我这个东方诗人,是费尽了心机的了。说不定,整幢别墅的布局,就专门请来建筑设计师、室内装修师、美术师、心理医师。尤其是卧室的布置,肯定少不了性心理学家指点。

你看吧,墙壁上仅有的三幅画,就很讲究。既不是裸画裸像,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些露胸露腿的美女明星。一幅是小女孩在河边戏水,一幅是牧童骑在牛上吹叶笛,一幅是小女孩追逐飘飞的蒲公英。表现的都是天真活泼的童年生活。

他们想得真绝了。

他们肯定知道我曾经说过的话:一个人的美好感觉,来自他的童年。

也就是说,童年的天真、活泼、纯洁,就像春天含露的花蕾一样,会让人的美好感觉珍藏一生。反之,如果童年时代就受到创伤,心灵必定会有所扭曲。

水。蒲公英。叶笛。三者都是我儿童时的最爱。

灵魂从卧室回到我身上,我的目光便落到波姬丝身上。

波姬丝正背对着我,她修长而又不失丰腴的身子,从头到脚,每一道曲线,都带着月亮般的浑圆。而且圆得很自然,并没有突兀的感觉。有些美女咋看都不错,都很好。可细细一看,就会发现美中的不足。像有些腰很细,髋部却突然变大,就将让人突然看一只大南瓜一样,十分的美,也会被减去几分了。手也很重要,一个女孩子的手,尤其是美女的手,从臂到手腕,都一定要匀称,不要在肘关节的地方凸出个三角形来。

圆,是波姬丝给我最舒服的感觉。我专门看了她的手臂,那绝对是符合我的审美标准的。怎么说呢?它着实是太匀称了,匀称得就像是一根去了葱头的葱白。尽管衣袖遮住,我仍感觉得到。因为她曲手的时候,肘角不是尖的,仍是圆的。肘角如果是尖的话,不但给人瘦骨的感觉,还让人失去圆而柔的美感。她的臀部,也是凸得恰到好处,既不过分张扬,又弹性盈盈。

冲好咖啡,波姬丝端了过来,然后坐在我身边。一股诱人的气息,如同三月的春息,在我身上明媚,让我的骨头灿烂。

一阵脚步声。

一位特工在我还没有伸手搂住波姬丝的时候,提着我的行李走了进来。

波姬丝望了一眼特工,特工放下行李,便退了出去。

“又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了。”

波姬丝的目光柔情地蜜意着我,我将她搂进我的怀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