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真金 第一卷太行风云 第十三章抢亲记(十)

烈血真金 收藏 19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size][/URL] 话说周扬看着屋外一大堆礼物发呆,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一个四十开外的肥婆扭着水桶腰出现在周扬面前,只见她头戴黑色小圆帽,腮边飞着两朵红云,耳朵上挂着双环玉坠,上身穿着大襟布衫,下面打着绑腿,手持黄铜镶玉烟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大概看周扬长相英俊,高大魁梧,她故意扭着粗腰到周扬面前,先朝周扬飞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话说周扬看着屋外一大堆礼物发呆,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一个四十开外的肥婆扭着水桶腰出现在周扬面前,只见她头戴黑色小圆帽,腮边飞着两朵红云,耳朵上挂着双环玉坠,上身穿着大襟布衫,下面打着绑腿,手持黄铜镶玉烟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大概看周扬长相英俊,高大魁梧,她故意扭着粗腰到周扬面前,先朝周扬飞了一个媚眼,而后装作淑女状微微露齿一笑,这一下笑得周扬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忙退了一步,退到房门口,摆好准备随时避入关门的架势后,周扬才陪着笑脸问道:“这位大婶,你有何贵干?”

“大婶?”那肥婆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知道周扬是在问她。心里不由地不满的嘀咕了句:“我很老么?哼!叫我大婶,你也不打听打听,想当年我可是这十里八乡的一朵花啊!叫大姐都不会,哼!”随即飞了周扬一个卫生眼,气哼哼的直接朝杨大娘那屋走去。周扬被这一眼给雷倒了,费了很大的劲才缓过气来。心想,我还是别在这里呆了,还是趁机去四周看看地形吧,免得再遇见这个肥婆,周扬都有点怕她了。想到这里,周扬是拔脚就走。

周扬环着杨庄走了一圈,路上不时碰见笑呵呵地和他打招呼的乡亲,看来在那次抢亲事件中,周扬给他们的印象很深,毕竟象周扬这样既具有胆气又有极高身手的人并不多见。


杨庄地处西柳镇与沙河之间,距离西柳镇仅二十余里地,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它的东西北三面都是险峻的高山峡谷,南面清澈的清漳河水环绕着杨庄缓缓流过。往西望去,只有一条小土路弯弯曲曲的蜿蜒通向西柳镇,两边俱是数百米高的悬崖峭壁,望东面和北面看去,全是高耸入云的群山,倒是个打游击战的好地方啊!一想到游击战,周扬不禁又回忆起了二十一世纪时,阿富汗游击队对付前苏联的侵略时所采取的游击战术,弱小的一方对付强大的一方,只有采用游击战术才能以弱胜强,逐渐化小胜为大胜,所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就是我们的伟大领袖创造性的提出的游击战术。周扬心想:自己今后一段时间内看来要经常钻山过岭过日子了。没办法,谁让那时的中国这么贫穷落后呢,面对暂时还很强大的日本鬼子军队,只能采取骚扰战,游击战了,等以后自己重组了夜鹰突击队,再让小鬼子好看。

走下山岗的时候,周扬眼尖,一眼看见远处房子拐角处有个人影一闪而逝,周扬立刻警觉起来,长期的特种兵训练培养了他敏锐的第六感觉,他本能的觉得有人在监视他,这让他有些不安,现在的自己身份不明,外边的情形不了解,这些都让他有些焦躁。眼前这个人是哪方的?自己必须了解清楚。当下周扬立即隐藏起身形,趴伏在乱草丛中,耐心的等候着监视者自动现身。

自己突然失去踪影,监视者肯定会出来探查一番。对此周扬非常有信心。

果然过了不多久,一个身形瘦小的汉子从远处的墙角伸出脑袋四处观察了一下,这才拢着手小心的朝这边而来。一路走一路四处张望,显是在寻找某人。周扬冷笑着看着他越走越近,心中明白这是个生手,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等营生。直到那汉子离他埋伏的地方只有几米时,周扬一跃而起,似苍鹰搏兔闪电般地扑倒了那汉子,一个锁臂扼喉擒住了那汉子。低声问道:“你是谁?跟着我干什么?快说实话,否则我要你的命!”

那汉子稀里糊涂的就被压倒在地,周扬钢铁般的手臂紧紧扣住了他的咽喉,使他喘不过气来。急忙点点头,周扬才把手臂放开了一些,那汉子睁着恐惧的双眼看着周扬,心里明白眼前这人就是团丁们害怕的杀神,开始自己还不相信,世界上哪有那么厉害的人,现下是相信了,自己也是练过一些拳脚的人,在他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也知道眼前这杀神是说一不二的人,怕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自己,嘴里不停地讨饶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说我说!我是西柳镇冯老爷家的,他怕你溜了,特意吩咐我等几人在附近监视。还有,冯老爷这次派了中州四虎来拿你。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好汉饶命啊!”

“中州四虎?”

“说!中州四虎是谁?说了我就饶你性命!”周扬瞪着杀气腾腾的双眼紧紧盯着那汉子。

那汉子被周扬盯得毛骨悚然,就仿佛被一头饥饿的猛虎盯住一般。当下吓得连话都结巴了:“那,那,那,中,中州,四,四虎是是冯,冯老爷从,从河南聘,聘请的高手。武功很,很高啊!好汉饶命啊!”那汉子带着哭腔讨饶道。

周扬放开手,嘴里恶狠狠地说道:“滚!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那汉子颤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周扬嘴里暗自说着:“中州四虎!武林高手?嘿嘿!我倒想会会,看看究竟有多厉害!”

周扬明了了对手,心中舒畅了许多,对这中州四虎也产生了会一会的兴趣。

回到家里,天色已暗了。周扬看了看,门外的礼物全不见了,也不见怪。推门进去,就见杨月儿娇俏的身子趴伏在坑桌上静静得睡着了,手里还半握着一只陶罐,陶罐冒着热气。周扬轻轻的走近一看,陶罐里面是一只炖酥了的野山鸡。山鸡肉特有的香味熏染着周扬的鼻子,周扬心中感动,这小妮子!他脱下外套,轻轻地给杨月儿披上,周扬坐在对面,目光温柔的看着杨月儿,目光里有感动,有怜惜,有关怀。周扬不知道自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他发誓一辈子不会再让杨月儿受到委屈。

这时,门咯吱一声开了,杨二走了进来,刚要说话,周扬伸手制止了他,轻轻地带上门,和杨二来到门外,轻声问道:“二弟,有什么事吗?”杨二话里带着焦急地说:“周大哥,我知道你厉害,可是这次危险了,冯焕章派了人来下了战书,听说这次来了四个高手,双拳难敌四手,周大哥,你还是快跑吧!”

周扬不以为然地说道:“跑!跑到哪儿去?我倒想会会这所谓的中州四虎,究竟有多厉害。”杨二还想劝他,周扬制止了他,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说道:“二弟,你周大哥我从来不会做缩头乌龟,更不会撇下你们独自逃命。相反,我还要带领你们狠狠地教训教训这些乌龟王八蛋!让他们不敢再骑在

乡亲们的头上作威作福。”

杨二喃喃自语道:“这能做到吗?”杨二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相信杨庄的很多乡亲也没有想过。虽然他们有时也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麻木,只要不让他们实在活不下去,杨庄的老百姓们还有中国的绝大多数老百姓们如同一堆被狂风吹干了的枯草,就会一直这样逆来顺受的生活下去。但只要有一点点星火,这堆枯草就会熊熊燃烧起来,彻底地摧毁这已经腐烂无救的世界,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周扬希望自己就是这小小的星火。周扬继续鼓动道:“二弟,古人还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也不是天生就比别人高一等的,那些地主豪绅都是靠残酷剥削压榨你们的劳动果实,才能过上奢侈淫靡的生活。现在该是我们向他们讨回血债的时候了!相信我,二弟,我一定会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的!但前提是你们要敢于和那些地主老爷们斗争!”杨二被周扬的话鼓舞得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他狠狠地下了决心,决定这一辈子死心塌地跟着周扬干了。不把那些骑在他们头上的地主老爷们拉下来绝不罢休。就此,杨二走上了反抗压迫的革命道路,逐渐从一个淳朴善良的山民成长为一位威震敌胆的革命将领。

周扬说服了杨二,又向他了解了上午所发生的事,这才知道,冯焕章这次硬的不行来软的,派了一个媒婆带着彩礼上门求亲。被杨月儿严词拒绝。那个媒婆不死心,又去纠缠杨大娘,杨大娘冷冷的没理她。那媒婆自讨没趣,最后灰溜溜地抬着彩礼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