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刚刚学会佛爷代授的密教“莲花本生观法心经”和“莲花降魔经咒”第一层金刚镇魔咒的泽新感觉到很兴奋,而且这种兴奋还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按照佛爷的教导,每天早晚各坚持2个小时的打坐,进入观想放松状态后,按照内心仪轨,集中思想来引导出“莲花本生心经”,可笑的是开始的时候总是炼着、练着就睡觉了,别说莲花了,梦里连根草也没见到,佛爷所说的莲花境像压根就没进入过。不然就是打坐的腿脚发麻,根本就坐不了半小时。并且怎么想也没法把自己能想象成佛爷说的“本生莲花”,反而觉得倒像一朵乱七八糟的什么杂花似的。

这么简单的修炼都这样难,以后就算有缘能明白“莲花降魔心经咒”的八法,那还不得修到猴年马月啊?幸亏有了上次差点被鬼灵夺魄的经历,不然真不知道凭什么理由天天非要坚持浪费4个小时来打坐,这时间拿来打打麻将也输赢不少了。现在可好,打麻将是不现实了,出去找几个同来兄弟姐妹聊天、更是没空了。每天下班后只在食堂里能和大家才能见个面,说几句闲话,还要想法凑到那几个美女的面前献几句殷勤,真是累啊……,吃完饭自己只能回到宿舍关上门开始打坐修炼。哎!在这个鸟不生蛋地方找点娱乐是多么不容易啊,而本人却在以更枯燥、飘渺的方式在浪费时光。在行里同事的眼里泽新也突然变成了一个不和群、见首不见尾的“怪物”了,而且还是一个喜欢自闭的怪物,整天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其余的男女单身们一定在想:“泽新这小子莫非在制造核武器?,哈哈……不然怎么搞的这么神秘呢?”而且还有点六亲不认似的,哈哈……..。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坚持,兄弟姐妹们也就对泽新看怪不怪了,最后也的确没有人再来打扰他了。一个月的坚持,还是有点成就的,至少让他能够能打坐满2小时了,并且不再发生动不动就进入梦乡的尴尬。泽新的“莲花本生观法心经”,和九节佛风呼吸法的配合也日渐熟练。逐渐的观想境界中的‘我’也偶尔能显出莲花身影了,并且也能够按照佛爷的教导把宿舍的环境也逐步观想成开满莲花的世界,但是景象很不稳定。并且只是一观想到屋外或远一点的地方,景象就开始模糊了,甚至散乱。看来“莲花本生观法心法”的修炼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还是要安心点,先3丈内修炼到景象稳定吧,这是基础,不然怎么使用第一层“降魔魔经咒”。

三个月过去了,泽新的七支坐法也不再那么累了,三丈内的“莲花本生观法心经”的景象已经变得清晰起来,稳定性也增强了。特别是半个多月前那一天,清晨打坐到一半时间时,正在观想中努力维持自己三丈内境像时,感觉到自己右脑中‘波’的响了一声,本来正在顾头顾脚费力维持的境像突然异常稳定、明亮起来,而且从那天起好象进入状态也不再像过去那样难涩了,变得轻松许多,三丈内的心法境像也就比较好维持了,而那些莲花的轮廓也逐渐更加清晰起来,最近几天这样的感觉更强烈,似乎他已经可以随时进入到“莲花本生观法心经”的境像状态,让白色莲花吉祥的光亮充满‘我’的周围。对于第一层“降魔经咒”早已背得滚瓜烂熟,接下去就是在心法境像状态下将三个手印与“降魔经咒”结合起来,这一段的修炼比较容易些,又10多天过去了,感觉功德圆满的他,觉得境界里的三丈世界已经能被自己所支配了!

在接下来的周六晚12点后,泽信自己感觉已有不小的把握,很想报复一下上次差点夺走他魂魄的那个“青衣鬼灵”,准备拿它“祭刀”。佛爷说过上次引来这个邪灵的原因就是由于出示了莲花降魔宝券的缘故,该宝券为各邪魔鬼灵所深忌。每次出示都会惊动一定范围内或路过此地的各类灵物……。

“但愿别招徕太多的东西,佛主保佑啊!保佑!”心里默默念叨着的泽新把宝券从象牙筒中慢慢抽出来,没有展开,只是放在身前处。随即自己马上按七支坐法坐下来,缓缓地用九节佛风呼吸法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手呈智慧手印。进入到“莲花本生观法心经”的境像中,他将面前的宝券也观想成一朵白莲花。让吉祥的白色光亮尽力提升着……,

千万不能“偷鸡不成,再蚀把米”啊!

逐渐沉浸在白色光亮中的泽新正在尽力的去观想自己身边的每一朵莲花,让他们的光亮起来,忽然一股凉风在围绕着自己于三丈外旋转,速度不是很快,缓慢的盘旋着。但是他还是感知到了那股风带着怨怒的邪气。看来这家伙并不是过路的,而是居于附近的邪灵。

微旋的邪气开始在泽新左侧聚集……一个穿着青黑色长衣的蒙面人形出现了。是他,上次差点拉走他魂魄的那个鬼灵

“好啊!你这个龟孙子终于来了!这次我们看鹿死谁手吧”。

在“莲花本生心经”的境像中,‘我’的每个侧面都可观想成正面。身形转向左边,双手依旧下垂微合于丹田处,保持着智慧手印,自己则微笑着和这个邪灵正面对峙。

这次泽新才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对方,它依旧没有面目,但是你还是能感受到它凶恶的注视,只是今天它是被故意引诱来的。其实大多数鬼魔精灵和人接触方式主要是以意识进入人的梦境,在人的梦境中他们可以更好的发挥强过人类的精神控制力,甚至可以置人于死地。而经过修炼的鬼,其精神控制力就更强了,只是绝大多数修炼的只是鬼身具有的怨气或戾气,最后修怨气者成为所谓恶鬼,修戾气的则有希望成魔鬼。但是他们都需要摄取人的魂魄来增强或提升自己的能力。

面前的这个“青衣鬼灵”,就是一个尚未修行路上的恶魂,上次就是它试图通过意识境强行拉走泽新的魂魄,幸亏佛爷的到来使它没有得逞,但是也折腾了泽新一宿。这次它一定是又感觉到了宝券出匣带给它的魂颤魄惊,凭着感觉被宝券引诱到此地。只是它不知道今天这里却是个陷阱。

一般鬼灵是不愿意和人正面相对的,就算在人的梦境中也是如此,因为只要人不是身体特别孱弱或先天元气不足,鬼灵与人正面相对,就会受到人先天元气所冲,故而鬼灵一般都出现于人的侧面。

由于三丈之内全是盛开的白莲,“青衣鬼灵”也感觉到了无法接近宝卷,明明知道宝券就在面前,也分辨不出哪朵莲花才是真货。但是好像它已经明了这是给它设的陷阱,于是“青衣鬼灵”集中将恐惧感逐渐透向泽新的心灵感应,这是它与人交流的唯一思想途径,也是彼此交锋的战场。

泽新也感觉到这股恐惧被导向自己的意识,观想境界中莲花白色的光芒开始有些黯淡不稳。“青衣鬼灵”所站的地方明显的阴气升腾,这样会使它造成的恐惧感更加强烈。感觉到那股恐惧已经到处流转的在寻找自己意识的薄弱点。

“妈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厉害,现在退缩只能被它夺走魂魄,还得赔上宝券。哎!我干嘛非要招这个东西来试验呢?”

泽新有点后悔了,但是已经别无退路,:“拼了吧!”

当泽新下定拼命的决心时,邪恶发出的阴风已经突破了从新三丈的边缘,边缘的幻境莲花竟然在阴气的入侵下消失了好几枚,其余的莲花光芒也立刻变得明暗不均了,甚至在“青衣鬼灵”所站之处,明显黑色的怨气已经要遮蔽住了莲花的光亮。一丝丝的恐惧正在传入泽新的心里,让他想起了上次这个东西在梦里强拉硬拽的要夺走自己魂魄的场景来…..,当时它已经把自己的魂魄从躺着的肉身上拉的坐了起来,若不是死靠着墙壁不肯离开,自己的魂魄早就成了他可利用的怨气了。现在上次的恐惧又钻到自己的心里来了,能不怕吗??“不能急,稳定心神……稳定….稳定,不然我就要“鸡飞蛋打”了.。”想到这里泽新已经开始冒汗,心也有点慌乱起来,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心灵,从新立刻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多了,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于是观想中的泽新开始有意识的让自己对面前的恶灵视而不见,对身边环绕的阴风也尽力做到感而不觉。用洒脱的心态去观想三丈内的莲花,去看清每一朵,有意识地忽略站着的那个邪灵。随着心态的放松,莲花放射的白色光芒让他的心境逐步再次充满了吉祥、温暖的感觉。三丈内的恐惧不但被化解,“青衣鬼灵”也好像被逼退了一段距离。泽新开始慢慢的三丈外也逐步观想成莲花,并在维持优势的情况下,将面前的宝券显露出来,“青衣鬼灵”似乎也感觉到了宝券就在自己面前,可惜它近不了自己的身前,只能悲愤的在那里打转,只要你不离开就好。看来鬼也有“贪心”啊!贪心不但可以害人,原来也可害鬼啊!

当“青衣鬼灵”关注着宝券再次化为莲花时,它进出的门窗也被观想的白色莲花所覆盖。在这样的意识境界中,任何鬼灵是只能走门窗一般是不可能穿墙而过的。“青衣鬼灵”感觉到了泽新欲将它困于此地的意图后,似乎有些慌张了,他们的心意是连通的,泽新感觉到了它的惊慌。这样的惊慌让它怨气大为减弱,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风。

泽新随即将微合于丹田处的双手上翻成力量手印,也就是第一层降魔手印,开始默念21字的第一层“降魔经咒”。随着他缓慢的默念,白莲光芒开始盛大起来,压迫着、化解这黑暗的怨气,那个瘦高的“青衣鬼灵”逐渐萎缩成了黑乎乎的一团怨气。随着最后一个“咄”字吐出,手印随即由力量印变成了莲花手印,几道金色的光芒如剑般从靠近泽新的几多莲花上升起,凭空照向黑色的怨气,“乒”的一声黑色的怨气荡然无存。阿弥陀佛!灭了青衣鬼灵后,泽新的心情大为好转,将手印再变回智慧印收讫心法,睁开眼睛一看,天啊!快5点了,从新和那东西竟然较量了近5个小时…..,接着赶紧将面前的“莲花降魔心经”的羊皮券塞回到刻有佛八宝图案的象牙筒中,并将刻有密咒的铜盖立刻封在筒上。生怕再招来点什么东西,刚才的意识战场上的拼杀已经让他一身是汗了,现在可不能再玩一场了。走到床边,倒头便睡到了下午3点多才醒。

经过半年的修炼后,“莲花本生观法心经”较过去有了很大的提高,泽新已经可以观想的莲花竞相开放到离本身“始莲花”周围大约半径十丈的圆周了,现在主要的就是加强这圆周范围里的精神贯注力,只有每一枝莲花清晰明亮起来,才能去继续下一步。同时在思想上最直接的感觉是心情比过去要愉快,心胸也较过去有了很大的扩展。渐渐的不再计较一些同事、朋友的小误会和生活中自然的瑕疵,最惬意的就是每个周末独自骑着自行车去德令哈周围的那些草原、戈壁或黑风口外山区闲游,反正由于有了心法护身后,他的胆子陡然大了一圈,看着四周寂静的自然界,最高兴的就是大字的躺在草地上,感觉那份贴近自然的感觉………..。哎!再过一个月这里的天气就要变冷了,十月的德令哈可就等于进入冬季了啊!也不知道佛爷是否该往回走了?还是已经回到了位于黄柏垭山脉的寺院了呢?这卷“莲花降魔经咒”其余的内容我要到哪里?找谁才能弄明白呢?何况原始梵文有谁会懂呢?又不能轻易拿出来给人看。手描下来,但是又怕给引来什么恶鬼,邪神什么的怎么收场啊? 想到这些……,他觉得实在无法解决,只好继续修炼“莲花本生观法心法”和熟练第一层“降魔经咒”。最好是在找到解决上述问题前,把“莲花本生观法心经”修炼到更精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