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15



站在秦保军他们面前的这两个人摘掉防毒面具,露出整个脸来。原来他们就是黑地滋和爱瑞斯。


黑地滋和爱瑞斯打量着秦保军他们,发现他们三个都没穿裤子,大为震惊。


孔英文一看对方是爱瑞斯和黑地滋,欣喜若狂,心想这下可得救了。


“晚上好,秦先生!”黑地滋道,“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相遇!您到这来干什么!?”


秦保军一看原来是黑地滋和爱瑞斯,松了口气。可他一见黑地滋用手电不停地在他身上来回照,仿佛在侮辱她,顿时气上心头,但是想到黑地滋手里有枪,他不敢出言不逊,只好恶狠狠地睛瞪着黑地滋。


这时孔英文说道:“两位英雄,晚上好!我们本来是来救钱芬的,没想到被奸人所害,困在此地!两位英雄快救我们出去吧!”


黑地滋:“你们怎么知道钱芬失踪的事!?”


孔英文:“是赵刚告诉我们的!他还说今天晚上你们来学校找人!”


黑地滋:“赵刚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是他逼着赵刚说的!”孔英文指着秦保军说。


“孔英文!!”秦保军吼道,“你敢出卖我!!??”


“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嘛!”孔英文毫无惧色地对秦保军说道,“你不是还说,要找机会铲除爱瑞斯和黑地滋两位先生吗!?”


“孔英文,你这个叛徒!”佐愉民冷冷地说,“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秦先生!您想铲除我们!?”黑地滋用枪指着秦保军的脸。


秦保军吓得浑身哆嗦,战战兢兢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最好快离开这!”爱瑞斯说,“孔英文,你们刚才走的是哪条路!?路上都发生了什么!?”


孔英文把他们刚才的遭遇简要地叙述了一番。当然,那些影响他形象的部分他一个字也没有提到。


“前面有一处楼梯通到下面!”黑地滋看着地图说,“我们只能走那条路了!”


爱瑞斯:“有人受伤了吗!?”


“谁也没受伤!快走吧!”孔英文催促道。


于是众人动身去寻找黑地滋所说的那处楼梯。


秦保军他们三个跟在爱瑞斯和黑地滋在后面,对于爱瑞斯背着的那个女人的身份,他们三个根本不感兴趣。


孔英文凑到秦保军身边,小声问道:“秦三爷,刚才没吓着您吧!?”


秦保军冷笑着看着孔英文,说道:“我是没被吓着!不过我看你倒是差点吓死!”


“秦三爷!我知道您生我的气,但是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您哪!”孔英文辩解道,“我们只有假装内部不和,他们才会低估我们的实力!这样您的身份才不会暴露!要是他们刚才知道了您的真实身份,恐怕早就对您下毒手了!”


“哎呀!”秦保军如梦初醒,有些后怕地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龙,“英文哪,我误会你了!我真糊涂哇!”


“秦三爷,您千万别这么说!”孔英文道,“只要您明白我的一片忠心就行了!”


听了秦保军和孔英文的对话,佐愉民为自己刚才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说的那些话感到非常内疚。他不好意思面对孔英文,低下头,独自走在最后。


走了一会,黑地滋和爱瑞斯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


“太奇怪了!”黑地滋看着地图说道,“楼梯应该就在刚才走过的那条路上!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找到,最后又回到了这!?”


“可能我们在某一次定位的时候发生了错误!”爱瑞斯说,“如果真是这样,现在我们可能已经迷路了!”


“也可能是图画错了,或者我手里这张图根本不是这的地图!”黑地滋说,“可是到目前为止,所有我们经过的地形都和这张图上画的完全吻合!难道在这张图画完以后,这里的结构被改动过!?”


黑地滋在地上展开地图,横看竖看,正看反看,还是觉得楼梯就应该在刚才他说的位置。他看着地图,倒退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他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难怪制作这张地图的人要煞费苦心地把图作成立体式的!”


爱瑞斯:“找到楼梯了吗!?”


“没有!”黑地滋说,“因为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楼梯!”


爱瑞斯:“我不明白!”


黑地滋:“能够在平面上绘制出的三维立体图形,不一定能在现实的三维空间里制作出来!这种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图形被称之为‘不可能图形’!绘制这张地图的人正是利用‘不可能图形’欺骗了我们!”


“啊!?”秦保军大惊,“那是幻觉吗!?”


黑地滋:“不,是错觉!”


爱瑞斯:“那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可能我们暂时出不去了!不过可以试试走这条路!”黑地滋指着一条岔路说。


“从地图上看,这条路很长,而且是一条死路!”爱瑞斯看着地图说,“不过既然这张地图有问题,现在我们又没有明确的目标,那就只能试试了!”


就这样,他们走上了地图上标明为死路的那条路。


走了一阵,前方出现了令他们意外的情况━━洞截面由圆形变为方形,四壁都是金属的。这些金属表面崭新,丝毫没有生锈的迹象。


踏上金属的地面,众人立刻紧张起来。


这条路的尽头有一扇金属门。门的材质似乎和四壁没有什么不同。门上写着两排大红字。上排是:DANGER。下排是:危险。门的中心有个不起眼的读卡器。


爱瑞斯把钱芬平放在地上,和黑地滋商量了一会,然后对秦保军他们说:“我和黑地滋现在要设法把这扇门打开!你们最好留在这!”


“两位英雄放心!”孔英文道,“我们一定老实呆着!不敢给两位英雄添麻烦!”


“很好!”黑地滋走到门前,把那张仓库里捡到的梅花9插进读卡器一划,读卡器“嘀嘀”连响了两声,门锁处传出咣的一声响。黑地滋一把抓住门把手,把门拉开。明亮的白光从门里射出来,爱瑞斯举着枪和手电冲了进去。待爱瑞斯进了门,黑地滋两步跨进门里。


房间里摆着许多圆柱形玻璃器皿和一些用途不明的仪器。大多数器皿里都浸泡着生物标本。那些生物千奇百怪,有翅膀残破的蟑螂,有满身白点的蚊子,还有浑身灰色的苍蝇,它们的身长大约都在一米左右,看上去非常可怕。


在一个角落里,一个人身穿白大褂的人正背对着黑地滋和爱瑞斯坐在一张桌子前。他的头顶已秃,后脑勺上扎着一根花白的小麻花辫子。他正用键盘向他面前的电脑中输入着什么。


“你怎么才来?”那个人不紧不慢地问道。背后的人没有回答。他转过他苍老的脸,看到两个陌生人正用枪瞄着他。


老头惊慌地站起身来。他的手没有停下来,又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别动!”黑地滋道,“把手放到头后面去!”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眉毛和小胡子都已经花白的老头举起双手。


“我们对您的研究很感兴趣!”黑地滋说着过去搜了老头的身,没发现武器。


老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放心,我们不想抢夺您的研究成果!只要您认真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不会为难您!”黑地滋说,“不过如果您拒绝回答,我们会毁掉这间屋里所有的东西!”


老头寻思了半天,说道:“你们怎么找到这的!?”


黑地滋:“我们得到了一张地图!”


“恐怕不光是有地图吧!?”老头阴阳怪气地说,“要是没有人告诉你们地图上的秘密,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找到这来!”


“没人告诉我们什么秘密!”黑地滋说,“我们能找到这里是因为这张图上的某些图形让我想起了荷兰画家Escher的平版画作品《瀑布》!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