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三十九章 阴谋(五)之倚翠楼争锋(上)

gaoyu19840128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心中暗笑,看来这地方李世民是没少来啊。不过也是,谁还没个少年轻狂的时候,况且古人也真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了淫诗外,就只能淫人了。在古代,别管是贤君也好,名士也罢,就没有一个不好色的,好男色那也叫好色。真正算得上“寡欲”的,怕就只有和尚了,那还得是老和尚才行。

不过有人请客嫖娼总归是不会吃亏的,罗士信欣欣然的跟着李世民来到了二楼大堂。

这倚翠楼的一楼是为那些低层次的嫖客准备的,二楼才是给那些达官贵人享乐的地方。罗士信和李世民来到二楼是,这里已经聚集了好些人,个个都是衣着华丽、人模狗样的。有几个还带了恶奴,说来也怪,这些公子哥儿带在身边的奴才,个顶个的不招人看,那长相不是像京巴就是像藏獒,就没一个长成人模样的。不要以为这些公子哥儿府里没人,把这样的奴才带在身边,是能起到绿叶的作用的,若是领两个小白脸在身边,那谁衬托谁就不好说了,弄不好,还会被人当做“同志”来看待。

李世民比较低调,没有理会那些相互吹捧的公子哥儿,只是随着龟奴贴着墙角来到了一处靠窗的座位,坐定后,向那龟奴问道:

“洛琪小姐什么时候能出来?”

“嘿嘿,这个小人就不敢说了,江姑娘是大牌,她什么时候出来见客小的说的可不算。不过二公子放心,今日江姑娘是一定会出来的。您老请看,这太原城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们今儿都来了,奔的就是那江姑娘...”

“知道了,你下去吧,叫人上些好酒好菜。”

见那龟奴退了下去,罗士信向李世民问道:

“这江姑娘是怎么回事?世民兄今晚就是带小弟来看她的么?”

“贤弟啊,今日你可是要饱眼福了。这江洛琪江姑娘可是个出了名的人物,她本是都城大兴最红牌的姑娘,许多王公贵族都想一睹芳容而不得呢。前些日子这江姑娘不知怎的来了兴致,居然来了太原,还说今日要在这倚翠楼会客。这太原城的青年俊杰都闻风而动,希望摘了她花魁呢。”,李世民笑吟吟的道。

“哦——,原来是一个青楼女子...”

“贤弟此言差异,这江姑娘虽然出身青楼,可却是个冰清玉洁的人儿,她不仅美赛天仙,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她曾言道,不论贫富贵贱,非遇到心仪的男子而不嫁。所以不论在大兴还是太原,不知有多少俊杰都趋之若鹜啊!”

罗士信闻言寻思了一下,疑惑道:

“那不曾有权贵想用强的将她收入房中吗?”

罗士信是想起了绛雪的娘亲,对那些豪门权贵来说,既然有夫之妇都敢强抢,那何况一个青楼女子乎,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呵呵,贤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想那朝廷中,有多少权贵想摘了洛琪姑娘这朵花魁,相互之间明争暗斗的也不在少数。可越是这样就越没人敢私自用强,因为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都在那看着呢。”

“哦——”

听李世民一说罗士信就明白了,这就好像一群狮子都相中了一只小白兔,分而食之是不够分的,个个心里想吃却没有哪个愿意第一跳出来,那样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于是一群狮子和那只小白兔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平衡均势,狮子们没办法,就只好等着这只小兔子自己去选择,她挑了谁,那其他的狮子只好认命了。不过对那只兔子来说,这还真是一种危险的平衡啊!

酒菜还没上来,罗士信无聊,遂向李世民问道:

“世民兄常来这倚翠楼吗?”

“还好了,不过不管我来与不来,这个位子他们都会给我留着的。贤弟缘何有此一问?”

“啊,没什么,小弟是想问问世民兄认不认识一个叫上官燕的姑娘,她也曾是这倚翠楼的红牌姑娘。”

李世民闻言想了想,微一皱眉,摇了摇头道:

“没听说过...怎么,她是贤弟的老相好不曾?若是贤弟真想找,为兄叫龟奴来问问就知晓了。”

“小弟也是第一次来这倚翠楼,怎么会有什么老相好呢。小弟是代一位故人问的,不过世民兄不知道就算了!”

“无妨无妨,贤弟的朋友就是李世民的朋友,我这就叫龟奴过来问问...”

李世民笼络人心的手段果然高明,别管事儿办得怎么样,说出来的话让人听着就感觉心里热乎乎的。罗士信也没真想把那个上官燕怎么样,犯不上因为这样的小事儿就让李世民还了自己一个人情,于是赶忙推辞道:

“不用了,不用了...”

就在两人相互推让的时候,楼下急匆匆跑上一人,此人正是李府之中的侍卫,他上来后略微扫视一眼,然后就直奔李世民这里而来。他来到两人近前,向李世民行了一礼,道:

“二公子,府中有要事,老爷让您马上回府相商。”

“什么事如此着急!”

“这个...”

那侍卫斜眼看了罗士信一眼,又看了看李世民,欲言又止道。

罗士信是明眼人,看出来了人家是有秘密的事儿要说,不想让自己知道,于是起身向李世民一抱拳,道:

“世民兄先坐着,小弟去看看酒食好了没有...”

“哎——”

李世民一摆手,向罗士信道:

“贤弟且坐,你是我李家的恩人,你我哪有什么密事可言。”

然后又向那侍卫道:

“照实说!”

“是!刘文静刘先生从那边回来了。他还带来...”

“我知道了...”

那侍卫话才说了一半 就被李世民打断道。然后他向罗士信抱了抱拳,歉言道:

“刘文静刘先生是家父的重要幕僚,他从外地回来,那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为兄不得不回去看看,今晚就不能陪贤弟在此取乐了,改日为兄一定双倍补上。”

“正事要紧,小弟也马上离去。”

“不需如此,贤弟接着在这里呆着便是,那江洛琪小姐可不是天天都能见的呦!”

李世民与罗士信说完,又冲那侍卫道:

“你去告诉龟奴一声,罗贤弟今晚所有的花资全部记在我的账上!”

见那侍卫领命离去,李世民又向罗士信一抱拳,道:

“那为兄先走一步!告辞!”

“请!”

..................

见李世民已然离去,罗士信无奈一笑。刚才那侍卫要向李世民禀报之时,李世民想表示对自己的信任,坚持让那侍卫当着罗士信的面说出来,可当侍卫说到刘文静时,李世民又打断了他。看来他们李家也有许多不可告人之事啊,不过反正罗士信也不想太掺和他们的事,李母病好后自己就会离开太原,知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

李世民走后,罗士信独自坐在那品着小酒,等着看那个传说中的美女江洛琪。不多时,从楼上走下一个老龟奴,他来到二楼大堂,向在座的人抱拳环礼一周,然后朗声道:

“老奴是江洛琪小姐的家奴,随洛琪小姐从大兴而来。我家小姐让老奴向大伙传个话,她这里有一副上联,希望在座各位青年俊杰有人能对出下联。若是有人对出来了,我家小姐就现身与在座的各位俊杰相见。若是无人能够对得出,那对不起了,就请各位改日再来!”

这老奴的中气甚是浑厚,说出的话来立时将大堂内的喧嚣声压了下去。别人听不出来,罗士信这些年来一直随着乾坤子修炼内家气功,他可听得出来,这老龟奴绝对是一个练家子,单就内家气功的修为而言,他恐怕还要在罗士信之上。

老龟奴话音刚落,那些公子哥又都喧哗起来,个个都都跃跃欲试,搞得场面甚是混乱,老龟奴无奈,只好再次大喝一声,道:

“都静一静,都静一静!大伙也让老奴把上联说出来啊!”

众公子哥一听也对,人家问题还没出,自己凭什么作答啊,于是再次安静下来,等着老龟奴说出上联。老龟奴见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于是清了清嗓子,朗声道:

“我家小姐的上联是,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

老龟奴问题刚一出口,就听楼梯口处有人朗声道:

“我来试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