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关于劫法场的情节,全书中就有两次,一次是在江州劫法场,救下宋江和戴宗。另一次是在大名府劫法场,救下卢俊义。两次劫法场,梁山好汉几乎都是全部出动,作者施耐庵对这两次劫法场都是浓墨重彩,写得是惊心动魄,精彩纷呈,参与的人个个都形象饱满。可以说两次劫法场是整部《水浒》的两个高潮。梁山的两个重要领导人宋江和卢俊义都是靠劫法场而死里逃生的,可以说没有这两次劫法场,就没有梁山后来的故事发展。 除了《水浒传》传外,在中国古典小说和武侠小说里,也多次出现劫法场的情节。但是,综观中国的历史,好像从来没有记载过劫法场的事件,即使有,好像也没有成功的事例。

据我目前所知,史上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劫法场是发生在1929年的上海。实施者是GCD的中央特科,其主要成员有陈赓、顾顺章、周恩来等人,营救对象是中共中央农委书记、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委军委书记的彭湃。具体经过:

1929年8月24日,彭湃和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张际春5人正在上海沪西区新闸路经远里白鑫家召开中央军委会议。白鑫是中央军委秘书,在通知开会的一个月以前,白鑫已出卖开会的消息。当开会至下午4时,捕房巡捕和警察局的中国包探乘着钢甲车而来,将会场团团围住,经过核对名单后,把彭湃等5名参加会议的人全部逮捕,关在上海公安局小北门水仙庙侦缉处的拘留所内,彭湃在狱中受尽了各种严刑拷打,几次死去活来,脚骨也被打伤,但他始终坚贞不屈。



事情发生后,周恩来于当晚召开了中央特科各负责人的紧急会议,布置营救彭湃等同志并了解他们被捕的原因。



中央特科情报科负责人陈赓接受任务后,极力想办法营救,他选中了在国民党中央党部调查科驻沪办事处任职的鲍君甫。鲍君甫,又名杨登瀛,早年接受过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认识一些共产党人,并对共产党人表示同情,他1925年就结识了中央特科成员陈养山,1926年由陈养山介绍加入共产党(有争议)。1928年开始为我党工作。1929年8月28日一大早,在通往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的必经之路枫林桥一带,南来北往,东游西去,三五成群,男男女女,来的人越来越多,并架起摄影机、灯光、反光板,用白布围起来的临时围帐里不时传出了女人咯咯的笑声,即使不懂行的人也知道这是一支电影摄影队准备拍电影。由于是拍电影,虽然不见大明星们的面,但是很快就来了不少围观白相的人。


大约九点半左右,从上海市里的方向传来摩托车、汽车的马达轰鸣声,化装成拍电影、看热闹的特科红队的共产党人,不由一阵阵心焦如焚,原定于9点以前送到的手枪,现在了还没有分发到每个人手里,眼看押送彭湃同志的囚车马上就到枫桥了,才见上海“三民照相馆”的老板范梦菊急急的从一摩托车上下来,红队队员们围上前去,七七八八从皮箱里取出了手枪,一看,都傻了眼,枪是好枪,清一色崭新的德国造20响驳壳枪,只可惜瓦蓝枪身上的黄油还都未及擦去,根本不能拿出来就用。这时押送彭湃的囚车在警戒严密的军队前前后后荷枪实弹保护下,缓缓从摄影队旁边开过。尽管红队队员们个个身手不凡,赤胆忠心,但是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和敌人硬拼肯定不会成功。行动被伍豪冷静地取消了。

整个营救计划可谓天衣无缝,但是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纰漏——枪械上的黄油,而最终功亏一篑。到目前为止,这是我看到的历史上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劫法场行动。可是遗憾的是,它仍然没有成功!



本帖引用过多,不能评定为原创帖,请楼主理解。谢谢你的支持,祝愉快!

本文内容于 2008-10-3 15:03:59 被中华铁血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