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光谷退出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johnny-R 收藏 3 99
导读:北京国安说退没退,武汉光谷却退了,这个很有意境的场面让我想起卓别林《城市之光》里那个每回酗酒后便要投河自杀的富翁,可每回都不小心把绑着石头的绳子套在跑来劝他别自杀的流浪汉卓别林身上,然后卓别林就惨了……当穷人很吃亏,在自杀这回事上也吃亏。 北京国安喜欢说大话却总在使小钱,一受刺激就说退出但至今没退出,喜欢“永远争第一”却永远得不了第一,被看作是“二逼”,可我不同意某两个长期在足协教化下成长的评论员对国安的怒斥,那个意思好恐怖——中超球队又不是你一家受过委屈,玩得起就玩,玩不起你就退,中国足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京国安说退没退,武汉光谷却退了,这个很有意境的场面让我想起卓别林《城市之光》里那个每回酗酒后便要投河自杀的富翁,可每回都不小心把绑着石头的绳子套在跑来劝他别自杀的流浪汉卓别林身上,然后卓别林就惨了……当穷人很吃亏,在自杀这回事上也吃亏。




北京国安喜欢说大话却总在使小钱,一受刺激就说退出但至今没退出,喜欢“永远争第一”却永远得不了第一,被看作是“二逼”,可我不同意某两个长期在足协教化下成长的评论员对国安的怒斥,那个意思好恐怖——中超球队又不是你一家受过委屈,玩得起就玩,玩不起你就退,中国足球离了谁都照样,何况你一破国安。这种立场让我幻觉驾临了二位足协新闻发言人,声色俱厉说“中国足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按照二位老师的逻辑,世界就很可怕,当大部分人都还在受欺负时你受了欺负也不得叫苦喊冤,因为你得玩得起这个受欺负的规则。中国足球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人玩牛逼,所以你就该明白它为什么傻逼。




北京没退,武汉却退了,我觉得这种事情普遍发生在中国赛场和每个俱乐部后,证明之前过多指责北京国安没有意义,北京国安是“二逼”,同时也是二百五给逼的,中国足球根子在于体制和中国足协长期牛逼哄哄放任自流,都整成这样了没人把足协推上风尖浪口,却还有御前带刀帮着吓唬人,很有晚明时节逼走吴三桂的作派。怪不得这么多年走了很多俱乐部,否则你怎么解释1998年万达,2002年全兴,2003年红塔,2004青岛颐中、2007年厦门……还有官方的说法是“中国足协就该乱世用重典,不能再像过去那么温柔了”,可中国足球的问题不是足协太温柔,印象足协除了在足球外交上温柔就没温柔过,禁止留洋、军训、严打、宣誓,最后还是在奥运会上踹了比利时一个窝心脚。我刚刚问了一下,就知道了中国足协为什么突然想起“乱世用重典”,不是因为想通了中国足球该怎么治理,而是它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但又必须做点什么,加上上级命令必须保证“后奥运时期的稳定”,所以一出手就禁了8场。以足协的脑子,别盼它真能想起“法制”这二字。




有时候倒希望足协无为而治,它一出手就是祸端,还假装正义。流氓会武术,挡都挡不住,足协会武功,吓跑孙悟空。




搞清楚事实才评论,二位评论家就是单方面认为自己很正义,很天使,合起来就是“马路天使”。但过早跳到马路中间样子很尴尬,因为事态发展得很不按他们的想法走,专业点,录相显示京汉之战李玮峰才是祸首,从国际足联规则到中国足纪律章程来看,所以北京国安要求追罚李玮峰的说法没错,而且,头天流行的“助理裁判没看见李玮峰犯规”的说法太落俗套,当时他距事发地点近得可以闻到狐臭。所以不要再弄图解,也不要改口再说“足协量刑过重”,金哨陆俊告诉我,无论如何从国际足联到各国联赛这个判罚都在规则之中,因为这是暴力行为,没的说,就看足协纪律委员会是怎么看待这事的,判4场8场都没违规。




我说这些不是和马路天使的同行们PK,我只是觉得这事真好玩,当中国足协依法治理时却有人退出了,这只有两个解释:一、退出的人是恶棍;二、这只是一个导火索。但第一条说不过去,武汉光谷今年投入6000多万,它要真是恶棍应该拿这笔钱去生产三鹿奶粉,可它还是在搞足球所以最多是傻蛋而不是恶棍;第二条,投入那么多却至今颗粒无收,假如球霸李玮峰遭到8场禁赛那保级是不成了,上吊倒可以,这才是武汉方面退出的导火索,与其窝囊活,不如扮一回光猪壮士也好给上级领导交差。这和北京国安每次大投入无法收获预期成绩就情绪失控很相似,你可以说这是妇人之见,也可以说这是壮士断腕。




相比三聚氰胺,我并不认为北京国安还是武汉光谷玩不好就想退出中国足球有什么很猥琐的地方,退出的事情从上世纪末就发生太多,所以有请足协的大爷们能不能换个思路,如果英超的基恩因犯规被重罚了8场,曼联会因为“量刑过重”退出吗,这因为英超有希望,可从甲A到中超,一但遇到裁判不公平判罚就可能有人退出,这是因为积怨已久的他们看不到中国联赛会有好的环境,中超要像英超,中国足协像英超大联盟那么明白,你就禁赛他全年也不会退出,当年郝海东有两年都被禁赛,可也不见八一退出联赛,当年辽宁降入甲B了,没什么钱可也强挺着打上甲A,因为那时候还有点希望。




国安退出、武汉退出是积怨,有点智商的话就知道这和小姐积老鸨的怨闹着要离开青楼是一样的,又让卖艺又让卖身却不分钱还总指责小姐姿势不对,属于严重犯规,这和红牌没关系,和6场8场也没关系,倒和混在这没形象也没钱挣的地方没出路有关系。没听说最近中国足协正忙着给各俱乐部发什么吗,没钱,倒有好多箱啤酒,因为主赞助商是啤酒,可球员不是下达了禁酒令了吗?这事真滑稽。




中国足协的问题不是“有法不依”而是“有法不一”,虽然它时不时也按图索到骥了,但标准不统一,别说两个赛季的标准,就算同一赛季的标准在不同的球队不同的球员甚至同一个球员身上也不一,这使得有些场次是在踢足球,可有些场次看上去像踢美式橄榄球。其实这一切就看上级领导最近又有什么精神了,然后足协的同志把“精神”弄成“神经”。比如奥运会前王栋因为一个小小的擦挂对方守门员就被追加禁赛6场,给出的报告有意思,“草率而鲁莽”,可在国际足联章程上“草率而鲁莽”最多只是张黄牌,但中国足协那时哪管什么国际足联,既然上级要求“奥运会前整顿作风”,所以足协就必须“重典”,可这对提高球员道德没用,奥运会上谭望蒿一样差点废了对手命根。




中国足球不是足球,我认为说“中超开始好转前兆”的老师很自恋,其实这是一场风暴前兆,我劝中国足协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当成因处罚球场暴力而引起,也不要乐观地把自己树立成“法治英雄”,那么你们就真的太纯也太蠢了,这件事情不是个案,根本不是该禁8场还是5场的问题,也不是该不该给国安俱乐部发言人以处罚的问题,而和2004年那些老板们突然跳出来闹是一样的,中国足球适逢一次大败后,各俱乐部积怨爆发出来,要退出,道理就和开始是一头猪不满意,你还可以惩戒它,可后来整个猪圈的猪都不满意,所以得重修猪圈了。




你完全可以说我是唯恐天下不乱,也可以说我想搞垮中国足球,不管真实动机是什么我真觉得武汉这次挺爷们,说退就退,再退两家才好,因为中国足球到现在不来点震动真的没法再踢下去了,中超这副麻将打成“相公”了,推倒重来最好,你们得商量好该怎么个玩法,而不是把足球玩成蹴鞠,对于中国足协已无法从道德上要求他们了,中国足协学不来现代企业管理,也可以学黑社会,学学油尖旺老大的样子,把小兄弟们召一起吃顿涮锅,问问马仔们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欲望,该怎么抽花头,别假惺惺地说“咱们是一家人”,刚刚倒卖了毒粉,就摇身一变大法官把兄弟处决。




武汉退出是不是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我等着一直说要退出的国安退出,连退出都没争着“第一”,人说你也不冤。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