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湘西近来些许想法

rommelx1 收藏 2 116
导读: 湘西自古以来山多地少,人穷民困,人口不过二百六十余万,少数民族占总人口72.9%,一直以来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地区,很穷困,所以外出闯荡的很多,因而又是著名的侨乡。 近年来在旅游业和一些轻工业略有发展苗头,但都不是能得暴利的。而十多年来,房地产在全国都是高速、高热、暴利地发展湘西自也不能幸免。高利润就会带来高风险,然而在近十数年的房地产市场中似乎看不到这些,所以就有人将这一产业认为是“印钞机”,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商人为暴利自也就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了。 有开发商意欲投资,而湘西以

湘西自古以来山多地少,人穷民困,人口不过二百六十余万,少数民族占总人口72.9%,一直以来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地区,很穷困,所以外出闯荡的很多,因而又是著名的侨乡。

近年来在旅游业和一些轻工业略有发展苗头,但都不是能得暴利的。而十多年来,房地产在全国都是高速、高热、暴利地发展湘西自也不能幸免。高利润就会带来高风险,然而在近十数年的房地产市场中似乎看不到这些,所以就有人将这一产业认为是“印钞机”,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商人为暴利自也就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了。

有开发商意欲投资,而湘西以往就是一个“空白市场”,当地政府官员肯定是对开发商似亲人般欢迎,既得政绩,又饱私囊,此等好事何处去寻。而企业的资金链存在问题是很正常的。贷款,不方便,各项事务太多,有时还贷不到,而在地方官员默许甚至支持的情况下,私募融资自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快捷灵活。虽说高息,但运作周期短,回报率相对银行要高,加上个别领导暗中参股,多方面引诱与鼓动下,民间、社会的资金就源源不断地流入开发商的口袋。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虚假的繁荣。

由于自由市场中的群体盲目,因有利可见、可图,大家都无所顾及,肆无忌惮,土地被征用的补偿、出让金,买断的工龄金,结算的养老金等等,甚至还有想以低息换高息的人到银行贷款或借亲求友来作本。一时间当地百姓的家底都到了“少数人”手里。

好,开发商的资金充足,项目也很快完成了,只要售出就能返本盈利了。而开发商的销售对象是谁?还得是当地民众。民众的钱都给开发商做本去了,哪还来闲钱去买房、买铺?

这就导致了当地经济的不景气。而商家不盈利,高息难偿,奸官们一见如此更是心慌。这些“大头”一取本结息,对开发商那脆弱的资金链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如此一来山塌人亡,其他人要去挖山救人,山自然也就不存了,而人也非死即伤。

对于当地的民间借贷远不止是那些开发商进行融资活动,还有一些地下私募团体,通过百姓与开发商之间赚取利润差,再加上湘西赌博成风、赌场无数,庄家募款以及一些民间个人经营的需要,融资已不是一个一朝一夕、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一个两百多万人口的自治州,约80%的民间资金都到了私募的手中,还有什么市场可言?而湘西一直以来所谓的“空白市场”,其实可以约等于没有市场。全国人民都是以买房为一生中的大事,房子是一个大件。而湘西的年均人收入在连年成倍增长后也不过几千元人民币,如此市场的“商品房”又何谈畅销,又如何能吸引大鳄呢?所以一直以来在湘西投资的开发商也都是那种不大不小的,一般情况还能应付,有大动静就没办法了。

对于买房的民众,只有用融资的利息来还房贷,或是直接抽本取息来付房款,而若是买商铺,启动的本钱花费更大。且还不可能把从私募那里的所得尽用,因为百姓还要养家和应急。而那些倾棺材本去融资取利的百姓,真就只剩一条命了,所以说怎叫他们不以命相搏?

而商家付出了一个蛋糕,但这个蛋糕却不是他的,是借来解一时饥的,而他还要还一个更大的给别人,所以就要拿这小的去换别的更大的。大小之间的差额则交由当地市场买单。由此一来房价自然就涨了,而自由市场是一体的,或多或少都会有联系,这就导致了当地的物价上涨。本来就是老少边穷,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吉首市路边一根油条卖两块钱,大西南有几个同级地市有这等物价?全国的同级地市又有吗?

两百多万人口的自治州,民众将老底都没了,还买什么房?房地产商想擢取越多,民众的负担就越重,商人的资金链就越脆弱。然而差价小也不行,入不敷出,商家倒闭,纵使勉强维持不倒闭,只要一有奸官抽资或有人作梗抑或运作失误,还是难逃一死。

央行近来建议民间借贷合法化。一些合理的借贷项目或许能使一些企业存活、发展。但,若不能有序管理,日后产生恶性循环,恐怕现在的吉首就是未来的一个缩影。毕竟中国的商,不一般,中国的官,不简单。人民的钱财、住房甚至是性命都被捏在这些人的手中,着实让人揪心,又怎能让人民放心、安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