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精英的1+1等于几?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5 1515

这话说来不长,但颇有些曲折。我写过一篇《不可说,一说就是对——答“惜取江南月”的推背图》,其中有这样的话:


“这样的东西就和民间曲艺一样,来源于文化水平不高的百姓的日常经验”——这里的“这样的东西”指的是谶纬一类的东西。


有一位叫“好处”的朋友觉得这话有问题,写了一篇《读<不可说,一说就是对——答“惜取江南月”的推背图>一文的随感》,其中说:


“按照年先生在文中的意思说:百姓文化水平都是不高的。那如果有点文化的,就应该不是百姓了。象年先生这样有深奥的文化的人,那肯定不是百姓了。不是百姓那是什么呢?按照现在的说法不就是“精英”啦!原来,年先生还是喜欢做精英啊!既然年先生喜欢做精英,那为什么还要贬斥精英呢?会不会是现在网上骂精英骂的比较凶。年先生是一、怕挨骂;二、赶时髦也来大骂通精英;三、还可以提高自己文章的点击率。聪明人就是不一样啊!


就年先生那华美的文章却又让我想起了毛主席在一次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文艺是要服务大众的(这里的“文艺”还包括文学)。”



我在好处的文章里回答了这个问题,后来呢,他不愿意和我再说,我也就不再说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今天一上网,收到短信说我的这个回复被加了分,于是就再看看,发现还在本版比较靠前的位置,感觉有些朋友对我的说法不理解,大概是因为我说得不清楚,但对于“精英”的看法,我倒很想说几句。


我说百姓“文化水平不高”,这里说的“文化水平”,指的是书本知识、理论知识,我在回复中说“我的文化水平大约可以排在中国的前10%以内”,指的也是学历。不知道这怎么会惹大家不高兴,莫非好处这些朋友都觉得百姓文化水平高吗。好处既然提到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也在回复中提到了,正是毛泽东大力提倡文艺的民族形式,说白了吧,就是要用老百姓能理解的形式来传达党的主张。所以,这个问题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


至于所谓“精英”是什么样的人,我的看法是,那些自以为是精英因此看不起老百姓的人,绝不是真正的精英。但精英还是有的。无论是支持的人,还是反对的人,都有人以学历高低作为标准,这其实是不对的,还有人以是否“海龟”作为一个标准,比如说惜取江南月,就很喜欢说“不是海龟的毛泽东打败了海龟蒋介石”这样的话,——她大概忘了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的经历,也忘了她所热爱的江泽民、李鹏同志的简历——这都是有问题的。学历、留学,都只能说明你的文化程度,而不是精英的标准。


当然,很多人会说,是不是真正的精英,要看是不是爱国,以及由爱国引发出来的爱党、爱社会主义、爱……,但是,就说爱国吧,就不容易确定,你觉得是爱国,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是爱国,你觉得不是,这可该怎么说呢?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以前说“盖棺定论”,现在盖棺也未必能定论,何况活着的呢?


再说回学历问题,之所以说学历不是衡量是否精英的标准,是因为人的知识总是有限的,你在这个领域知识丰富,就意味着一定在其他一些领域,你的知识可以用浅薄来形容,甚至一无所知,这也是正常的。一个乡下的农民,可能是个不识字的文盲,但他对农业可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如果这种见解正确,并且能够对其他人有启发,那么他就是农业领域的精英——至少是农业这个大领域中一个子领域的精英。一个物理学博士可能连汉朝和唐朝那个在前边都不清楚,那么他就可能只是物理学领域中的经营。即使是历史博士吧,倘若只能人云亦云地研究论证农民起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即使材料再多,著作等身,也离精英还有十万八千里。


惜取江南月在同一篇文章的回复里说“据说某一天在一大学教室画一个圈,台下的诸君竟不知是何物。 呵呵, 精英的存在本就是要告诉我们1+1不等于2的。”


这段话的第一句,意思我没有弄明白,第二句我倒是很同意,但需要修正的是话里的“本”我是不承认的。这世界上有没有“本”的事,我不知道,即使有,我想也很少,就像没什么本就是救世主或者领袖,我党说我党的领导地位是历史上形成的,这才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形成”就不是“本”,所以全党同志才要戒骄戒躁,因为历史上形成的,也往往会在历史中消散,而“本”就很容易让人滋生懒惰心理了。


大概地总结一下吧,“精英”,我觉得是这样一些人:


第一,经过思考,能够告诉别人,1+1可以不等于2的人;


第二,在大家都反对、攻击“1+1可以不等于2”的环境中,经过思考,能够接受并勇敢支持“1+1可以不等于2”的人。


除此以外,则是大众。


其实所谓“1+1等于几”,说的是一种规律。大家都知道等于2,这是常识,是来自普遍的经验。1+1等于2在我们的常识中,无疑是正确的,因为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的就是这样的。但是如果有人经过思考,发现在一定条件下,1+1可以不等于2,而且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那么为什么我们就一定要反对而不能接受呢。


这样,不仅提出1+1可以不等于2的人是精英,那些第一批接受这个发现的人,也是精英。前者比如哥白尼,后者比如布鲁诺。


但是,说“1+1可以不等于2”,并不是说“1+1可以随便等于几”,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前者是经过思考、验证后的结果,而后者不是哗众取宠的胡说八道,就是别有用心的谎言。比如说哥白尼和布鲁诺,今天看来,他们的看法都是有问题的,但在当时却有着进步的意义。但这不等于说你只要打破了常规的看法,你就是精英了,事实上,你的看法是要经过检验的。一个没有文化的乡下人靠着自己的经验找到了新的种田方法,经过实践证明有效可以推广,这个乡下人是精英,可你要说只要我们一起出工一起干活一起吃饭就能超英赶美,那还真是需要实践的检验。


倘若有人要嗔怪我举出的精英是两个欧洲人,那实在是错怪我了,中国这样的经营可谓是不胜枚举,远的不说,就说我们现在要隆重纪念的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吧,那第一批推动的人难道不是精英吗?


1+1等于2,在今天是常识,大概就是惜取江南月所说的“本”,但在很久以前却是需要精英来确定的。据说非洲现在还有一个部落的人不会数数,也就是没有“数”的概念,早上放羊,羊从圈里出来,出来一只就放一块石头;晚上把羊赶回圈,进去一只就拿走一块石头。所以你要是想偷羊,只要拿走一块石头,然后告诉那个看着“多”出来的一只羊满心疑惑的牧民说那只羊是你的就行了。由此可见,连1+1等于2这样的常识也是有一个形成过程的,我估计像我这样的人,在当时绝对想不出加法的规则。


就像1+1等于2,今天已经无需检验了,在历史上却需要一个形成的过程。今天我们很多司空见惯的常识,也是需要这样一个过程的,甚至是艰难曲折的过程。比如说四十年前你要是敢说一句“毛主席也可能有错”,你就“现行”了,在那种环境中,谁敢说一句“毛主席的话也要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呢?


惜取江南月是很喜欢说我们这三十年高速发展的,似乎我是认为这三十年我们没有高速发展。其实,三十年来的发展有目共睹,可是,如果不是发现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市场经济,那我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不是发现什么事情还没干就先争论姓“资”姓“社”,我们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股票”这个词,有兴趣的朋友去查查老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就会发现原来这玩意儿是属于资本主义的,要是一直如此,也就不会有现在唉声叹气的中国股民了——要不,我们还把股市还给资本主义社会吧。


如果有朋友以为我以攻击伟大领袖为能事,那又片面了,由改革开放往前说,大家都跟着苏联跑的时候,伟大领袖就很清醒啊,这在当时不也是很那个的事吗?


再往前呢,还有海龟陈独秀和李大钊;


再再往前,海龟孙中山不是和不是海龟的慈禧太后两个人很不对付吗?海龟徐锡麟、秋瑾这些人不也是非要告诉大家1+1不等于2得吗?


所以,只要是经过自己的思考,认为是正确的事,就该去验证,如果验证了是正确的,那么,即使和普遍的常识不一样,也是有意义的。这样的人和率先接受的人,就是精英。


我数学不好,但依稀记得似乎1+1有时候确乎是可能不等2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