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 第十章 第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7/


第十章

强烈的阳光打在张凯的脸上,简单的舒展了几下筋骨,经过一夜的休息,张凯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可是肋骨的疼痛还是让他行动不便。身边的大狗这会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张凯抬起头来左右打量了一下身处的地方,是一个不小的山洞,岩壁上还有一道被水深深侵蚀的痕迹,想必昨天喝过的水就是从那流出来的吧!洞的深处还是十分的黑暗,不时的还会有几股夹带着湿气的风吹过来。最另张凯感到诧异的是离自己不远处的对面三三两两的堆着几堆白骨,有几块还有点像是人的骨骼的形状,无形中又给这鬼地方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正在遐想的张凯感觉被什么碰了一下,迟疑了一下,但随即又欢呼雀跃的转过身来,一副惊喜的表情,

“晓龙——晓龙,你醒了!”张凯不知所措的摇着晓龙的手臂,直到晓龙痛苦的叫出声来才注意到。

“对不起啊!我太兴奋了!你没事吧?”张凯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没——没——事!”说着吃力的挤出个微笑,“我们现在是在哪?”望了望四周,晓龙关切的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是一只大狗!是它把我带到这来的,还找来了几株草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大狗?咳——咳,哪里来的大狗?”晓龙的伤看来还是不太另人乐观,泛白的脸上还是没有一点血色,努力的稳定了震动的身体,晓龙不忍的看着张凯身上的血痕,

“辛苦了,兄弟!”一句兄弟就如同给张凯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使他感觉一下子浑身充满了力量,冲着晓龙坚定的点了点头。

用手慢慢地给晓龙补给了点淡水,然后一点点将他昏迷以后的事讲给了他,晓龙认真的听着,不时的还打断张凯详细的询问细节,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待张凯将过程叙述完毕,张凯又看见那只大狗慢悠悠的从远处走过来,嘴里依旧不知有叼着什么。

“大哥,快看,就是那只大狗!”张凯激动的指给晓龙,晓龙第一眼看见那只大狗,也对它身上散发的一种特殊气势吃了一惊,虽然早已对大狗有个大概的轮廓 ,但晓龙的第一感觉告诉自己,这狗不简单。

很快,大狗就已经停在他们的面前,松开大嘴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放了下来,上面还多了几株和昨晚一样的草药。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大狗坚硬的毛发,说了句感谢的话,大狗也是显得很平静,只是轻轻的哼哼了两下,就转过身去走到洞口朝外面付下了身子。

晓龙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大狗的一举一动,朝张凯说了句“此地不可久留!”便躺下身子直勾勾的瞪着上面的岩壁。

张凯被晓龙的一句话搞的莫名其妙,怔了一下,便继续的捣自己的草药,并顺手把收集好的干柴堆在一起,苦笑着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想不到会用在这里。用晓龙的军刀将那个毛茸茸的家伙清理干净,架在火堆上烤起来。

阵阵飘来的香气引的张凯不停的吞着口水,凑近看着微红的肉向外翻卷,“恩,差不多了!”将美味将肉架上取下来,用刀子分开几份,然后慢慢的把晓龙扶起来,手拿着喂给他吃。

“先吃点,补充了体力才好出去,我也感觉这地方有点怪怪的,况且你的伤,也不能再耽搁了!”张凯小口地嚼着手中的肉,不紧不慢的说着。

看着眼前这个粗中有细的汉子,晓龙吃力的享受着嘴中的美味,眼睛则不时的瞟向洞口的大狗。

乘着渐黑的夜色,张凯不顾晓龙的反对,把晓龙背在身后,朝着大狗比划了半天,看着大狗似懂非懂的眼神,踩着大狗的脚步在丛林里绕起了圈子。趴在张凯的背上,感觉着张凯逐渐厚重的喘息,晓龙只希望早点走出去,可情况似乎并不想像的那么简单。自打进入这片丛林,就隐约的感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只是没太放在心上罢了,然而当自己和巨蟒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感觉却愈加的强烈,尤其是自己手刃了大蛇的时候,这种感觉更是达到了极点。直到现在,那种逼人的寒气就一直没有离自己很远,为什么他们一直没有所动作呢?

“谁?”正在行进中的张凯一声惊叫,灵敏的一个转身,一把军刀急速而出,眨眼间便丁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震的树叶散落了一地,锋利的刀刃冷酷的闪着寒光。就在张凯声音未落的瞬间,那只大狗像离弦之箭一般冲了过去,然后就没了踪影。

背着张凯紧跟了过去,在一片像是被火烧灼过的地方停了下来,小心的将晓龙放下来,开始对周围进行小范围的勘察,晓龙仔细的看着一片狼籍的一小块土地,明显的漆黑的烧灼痕迹,四散的树枝,还有几棵被拦腰截断的粗矮灌木,看来这里曾经有很多故事啊!

从脚底下拣起的一枚弹壳验证了自己的判断, M4?仔细打量着手中的弹壳,不禁又增加了晓龙的疑惑。接二连三的,晓龙又发现了几枚沙漠之鹰的子弹,FN大口径,M9还有不少的MP5,MP7弹壳,甚至还有M60机枪弹。八国联军?晓龙一下子冒出来的概念,是那些家伙吗?难道还有另外一伙人,满脸不解的又拾起一发修长的金灿灿的弹壳,晓龙似乎对它显得特别感兴趣,顺手把它装在了口袋里。

“好了,兄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张凯显然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单从刚才那飘忽不定的移动速度和让人心里发毛的压迫感来看,对方随时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命,但呆在原地等死还不如搏上一搏。重新背起晓龙,朝着一个方向拼命的飞奔起来。

逃生的欲望似乎激发了张凯的潜能,背着一个人,而且又在受伤的情况下,步伐如蜻蜓点水似的,脚尖在地上留下一个接一个的小坑。终于在快接近丛林的尽头,隐约的透出一丝的光亮,张凯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再次的一个加速,整个身子几乎前倾,耳边忽忽的一阵风声,转眼间,丛林已在身后近百米远。

“出来了!——大哥,我们——我们出来了!”回头惊喜的看着晓龙,整个人虚脱了过去。

抱着全身无力的张凯,晓龙拼命的咬着牙,脖子的青筋暴起,朝着丛林长长的一声怒吼。

丛林里,那只大狗此时站在一个陌生人旁边,恋恋不舍的朝丛林外看着。“走吧!豹子,我们也该回去了!还得回去看鬼蟒的那副臭嘴脸,不就是条烂虫嘛!我早就想拿他来熬汤喝了。哎!被人抢先了,豹子,只好下会再喝了!”说着,手里耍着一把怪异的匕首,飘飘幽幽的不见了影子。

“切,早晚把你的狗宰了!”就在刚才那人停留的地方,一个身影轻飘飘的冒了出来,整个身体就像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似的,就连怀里抱着的那把长长的家伙也和地上的树棍并无二样。

“真他妈的沉!”轻轻的一个垫步,满脸不懈的站在一个树干上,往后一靠,就又只剩下一根枯朽的树干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