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房间里,老秦和大蓝子面对面坐着,另一位调查组成员做记录。


老秦冷冷地看着大蓝子,半天没有说话。


大蓝子低着头,等了半天也没听见问话,不禁有点心虚和焦虑,偷眼看看老秦,却还是衣服不慌不忙地样子。老秦慢条斯理地掏出一包软“中华”,丢给记录员一根,又让大蓝子。大蓝子忙摆手说不会,眼光与老秦的一碰又赶紧避开,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粒。


老秦忽然问话:“你是蓝风雨?”


大蓝子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


老秦面无表情地问:“知道为什么找你谈话吗?”


大蓝子语无伦次地说:“不知道……不……知道。”


“到底知道不知道?”老秦加重了口吻。


“知……知道!”大蓝子额头上的汗珠滚了下来。


老秦笑了:“那你就把情况向组织上意义交代清楚,争取一个好的态度吧。”


大蓝子闭上眼定了定心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咬咬牙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抓舒海嫖娼没我的份,我正在禁闭,不清楚。至于打死吴良,我是动了手,但一是奉命行事,二是吴良确实没亮明身份并且袭警,三是致其死亡的不是我,至少不是我一个。”


老秦想了想:“那你那具体经过写一下好吗?”


大蓝子点点头:“好。”


大蓝子到一边房间里去写材料,老秦起身到会议室来找周组长。周组长几个刚送走阿Q,见老秦来,点点头说:“你那边怎么样?也没结果吧?”


老秦笑笑坐下:“看来准备的很细。我看今天咱们干脆不再行动,来个以静制动,也好打乱他们的部署。”


周组长点点头:“等老徐来了,咱们再一起商量商量。”


正说着,和林立东谈话的徐副组长推门进来,不屑地把手里的笔记本丢到桌子上:“真丢人!这样的人怎么会进公安队伍!”


老秦笑笑,丢只香烟过去:“老徐,怎么啦?抽棵烟消消气。”


老徐接过烟点着吸着:“那小子,一坐下就哭,说什么‘辜负了党和人民多年的培养’。好不容易不哭了,可一问到正事,不是说‘没参与打人不了解情况’,就是‘舒海嫖娼是我跟着领导抓的千真万确”。再往细处问,就又大哭小叫——整个一个无赖!“


王利民意味深长地冲着冯国良笑道:“老冯,我真是开眼了!你们古城,先有胆儿小怕见血的裘贵,后又耍无赖哭天抹泪的林立东——人才济济啊!”


冯国良铁青着脸,反唇相讥道:“我们这里可比不了你们皇城根儿下的素质高,违规停车还敢袭警!”


周组长轻轻一拍桌子:“都别吵了!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大家都是调查组的人,不代表你们那个小集体!谁以后再挑起地方之间的矛盾,别怪我向部里汇报!”


这边布置着,那边也没闲着。周晓东、高宝乐把谈完话的阿Q、大蓝子、林立东喊到了一起,看天已近午,就直接来到了唐宫饭店,找了个房间密谈。


三个人把上午的谈话内容报告了一遍。周晓东脸色阴沉地听完,笑笑说:“很好!你们的表现都很好,我会像局长汇报,给你们请功的!要知道我们现在是一个集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千万不能乱了阵脚!高队、蓝子、阿Q、立东,你们都是我的好部下,这次如果你们出了事,我老周在古城也别混了!同样的,我或者高队完了,你仨也是白给!更重要的,我们如果出来事,就等于断了局长的左膀右臂,对于局长竞争转正很不利!所以,必须尽量保住你们!”


大蓝子感激地说:“谢谢领导的关心!”


周晓东摆摆手止住大蓝子,接着说:“根据上午的情况看,调查组是非要个结果,看来不交出一个人去世不行的了。我已经请示好局长了,我们上下运作一下,最多判20年,我们每年给他10万块钱补贴,20年共200万——足够他全家好好过日子的了!”


大蓝子一听眼都直了:“200万?那我干脆承认算了!”


周晓东不屑地骂了句:“猪脑子!局长之所以出200万,还不是为了保住你小子,好在外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啊?”


阿Q一把推开大蓝子:“就是!局长花200完还不是为了保你?——要不我担当起来?”


周晓东哼了一声:“你小子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更不行!”


一听这话,高宝乐几个的目光就记住到了林立东身上。林立东一边躲避众人的目光一边往回缩脖子:“不会是叫我吧?打人时,我可是没在场啊!我也告诉调查组了!”


周晓东冷笑一声:“谁证明你不在场?你自己?”


林立东冷汗直冒:“周局,俺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啊!”


“200万够你一家活3辈子了!”周晓东冷着脸说,“你不会是想背叛组织吧?”


阿Q笑嘻嘻地说:“周局,他是舍不得他那娇滴滴的媳妇吧?放心,小白脸,你进去了,我帮你照顾你媳妇——保证她不寂寞!嘿嘿……”


“呸!就你那德性!”林立东啐了一口阿Q,回头带着谄媚的笑脸对周晓东说:“周局,我在外面也能发挥很大作用呢!您不知道,我是叉子网的版主。最近叉子网对咱们打死人这件事议论纷纷,我删了不少帖子,禁了不少言呢!”


“哦——”周晓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大家快吃饭吧。”


吃完饭,等打发走三人,周晓东阴沉着脸对高宝乐说:“你给阿Q打手机,叫他马上把那个婊子弄走,别等调查组找到了再被动;再给大蓝子打手机,叫他找个顶缸的出来。大蓝子身手不错,局长很看重。那个林立东不要再让他参与重要的事情,必要时……”周晓东狠狠地做了个“砍”的手势,阴毒的眼神让高宝乐也禁不住抖了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08-10-2 18:23:17 被黑屋书记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