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就在众多事项一件一件体确定下来的时候,赵月如和赵倩如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中间向灰场众将一拱手,赵月如道:“诸位将军为了我大宋江山,为了父皇不计危险舍死忘生,月如十分感激,因此……”她一拉旁边的赵倩如“我们姊妹昨天就以经决定,随军一超送袭黑阳山,与众将士同生共死。”


这番话说出来,在场众将都惊呆了,尽管以经计划好了撤退的路线,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远袭军能平安回来的机率绝不会大于三成。两位公主如果跟着一起去岂不是太危险了吗?虽然都知道虞公亮和杨炎是未来的驸马,但毕境还不是真正的驸马。一但战死,还可以重新再选一个,公主是不愁嫁的。但公主一但有个意外,那谁能吃罪得起。李宝也是久历官场的人,那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立刻道:“此事万万不可,公主的心意我们知道,但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千金之躯,怎能以身试险。绝不可行。还靖公主收回成命,还是随我等一起往杞县解围为好。”


魏胜也道:“我等身为朝庭命官,食朝庭奉禄,自当为国效力纵死无悔。那里敢驾动公主金身大架。何况历朝历代也有皇帝御驾亲征,那有公主亲自上阵的。”


赵月如淡淡道:“将士们可以为国效力,纵死无悔。我们身为大宋公主,虽是女子,也愿以身力行。要让将士们知道,皇室子女也可以为大宋尽忠的。两位大人的好意我们知道,但我们心意以定,绝不更改,还请大人不必再劝了。”


这时赵倩如微笑道:“两位大人尽管放心,我会将此事写好奏本,告祈皇上,这一忉事情都是哦们决淀,与两位大人无关。”她对军事不甚通达,但在临安居住多年,对官场都人情练达却颇为知晓,深知李、魏两人一多半是怕担责任,因此提出亲自写奏章,说明情况以安两人之心。


不过即使是这样,李宝还是有些不甘心。看了看杨炎,又瞅了瞅虞公亮,意思是:我们是劝不了,欣们俩不能这样看着啊!也要说两句吧。


杨炎转向赵倩如道:“这次远袭实在太危险事,你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赵月如乏刻打断了他,一脸坚决道:“你们都不用再部说了,这件事绝无更改。”


赵倩如凝视着杨炎,一学一句道:“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


虽然众人都知道这次远袭是九死一生,但从公主的口中说出来死在一起的话来,还是令在场众人再一次惊得目瞪口呆。看着两位公主的目光也由惊异逐渐转变成了敬佩。


李宝和魏胜互相看了一眼,看来是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两位公主了。


这时辛弃疾忽然开口道:“如果两位公主一定要随我们出征,那么这一路上我们听谁的号令。”他贝两位公主加入远袭军是难以更改的事情了。虽然这次远袭以经确定了是由杨炎统领,但她们身份特殊。路上一但发生意见不同争执起来难免误事,因此有些话还是说在前面为好。


赵月如微笑道:“这一点请大家放心,一路上所有事宜还是以杨统制的号令为主。”转脸对杨炎道:“你就把我们当做普通将士一样对待就可以了,如果我们俩有违犯军纪的事情,只管以军法从事,不必客气。”


杨炎只好苦笑了笑,无话可说。就这样赵月如和赵倩如终于也加入了远袭军,一起开始了这一次传奇一般的远征。




事情终于都确定下来了。李宝立即吩咐宰牛百头,又赏下了美酒千坛,犒劳这将出征的七千士兵。军中的酒菜没有什么山珍海味,犒劳三军其实就是杀牛宰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这时万显声以先行一步,为杨炎探路去了。


衮州城外的一片空地上点燃了无数堆篝火,有的篝火上架起大锅,大锅里热气腾腾,随着沸腾的汤水散发着浓郁的肉香。还有的篝火上直接叉起烧烤的牛肉也烤成了一片金黄,大滴大滴的牛油滴在火堆上,不时发出“劈啪,劈啪”的声音。


众士兵们纷纷围坐在篝火边坐成一个圈,面前的大海碗里己倒满了美酒,酒香和肉香混在一齐,令人垂涎欲滴。


这个场面令杨炎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参加尚武院的战场比试前也是这样和士兵们围坐在一起吃肉喝酒,不过今天的人数可要从那时多得多了。不过,杨炎心中一阵撼概,这次远袭之后,又有多少人还能活着回来呢!


杨炎端起一碗酒,站在人群中间,大声道:“冬位兄弟们,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现在局势危机,皇上被困在杞县。现在扰是你们报效国家的时候。需要大家和我一齐完成一项危险的任务,希望各位能够齐心协力,完成这次任务。你们都将成为大宋的英雄,名重青史。就箅你们中间有人在这次任务中为国捐躯,你们的父母妻儿自有国家俸养,你们尽管放心。”


这时赵月如忽然也站起身来,端着一碗酒,走到杨炎身边。她今天没穿戎装,还是那一身杨炎熟悉的白色镶金边的武士劲装,紧身的箭袖衣服勾衬出她美妙的身材,乌黑的秀发挽起一个男子式的发髻,额头前有一缕秀发重下来微微掩任半边娇颜,绝美的娇容在夕阳的衬托下仿佛散发出强烈的光采,令从士兵眩目。


士兵们都知道这美丽得令人不敢直视的女子就是大宋的公主,也将会和自己一道出征。都纷纷停下来侧耳倾听公主说些什么。


赵月如郎声道:“我知道这次出征危险异常,我赵月如身为大宋公主,虽是女子也愿和诸位一齐出征,同生共死,绝不后进一步。”说罢将碗的酒一饮而尽。


士兵们爆发出震天的喝采声,士兵们都不曾想到,对他们而言,几乎是神话一般的公主这时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见,告诉他们要和他们同生共死。每一个士兵这时都衷心的被赵月如的美丽、风采和勇气拆服。只觉得为这美丽俞女子战死也不惜。


高震笑着对曹勋道:“老曹,看来鼓动大伙儿,公主可比大哥强多了。”


曹勋嘻嘻笑道:“这就是美女的魅力,所以让公主加入我们远袭是绝对正确的事情。”


他正说着。“啪”的一声,头上早被赵倩如拿着木柴打了一下:“你们两个又在姐姐背后说什么?看我不告诉姐姐,收拾你们两个。”


两人在尚武院时就被赵月如打怕了,赶忙向赵倩如救饶。这时候赵月如和杨炎也回到他们这部圈中来,众人都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辛弃疾端起一碗酒,道:“我辛弃疾自南归以来,无时不盼王师北上,收复中原,虽死无憾。今日仅抚词一阙,以壮此番远征行色。”他将碗中一口饮尽,高声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反塞外声,沙场秋点军。马作的卢飞快,弓部似霹雳惊弦,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生后名。可怜白发生。”


词风豪迈意气,大气磅礴。众人先是一阵沉默,然后齐声喝采,只觉热血沸腾,斗志昴扬。


这时李宝和魏胜也来到现场,轮流看望士兵,鼓舞士气。最后来到杨炎这一圈。


魏胜道:“杨统制,皇上的安危全系于统制一身。我也没有什么可多说了。”一转身,从身后的士兵手中接过一张弓来,递给杨炎“这张弓是我刚刚自制,本是留给自己使用,现在就送于杨统制,以表我魏胜的心意,可一定不要拒绝。”


杨炎见魏胜成意十足,当下也不客气,道:“既然如此,多谢大人。”接过弓来。魏胜本有善射之名,而本身也是巧匠,他制的弓自然不会差到那里。


魏胜介绍道:“这张弓内用柘木,外用黄桦中间夹以鹿筋,粘合之后再缠织特制的钢丝绞结,弹性和硬度都比一般的弓要强得多。两年前,又恰好买到一头好牛,得了一对上等牛角和牛筋,整张弓足足花了我四年的时间才制成。拉力可达到二石,杨统制试试,可还应手吆。”


杨炎听了也不禁吃了一惊:他对于弓的制作不大了解,但这张弓的拉力可以达到二石,那可箅是极品了。要知弓分射弓和挽弓两种,挽弓的拉力虽然很大,但是粹为测试力量所用。现在宋军测试拉力的挽弓最强的达到了二石七斗,杨炎、毕再遇等都曾试用过。居说当辛岳飞和韩世忠都是能身拴三百斤的强弓,相当于三石二斗,不过这样的强弓杨炎并没见过。


不过真正用来射箭的射弓并非是拉力越大越好,因为单纯加大拉力,虽然可以将箭射得更远,但准确度和稳定性都会大大降低,而且也容易消耗体力。因此一张好弓必须具备:体轻巧而强劲;开弓易且弹性好;长使用射力不减;四季射力不变;射箭时声音清脆;开弓时弓体端正的特点。而且分马弓和步弓两种。


一般来说,步弓的尺寸较大,而且拉力也更强一些,而马弓的尺寸和拉力都要小一些。军中一般步兵使用弓都只有七、八、九斗三种。而骑军的用弓为六、七、八斗三种,最强也只有一石二斗。再强的弓就必须找巧匠单独定做,如毕再遇,赵月如用的弓都达到一石五斗。而且一张好弓往往价值千金。


而选锋军是最精锐的人马,杨炎对他们的要求极为严格,至少都是使用的一石以上的硬弓。


当不杨炎左手执弓如托泰山,右手扣弦,双膀一较力,将弓拉开,连拉三满。赞不绝口,连声道:“好弓。”他的兵器、战马都己非常合适,唯有弓还是用的一张普通的一石二斗弓。现在终于有了一张称手的好弓,心中十分感激魏胜。


转头又对辛弃疾道:“刚才辛先生词中有‘弓似霹雳惊弦’一句,这张弓就取名叫‘惊弦’如何?”


辛弃疾笑道:“承蒙杨统制厚爱,弃疾荣幸之至。”


魏胜又问道:“杨统制,你迮有什么需要的吗?”


杨炎道:“魏都统,请你为每名士兵准备一件白袍。”


魏胜一怔道:“杨统制,你这是要仿敕当年陈庆之的‘白袍军’的故事吗?”


杨炎微笑道:“在下怎敢和陈庆之相比,不过这白袍另有用途。”


魏胜道:“这事好办,明日出发以前,我习以保证每人都有一件白袍。”


次日清早,七千骑军果然都身披白袍,整整齐齐的列好了队伍。就连没有裁人的战马也弄了一个白布蒙上,杨炎放眼看去,确实是白茫茫的一片。


杨炎点点头,心中十分满意。大喝一声:“出发。”一抖缰绳,海东青发出一声长嘶,撒开四蹄一马当主的冲了出去。众士军陆续行动,马蹄激打着大地,溅起的尘土掩敝了天空,一件仵白随风飞挡,形城一条自色俞洪流,急速向西奔驰而去。


而后世的史书都称这次行动为:白袍军远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