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五章:亦梦非梦

zxj6900520 收藏 11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这一晚上泽新注定是睡不着的,虽然12点已经过去,他还是抱着象牙经筒在床上翻腾,一会打开封盖拿出经卷轴把玩,要不是预言里有不让完全展开的警示,此刻非再打开来看个究竟不可,虽然看不懂那些什么空行文,只想看上面的金粉是否值钱而已。就这样翻腾了许久,终于迷糊着了。忽然泽新觉得身上很冷,有股凉气在屋子里盘旋。怎么回事?没放暖气?没关窗户?不会啊,他又迷糊着睁开了眼睛。看到就在他的床前竟然站着一个穿着很长上衣的人影,衣服是黑青色,最要命的是,这个人竟然没有面孔,全身弥漫着似雾非雾的黑气。虽然这人没有面孔,但是依旧感觉到它在盯着枕头边上的卷轴,好像很愤怒似的盯着。而就在泽新睁开眼睛的霎那,这个怪人就盯住了他,一下就盯到了他的心里去了,泽新立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害怕。想大声叫喊,却发不出声音,想抓点什么,却连小拇指都无法动弹。这才叫有心无力啊!此刻唯一能动的就剩下转动的眼珠了。泽新已经觉得这个青衣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鬼怪也是魔鬼。:“这下可完蛋了。”他心里一个劲的叫苦,转动的眼珠眼看着床前的青衣怪人伸出了一支看不见手的袖子,伸向头边上的卷轴,但是又好像很犹豫,那支袖子只是停在接近了卷轴的地方,却没有去抓取,看来它对这个卷轴很忌讳也很无奈。而此刻的泽新就像是摆在案子上的羊一样,动弹不得。他想如果这个怪物要取他性命,那他绝对无能为力,只有任人宰割了。

着急啊!从来没有这样着急过,泽新努力的想动弹一下自己的任何部位,但是就是动弹不得。又看见那怪人的袖子好像忌讳一样收了回去,看来它是拿不走卷轴了,泽新的心里有了点庆幸。但是怪人好像感觉到了泽新的庆幸,它的注意力好像立刻转到从新身上来了,那种恐惧意识一个劲的钻进从新的心里,让他的害怕大增。而且要命的是它的袖子竟然搭住了他的右手,虽然看不到它的手,但是能明显感觉到它的拉力。泽新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被它拉的从自己躺着的肉身上坐了起来,而自己只能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让它拉走我的魂魄,那样就完蛋了,必须挣扎。”用仅有的一点自我的意识抵抗着它的拉拽,尽量的把自己的魂魄用感觉向躺着的肉身上沉,不让这个怪物轻易得逞。他们就这样进入了相持阶段,只是泽新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就在泽新感觉绝望的时候,突然想到后屋不是有一位转世活佛吗?于是在意识里开始千呼万唤佛爷出来救他。刚呼唤了几句,泽新的屋门突然打开,佛爷全身披着火焰样的光芒出现了,佛爷一把揪住那个青衣怪人,直接从窗口给丢了出去。泽新的魂魄也霎那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一下就清醒过来,而且被厌住身体也恢复了行动,呼的一下就起身坐在了床上。可是那位佛爷却并不在他屋里,门窗也完好的关闭着。这下泽新再也不睡觉了,赶紧下床开门见外间里小阿卡还是沙发上熟睡,佛爷也在后屋休息,没什么动静啊?难道那只是个噩梦?不会是梦,因为泽新早就睁开眼睛了,只是被厌住说不出,动不了而已。所以泽新不认为那是梦。泽新在屋子里自言自语的转着。

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今晚的折腾,睡意已是全无。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思想则回到了自小到现在经历的一些是梦非梦的经历来。自己小时候就比周围的同龄孩子记事早,泽新出生于河南开封的农村,是奶奶把他带大的,那时他们家是村子里的大家族,父亲有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当时只有父亲一个人在青海军区工作,其余的弟妹都还在河南农村。泽新是我们家族这一辈的长子、长孙,出生后虽然呆在农村,还是被全家的叔叔、姑姑和婶婶们所宠爱。奶奶怕他长不大,还特意给他不知哪里求来的一个由百枚铜钱穿成的护身符,挂在脖子上。那东西现在还在西宁的家里放着呢。记得小时候每天晚上我都害怕睡觉,因为总是做一个相同的梦,每次都吓得他不轻,那梦直到他七八岁后才不出现了。那梦里自己总是先出现在一间明亮的房间中,随后就看见不知哪里飞来的一支很大很花的大公鸡似的的鸟,那大鸟就落在我面前的一个长案子上,然后就燃烧起来,直到烧成一堆灰。然后那灰里又爬出一个白色的大枕头是的虫子。而梦里的总觉得那鸟就是自己,最后着火又变成一个大虫子,每到此处他都被梦吓醒。从四岁多开始,这个梦伴随了他好几年,那时候的他还连字都没认几个呢,自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有什么寓意了。看来得借着今天的机会向活佛请教一下,这可是困惑他多少年来的问题啊!也许答案就要揭晓了。

佛爷是5点准时起来的,起来后,就坐在后屋打坐,听到动静赶紧过去打招呼。佛爷说他要先打坐2个小时,这是每天的功课。泽新只好也学着他回到自己的屋里,复习昨天学的“课程”。小阿卡则继续在沙发上好睡着。7点一过,他自觉地先去煮了锅饭方便面,加了几个鸡蛋。等佛爷从后屋出来后就可以品尝到泽新‘恭敬的态度了’这也是报答人家昨夜救他一命,再就是想要求人家解梦。

佛爷很满意的吃完早餐。和泽新说了句:“昨天很危险,那经卷很招邪魔忌讳,以后不要轻示。”

:“天啊!看来昨天的事并不全是梦。”

佛爷止住了泽新要出口的感谢之辞,说:“我们今天就要走了,以后的修炼要靠你自己了,将来有缘分我们在家里见吧!”

是啊,这个世界上其实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讲缘分和因果的,泽新也是这样的想的。赞同着佛爷的话,同时把困惑他多年的那个小时候的梦像告诉了他,请他给做个解解。

佛爷听后,竟然一呆。然后坐在沙发上闭目沉思,手里转动着手上的佛珠。

:“原来如此,凤凰涅磐,凤凰涅磐!”然后哈哈大笑着招呼正在吃饭的小阿卡:“阿卡,我们走吧,一切都放心了。”佛爷再没和泽新说什么话,而泽新也在纳闷那四个字“凤凰涅磐”是什么意思啊???佛爷带着吃饱喝足的小阿卡走了,而他还是不太明白,不行!我今天的去趟书店或图书馆,查查这个凤凰涅磐是个什么意思。

等到上午10点一过从新就跑出去了,因为德令哈的书店开门就是晚于规定一小时,经验果然如此,跑到书店门口,也就才开门,两个营业员正忙着升炉子呢。进去就到处找成语字典,因为他知道这么顺口的四个字十有八九是个成语。

你还别说真给他找到了解释:‘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称为“凤凰涅磐”,以此典故寓意不畏痛苦、义无反顾、不断追求、提升自我的执着精神。’看完字典上的解释,泽新觉得自己心情上很沉重:“难道我过去是一只凤凰?从现在知道的解释理解凤凰的追求和提升自我可能就是一种修行。但是自己和凤凰以及佛教到底有何关系呢?”他想以后有机会见到佛爷一定要问个清楚。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