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说的可能没有什么新颖的东西,因为战争是一个古老的题材,而我,一名年事已高的人已研究并实践了四十多年。所以,在我看来是新颖的思想或许只是下意识的记忆罢了。


1.关于军人


军人就是军队,军队亦就是军人。军人同时也是公民。事实上,公民的最高义务和特权是为国从军,而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好军人,是值得骄傲的特权。任何人,不管从事何种职业,如果满足于碌碌无为,就是不忠于自己和美国传统。作为一名好军人,必须有纪律、自尊,为其所在部队和国家感到骄傲,有高度的责任感,对战友对上级尽忠守职,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不少人谈论军纪问题。但是,无论军队内外,很少有人知道到底什么是军纪,以及为什么它是必不可少的。


当一个人参军时,通常是第一次离家,同时也丢开了因要尊重父母和朋友的意见而产生的约束。他的生活主要是受他本人都未弄清楚的约束所指导。当他跨进军营而缺乏这种正确影响时,在道德、信念和干劲等方面很容易逐渐消沉。约束失去以后的真空必须由行政纪律来填补。


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内在的、不愿俯首帖耳的天性。纪律要剔除这种天性。并通过不断的重复,使服从变成习惯和下意识。一个各行其是的足球队能够进球吗?球员们对信号的反应是下意识的。他们必须这样下意识地作出反应,如果用时间去考虑,哪怕是一刹那,都可能给对方以进球的机会。


打仗比踢球还要苛求得多,凡是心智健全的人在战场上都会害怕的,但纪律使他产生了某种共鸣的勇气。这种勇气连同其男子的刚毅使他夺得了胜利。自尊直接来源于纪律。军队中有句俗话:“没见过邋遢士兵戴勋章!”事情的确是这样。而反过来,骄傲产生于自尊,产生于他知道自己是一个美国军人。军人的责任感和对战友、对上级的尽忠职守,来自他对相互义务的了解,也来自军人们所过的共同生活。自信是最伟大的军人气质,它来自获得了上述所有品质后所显示的能力,来自他对武器的熟练使用。


为了防止战争的爆发,我国教育人们贬低士兵的英雄品质。在我看来,这是不幸的,也是灾难性的。他们没有认识到,正如莎士比亚说的,“即使是在炮口下追求虚名”,不仅是良好的军人性格,而且对于那些在枪林弹雨中的年轻人也是大有裨益的。如果美国妇女赞扬他们的英雄,如果报纸能在军人们的家乡刊登他们的豪言壮语,还有,如果那些愚蠢的安全观念没有使这些豪言壮语变得面目全非的话,那么,在这方面将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或许从这次战争归来的士兵会纠正这种非常不幸的现象。


基普林有一首诗开头是这样的:


新兵走出家门来到了东方,


他举动像婴儿,饮酒像野兽。


他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他常常醉死。


他就是一块当兵的材料……


我们的士兵饮酒不像野兽。实际上,在我们军队里饮酒现象之少是引人注目的。然而,许多人表现确实像个孩子。下面我想提几条证明是有用的建议。


尽量避免在树下挖掘狭长的堑壕。因为从头上飞过并打在树上的炮弹会像在空中爆炸一样使弹片直往下飞。这样你的狭长堑壕就没用了,尽管它对墓地登记处的人会有些用处。


炮手们的掩体必须挖在炮位近处,否则炮手从掩体到炮位要浪费很多时间。但如果就呆在大炮旁边——在操炮的时候常常如此——就很容易被打死。最后我要说,不开火的炮是无用的,这种炮手背叛了前方等待炮火支援的士兵。


“不掘壕就死亡”这个似是而非的措辞被到处乱用,并被许多人误解。防御战术是打不赢战争的。掘壕主要为了防守。士兵挖战壕的唯一恰当的时候是在到达他进攻的最后目标之时;或者是在露营的情况下,所在之地可能遭到空袭,或在敌人炮兵的射程之内。我个人反对在这种情况下掘壕。因为,通常情况下,在地上睡觉而被击毙的可能性极小。不挖战壕还可避免因挖掘无数狭长掩体造成的疲劳。不适当的挖壕对士兵心理也会造成不利影响。因为,如果他认为必须挖壕,那他一定会想到他正面临敌人的威胁。而在通常情况下,实际并没有这种威胁。


“迅速卧倒”是另一个流行的说法,它大大地增加了我们的伤亡,在这场对德战争中这种情况常常出现,或许在下一场对其它军队进行的战争中也会是这样。我们发现敌人会利用我们迅速卧倒的习惯。他们的做法是,等我们到达他们预定的地点,正好处于其火箭、迫击炮、或者炮火的射程之内,这时,便突然用机枪向我们进行猛烈的扫射——常常是向空中扫射。由于士兵们习惯于迅速卧倒,马上便趴在地下。无需多久,迫击炮、火箭等炮火便会立即飞过来。


士兵们卧倒的唯一恰当时间是当其遭到密集的轻武器近距离射击的时候——300码以内,但即使此时也不应该迅速卧倒,甚至朝天仰卧。他应该迅速向敌人或朝敌人的方向射击,因为现在的情况还是像法拉格特在内战时所说的:“最好的装甲(和最好的防御)是朝正确的方向迅速射击。”我们常常得到报告说,某某部队被火力压住,而后来这支部队返回来了。这种评论对我们的部队真是可悲。


当士兵处于火网中的时候,无论它是迫击炮、火箭炮、或是大炮,最保险的解脱办法是迅速向前冲,因为敌人几乎总是延伸,而不是缩短它的射程。


在过去以步枪为战场主要轻武器火力的年代,也许必须前冲以建立射击线。今天,战场上的主要轻武器火力和大多数压制火力是机枪、迫击炮和火炮。在这种情况下,跳跃式向前冲就没有什么优越性了。因为,在你冲到300码距离之前,轻装器火力没有什么效力,但是在你跳跃之间卧倒时,就将自己暴露在散弹的有效射程之内了。当你到达300码时,你自己的轻武器——它比现有的和将来可能有的任何武器都优越——将抵消敌人轻武器的火力,这样,你就无需跳跃前进了。我颇有感触地这样讲,因为在演习和战斗中,我多次看见过部队在有山头遮挡时还在跳跃前进。而实际上,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本可以乘机动车前进也完全不会遭受什么损失。


行进间火力:前进的正确方式,特别对装备M-1步枪这种精良武器的部队来说,应该是使用行进间火力并不停地前进。这种枪可以抵肩发射,但把枪托抵在腰带与腋窝之间发射也同样有效。每走两三步便应打一枪。子弹的呼啸声,跳弹的撞击声,以及从地上、树上扬起或砸下的灰土、枝杈、树叶,将对敌人产生严重影响,使其轻武器火力变得微不足道。


与此同时,我们部署在后方的部队应使用大角度火力压制敌人的迫击炮和火炮。如同我已经指出的,即便在我们未能摧毁敌人的迫击炮和火炮的掩护的情况下,在敌火力下停止前进也是最愚蠢的。要不停地前进。你正在射击这一事实会增强你的自信心。因为你会感觉到自己正在做某种事情,而不是像浴缸里的鸭子一样等敌人向你射击。


在进行行进间射击时,应使用所有的武器。轻机枪可在步行时使用——一个人送子弹,一个人端枪。布朗宁自动步枪也可以用。如前所述,M-1步枪亦可用上。分段前进的60毫米迫击炮用同样的方法可派大用场。81毫米迫击炮通常只从一个位置支援步兵前进。


我认为,如果说“火力是战斗的皇后”,我们就不应去争论到底是什么武器,而应该讲求实效。战斗依靠的是火力和机动取胜。机动的目的是使火力在更有利于打击敌人的地方发挥。这就是从后方或侧翼去进攻。


每个士兵都应该知道,战斗的伤亡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敌人的有效火力;第二,士兵暴露在火力下的时间。你的火力或在夜间发动进攻会减弱敌人火力的效力。


勇敢与胆量:如果我们接受大家普遍认为的勇敢就是不知道害怕的品质这一定义,那么,我就从未见过勇敢的人了。谁都知道害怕,越是机敏的人还越知道害怕。有胆量的人是那些尽管害怕还迫使自己向前冲的人。纪律、骄傲、自尊、自信以及对荣誉的热爱,是使一个人即便害怕时也变得有胆量的因素。


对付所谓“战斗疲劳症”的最强大的武器是嘲笑。如果让士兵们认识到患了所谓“战斗疲劳症”的人大部分是想偷懒的话,他们就不会同情他们。那些说自己患了“战斗疲劳症”的人,是在逃避危险,并使那些比他更能吃苦的人不得不去面对危险。如果士兵们取笑那些开始患战斗疲劳症的人,他们就能防止这种行为蔓延开来,同时也挽救了想用这种方法开小差的人,使他们在后半生不致因此而感到耻辱和悔恨。


战壕脚疾:士兵们必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特别是在潮湿和阴冷的天气。对战壕脚疾尤其如此。在最高统帅部合情合理的帮助下,只要士兵们不怕麻烦,经常按摩自己的双脚,穿上干袜子,便基本上可以防止这种病的发生。士兵对干袜子能否送到没有责任,但如果送到了,穿还是没穿则是他们的责任了。


同样要注意的还有性病。如果士兵们愿意采取军事机关提供的预防措施,那就没必要隐瞒这种病。如果隐瞒不报,则是对同伴不忠诚。因为,在他们养病的时候,其他人要干他们的活。


2.小部队的战术


对班一级应少分开使用。但是,如果确要把班分开使用的话,一定要保证分开的这些部队至少能够相互照应。班本身应拥有基本火力和进行机动的手段,这应该成为它不变的攻击方式。但如果立即进攻,班长不应花过多的时间考虑如何进行包抄,以减少遭到本可避免的伤亡。


小规模作战同大规模作战一样,速度是成功的基本因素。如果两个可能包抄的侧翼差别很小,就无需考虑,这只会是把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事情上。注意,步兵班的生命取决于它发扬火力的能力,它必须进行射击。


如果一支小部队在进攻时拥有60毫米和81毫米两种口径的迫击炮,60毫米迫击炮应向阻击线前沿开火,而81毫米迫击炮则应向纵深打击,打击其动摇部队和重武器。


林中作战:步兵白天通过丛林的最好办法是成散兵线向远距离目标直线前进,如果可以找到这种目标的话。更可能的是按罗盘方位前进。散兵线间隔应小,按直线穿过树林,一边前进一边射击。如果这样做了,你将会惊奇地发现敌人的阻击是多么小。因为,如果敌人想透过丛林射击,他的步枪总是比我们的步枪效果差,不能透过树林,而我们的步枪可以穿过树丛击中他们。


欧洲森林每隔数千米就有小路将其分隔。在此丛林中作战,不要走小路,穿过它时要小心,动作要快。因为敌人通常要用机枪扫射这些小路。


林间夜袭:夜间经丛林发动攻击既无必要,也不可取。首先,夜幕笼罩的开阔地同样可以起到丛林的掩护作用,其次,除非沿小路成纵队前进,否则要在夜间穿过丛林几乎是不可能的。


坦克与步兵:是先使用步兵还是使用坦克决定于地形和敌人的抵抗情况。只要地形允许坦克迅速前进,即便是通过雷场时会遭到一定损失,也应该先用坦克进攻。经茂密的树林,或者攻击构筑好的阵地,或者攻击未查明位置的反坦克炮时,应先由步兵进攻,坦克紧随其后,起近距离支援炮火的作用。但是除上述情况外,一些坦克必须伴随步兵到达目标。这些坦克的目的是摧毁先导坦克过去之后出现的敌军武器。


碉堡:攻击碉堡的最好方式是使用预先配置好的小组。这种小组最好是由两支白朗宁自动步枪,一支火箭筒,一挺轻机枪,二至四名步枪手和两名带炸药的士兵组成。60磅TNT足以摧毁一座碉堡。在实施攻击之前,应先进行侦察,以确定哪些碉堡是相互支援的。对那些同属一组的碉堡应同时进行攻击。在夜间进行隐蔽攻击效果最好。这就是在拂晓时将突袭组部置到离各自的目标碉堡很近的地方,立即封锁碉堡枪眼,使其无法射击,然后,在步枪手和机枪手的掩护下,将炸药包放在碉堡后门,点燃导火索,爆破手撤到建筑物拐角处。炸药包一爆炸,步枪手立即投掷手榴弹——最好是含磷烟的手榴弹。对出现的敌人要么消灭,要么将其俘虏,这要看他们的精神状态而定。


在情况不允许进行夜间攻击时,爆破小组应在猛烈炮击之后立即接近碉堡,进行同样的攻击,不过这样攻击代价较高。


在情况允许的地方,另一种攻击碉堡的辅助武器是155毫米自行火炮,其近距离射击效果非常好。


巷战:巷战简单说来是另一种形式的碉堡战。用类似的小组是行之有效的,不过得增加一些步枪手。增加的步枪手应部署在街道的两边,以便用火力压制在各自街道对面楼房上出现的敌人。如果敌人利用一座房子顽抗,就如打碉堡一样用火力封锁窗口,然后,由一名火箭筒手在房屋拐角处以距地面2至3英尺的高度发射一两枚火箭弹。用这种方法打开一个洞之后,便从洞里向下面几层投掷含磷手榴弹或高爆手榴弹,以镇吓那里作战的敌人。在巷战中当然用不着进行攻碉堡那样的爆破。


巷战中重要的是避免操之过急。


如上所述,上面提到的那样一个小组通常能在12小时内清除一个街区。如果能得到坦克,则可用他们来代替火箭筒在低层墙上炸开一个洞。然而,坦克应该盖紧炮塔顶盖,以防敌人从楼上扔下来的手榴弹,并由步枪手封锁窗口来为它们提供掩护。在城市中,用155毫米自行火炮来攻击中等厚度的砖石建筑特别有效。如果以几乎垂直于墙的角度开火,一枚带延发引信的炮弹可以击穿城区所有的房屋的墙壁。


两路夹击:只要可能,至少要一个班以上的兵力,将其分成两个小组,一个固定火力组,一个机动火力组。两个小组中,机动小组应大于固定火力组,并在固定火力组与敌人刚交火之际发起进攻。机动小组应远远绕过敌方侧翼从后面发起进攻。一旦包抄进攻——后方进攻更好——的火力使敌人不得不作出反应时,固定火力组应立即按最初的前进线路直接进攻。


渡河:在渡河和强行登陆作战中,运载一个连,甚至运一个排的船只都很可能不能在同一地点靠岸。因此,每只船上的部队都应按一个小队的形式组织起来,拥有固定火力组和包抄组。每个船上分队应在登陆作战前进行类似的演练。每一个参加攻击的分队都应明确预定攻击地段的地形特征。这些地形特征——最好是公路或铁路——应远离河岸,以防止轻武器向河滩射击。只有在建立了距河岸至少8000码的环形阵地或占领了控制河滩的制高点之后,才能认为已经夺取了滩头阵地。在夜间登陆,必须作出一切努力在天亮前攻占这一距离。


山地作战:在山地或丘陵地区作战,各排分得很散。最好的办法是使用攻击排的支援和预备班,从陡峭的山坡进行包抄。一旦占领山脊或陡坡便不能放弃高度的优势。


绝不要沿着谷底进攻,除非你占领了两面的制高点。所有山谷都有一些阻碍直线前进的地物,要占领这些地物以便观察制高点发射的火力。


开阔地带:在只有孤立树丛的开阔地,不要去占领树丛。因为敌人的炮兵和飞机肯定要攻击这些目标。在这种地区作战,要疏散在开阔地上。可以利用这些树木作假目标,沿树丛边缘挖一些伪装工事来吸引敌人的火力,但你自己绝不要进入树丛。


同样,不要将山丘上的独立房屋用作指挥所,我曾见过有人这样做。也不要将指挥所设在地图上做有标记的、或在数公里以外就能看见的显著建筑物附近,我同样见过有人这样做。


大型无线电台不应配置在紧靠指挥所的地方。反过来,指挥所也不要紧靠大型无线电台。它们应该分散配置,进行伪装,并使用电话通讯。否则,敌人空军将击中它,从而祸及指挥所。


向敌人活动区射击:由于我们知道用步枪进行远距离射击这个坏习惯的影响,所以习惯于看见目标后再射击。但在战场上很少能看见这些目标。当一个小组的士兵遭到敌人轻武器射击时,显然敌人能看见他们。因此,士兵应该能看见敌人,但实际上能看到的很少。出现这种情况时,他们应当向可能隐蔽有敌轻武器的敌占地段射击。我很清楚地知道,这一行动肯定会产生效果,一般都能使敌人停止射击,请始终记住,浪费弹药比浪费生命好得多。培养一个战士起码要18年,而生产弹药只要几个月。


投降:任何持枪投降的士兵都没有对自己的国家尽责,而且是对自己的贱卖,因为战俘的生活是特别差的。同时,战俘很容易成为我们自己的空袭和炮兵轰击的无意之间的牺牲品。


如果敌人表示要投降,让他举手向你靠近,你不要向他走去。而且,在他真正投降之前不要停止射击。敌人既然投降,就应该按地面交战的规定对待。


3.战术


桥梁:渡河时,所有的桥梁都必须是单行道——朝敌人方向前进——直到形势稳定为止。在这之前,伤员和空返的车辆应摆渡返回。在急流上架设攻击桥,应尽可能高架缆绳——至少距水面10英尺。这样可以防止浮船淹入水底。


地雷与带刺铁丝网:在防御中,除陷阱外,不要使用地雷和带刺铁丝网。在阵地敷设地雷和带刺铁丝网,会对部队的士兵产生极坏的影响。然而,地雷和带刺的铁丝网作为一种伪装或许是有用的。例如,我们可以把发光铁丝网敷设在我们准备从那里发起进攻的某段前沿的假雷场上。同时故意让前沿其余地段不架设铁丝网。这样,当攻击开始时,我们无需考虑假雷场的问题,并且可以迅速除去铁丝网。


进攻方法:对一支师级规模的部队,进攻要在开始4小时后才能奏效。必须派出人员进行详细的侦察,看是否需要改变攻击点,因为打了4小时之后,战况应有相当的变化。这不是说胜利还捉摸不定时可以犹豫不决,而是意味着在4小时以后应该知道战斗打下去是否可行。如不行,就应该在原进攻方向放慢进攻速度,同时向另一个方向发起一路新进攻。


正面攻击:对于已经和你对峙了一段时间、而且构筑有地下掩体的敌人,不要施行夜间或白天的正面偷袭。敌人会安排极宽的火力带。因而,在攻击之前必须对其实施猛烈的空袭和炮击。这种方法不适合用在碉堡线。如果敌人是盘据在碉堡里而不是掘壕据守,那么就完全可以实施偷袭,其目的是要恰好在拂晓时分将部队运动到碉堡附近。如果敌人占据着碉堡外的壕沟,必须对其进行连续猛烈轰炸,迫使其躲进碉堡。敌人在碉堡里对我们的危险比在外面小得多。


电话线的使用:在所有进攻,要最大限度地使用电话线,并竭尽全力使架设电话线的速度跟上部队前进的速度。无线电台虽然理论上很有效,但不如电话线好,只应作为第二位的通讯手段。有一次,我们用大量的坦克发动了一次进攻,最长的电话线竟长达17英里。


进攻的地点:绝不要在敌人认为你会发动进攻的地方发动进攻。从敌人认为你不会从那里进攻的困难地域发起进攻,比从敌人认为你会从那里进攻的平坦易行的地域要好得多。这种看法适用于包括师在内的部队。军或更大的部队必须作例外处理。因为这样大的部队必须有可能建立补给线的公路和铁路,而敌人可能在这些公路和铁路设防。关键的是师一级部队应该经过困难地域而不是沿着铁路和公路去攻击。


火力和运动:用火力牵着敌人的鼻子,用运动去踢它的下裆。这一条是我二十多年前写下的,现在仍然有效。那时候,从战争一开始就是如此。任何战斗,归纳其基本特点只有行军和打击敌人两部分。可能沿一条路,也可以沿几条路行军。在你已经发起攻击时,在交火处用三分之一的兵力吸住敌人,用其余的兵力形成大包围圈,这样你就可以从侧后翼攻击敌人。包抄的进攻应首先开始。只有在敌人对包抄进攻已经做出相应的反应时,用来牵住敌人鼻子的攻击才可以向前推进。这时,直接攻击就能顺利而快速地进行。


定时射击:大致定时射击或定时射击作为一种保护坦克进攻的手段非常有效,它经常可以阻止敌人操纵其反坦克炮。在105毫米或155毫米自行火炮定时射击的保护下,坦克可以完全不受损失地向前运动。在丛林中,使用近爆引信是浪费弹药。因为炮弹在最高的树梢上爆炸,弹片被树枝所吸收,无法飞到目标。在丛林里作战,坦克对敌人的打击非常有效。


在炮轰丛林以造成敌人伤亡时,使用轻微延期引信让炮弹碰到大树杈或树干时才爆炸。


包抄:战术性的垂直或水平包抄不宜太纵深或太大。包抄的部队到达敌炮兵阵地或恰好在其后面时效果最好。这样,你就切断了它要求补给的通讯,切断了大炮的射击,而且,与沿轴线前进的部队离得不远,可在适当时间会合。


墓地:不要把军队墓地设置在开往前线的补充兵员看得见的地方。这对士气影响极坏。


仓促和速度:这两个词的含义区别很大。部队未进行适当的侦察,没有安排好适当的火力支援,所有的人未各就各位,这就是仓促。这样进行攻击只能是使部队过早投入战斗,但完成战斗任务却非常缓慢。


进行必要的侦察,提供适当的炮火和其它战术支援,包括空中支援,使每个人都各就各位,然后根据预定的计划发起进攻,从而使炮击的时间减到最低限度,这就是速度。在营一级,用4个小时为一次攻击作准备,也许可以使炮击时间不超过30分钟。若只做一个小时的准备,肯定会使炮击时间持续数小时,并造成很多伤亡。


掩护分队:最大限度地使用机械化装甲侦察分队和掩护分队。在实际战争中,这两种分队互相融合。一般说来,这种部队应包括至少由一个中型坦克排加强的侦察部队,步兵可搭载在坦克上。


最大限度地使用机动车辆:在一个现代化步兵师中,如果把每一种车辆都用上,如坦克、装甲车、炮车、高炮和卡车,那么,在实际进入战场前,战士不必也不应该步行。尽管腓特烈式的军人本能上特别厌恶看到以这种方式机动的步兵师,但其结果是以最少的疲劳赢得迅速的前进。


如此搭载的部队如下车,必须在路边放置一个标志或小旗,指明下车地点。


在机动作战期间,最好使用次要道路作为前进的轴线,而不要使用主要道路。理由有二:首先,次要道路不会像主要道路那样由敌人全面设防;其次,这种道路遭受破坏的地方少。在作战前线后面的主要道路必须尽快修复,以保证有效的供给。


障碍物和被破坏地段没有什么价值,除非敌人在那里设防。没有必要呆在被破坏地段或障碍物处来保护它们,因为敌人将在那里部署火力。对于这些地点的防御,最好是几百码远的地方用轻武器控制,或将其置于正常的火炮射程内。


行政纪律是衡量战斗纪律的标志。任何一个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施行行政纪律的指挥员也将无法施行战斗纪律。一位有经验的军官只要对一支部队进行粗略的行政观察,就能看出这支部队指挥官的素质如何。


越高级的军官时间越多。因此,高级军官应当到前面去看望他的部下,而不应该把下级召去见他。只有必须在把几名指挥员叫到一起制定协同作战计划时才可例外。在这种情况下,下级指挥员应到上级司令部报到。


在夜间撤退队伍是非常危险的,即使是为了继续进行战术进攻也不好。因为没有参与这一行动的部队会听见或看见他们的行动,从而担心,甚至惊慌起来。如果一支部队必须撤退,那么应告诉撤退沿线的所有部队,为什么要撤退,何时撤退。


医院应该设在开阔地域,这样敌人就没有理由认为那不是医院而是别的什么东西了。不能将医院设在军需品堆处或简易机场附近。绝不要停留在河的近岸或山峦的近坡。这两种情况下都必须夺取一个桥头堡。因为即使你不想渡河,占领河对岸的一个桥头堡对敌人也是一种钳制。


在一个步兵师或装甲师中,一旦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步枪手遭受伤亡,便应将该师替换下来,或进行补充。


一定要立即占领你附近的制高点,并坚决据守。


看管战俘的连队或类似机构在接收俘虏时应尽量靠前。因为在战场上打红了眼的部队看管俘虏是不安全的。对看守者企图抢掠俘虏财物的事情,必须严加处理。


在军官进入战俘营时,所有俘虏都必须立正。


4.指挥


电码的使用:在无线和有线通讯中采用密码还是明码,根据下列原则是很容易确定的:如果采取行动的时间比敌人作出反应的时间短,用明码;反之,则用密码。我这么说的含意是,如果你告诉一支战斗队在10时发动进攻,并且按你的经验,敌人在11点之前无法对这一信息作出反应的话,则使用明码;对更大的部队也可以此类推。


对报告的判断:当你收到关于敌人反攻的报告时,先要查明是谁发的报告——也就是说要搞清是哪一级部队发出的报告。守卫阵地的一个班会把敌人一部向其逼近当作反攻来报告。而这种反攻对于一个师或军来说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夜间攻击:必须教会士兵在夜间运动和作战。这一点是越来越重要了。但这并不是说要在夜间向前开进,而是意味着在夜间采取致敌于死命的行动。为此,应该在白天进行准确的预先侦察,并进行有限目标的攻击。除了这种攻击通常所需要的准备之外,还应该握有第二预备队。以防止敌人的反击。


适时考虑补给问题:适当地研究和查阅历史书,可以避免由于没有预先考虑而出现未及时预定服装等情况。


同样,要准确了解战场形势,这将确保及时要求得到汽油和弹药。如未能得到这些东西,应由战斗部队不应由后勤部队负责。


在潮湿天气,一定要随发口粮每天发给战士一双干袜子。袜子应该是毛的,或者用经过处理的类似厚原料做成。


由于有了几乎不计其数的摩托化交通工具,因此,让战士全身裹着毯子是愚蠢的,在潮湿或寒冷的天气尤其如此。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在天黑前把轻便被褥送到弹药分配点,部队从那里领走被褥晚上使用。用完后再卷起来,留给后续部队使用。这听起来有点浪费,因为被褥无法记账。但比起患肺炎来实在是便宜得多。


除了穿在身上的衣服、弹药、自己的干粮和卫生用品之外,战士不应带别的任何东西进入战场。当他从战场归来时,应得到新军装、新的内衣和其它新的物品。


我们在这场战争开始时使用的“双挂包”制度(“A”和“B”)是极其愚蠢的。因为在启用“B”挂包时,许多挂包的主人都已伤亡。


士兵们在登陆作战和渡河中丢失衣物,或是湿透了衣服。应向部队多提供百分之二十的同类尺码的服装,并配以完好的钢盔、腰带、鞋子、内衣等。这些东西应随第二批登陆部队送到。这样,可以保证那些丢失衣物的士兵很快重新装备起来。应尽量减少给供给线带来的混乱和吵闹。


一般参谋部和特种参谋部的主要任务是确保部队能及时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在战场上,部队很冲动,会要求一些他们确实不需要的东西。然而,只要人力所及,不管他们的要求多么不合理,也应该满足他们。


补给和行政部队及其设施往往被作战指挥官所忽视。部队的高级将领视察每一个与其协同作战的勤务部队,这对他们的士气和效率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攻击持续时间:步兵部队可以连续攻击60小时。如果让他们只进行60小时的攻击,常常可以节省许多时间并减少伤亡。超过60小时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因为,缺乏睡眠的士兵将变得疲劳不堪。


夜间行军:在敌人附近进行夜间行军是不合算的。最好在天黑前两小时停止前进,让战士吃晚饭;如果天气潮湿,则让他们换上干袜子;保养好车辆,做好第二天行军的准备,然后在拂晓前出发。除非地形非常有利,而且在白天进行过十分周详的侦察,否则用装甲部队进行夜间攻击是不合算的。


先看后变:在旧时的帆船海军时代,有一个习惯,新任舱面军官在半小时内——即在他接任指挥后第一次值班时——不得改变帆的方向。在战争中,新任指挥官和参谋人员也许同样应该如此。他们至少应该在一星期之后才可以做巨大的改变,除非派他去就是为了改变那里的糟糕局面。


不要迟疑:精良的敌人最好。我这句话的意思是现在立即执行一个好计划比在下周执行一个更好的计划强。战争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决定性的因素是自信、速度和大胆。事情不可能十全十美,只可能是好的。


报告:战争中,情况往往并不像下级向上级司令部报告的那样坏或好。对部队在天黑之后发出的任何报告——即部队在天黑之后了解的情况,上一级司令部应打一个问号,并进行审查。伤亡报告总是夸大其词,把敌人说得很了不起。


标识:部队标志应写在显眼处,字迹要清楚。这样做利大于弊。标志应设置在容易看得见的地方。


沙盘作业应由军和集团军以上的参谋部进行。在进攻前,即便是进行最简单的沙盘作业,也是极其有用的。


将级军官:师长比他的师更容易疲劳,疲劳的军官往往很悲观。审阅报告时要记住这一点。将官绝不能表现出疑虑、泄气或疲劳。将官应始终穿同一样式的服装,让士兵一眼就能认出来。他们必须始终非常整洁。


在天气寒冷时,将官必须注意不要明显得比他们的部属穿得更暖和。


指挥官及其参谋人员应视察所属低两级的部队。它们在地图上的情况也应如此标示。换句话说,军长和他的参谋人员应视察师和团的指挥所;师长应视察团和营的指挥所。上述视察仅指以指挥为目的的视察。所谓鼓舞士气的视察应更深入部队。带着很少人员到前线去的军官越高级,对部队产生的效果就越好。如果这种视察有危险,其价值就更大。


同下级谈论他们面对的敌人时,应该对敌人的力量打些折扣。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与敌人交火的部队往往过高地估计敌人的力量。如果你打些折扣,可能正好接近事实,同时也增强了下级人员的自信心。


所有军官、特别是将官,必须对战士感兴趣的一切都表现得极感兴趣。这样你常常可以了解许多情况。即使了解不到很多情况,你表示感兴趣这件事本身对鼓舞士气也大有作用。


根据我的经验,所有非常成功的指挥官都是性格很有特色的人。有些军官需要督促,有些需要得到建议,但很少人需要加以约束。


一位将官对失败应一律主动承担责任,而不管是否是他的过错;应把成功的荣誉统归于别人,不管这是不是他们的功劳。这样做可以取得显著的效果。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向部队发出有关其荣誉和重大战绩的表扬信或将官签署的命令,对鼓舞士气都有着巨大的作用。


军长或集团军司令必须让他的部属尽可能多地看到自己——当然是指全体作战人员。最好的办法是将各个师的部队集中在一起,或者分别集合,发表简短的讲话。


在一支部队调出你的指挥时,如果该部队作战有功,就应该向部队发一封告别和赞扬信。


在战斗期间,经常去看望住有新伤员的医院十分重要。在视察之前,医院的负责军官应告诉视察的将军哪些病房里住有其行为不值得赞扬的伤员。


将军及其主要参谋人员应记日记。


要避免染上把一切功劳归于自己,而把一切问题归于自己顶头上司的恶习。


视察:一支部队已经为视察进行了准备,就一定要去视察,而步兵师和装甲师:得到坦克支援的步兵师与装甲师的主要区别是:步兵师的坦克的主要目的是使步兵向前冲击。在装甲师,步兵的作用是使坦克分散。在步兵师,坦克用炮火支援步兵前进。在装甲师,坦克用炮火突破到可以使用其机枪的范围。因此,重要的是,每辆坦克的炮塔上都应装备两挺而不是一挺同轴机枪。


空-地协同作战:空-地协同作战的效果仍处于不佳阶段。空中和地面指挥员应不断地注意发明和使用新的协同作战方法。


火力:战斗中,炮弹永远也不会嫌多。不管是用加农炮、火箭发射架,还是无后坐力炮进行轰击,都是如此。所有这些装备的目的都是一样,就是把炮弹倾注到敌人身上。当然,这些炮弹也无必要都打在地上。


发布命令:发布命令的最好方法是将军口头传达给下一级。如果不能办到,可使用电话,但两边都必须做电话记录。然而,为了使口头命令有一个确切的备忘录,随后都应下达简短的书面命令。书面命令不一定在发布口头命令的同时下达,但应在下级执行命令之前送达;这样,如果他遗忘了什么,书面命令便可提醒他。并且使他意识到,他的上级对口头下达的命令承担了明确的责任。


我认为,陆军的命令打印时不应超过一页半纸。我的做法是不发布比这长的命令,通常一页纸就够了,其背面用来绘制一张草图。


指挥员必须记住,发布一道命令或制定一项作战计划仅仅是履行了其指挥责任的百分之五,其余百分之九十五的责任是通过本人的视察,或经过参谋人员来监督命令的执行。命令必须尽早发出,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加以传达。


绝不要告诉人们如何去做,只需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将会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而使你感到惊奇。


制定作战计划时,必须记住两件事,并经常提醒自己:在战争中只要敢想敢为,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另外,不要迁就自己的恐惧心理。如果坚持这两条原则,胜利就一定属于美国军队。


地图:我认为,高级军官使用大比例地图肯定是有害的。使用这种地图会使自己被地形搞昏了头。


用通俗的话来说,集团军司令和军长应注意在什么地方打击敌人,而不应纠缠于如何从战术上打击敌人。对在何处打击敌人的问题,要从对公路、铁路、河流图进行详细的研究中寻求答案。关于师使用何种战术手段夺取这些地点,必须从大比例地图上去研究。但这并不是说部队越小越应使用比例尺大的地图。在团一级,地图的比例尺大些,准确些,以使指挥官们能够选择他的观察所、指挥所和总的作战路线。对于其余问题,就应该依靠侦察人员进行现地侦察。对营以下部队,使用地图便没有多大价值,而且常常带来很大的危险。我从未见过一名优秀的营长用地图来指挥他的部队。我倒见过许多不称职的营长沉迷于这种谨小慎微的指挥方法。


参谋机构:高级司令部——军和集团军——应设置下列几组人员:第一组是前敌指挥部,它包括司令官、参谋长、一般参谋部秘书、人事处长、作战处长、情报处长、工程兵主任、野战兵司令、防空主任、通信主任和空军协同军官。第二组人员是:宪兵主任、特种部队司令、军营主任、后勤处的联络代表、军械、医疗、军需主任和计划处。如果需要,前敌指挥部还可分设前线战术指挥所。包括司令官、前指参谋长和小型情报处、作战处、工程兵处、野战炮兵处和通信处。在这个前线战术指挥所里,可设立一个后勤处联络小组,但并不是必不可少的。


后方指挥部应由后勤处长领导,包括计划处、化学战处、财务处、医务处、军需处、军械处、通信处、工程兵处、人事行政参谋主任、监察主任、军法处长、特种服务处和牧师。


只要情况许可和有足够的住处,应将前指三组人员安排在一处。后指应设在乘车可很快抵达前敌指挥部的地方,行车时间不超过3小时为限。在前指和后指之间应有充足的有线电话线路。


司令部的安排:从团一直到集团军的所有司令部都应绘置在同一平面总图上。这样,任何一个来到问询中心的人都可知道到什么地方去寻找他要找的部门。


为将官和高级参谋军官准备的卧室拖车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此外,在前指应有三辆大办公室拖车。一辆供司令官和参谋长使用,一辆供各处处长使用,另一辆供一般参谋部秘书和职员、速记员使用。这样,即便是在恶劣的天气下也可进行文字和计划工作。


作为办公室、食堂和厨房,即使用一座毁坏的房屋也比帐篷好。在任何参谋办公室里或拖车里,电话都应装在大地图的旁边,这样可以一边听电话,一边查图看图。第3集团军在设置它的第23个指挥所时,又是将地图和电话放在房间的两端。这真是奇怪地表现了人类的弱点。


我认为,将军们或者是将级司令官——白天应亲自接电话。这并不特别令人厌烦。因为除非情况紧急,很少有人给将军来电话并希望立即找到他。晚间,将级司令官的电话应由其副官来接。但他应该有呼叫司令官或参谋长的手段。至于叫醒谁,就得看电话是打给谁的了。速记员或速记报告机要保持值班,这一点很重要。这样,参谋长或司令官就可以随时有书面电话记录可看。该记录必须注明日期、时间、地点和两位通话人的姓名。坚持这样做,可以避免许多差错,防止发生许多罗嗦的争论。


在任何类型的司令部里,24小时内都会有两个高峰负荷期。在这两个高峰负荷期间,全体军官和士兵都必须到场。在低峰时间,军官和士兵们应尽可能去睡觉,就餐或运动。就我所知,许多军官在战役开始时过于紧张,总是伏案工作,从而难以坚持到底。他们不应如此,而应该抽时间到户外去活动。


设置一位一般参谋部主任及一位能干的副参谋长是非常必要的,这样,一般参谋部和特种参谋部各处的工作不至于各行其是,或是发出相互矛盾的命令。副参谋长好似个瓶颈,命令都必须经他发出。


在集团军、军和师一级,各司令部的前敌指挥部每天都应召集全体参谋会议,或情况交班会,其时间应在该司令部能获得当天情况的时候尽早进行。我认为开会时间可以有所不同,师:拂晓后一小时;军:拂晓后两小时;集团军:拂晓后三小时。


集团军和军司令部下属各处每天都要派一位军官到前线,去访问下一级司令部下属相应各处的军官。除部门情况外,还应搜集一般情况。他在访问期间获得的任何重要情况都应在返回之后立即向参谋长汇报。如不特别重要,他可带到第二天司令部会议上。在情况交班会后,司令官或参谋长应到前线去视察一支部队。

配属集团军进行协同作战的空军司令部的司令官或参谋长应参加所有的参谋部会议和计划会议。如果不这样做,就无法取得同这支强大的空中力量最大限度的协同效果。空军的各部门应同陆军各部门一道工作,空军情报部门必须与陆军情报部门一道工作。

性格不合群的参谋军官,不论其能力如何,都应调离。一个参谋部如果不是一个团结的整体,就无法发挥作用。

奖励:尽快而公正地颁发奖章对保持旺盛的士气极其重要。在每个集团军和军参谋部的人事处都应指定一名成员,他的任务是促使师或其联系的下一级部队努力争取嘉奖令。他还应确保嘉奖令书写整齐。在时间允许时,应建立一所由集团军、军和师人事部门军官参加的嘉奖令抄写员学校。

伤亡报告:同样应该有一所由师、军和集团军的军官参加的行政管理学校,着重学习伤亡报告等问题。为了不断地掌握情况,必须保持两套有关敌我双方的伤亡报告。根据实际材料的报告通常要比估计的报告晚2至3周。然而,如果做得好,估计报告数与实际报告数只相差百分之二、三。

同等惩罚:军法处长和检察长应进行检查,保证他们管辖下的部队惩罚犯罪的标准基本一致,从而使整个集团军有一个总的惩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