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午夜杂谈-老师,您还好吗?

老师说,随时欢迎你来我家。老师说这话时一脸真诚。我说好的,可我说过后很快就忘了。

再见到老师时,以时隔多年,是在一次教师节的联欢会上。当时骤然听到那音正腔圆,字字如落玉盘般清脆入耳的诗歌朗诵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那声音太熟悉了。消逝久远的求学生涯悠忽又跳跃我眼前,多少次在课堂上,在老师那静静的小楼里,聆听着老师的谆谆教导。。。。。。我寻声望去,已满头华发的老师已经显出无可奈何的衰老,可老师激情依旧,神采依然。等老师一落座,我便迫不及待地走了过去,也就是从那日起,我知道早已退休的老师并没闲居在家,尽管她高度近视的双眼几乎看不清字,却依然在退休教师协会奔走。。。。。。

然而,又是几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去过老师居住的小楼,倒是常收到老师参与编印的反映退休教师生活的《夕阳红》。。。。。。

老师做事一向认真。当年,老师教我们写作与现代文学。她眼睛不好,可每次我把写好的习作给她看时,她总是逐句细看,并在一旁认真写下她的看法。有一次,我写了篇一万多字的小说,请老师提提意见,老师接下后,轻轻地说,过两天好吗?我不知道当时老师眼疾正重,医生和她爱人已经不让她看书。几天后,我去老师家拿稿子的时候,才知道这情况。看着老师工工整整写下的大段批语,我很为自己的不通人情而内疚,可老师却笑笑说,你能执著追求,我很高兴,以后有作品,仍希望能给我看。

那几年里,我没少烦扰过老师,包括我的生活上的事。在我们离开学校几年后的一个暑假 ,她还到我的一个同学开的商店里询问我的情况,要他代以问候。然而,这么多年来,我很少想到老师,或者说,有时脑子里也闪过要去拜访老师的念头,只是一推再推,始终未能成行。

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老师自然不需要我去报答,老师常对我们说,你们一个个事业有成,就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或许就是自己缺少恒心与韧劲,至今事业无成,这也是无颜去拜见老师的原因之一吧。

今年的教师节,没能回母校,也未见到老师,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老师。

我决定,十一假期,携妻儿去拜望老师。

老师,您现在还好吗?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8:04:00 被荷锄书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