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午夜杂谈-张居正的用人观

荷锄书生 收藏 8 717
导读: 张居正是明朝后期的一位很有作为的名相,他在万历初期前后十年推行的改革在历史上颇负声誉,如清丈土地实行一条鞭法,裁撤冗员,改革机构以减少支出,任用名将戚继光练兵抵御外族攻掠,疏浚黄河,淮河以治理水患等等,政绩卓著,为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大学者朱东润先生曾以他为传主,为后人留下了一部称誉学林的《张居正大传》。 张居正曾以大学士的身份,担任万历小皇帝的老师,他以素来被看作帝王教科书的《资治通鉴》为蓝本,为万历讲解治政的得失。关于用人,张居正以唐太宗李世民时期的一件旧事为例阐明了自己的用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居正是明朝后期的一位很有作为的名相,他在万历初期前后十年推行的改革在历史上颇负声誉,如清丈土地实行一条鞭法,裁撤冗员,改革机构以减少支出,任用名将戚继光练兵抵御外族攻掠,疏浚黄河,淮河以治理水患等等,政绩卓著,为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大学者朱东润先生曾以他为传主,为后人留下了一部称誉学林的《张居正大传》。

张居正曾以大学士的身份,担任万历小皇帝的老师,他以素来被看作帝王教科书的《资治通鉴》为蓝本,为万历讲解治政的得失。关于用人,张居正以唐太宗李世民时期的一件旧事为例阐明了自己的用人观。

唐太宗当年求贤若渴,诏命群臣大力举荐贤人,大臣封德彝满口应承,但始终未举荐一人。唐太宗等了许久,终于按捺不住询问原因。封德彝应付说:“不是臣不尽心访求,只是苦于寻找不到符合您要求的人才。”唐太宗听了十分生气,责怪他说:“人的才能,各有所长,君子用人,就如同器皿一般,大可大用,小可小用,各取所长,岂可求全责备?世界上贤能之人哪一代没有呢?一世之才,自然足以供一世之用。古来国家治理的好的明主,都是依靠贤能的臣僚,哪里听说能从别代借用人才的,只能从当代去寻找人才。现在最可怕的就是自己见识肤浅鄙陋,不识贤人,怎么可以把当世之人都污蔑成无才之人呢!”封德彝十分惭愧,唯唯称诺而退。

张居正对此十分感慨,他对万历小皇帝这么点评此事说:贤明的人和不肖之徒援引居间的都是他们的同类,“惟贤然后能知贤,亦惟贤而后能举贤。”封德彝自己是个奸佞小人,怎么可能指望他来举荐人才呢?张居正归纳了小人不喜欢举荐人才,大致有三种情况:一种是担心举荐贤能而反衬自己的无能,即“忌其形己之短”,是为忌才;第二种是担心贤人不是他自己帮派圈中之人,“恶其不为己之党”;第三种则是担心自己举荐的贤人因正直而冒犯官长,自己因此受到牵累,“恐其以正直触忤人主为己之累。”张居正告戒万历小皇帝,身为人主,最重要的是要辨别奸佞,远离了奸佞小人,贤人就会得到网罗进用。

身为一代名相的张居正以其丰富的政治实践,敏锐地看到了问题的症结,但开出的药方却显然并无过人之处,知人识人,若没有一套严密的,科学的考核选拔制度,仅以个人眼光判断人品才能,难免失之千里。以张居正的精明和才干在政治实战中却力不从心,或许很能说明问题吧。

中国封建社会法律在很长的时间内刑民不分,地方行政长官独揽行政,司法,财政,军事等大权,缺少有效的监督机制,在这种情况下,官员的品格与才干,直接决定了该地区的政治风气。于是,就有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民谣,也就有了平民百姓盼望“青天大老爷”的渴望。百姓们遇到问题,把希望寄托在“青天大老爷”的出现上,渴望出现多一点清官,而不是从制度上,从法律上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暂且不谈意识形态,仅从政治制度的技术层面考虑,西方的“三权分立”也是一种制约官员的有效制度吧。

唐太宗作为中国历史有名的英明的君主,以善于纳谏,从谏如流著称,可也几次差点杀了勇于进谏的魏征。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与公正,因为人都是有思想的,都有七情六欲,都有自己的好恶,所以,不建立一套严密的考核,培训,选拔人才的制度,只靠张居正主张的那样,根据个人主观判断一个人的品格,忠奸与才干来选拔人才,是无法避免出现漏洞与差错的。即使是公正廉洁的正直的官员,在主观意识上,也无法保证杜绝根据自己的好恶来选拔人才。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8:02:30 被荷锄书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