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2:00之前。他的出现,使记忆回到了一年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2:00之前。他的出现,使记忆回到了一年前。



刘庆还在琢磨着杨兴荣最后的那句话。他想告诉政委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等着刘庆开口,卧室门就被推开了。

“谁!”

“谁在外面?”政委断喝一声,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笑声,但是可以听出来,这是一个人的声音,只不过外面的客厅感觉上似乎空旷了许多,都听出了回声。

刘庆的内心中再一次的回忆起那天自己在政委办公室的一幕了,他在向后退,一步一步的向后退,政委也差不多忽略了刘庆,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卧室门外的声音。

杨兴荣躺在床上,确切的说应该是杨兴荣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床上,但是他的头部似乎是在跟随着后退着的刘庆而转动着,谁也没有察觉,直到刘庆退到不能再向后退的地方时,他下意识的砍了一下杨兴荣的尸体,才惊叫的喊出:

“政委,他没死!”

。。。。。。


“既然我已经是死了的人了,那么枉死地狱的无瞳怪人为什么还要向我索命?我难道能死第二次吗?”

“。。。。。。”

这个问题虽然是舒梁刚刚意识到的,但是说出来之后,却感觉这是一件萦绕自己心中很久的疑惑了,童明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就好像他已经知道了走出镜子世界里的路。

“童明?你还是活着的对吗?”舒梁继续问着。

“是吧,我应该还是活着的。”

“那去你家时,老陈那几个警察呢?他们还活着呢吗?”

“不!他们应该死了,可是老陈我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你只知道李队长他们俩是吗?”

“是的,我看到他们被无瞳怪人带走了。”

“老陈是死在去你家的电梯里了。”

“是吗?我不知道这件事。”童明说的非常轻松,就好像这件事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似的,舒梁听上去心里感觉到非常别扭。

“那你知道到底有多少在这里,但是还没有死的人吗?”

“只要人世间没有他们的尸体,那就一定没有死。”

舒梁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听刘庆说过,他和政委去分局旁边的太平间大楼里的时候,就是没有发现老陈的尸体,应该是自从老陈坠梯以后,所谓的尸体运去了太平间之后,就有可能不翼而飞了。那么,如果老陈的尸体没有,就说明老陈有可能没有死。紧接着,舒梁想起了陈珂,老陈的儿子,他带着政委和刘庆走出了无人的世界,就是要找他的爸爸。

舒梁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他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在无人的世界里有时候觉得恨安逸,为什么在人来人往的分局大楼里只有陈珂这个游魂可以看到他,而别人对他则是熟视无睹,以及在西直门如家,已经见到了所谓的平行线,而却活生生的把他放走。这一切都是因为,舒梁已经不是那个现实世界中的人了。可是,为什么又能和政委、刘庆,以及那么多的现实世界中的人交流呢,为什么还会有无瞳怪人一直在追逐着舒梁呢?

“童明,你似乎应该知道的比我多吧?”

“也不是,还是你知道的多,但是你毕竟是忘记了许多。”

“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你是用剪刀剪开了自己的气管儿!”童明说完后,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什么时候?”

“那我不清楚了,我是看到镜子里的画面才知道的。”

“那你不怕我吗?”

“我不怕,据说你像这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恩?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总是在重复着一次次的死亡。”

“你刚才说是据说,你是据谁说的啊?”

童明砍了一眼舒梁后背上的殷月,指了指。

“是她说的。”

“你们认识?”

舒梁问完以后,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忽然意识到了,他曾经恢复过的一段记忆。

。。。。。。


是的!殷月和童明认识,那是舒梁的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照童明的话,以及之前看到的自己的日记,那时的舒梁已经是剪断了自己气管儿之后的事了。他看到了殷月站在自己的房门外,那是舒梁应童明之约,去西直门如家酒店的事了,那是舒梁懵懂之中去选择了刺激的一夜激情的记忆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童明口中的那个出色的白领丽人是殷月。舒梁万万没有想到殷月会参与到一夜情当中。

舒梁站在原地,心里的滋味一下子回到了一年前的时间,那简直就像嫖娼时,在脱光衣服,把小姐的身体搂过来之后,看到了自己的亲妹妹。

殷月当时是怎么离开的西直门如家,舒梁不知道了,因为自此之后舒梁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活着的殷月了,唯一的一次还是在之前的高速公路上。

时间和空间似乎有些混乱,舒梁尽力的使自己稳定下来,他现在虽然可以回忆,但是却分不清时间的顺序了。殷月已经死了,可是自己却几乎和她发生了一夜情,如果确认当时的殷月已经死亡,自己就应该知道啊,可是见到殷月的时候,怎么会除了屈辱和震惊以外,就一点儿也没有其他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想到这里舒梁点了点头,明白了,那时的自己已经是剪断了气管儿之后的舒梁了,也已经不是现实中的人了,见到了虚幻的殷月,自然不会有多少吃惊。这仅仅是舒梁给自己的解释,其实现在的舒梁仍然有些不明白,也只好这样糊弄自己了。

童明看着舒梁觉得很奇怪。

“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童明问着舒梁。

舒梁不像回答他,此时的舒梁才觉得童明被关进了镜子是活该的,甚至内心中默默的诅咒了童明,让他失去那双瞳孔。

舒梁心里恶毒的诅咒,童明并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了殷月和舒梁的关系,至于一年前的那一段记忆,童明甚至可以说是忘记了。他知道这里的奥秘,一夜情和换妻是肮脏的交易或游戏,只要做了,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至于自己,也不正好在受到这样的折磨吗?

舒梁没有觉得自己的脚步应该继续向前行进,他的头脑中充斥着肮脏的童明,和诅咒。

。。。。。。


“政委,他没死!”

。。。。。。

“什么?”政委问道。

一边问着,政委的目光也转向了躺在床上的杨兴荣,果然,他的头转动了方向,正盯着刘庆的那个方向。

政委向后退着,他要上床去看一下杨兴荣,政委觉得威胁也许不在门外,而就是在卧室里,或许就是床上躺着的杨兴荣。

“政委,他的头在动!”刘庆显得恨慌张。

“冷静!别紧张。”

政委去摸了摸杨兴荣的腿,杨兴荣仍然闭着眼,头还是冲着刘庆站着的方向。政委把杨兴荣的裤腿推了上去,他只穿了一条裤子,十一月份了,这孩子怎么就穿了一条单裤啊。政委摸了摸杨兴荣的小腿,皮肤冰凉,而且有浮肿的迹象,政委通过杨兴荣腿部的迹象,基本可以判断他已经死亡了。

卧室门外的声音又出现了,和刚才差不多,还是脚步声。

政委侧耳去听,心里在想,总不会又是一双鞋吧,难道是张海泉的鞋?

忽然,杨兴荣的眼睛睁开了!

那是一对儿没有瞳孔的恐怖眼眶!

。。。。。。





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