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博士被妻子指使做家务 不堪忍受提出离婚

现代快报10月2日报道 当27岁的南京知名高校女老师张芸(化名)拿着不准离婚的判决书从南京市秦淮区法院走出时,内心喜忧参半:喜的是,她不想离婚的愿望暂时得以实现;悲的是,与她同龄的博士丈夫接到判决书后依旧冷脸相待,一言不发地从她身旁走过,她不敢想象坎坷的婚姻道路将来走向何方?


日前,记者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近年来南京主城区的一些基层法院受理的“80后”离婚案件猛增。自2003年以来,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受理的该类案件逐年递增,2003年全年才3起,但今年年初至9月份就达20多起。类似现象在南京鼓楼、玄武、白下、建邺等法院也大量出现,“几乎都是冲动惹的祸!”多位从事婚姻案件审判的法官告诉记者,“80后”草率离婚的案件正不断递增。


新婚夫妇 不到半年分道扬镳


去年,1982年出生的李丽和王君结婚。两人恋爱时,李丽的妈妈认为王君家的经济条件不是太好,怕女儿将来受苦,可李丽倔强地认为王君对自己好就行。李丽的妈妈开出条件:“要结婚,必须先买好结婚的房子才能结。”对此,王君很为难,父母也买不起房子。那段时间,李丽夹在中间也很痛苦,两人悄悄登了记,匆匆举行了婚礼。


李丽不会打理家务,还时常对王君发脾气,这让王君的父母觉得儿子受了委屈,认为儿媳妇不懂事。由于王君工作很忙,陪李丽的时间少,李丽常常大闹。有时王君外出应酬,她也是隔几分钟就打一次电话,搞得王君很烦。两人天天吵架,李丽一怒之下,跑回了娘家。两人一直冷战了两个多月,李丽认为王君不体谅她,于是提出离婚,王君虽觉得结婚、离婚都不是儿戏,可妻子和母亲这样相处下去,对谁也不好,况且岳母一直在中间搅和他们的婚姻,也就同意了。


为家务活 博士上法院闹离婚


“我们结婚前夕就发生争执,双方闹得很不愉快,现在更是无法继续下去。”黄波(化名)无法面对如今惨淡的婚姻生活,直接跑到南京市秦淮区法院起诉离婚,而在庭上,他直陈:“这段婚姻从2004年开始,就是个错误,双方带着不愉快走进婚姻,而这4年来,双方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觉得无法维持下去”。


1981年初出生的黄波是南京一所著名大学的博士生,他的妻子张芸比他小半岁,是这所著名大学的老师。两人年龄相仿、学历背景都很高,2004年结婚时,朋友们很是羡慕这对天造地设的新人。可4年来,这对让人羡慕的夫妻却闹得不可开交,直至闹上法院要离婚。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这么大的矛盾呢?主审法官通过审理发现,这个不可调和的矛盾竟然是简单的家务活。


黄波苦笑着说:“我一直都在念书,忙着博士课程。辛苦了一天,晚上回到家中本想好好休息,可张芸却很懒,经常命令我做家务活,拖地、洗衣服等。这本来就应该是女人干的活,再说我以前在家里,这些活也是从来不做的,都是我妈忙的。她凭什么自己不做,反叫我来做,对我颐指气使?”


“我有时多说了几句话,她就耍小性子,我忍受了4年,这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黄波说。


“我坚决不同意!”坐在被告席上的张芸语气很坚决。她说,我们婚前感情基础很好,双方还都是初恋,婚后的感情也不错。“从结婚到现在,黄波一直在读书,没有生活来源,家里的生活开支一直都是我在负担,家用电器、家具等共同财产都是我买的。对于这一切,我都没有怨言,因为我是真心喜欢黄波。黄波提出离婚到诉讼,都没有和我认真沟通过。我和他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矛盾,多为一些琐事小闹闹,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只要好好沟通,我们夫妻感情还是可以改善的。”


“本案双方有较为深厚的感情基础,婚后的感情也较好。”秦淮法院审理后认为,现双方之间虽有矛盾,但起因于缺乏沟通,这并非根本性矛盾。今后双方只要以家庭利益为重,发生矛盾后冷静处理,夫妻间增进沟通,关系还是可以改善的。据此,法院日前一审作出了不准离婚的判决。


多一些责任


少一些任性


据秦淮区法院民一庭陶宁庭长介绍,在一些匆匆冲入“围城”的“80后”夫妻中,大多是因“性格不合”迅速劳燕分飞,不少小两口结婚不足1年,有的甚至就是一两个月,就因为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家长里短等小事打得不可开交,直至离婚。这些“80后”夫妻大多没有孩子、财产等纷争,离起来更是快刀斩乱麻。陶宁庭长对此分析认为,通过这一类型的案件可以发现,“80后”的独生子女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其父母往往容易偏向于两种极端:溺爱型以及专制型。一旦他们把对父母和金钱的依赖带入婚姻家庭生活中,稍有矛盾冲突便出现情感危机。


很多“80后”都直接感受、领略了社会的浮躁,继而在他们的思想、行为、语言等各个方面也都表现出了浮躁、虚浮的一面。激进、缺乏理性、语言行为容易偏激、急功近利、好高骛远等这种浮躁心理延伸到感情上,则表现为草率、盲目、冲动,可以闪电结婚、冲动同居,也可以闪电离婚、迅速分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