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二六章 盗取女人的贞洁

冬雪横空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size][/URL] 李千斤对杨羿天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吃惊,前后不到几天的时间里,一个人从嫉恨到关心的转变速度未免有些太快,让人难以置信,但从对方那张充满了关切的表情上,却丝毫也不像是在作假,就算对方是天生的演员,做到这一点也确实很困难。 马车内突然伸出的那双手,动作并不十分迅速,以水仙在组织中的地位和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李千斤对杨羿天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吃惊,前后不到几天的时间里,一个人从嫉恨到关心的转变速度未免有些太快,让人难以置信,但从对方那张充满了关切的表情上,却丝毫也不像是在作假,就算对方是天生的演员,做到这一点也确实很困难。

马车内突然伸出的那双手,动作并不十分迅速,以水仙在组织中的地位和身手,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束手就擒,可偏偏刚才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就被捉进了马车内。

方才接近马车,就传来一阵阵扑鼻的幽香,那不是水仙身上的味道,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一个成功的女杀手,必须和胭脂水粉断绝任何的关系,那么难道是车内的什么人身上的气味,可能里面的也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

杨羿天撩起车帘,猛然间一双幽灵般的大手抓住了他的双臂,将毫无还手之力的他扯进了车内。

“老杨啊,你动作可真慢,让我多等了这么多天,你说说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吧。”

徐九川一身黑衣盘腿坐在狭窄的车厢内,正嬉皮笑脸地对着杨羿天。

杨羿天揉着头部撞到的地方,道:“你小子怎么用这么大的力气,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

徐九川嘿嘿一笑:“你就別挑肥拣瘦的了,现在我的工作已经都办完了,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老杨居然能混个五品的官,这次走是不是没少收银子。”

杨羿天可没时间跟他扯皮,一脸的严肃说道:“你放心,那车宝贝自然少不了你的那份,不过现在老子还没有可以到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这些该死的杀手一日不除,我整天睡觉的时候就得提心吊胆的,这样的日子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是无济于事。”

徐九川也恢复了常态,沉思了一会儿。

“老杨,既然他们利用这个女人在你的身边充当眼线,你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通过他来刺探组织上的秘密。我有一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你既可以解除身边的威胁,又可以刺探出组织上的秘密。只是按你原来的性格恐怕是不肯做。”

杨羿天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鬼主意多,忙道:“你就说吧,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到什么时候要说什么话,没见我现在都替杀手杀人了吗!虽然说对方是个罪不可赦的家伙,但总不是像以前一样以正义的身份。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我才有所省悟,其实所谓的正义与邪恶,根本就没有明确的分界线。”

徐九川也是颇有同感地拍了拍老搭档的肩膀,二人心照不宣,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中,的确都学到了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或许这就是高度文明与封建社会的不同。

“在你的眼里,可能这个女人非常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杀人不眨眼。但是就算再坚强的人也是有弱点的,你曾经与我说过,那个组织正是以你身边朋友的性命来威胁你的,这很明显就是你的弱点。而如果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你也可以利用他们的这一点,将这个叫水仙的女人变成你最信得过的人,到那个时候她自然就会倒向你这边。而对于女人来说最脆弱的方面,莫过于感情。常言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美人又有哪个不爱英雄呢!”

徐九川的一番话发人深省,的确令杨羿天受益不小,他又看了看躺在车内的两个女人中的水仙,却丝毫没有任何感情可言,脑袋里都是填满了的愤怒。

徐九川看了看杨羿天那张几乎要像火山一样喷发的脸,要让这儿曾经的‘正人君子’开窍的确有些麻烦。

“老杨,要想让这种毒辣女人与你站在一个阵线上,的确有些困难,但你可以用一样东西将你们两个人连在一起,这样她连摆脱你的选择都不会有了。你只要让她怀上你的种,那一切都万无一失了。”

“不!”杨羿天断然拒绝道:“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如果非要这样,我宁愿死了算了。”

徐九川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手中向车内一抖,一股奇异的香味充斥在整个车厢内,杨羿天像是睁不开的样子,眨了几下终于抵不住困意合上了双眼。

“哎!老杨啊,你还是老样子,看来这次还是让兄弟帮你一把吧,不然你我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我可还等着你许诺给我的那一百个美女呢,虽然说数量多了一点,不过九川我绝对不怕多。”

徐九川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两粒红色的药丸,分别塞进了水仙和杨羿天的嘴中,他又用掌在二人的胸口上一拍,药丸就被吞了下去。

马队的众人见两个人去了这么久也没见动静,心中不免都有些担心,但谁都不敢轻易上前,就连方才跃跃欲试的李千斤也开始有些退缩的意思,因为他不知道车内到底有什么,接连两个人都被陷了进去,如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必须马上向组织上报告。

李千斤调转了马头,扬鞭向另一个方向而去,此刻没有人去注意他,众人的目光全都在那辆充满怪异的马车上,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马车的帘子突然收了起来,分先后从里面扔出了两个人来,随后里面的人打了一个响指,马车上的马夫像是得到了指令,将皮鞭一甩,驾着尘土向一个方向而去。

那被从马车内扔出来的两个人正是分先后进去的李月娥与杨羿天二人,众人忙将二人救护起来。这二人呼吸紧促,全身燥热,李月娥更是全身的汗水,将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谁也搞不清楚刚才二人在马车内遭遇到了什么情况,看二人如此反常的状态,恐怕是中毒了。

这般紧急的情况,谁也不敢有所耽搁,加快了马队的速度,找到了一处比较大的城镇,然后找来了郎中给二人诊断一下,可郎中号脉之后只是微笑不语,告诉众人并不是什么大病,只给二人开了药方子收了银子之后就走了。

众人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直到马队快到了沛县的地界,杨羿天方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等到知道马上就要到沛县了,则拍着自己的脑袋道。

“哎呀,没有想到又着了那个小子的道儿,看来这家伙将药力算得还挺准,直叫我睡到了家里。”

刘家庄已近在眼前,依然是从前的模样,并没有变许多,只是多了些在迎接的人,他们中有杨羿天的老婆和岳父,还有一些地方上的乡绅,就连一方父母的曾大县令也屈尊而来,看来他儿子被收拾的那件事情也不了了之了。

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曾涂一肚子的担心,自从得到了刘员外家女婿当了大官的消息之后,这个家伙就整日里如坐针毡,多方面的打听消息是否是真的,最后得知是由两位实力派的蔡太师和王爷举荐的,那这消息一定是千真万确的了。他知道曾经自己的那个不争气的浑蛋儿子得罪了杨羿天,当初自己还本想去替儿子出口恶气,总算当时的决定比较英明,没有去招惹这个后来的大爷,不然现在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为了能够让对方尽量不找自己的麻烦,曾涂可是煞费苦心,三天两头儿地就往刘庄上跑,又送给刘员外送人参,又给凤儿送金银首饰,还将亲自将那个浑蛋儿子关进了县衙的大牢里面,以示自己的清廉。今天见了杨羿天,本想巴结一下,可人家连理都不理他,不过想想人家也没有理会自己的必要,比自己官大的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又怎么能看上自己,看来以后要多来刘庄走动走动,多拿点好东西孝敬。

凤儿事隔多日不见相公,差点就没想疯了,没等杨羿天从马上下来,就扑到了他的身上,一个劲儿地嘘寒问暖,令杨羿天心中泛起一阵的暖意,他第一次感觉到还有人这样关心自己,看来为了这些爱自己的人所犯下的错误是值得的。

刘员外又简单地给他介绍了一下来迎接的地方乡绅,这些人也都是有钱的主儿,可等他们看到庄丁们从那辆装满金银的马车上卸货的时候,眼睛差点没被吓出来,他们自己那点家常划拉划拉也不够那么多啊,如此一来对杨羿天就更加敬仰了,看来还是人家见过世面的人有出息。

当天的夜里,刘家庄大摆筵宴,请了这些人在庄内喝几杯喜酒。这些人中多数没有出过远门,所以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也少,纷纷用话来询问一路上的趣闻。杨羿天自然不能将杀人的事情说出来,胡编乱造了一些东西说给他们听,这些家伙还真是信以为真,杨羿天觉得自己也能算是一个说谎的天才了。

众人直喝到深夜才散,仆人们收拾着客厅的残局,杨羿天与凤儿早早地就回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二人世界,分离了这么久,自然二人要好好聚一聚。

可等他才脱了身上的衣服,凤儿就昏倒在了床上,再看自己的眼前,已经多了个满脸杀气的李月娥。

“说,姓杨的,你对我做过什么!”

杨羿天其实也不知道做过什么,他与李月娥一样,也只是知道结果。

“月娥,没想到你也醒过来了,我本来想等亲自去跟你说,可是……!”

未等杨羿天说完,李月娥颓然跌坐在了床脚边,她似乎是伤透了心,充满了委屈与不甘。她静静地坐在那里足足有半个时辰,一动也未曾动过,她的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斗争,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贞洁就这样被一个无耻之徒夺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