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二五章 御赐五品

冬雪横空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size][/URL] 鬼罗刹们已经是强弩之末,早被潮水般的太师府卫兵折磨得精疲力尽,拼到最后时三死一伤,之所以留个活口,想必是蔡太师想将襄阳王的人一网打尽,毕竟十二鬼罗刹带着卫队而来,如果要在汴梁城中惹起事来,那就不好收拾了。 事情已到收尾,杨羿天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几个鬼罗刹身上,忙到襄阳王身上搜出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鬼罗刹们已经是强弩之末,早被潮水般的太师府卫兵折磨得精疲力尽,拼到最后时三死一伤,之所以留个活口,想必是蔡太师想将襄阳王的人一网打尽,毕竟十二鬼罗刹带着卫队而来,如果要在汴梁城中惹起事来,那就不好收拾了。

事情已到收尾,杨羿天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几个鬼罗刹身上,忙到襄阳王身上搜出了那枚兵符。然后来到了蔡太师的耳边低语道。

“速速送我出去,不能让其他人识破我的身份。”

蔡太师并不怀疑,命那个受伤了的黑衣人,引领着杨羿天走进了暗门,一走到暗门里面,方才知道什么叫做机关密布,这太师府内的地下简直就快被掏空了,几乎数十条密道通往各个方向,一条通道里还是七扭八歪拐来拐去,直转的头都晕了。

二人足足走了能够有一刻钟的时间,方才来到了出口,等到杨羿天从下面钻出来,已经到了太师府外的一处旷地,现在还是宵禁时间,如果让人也不是说着玩的,还是先赶回商会将兵符交给水仙,不然那个毒辣的婆娘不知道又会杀无辜的人。

一番惊险过后,越加杨羿天认识到计划永远都没有变化快,如果不是自己的急中生智,恐怕会被蔡太师这个潜在的敌人给杀了,可实际上却与潜在的对手结成了并不稳定的同盟,因为二人都必须面对襄阳王的威胁,等危险一过这同盟自然也就土崩瓦解了。

黎明终于驱走了黑暗,大地又一次迎来了曙光。

水仙交付的任务有惊无险的完成了,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都安然无恙,心中不知道有多么高兴。这些是自己所能见的,但远在沛县的刘家父女生死如何,却无从得知,不过按照他们组织里面的规矩,自己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他们是绝对不会干那么蠢的事情。

经过太师府内襄阳王谋划的一系列事情,太师蔡京和他的党羽们又亲自为襄阳王罗列了许多的罪名,直将襄阳王批得遗臭万年,那些喜欢阿谀奉承的官员又是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天子一怒之下判襄阳王了个诛灭九族,与襄阳王所有牵连的官员纷纷被关进了天牢,一时间整个汴梁城变得人心惶惶。

尽管如此的混乱,但朝廷丝毫没有取消恩科的打算,不过为了维持秩序,还是调拨了大量的御林军到考场的外面。

张文忠与范年二人满怀着希望能够高中,而此番的杨羿天则打算胡乱写点对付过去就得了,因为他实在不想置身于那么多敌对势力当中,势单力薄的自己怎么会是群狼的对手。

杨羿天最后没有料到的是,二个主考官居然自己都曾见过,那就是太师蔡京和赤发的王爷,他们根本就没让杨羿天进考场,直接二人联名上书在皇帝的面前举荐了他。仁宗皇帝知道太师蔡京与他那个表弟素来不和睦,突然二人联名举荐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有特殊之处,一道圣旨将人带到了金銮宝殿之上亲自面圣。

亲自面见皇帝那是多么大的殊荣,考场内的所有人都羡慕的不得了,可那难以表明的痛苦只有杨羿天他自己知道,那天晚上自己编了个弥天大谎,如果在皇宫里面穿帮了,自己还能活得了吗?现在圣旨已下,人还在考场内,连逃都逃不了,只有硬着头皮上,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召见杨羿天的时候,满朝文武都在朝上,看样子自己只要说错一句话就插翅难逃了,不过以自己的运气,越到危险的时刻,越是能够逢凶化吉,现在只有祈求奇迹的出现。

其实上来并没用杨羿天他说一句话,所有的话蔡京和赤发的王爷早就为他说尽了,他只不过是到金銮殿内露个脸,让皇帝见上一面增加点印象。

普通的百姓或者得中的举子们第一次来到金銮殿上,往往都是全身哆嗦个不停,眼睛和表情满是恐惧之色,杨羿天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丝毫没有任何胆怯。

仁宗皇帝颇为欣赏这种有胆色的人物,当即就要大大的封赏,可朝中大臣之内却有一些人反对,这些大臣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想让他们的对手扶持更多的帮手。

最后以张邦昌为首的等人,为杨羿天亲自挑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并且为仁宗皇帝罗列了许多好处,仁宗皇帝听之信之圣旨一下,杨羿天就被弄到了远离帝都的地方。

张邦昌又将襄阳王的事件摆出来,提议皇帝削减各地诸王势力,张邦昌口若悬河,极其能辨,又兼辽国无时无刻的危险,所以提出鼓励民间建立地方武装来抵御土匪和辽人的骚扰,这样即可缓和国内的内部矛盾壮大了宋朝的武装力量,又免去了朝廷需要发放的大量军饷。

宋朝历代君主对不能夺回幽云十六州始终耿耿于怀,甚至有一位君主为此付出了小命,可事关荣辱,仁宗皇帝也如他的祖辈们一样,期望着能够有朝一日收复国土,其这种心理正是被张邦昌窥见,所以才迎合出了这么一个富国强兵的政策。现在不用花钱就能够办成这些事情,仁宗皇帝当然不能错过。

太师蔡京早已经恨得牙根痒痒,不过他想既然杨羿天是皇帝的亲信,皇帝叫他去一个地方必然是有原因的。自己只要恰到时机地去帮他一把,那么自然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反之再去看那个张邦昌,丝毫不给面子,以后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赤发王爷则本想带着杨羿天一起到襄阳去,谁想人没带走,反倒让该死的张邦昌削了自己权,如果此刻不是在金殿之上,以他的性格非要上前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万事都要看两面,杨羿天一笔未动,一言未发,就得了个五品武职的空闲,虽说被派去的地方又穷又危险,不过再怎么说也算作一个官,在地方上来算,五品要比知县可大上二级呢。

等到杨羿天回到商会之后,早就有那些想升官发财的家伙从内部得到了消息,都跑来送礼巴结他。这突如其来的好事,让杨羿天还着实有些手足无措,可却乐坏了随行而来的众人,就连那平时走路的腰板也直了许多,就连范父的那点货物也是销售一空,那些人根本就是不问价钱,付了钱就走,托杨羿天的福也大大地赚上了一笔。

范年和张文忠自认为也考得不错,不过等了两天也没见报喜的前来,估计是落榜了。范年也些显得失落,张文忠却不以为意,依然有说有笑,四人之中除去杨羿天这个白送的官职之外,就属张文忠妹妹张玉莲武科考得最好了连胜了三场,只是因为她女扮男装要是撑到最后被认出来,那可是欺君之罪,所以早早地就退出了考试。

水仙与其哥哥却是依然赖着不走,看来组织上并没有放弃控制杨羿天的决定,也不知道这突然来的一切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杨羿天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对付这些人的策略,要想了解对方只能从最接近的那个人入手。

任命之后的第三天,众人收拾了行李就要启程回沛县,临行之前在汴梁城外,却是拉了一条长龙的送行队伍,又是送钱又是送物,最后范父替他数了数不算上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起码也有一万两,这可绝对不是小数目,以现在的法律来讲也算是收受贿赂,不过古代似乎对这种概念很淡薄。其实可笑的是,送行的这些人中除了太师蔡京和赤发王爷还算认识外,其他那些连见都没有见过,不过既然都是笑脸来的,总也不能哭着让他们回去,总之来者不拒,有礼都收,大家都图个快活。

就跟这群人称兄道弟的浪费了将近一个时辰,最后又雇了一辆马车装载着那些礼品上路了。

方才行得半日,就只见迎面而来了一辆马车,那马车似乎有意与他们作对,将马车横在了路中央,那路本来就不是很宽,下面又都是一些水坑,要想过去必须从路面上走。

范父在前面喊了一阵,可那马车上的马夫像是个聋子,连一动也不动,直勾勾地看着前面,如果不是看到刚才他熟练地驾驭着马车,一定会误以为他是个傻子。范父无能为力,只有到后面来找杨羿天解决。

自从杨羿天被受了官职之后,所有人的大小事情不知为何找他来解决,一时间他还真成了人民的公仆了。他一听有一辆马车拦住了去路,脸上忙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月娥小姐,就忙烦你去跟那个马夫讲讲道理,如果对方要钱的话,我们给就是了!”

李月娥将脸色一沉道:“哪里有那么美的事,看我不将那人扯出来好好教训一下。”

她催马前行来到辆马车的近前,喊了几声马夫不见回应,她哪里受过这样的礼遇,止不住心中的怒火,准备找车里面的主人理论,只见她猛地撩起车帘,想要去用手抓里面的人,却不知道为何反被里面的人抓了进去。

在马队后面的李千斤见自己妹子突然没了,知道情况不妙,忙要向前去解救,却被一旁的杨羿天拦了下来。

只见杨羿天出奇的冷静,颇有担当地说道。

“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到我们头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