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中国人永远的耻辱、世界军校反面教材——南京保卫战

中国人永远的耻辱、世界军校反面教材——南京保卫战

中国人永远的耻辱、被全世界军校作为反面教材

——南京保卫战(1937.12)


南京之战,中国军队以15万之众抗击日本不足五万的疲惫之军。中国军事当局在战役组织指挥上出现了重大错误。战前未作周密部署,守军分别扼守正面很宽纵深浅短的外围和复廓阵地,缺乏机动兵力。战斗中,消极防守,被动应付,致使本可作为首都屏障、钳制敌人前进的金坛、句容、溧水等地轻易陷入敌手。负责策应作战的部队轻失芜湖,使中国军队陆上退路断绝,最后决定突围时中国第五大肉头将军唐生智不仅率先逃跑,还事先烧毁了除他极少数高层军官所用船只外的所有渡船。又未拟定周密的撤退计划,更没有经过参谋作业,致使守军在突围中,自相践踏,争相夺路,损失特别残重。12月13日,南京沦陷,不足五万人的日军入城,由此开始了连续八个多月对三十多万战俘平民震惊世界的大屠杀。遂成为中国人永远的耻辱。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侵华日军进攻南京的兵力部署


目前,国内有关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文章和著作中,都有南京保卫战的内容,但关于进攻南京的日军兵力部署,有许多不同的叙述。如有的说:“日本二三十万大军围攻南京”。究竟是20万还是30万,不很明确。有的说:”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八号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指挥上海派遗军(以朝香宫鸠彦为司令官,辖藤田进的第三师团、吉住良辅的第九师团、山室宗武的第十一师团、荻洲立兵的第十三师团、中岛今朝吾的第十六师团和伊东政喜的第一〇一师团)和第十军(以柳川平助为司令官,辖谷寿夫的第六师团、牛岛贞雄的第十六师团、末松茂治的第一一四师团和第五师团国崎支队),协同海军,攻占南京。松井石根接到命令后,除以第一〇一师团留驻上海外,集中全部兵力,分三路直扑南京:右路以第十一、第十三、第十六师团,沿京(宁)沪铁路向西进犯,攻夺乌龙山要塞,并渡江北上,切断津浦线和江北大运河,堵截南京守军北撤之路;中路以第三、第九师团,循京(宁)杭公路攻击南京,左路以第六、第十八、第一一四师团和国崎支队,沿广德、宜城一线西进,直取芜湖,切断南京守军沿江西去的退路。”


但实际上《大陆命令第八号》极为简单,原文是:“命令:中支那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克敌国首都南京”。详细部署则命令按“参谋总长指示”办理活。而根据其实际进军的情况来看,上述“右路”“第十一师团”,实际上只有这个师团的天谷支队(步兵第十旅团长天谷直次郎少将,以第十二联队为基干),协同第十三师团主力。在镇江渡过长江,迂回中国军。而该师团主力则开赴台湾(淞沪战役时,日统帅部曾从台湾守备队抽调兵力,组织重藤支队,增援上海)。

第十三师团一部分在江阴渡过长江,主力则在镇江渡过长江,堵截南京守军北撤之路。但这个师团派出了山田支队(第一〇三旅团长山田梅二少将,以第六十五联队为基干),沿长江南岸进攻,直到南京近郊的幕府山。

所述“中路”“第三师团”,实际上只派出了“先遣队”参加对南京的进攻,占领了南京的通济门和武定门。而该师团主力则在苏州方面。所述的“左路”“第六、第十八、第一一四师团和国崎支队”,并非全部“直取芜湖,切断南京守军沿江西去的退路”,而只有第五师团国崎支队(第九旅团长国崎登少将,以第四十一联队为基干),在采石以北的慈湖镇渡过长江,从乌江进攻并占领了浦口;第十八师团侵占了芜湖。其余均为正面进攻南京的部队。


还有第一〇一师团,虽然在占领上海后担任上海附近的警备,以后转向杭州进攻,但其大岛部队(可能是一个大队),却与十六师团等一起,从苏州、江阴、常州向南京追杀,在其为炫耀武功所拍摄的众多照片中,有在南京城外俘虏中国军1.5万人和在仙鹤门屠杀4000俘虏的两张照片,成为其参与南京暴行的铁证(见《支那事变纪念写真帖—伊东部队》,军御用达三益社,昭和十四年)。


还有海军第十一战队,从镇江向乌龙山炮台和南京下关江面进攻,在中山码头登陆。

从正面进攻南京的日军部队有:第十六师团(从汤山、麒麟门到中山门、下关)、第九师团(孝陵卫以南到光华门)、第一一四师团(袜陵关、方山、雨花台、中华门)、第六师团(牛首山、板桥、雨花台、中华门、江东门、三汊河)及海军第十一战队(从乌龙山至下关江面)。加上上面说的第十三师团的山田支队,第三师团的“先遣队”,第一〇一师团的大岛部队。而从南京外围迂回的则有上面说的第十一师团的天谷支队,第十三师团主力、第五师团国崎支队和第十八师团。

但这些部队均在淞沪会战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减员在四万-六万人以上{包括生病住院治疗},并在会战后大部回国休整,只有三个师团争先恐后地杀向南京若按这一标准推算,从正面进攻南京的日军约有5万人,从南京外围迁回的约有两万多人,共约七万多人。在攻进南京前已伤亡两万多人。



南京保卫战17位殉国将军

少将十一人

萧山令(1892-1937) 宪兵司令部副司令兼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长等

字铁侬,湖南益阳人。1910年入陆军小学。次年毕业后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1916年毕业。回湖南蔡钜猷、贺耀祖部任连长、营长、团副、参谋等职。1928年任益阳县县长。1929年1月任首都宪兵司令部中校参谋,1930年升参谋处处长。1932年任总务处处长,主管全国宪兵的编制与训练工作。1936年3月攫升为少将参谋长。1937年11月中旬宪兵司令谷正伦赴武汉就医,升任宪兵司令部副司令,成为南京宪兵首脑。旋首都卫戍司令部成立,长官唐生智命令其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暨南京市市长,以便宪警协调行动。因积极组织修筑野战和城防工事、维持市内秩序等,颇受好评。12月,南京保卫战开始,所属1万余名宪警除负责防守城内重要据点外,还协助防守上新河、雨花台、光华门等处复廓阵地,光华门战斗最激烈时清凉山宪兵部队曾被调遣驰援。12月12日上午城防危殆时,命令宪兵增筑城内街垒工事,准备巷战。下午奉命撤退,并殿后督队。夜于仪凤门外又指挥宪警与追敌激战,渡江时为日军汽艇机枪扫射身亡。后追晋中将。


朱赤(1900-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少将旅长


字幼卿,号新民,江西修水人。小学毕业后于私塾任教。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次年参加北伐,任见习官,随部转战湖南、江西。因战功升任排长、连长。1932年参加淞沪抗战,因功升任营长。1935年,随部进驻江阴、常熟一带,构筑锡澄线及吴福线国防工事。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任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三团团长,屡次请战效命。8月,晋升为二六二旅少将旅长,率部参加淞沪会战。曾在上海八字桥等地首战日军,攻占日本海军司令部。8月下旬,退守苏州河和江湾一线,多次击退日军进攻。11月初,奉命率部退往南京。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八十八师以二六二旅、264旅及一个补充团兵力守卫雨花台一带。9日,日军第六师团突破牛首山,先后以两个联队向雨花台发起猛攻,均被击退。10日以后,日军于光华门附近攻击受阻,遂以两个师团在飞机、大炮、坦克的协同下全力猛攻雨花台。守军奋勇血战,反复肉搏,第一、二线阵地相继被摧毁,仍率余部退缩至核心工事顽强抗击。12日下午,部队损失殆尽,仅余te务连,遂命士兵打开几十箱手榴弹盖子,用绳串连导火索,待日军进至阵地前沿时全部引爆,敌人遗尸遍地。不久,因弹尽力竭全部壮烈殉国。


高致嵩(1898-1937) 第八十八师264旅少将旅长


号子晋,广西岑溪人。岑溪县立中学毕业,任乡村高等小学教员。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次年1月毕业后任见习官,参加东征、北伐诸役,历任排、连、营长等职。1930年调南京卫戍司令部。1931年底,国民政府警卫军第二师改编为陆军第八十八师,任该师中校参谋。1932年淞沪抗战爆发。2月,随八十八师开赴上海支援十九路军,作战负伤。1933年调任湖北省保安团营长,参加“围剿”工农红军。1934年,投奔浙江省保安处处长兼浙赣皖边区“剿fei”司令官俞济时,升任保安处补充团上校团长,旋改任第三团团长。参加“围剿”方志敏率领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1937年8月,率部参加淞沪会战,被编入八十八师264旅。因功升任264旅少将旅长。11月,奉命撤退。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与二六二旅朱赤部协同防守雨花台阵地,连日顽强抗击日军进攻,毙敌数千。友军阵地被突破后,三面受敌,仍率部坚守阵地。12日下午,与全旅大部官兵壮烈殉国。后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1986年3月,浙江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易安华(1900-1937) 第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少将旅长


字福如,号济臣,江西宜春人。江西省立第八中学肄业。1925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宪兵科。次年毕业,任军校宪兵教练所见习少尉队长,后调任中央宪兵团排长,参加北伐。1927年升任浙江警备司令部第三补充团上尉连长。1928年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次年入中央教导队。毕业后任教导第一师第一团上尉连长。1930年中原大战后升任少校营长。次年,教导师改编为陆军第八十七师,任该师第二六一旅五二二团中校团副。1932年赴上海增援十九路军抗日。1933年冬,升任该团上校团长。 1937年参加淞沪会战,随八十七师围攻上海市区日军阵地,毙伤大量日军,遂任该师二五九旅旅长。11月,奉命撤离上海。后于镇江任戒严司令。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防守中华门右翼阵地。9日,日军猛攻光华门、通济门、雨花台。10日午后,第九师团部分日军冲入光华门,占据沿街房屋。乃率部与该师二六一旅经过8个多小时血战,全歼入城日军。易安华与二六一旅参谋主任倪国鼎等30余官兵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罗策群(1893-1937) 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少将副师长


广东兴宁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工科毕业。历任参谋、营长、团长、师参谋长等职。抗战爆发时任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四七五旅旅长,参加淞沪会战。9月在刘行与日军血战9昼夜。又于杨木桥指挥击溃日军劲旅久留米师团,因功升任一五九师副师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因师长谭邃有病先期过江,代行师长之职。曾率部在汤山阻击从京杭公路北上之敌两昼夜。12日夜,来自广东的六十六军、八十三军集合部队出太平门,沿京杭公路向皖南突围,率一五九师奉命打前锋,在紫金山北麓的岔路口遇敌阻击,数次冲击不果,乃亲自率队向敌冲锋,不幸中弹殉国。


姚中英(1896-1937) 第八十三军一五六师少将参谋长


字若珠,广东平远人。1924年于平远中学毕业,参加革命军,旋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1925年参加东征。毕业后参加北伐。后入陆军大学第八期,毕业后回广东任陈济棠部独立第一师二旅六团中校团副、燕塘军校上校教官等职。陈下野后,调任余汉谋第四路军教导旅上校参谋长。1937年,以上校团长职务由广东韶关奔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因功升为第八十三军一五六师少将参谋长。后在镇江设防。12月初,镇江被日军占领,撤往南京,扼守汤山一带。8日,奉命率部与三十六师预备二团在紫金山以东的青龙山、龙王山一线,掩护第一线守军退守复廓阵地,与衔尾猛攻的日军连日激战,后因伤亡惨重退入太平门。12日,指挥所部向日军兵力薄弱处突击,身先士卒,辗转冲杀,不幸中弹,壮烈殉国。


司徒非(1893-1937) 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少将参谋长


字严克,乳名荣,广东开平人。早年在广州贩报为生,后入印刷厂,半工半读。1917年入保定军校第六期,1919年毕业。1922年,任游击总司令,协助孙中山讨伐在广州叛变革命的陈炯明。后历任江门市市长、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广东省政府参议员。1932年1月,任十九路军独立团团长参加淞沪抗战,作战英勇,被报章赞誉为“大胆将军”。战后,为十九路军将领追悼阵亡将士撰写挽联:“挥戈比鲁阳,及尔皆亡,泪落吴江湖猛士;掣挺击倭奴,为民效死,伤哉血浦招英魂。”1933年11月,随十九路军在福建省组织“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失败后,在香港经营礼香酒庄。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任第四路军少将高级参谋。一六O师参加淞沪会战时,在该师协助指挥。11月,上海沦陷后,随军退守南京,任一六O师少将参谋长。12月6日至8日在汤山阻敌。10日所部刚撤至大水关,又奉命调入城内准备巷战。12月13日随部经太平门突围至句容,身中数弹殉国。



李兰池(1899-1937) 第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少将副师长


字锦卿,辽宁锦西人。1926年冬,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七期步兵科。1928年8月毕业,入东北军,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副、团长等职。1933年,随部参加热河抗战和长城抗战,旋即转赴关内。1937年,以第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少将副师长之职参加淞沪会战,驻防江苏南通、海门等地,守备长江左岸。11月,率部渡江据守江阴要塞。在日军第十三师团进攻下顽强抵抗,浴血苦战,连连退敌。后日海军参战,阵地工事大部被毁,官兵伤亡甚多,乃于12月1日向镇江突围。10日开赴南京前线,在蒋庙一带与日军激战,亲上火线督阵,击退日军进攻。12日,南京城破,奉命突围,率队冲锋时于太平门附近中弹阵亡。


刘国用(1898-1937) 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一七四旅少将副旅长


号剑豪,广东梅县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毕业。1925年起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教导队教官和第十五师二团排、连长。1930年起历任第十六师一团少校营长、中央军校南昌分校中校教官。1936年起任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三四四团团副、上校团长。1937年8月任该师一四七旅少将副旅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防守牛首山。9日,在与敌激战3日后,退守水西门以东地区为预备队。继续与敌激战,13日于水西门外殉国。


蓝运东(1899-1937) 预备第十师少将参谋长


字阜伯,湖南醴陵人。1924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后升至军事委员会军务局专员。1937年10月由福建新兵编成预备第十师,任少将参谋长。12月于南京殉国。


万全策(1902-1937) 教导总队第一旅少将参谋长


广西苍梧人。师范生。入广东西江讲武堂,后进过中训团研究班。1924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队,转第二队。1937年,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一旅少将参谋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第一旅防守紫金山南的工兵学校左侧、孝陵卫、西山、中山门一带,旅指挥所设紫金山第一峰。自8日起协助旅长周振强与敌交战,主阵地始终未失。至11日战事最激烈时阵亡。




追赠少将6人


雷震(1901-1937) 教导总队第3旅上校副旅长


原名汝勤,四川蒲江人。先后就读于邛来县的邛大蒲联立中学、成都法政学校及熊克武所办建武学校。1924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炮兵科,改名雷震。1925年毕业,留校任军械处党代表。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在蔡廷锴部历任连长、营长。1932年参加淞沪抗战,时任团长。1937年抗战爆发,调南京,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三旅上校副旅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坚守紫金山阵地。12日下午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撤离,雷震率部留守。13日,掩护军民于下关火车站乘火车突围,与连长雷天乙等上最后一节车厢殿后。日机空袭将列车炸断,火车头拉着前面车厢开走,乃下车指挥官兵抗击日寇,力战阵亡。1938年9月追晋为少将,入祀蒲江忠烈祠。1986年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谢承瑞(1905-1937) 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


江西南康人。1927年10月入法国里昂中法大学攻读陆军专业,1930年1月毕业。1937年时为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所部与八十七师二六O旅防守工兵学校。9日,防守淳化的五十一师败退回城,在尾追的日军第九师团的猛攻下阵地失守,遂退入光华门与八十七师、一五六师、宪兵教导二团等坚守城垣,并迫退城外日军。10日,光华门两次被突破,但入城日军均被歼灭,有少量残敌隐藏于城门洞内。遂建议组织敢死队清除残敌获准。半夜,从箭楼上将汽油桶摔到门洞口,点燃烧敌,并亲率教导二团敢死队打开城门,与从城上缒下的一五六师敢死队前后夹击,敌人悉数被歼,且俘获一人,原本抱病参战的谢承瑞为火焰灼伤。此后坚守光华门。13日凌晨始受命撤往下关,在挹江门因身体虚弱被拥挤失控的人群踩倒身亡。后追赠少将。


华品章(1902-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上校副旅长


字荣衮,后改希平,四川西昌人。1924年赴成都考入国民革命军军士教导队,毕业后在军中服役。1926年入黄浦陆军军官学校第四期炮兵科,在校时即参加北伐。1927年6月毕业。先在第五十八师历任排、连、营长,后调第七十二军八十八师任军士教育大队长。因训练有方,升任该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中校副团长。1935年升任该旅野战补充兵团上校团长,入川驻防灌县。1936年秋奉调回南京,升任二六二旅副旅长兼野战补充兵团团长,驻南京外围。1937年8月开赴上海前线抗击日军,11月底撤至南京整补备战,驻守雨花台阵地。12月9日,随部先后击退日军两个联队的进攻。后日军主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协同下连日猛攻雨花台,战况激烈。12日下午华品章在拼杀中壮烈殉国。1939年8月追晋为陆军少将。


韩宪元 (1902-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上校团长


广东文昌人。1925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1937年时任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上校团长,参加淞沪会战,英勇拒敌,坚守四行仓库掩护撤退的谢晋元即为其所部团副。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防守雨花台阵地,激战累日。12日,在雨花台与旅长朱赤等壮烈殉国。后追赠少将。


黄纪福(1902-1937) 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四七七旅上校副旅长


广东梅县人。1926年,加入国民革命军,后入第十一教导队学习。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等职,曾参加北伐战争。1936年在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任团长。1937年率部在刘行、广福等地奋勇抗击日军,予敌重创。12月,任四七七旅副旅长,参加南京保卫战,在汤山拒敌。汤山失守后经麒麟门退大水关集结待命。10日随一五九师调驻明故宫,策应增援光华门的一五六师。12日,南京失守,随六十六军经太平门突围,沿途战斗中壮烈牺牲。后追赠少将。


蔡如柏(?-1937) 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九五六团上校团长


广西邕宁人。广西陆军干部养成所毕业。历任排长、营长等职。1936年任第一集团军第十一师参谋长,后调任六十六军一六O师上校参谋处长。1937年8月,参加淞沪会战,负责一六O师作战补给等工作。上海失守后,调任一六O师九五六团团长。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曾随部在汤山阻敌。8日,汤山失守,随六十六军奉命退大水关休整。13日,随部突围至汤山时遭遇日军第十六师团主力的攻击,战斗中壮烈牺牲。后追赠少将。




悼英魂


战死在疆场的先烈以他们壮烈的人生书写了为民族生存而顽强不息的战斗篇章足令我们缅怀敬仰;七十年后的今天,历史光荣地赋予我们发扬先烈们为民族解放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彻底粉碎小日本一切痴心妄想和讹诈,用百倍的仇恨,万倍的打击力度去报70年前倭人欠下的血海深仇!


六十岁一个甲子,日本若是聪明人早该向中国讨教解决仇债的方法,老天偏偏给了他们死不认账这样的嘴脸等待着中华儿郎们一试身手。


壮烈牺牲的英雄固然令后辈崇敬,即使那十数万在南京保卫战的突围中被日军俘获的战俘何曾不想在抗击外侮的战场上建功立业?是战略高层的错误方略和战场的城防司令唐生殖这个肉头司令出卖了他们崇高的愿望和“与南京共存亡”浴血奋战的精神。尤其是战场唐生殖的率先逃跑,断绝后路的烧毁出他们乘坐的船只外所有的渡船;高级长官扔掉部队递次逃亡,基层官兵遂成为待杀羊群。这种混乱使他们欲战不能,欲走不通,最后被日寇以各种各样残忍地方式所杀害。在祭酒悼念将军、烈士们的同时,也为死难的三十多万同胞献上一束花来安慰他们的冤魂吧-------------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