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 谍 第八章 续

che5558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URL] “叭!”一团报纸砸在袁光宗黑中透红的老脸上。“你干的好事!”徐正恩脸色铁青,“叫你小心,再小心,可你倒好,堂堂一个中统特务科长硬是让人家给半偷半抢了,你对得起党国,对得起我们忠于的事业吗?” 任由报纸从脸上滑落,袁光宗默然无语,心中被无限的羞愧和懊悔煎熬着。虽说千古艰难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


“叭!”一团报纸砸在袁光宗黑中透红的老脸上。“你干的好事!”徐正恩脸色铁青,“叫你小心,再小心,可你倒好,堂堂一个中统特务科长硬是让人家给半偷半抢了,你对得起党国,对得起我们忠于的事业吗?”

任由报纸从脸上滑落,袁光宗默然无语,心中被无限的羞愧和懊悔煎熬着。虽说千古艰难唯一死,可当时怎么就没勇气拼一拼,也好过现在给骂的狗血淋头啊。


“处座,你处分我吧。”袁光宗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

“处分你?处分你就没事啦?这件事连老头子都知道了,今天上午,我还被叫去给臭骂一顿。”想到上午的事,徐正恩不由火头越发的大,“妈了吧子,要不是人手不够,老子现在就枪毙你!”


“处座息怒,处座息怒,请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要把那个强贼給抓回来。”正挨着骂的袁光宗,一提起那晚的蒙面人就恨得咬牙切齿。

“哈”徐正恩怒极反笑,“抓回来?名单已经公布,抓回来有屁用!再说你抓的回来吗?我看你连找都找不到!”


“处座,您看这件事,是不是共、、、、?”见徐正恩有消火的迹象,袁光宗赶紧转移话题,把事往共产党身上推。

“嗯”袁光宗那点花花肠子,徐正恩自然一清二楚。骂也骂过,气也出了,再说人手确实不够,特别象袁光宗这样有经验的老手不多,徐正恩决定放他一马。不过袁光宗倒也没说错,这事明摆着是共产党干的。


“袁光宗,”徐正恩要再警告一下他,“这件事,我先搁着,你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二罪并发,我直接将你拉出去枪毙,知道吗!”

“是、是,请处座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抹一把头上的冷汗,袁光宗连声应道。


“好了,我问你,袁立最近的情况怎样?”徐正恩对这个见过一面,甚至老头子都提到的有为青年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比较激进,但那是由于年龄和社会阅历不足造成的。象这种愤青,徐正恩见多了,而我们徐大处长有的是办法给他洗脑。

“回处座,小立他这几天一直在家,哪也没去。”

“你跟他说了进调查局的事吗?”

“说了”

“那他同意吗?”

“一开始不同意,后来经过我耐心的劝导和解释,他终于答应先来试试。”

“来,就好。”沉着脸,徐正恩点点头,眼里阴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让他明天就上班,先来找我。”徐正恩接着又道。

、、、、、、、、、、、、、、、、、、、、、、、、、、、、、、、、、、、、、、、、、、、、、、、、、、、、、、、、、、、、、


袁光宗说袁立这几天一直在家,不假。可袁立真的待得住吗?自从同意二叔进调查局之后,袁立就心急如焚,他要马上把这个情况汇报给文教授。借着出去买几本书的理由,袁光宗今天前脚出门,袁立和看门的佣人说一声,后脚就跟着出来了。

一路上,袁立低着头,急冲冲的走着,眼看再拐过一个街口就是廖家巷,这时,从拐角处突然转出个戴礼帽的青衫人,袁立刹脚不住,一头了上去,“哎哟!”一声, 袁立被撞出老远,跌倒在地。“妈的,走路不长眼睛啊!”伸手按住头上快掉的帽子,青衫人张嘴就骂,看着倒在地上的袁立,也不过来扶人,只是掸掸撞皱的长衫,扬长而去。


“身后有狗。”这是被撞的瞬间,袁立所听到的。

“撞到人还有理了。”坐在地上, 揉着撞痛的脑袋,袁立忿忿地看着走远的青衫人,那壮实的背影。“他是谁?来向我报警。”带着心中的疑惑,袁立爬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没有拐弯,而是过了街口,直接向下一条街走去。印象中,那里有间旧书店。


从旧书店里出来,腋下夹着经过挑拣买来的书,袁立依旧低头急冲冲的走着,在路过一个布置得很别致的商店橱窗的时候,袁立猛然回头向橱窗看去,通过橱窗玻璃反光的斜面,瞄见一条慌乱的身影从袁立背后闪过,果然有狗!借着装做对橱窗感兴趣,仔细看的机会,袁立脑中急速思索着:怎么办?现在去找文教授是不可能的,袁立自问没有甩掉尾巴的本领,而且又没有另外的联系方法,现在只有先回二叔家再说了。

带着尾巴,袁立悠闲地逛着街,还去热闹的鼓楼转了一圈,途中买了几样小吃,边走边吃,直到快傍晚的时候,这才举步回二叔家。


刚进门,发现袁光宗已经回来。“二叔”打声照呼,袁立夹着书就要进自己房间。

“小立,你等会,我有话说。”袁光宗叫住袁立,见到夹着几本书的袁立向他看来,袁光宗眉头一皱,“到哪去逛了,这么晚才回来?”


“在家里闷得慌,我去旧书店,买几本书回来看,顺便在街上转了一会。”袁立镇定自若地答道。

“都这么大学问了,还看什么书。”看见书,袁光宗头就疼,赶紧话风一转“处座说,让你明天就去局里上班,先直接去找他。”


“处座?二叔,是不是那天来的那个徐先生?”装做毫不知情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不是他,还是谁。”袁光宗笑合合地看着袁立,随即一脸惊奇地问道:“咦!你怎么猜到的?”


“这还不容易吗。”袁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从那天酒席上我就看出来了,你们所有的人都对他那么尊敬,哦,不!我看应该是敬畏才对,当时我就在猜他是谁?再加上后来你不是还喊了他一声‘处座’吗?”

“对,对,我想起来了。”袁光宗手拍额头,想起那天的事,笑骂道:“好小子,什么时候学得猴精啦!”


“嘿,嘿,一般,一般。”袁立有点得意的道。


第二天上午,袁立和二叔一同前往???? 路-???号国民党党部中央统计调查局秘密总部。(丁家桥总部自徐上台后,不久被放弃,只做为一般的档案存档处)

这是一栋两层的小别墅,外表看上去很普通很简单,门口也没有宪兵或特务之类站岗的。但进门后,先是袁光宗主动交出自己的配枪,接着,出现两个便衣对袁立进行搜身,连已经交出枪的袁光宗也没放过,查过他们身上再没有武器后,又要求出示证件,袁光宗取出证件,并说明袁立的来由,两个便衣将证件对照无误,向楼上打电话询问一番,一切没问题之后,才放行。这些袁立都看在眼里,暗暗咋舌,心道防守得可真严密的。


袁光宗领着袁立向二楼走去,直接到了徐正恩办公室门口,敲敲厚重的橡木门,随着一声“进来”,袁光宗领头向里走去,袁立随后跟着。和往常一样,徐正恩伏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正批着文件。

“处座”随着袁光宗的叫声,徐正恩抬起头,看见站在门口的袁光宗,还有其身后的袁立,“噢,原来是我们的大才子大驾光临,恕罪,恕罪。”忙起身,徐正恩绕过办公桌,迎上来,“子衡,你去忙你的,世侄暂时就留在我着吧。”


“是,处座,那我去了。”袁光宗答应着,看了一眼袁立,示意他注意点,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

“来,世侄请坐,喝茶,还是喝咖啡?”打发走袁光宗,徐正恩异常热情地照呼着袁立。

“处座,您、、、、?”袁立话未说完,徐正恩挥手打断了他。

“诶,别叫我处座,以后都是自己人,叫一声‘徐叔’吧。”

“处、、、”

“不对,叫‘徐叔’”徐正恩纠正道。

“好吧,徐叔 ,您看,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很多东西都不懂,特别是象党务之类这方面的事情,小侄更是一窍不通,也没有什么经验。而党务的事情,是关系到一个政党的生存和发展,何况是国民党,这样的执政党,它还关系到中国的现在和未来。对此,小侄成惶成恐,怕不能够胜任这样的事情,还请徐叔担待。”袁立还想做最后的努力,看看能不能不戴上‘国民党狗特务 ’这个帽子。


“世侄,你来看!”徐正恩从桌上拿起一叠卷宗放在袁立面前,“这些都是近年在我国,我党,我军所发生的叛变、泄密,绑架、暗杀等一系列案件,根据仔细分析,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些是日本和共产党的间谍与破坏分子所为。为什么东北三省能够这样快的丢失,就是日本间谍拉拢、收买了我国的一些政府官员,导致我经济、军事情报泄露,日军才能迅速占领东北三省。为什么我国军三番五次对共匪进行围剿,不能尽全功,这也是我内部共产党间谍,通风报信的结果。由此可见,日本和共产党间谍活动之猖獗!”说到这,徐正恩双眼泛红,手按桌子,紧紧地盯着袁立的眼睛,仿佛要看出什么似的。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猖獗吗?”大概是从袁立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没发觉异常,徐正恩接着又道:“这是因为我们情报人员太少,经验不足造成的。唉,都说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又有多少,有志向,又有才能的青年,愿意投身这一行呐?”说完,徐正恩一脸的沉痛。


如果没有经过党的提醒和教育,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残暴的‘珍珠桥事件’事件,袁立今天很可能被徐正恩说服,从而头脑发热地誓死效忠‘党国’,为这帮自私自利的‘党国’,而无怨无悔地卖血卖命。

冷静地看着徐正恩声情并茂的表演,袁立不为所动,反而却暗暗地升起一丝怒火。张少帅那无奈的眼神,珍珠桥上抗日学生被暴打的惨状,就是怒火的根源。这帮恬不知耻的家伙!袁立暗骂道。


不过,这好像正是加入中统的,一个合适的机会。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就算为了珍珠桥上牺牲的同学吧!忽的站起身来,袁立神情激动地面对徐正恩:“徐叔!你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要求参加调查局的工作,为国家效力!”

“好!好!”老怀大慰,能够如此轻易地说服一个知识渊博,年轻有为的青年学生,老徐暗自得意其宝刀不老。

、、、、、、、、、、、、、、、、、、、、、、、、、、、、、、、、、、、、、、、、、、、、、、、、、、、、、、、、、、、、、

走出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戒备森严的两层小别墅后,顺利完成打入敌特内部任务的袁立,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方面他本就不喜欢国民党特务,这个工作。另一方面,他为怎样能尽快与文教授联系,汇报自己当前新的情况,而头疼。

时间紧迫啊!就在二天后,袁立将参加一个由徐正恩所安排的,为期十天的封闭式特工集训班,学习各种间谍、特工必备的常识和技能。然后,以秘密特派调查员的身份,直接前往上海,以对付那里日益活跃的日本和共产党间谍。想到这些,袁立不禁心急如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