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痛下杀手(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因此,正对的阳光,至少可以使他们花半秒时间,才能适应。

半秒,足够勾下扳机。

半秒,也就可以夺人性命。

时常,当我遥望星空的时候,我就会感觉到,明亮闪烁的星星会为我们的生命注入美丽;而遥望银河,我们的生命就仿佛在一条光芒的河流里如痴如醉。一切都似乎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永恒。然而,在我们肉眼无法看到的地方,一些新星正在形成、正在诞生;一些老星正在碳化、正在走向单一的物质。黑洞则以一种超能的吸力,吞噬周边的物质,或者是流经其上空的星球、陨石。也就是说,在我们无法看到的地方,在星球这些生命体活动、生存的地方,正在上演着一场场物质争夺、转换、裂变的“战争”。正如巨恒星的大爆炸,将原有的物质爆成一片巨大的星云,再交由时间去重组一样。

宇宙如此,我们生命的小宇宙何尝不是如此。每天,当我们身上的皮屑掉落,我们会以为它们是走向死亡,其实并非这样。它们一旦离开我们的身体,时间即刻赋予它们美丽的果壳,使它们拥有自己的生存形式。这并非是佛所说的轮回,而是物质不灭定律所致。一些未被我们认识的物质,比如思想的光芒,艺术的火花,科学的闪电,当从我们身上迸发出来的时候,时间亦以其果壳将它们包裹,赋予它们独特的生命。这种生命,既可以远离我们的肉体独立存在,又可以不受人类的意志所左右。倒是,它们时常给予我们人类以巨大的精神能量,让我们的胸怀更广、视野更宽、眼界更高。正是它们无限的生命力,使我们感到生命的永恒。人生一旦被时间的果壳包裹,就不是匆匆的过客,而是可以走向永远……

每天,我们的胃部就像黑洞,要吞入大米、高粱、鱼肉、茶水,将它们转变成能量,以维持我们生命的小宇宙的运转……

人类如此,万物亦如此。在时间的果壳里面,生命的运转方式是一样的。都是由种子、发芽、开花、结果这么一种过程所完成。就像是格律诗词的起、承、转、合,把生命形成一个整体。当然,由于物质的基因不同,呈现出来的生命形态自然就不同。单是花,就有百样的花形,各自展现各自的风姿。人类亦然。

当我们回首人类历史的时候,往往会以狭隘的价值观念去衡量过去的人和事,厚此而薄彼。要么把眼球集中在帝皇将相身上,要么将心思神往向富豪巨贾,而将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遗忘。没错,因为时间的厚爱,我们都拥有一个美丽的果壳,都有机会去不断开花,不断结果,不断裂变。但由于生命的价值,从来都不是单一的走向;生命的形态,也不是单一的发展。每个生命体便因条件的不同,而结出不同的果实。有的可以产生核裂变,成为巨人、伟人;有的却只能自然发展、自然裂变,显得一生平淡。巨人、伟人我们需要;平民我们亦应无限热爱。如果说巨人、伟人是时代的潮头,那么平民就是潮头的根基、潮头的动力。因为平民的一生,有的只结果善良,有的只裂变爱,有的只孕育美,有的只产生天真……但正是他们的单纯,使我们的巨人、伟人拥有无数的掌声,使我们在战争的残酷中仍坚信明天的美好。他们是让世界充满美丽的根本,亦是时间对我们人类的偏爱所在。

物质上演着互相吞噬的大戏。

非物质的思想、意识、灵魂,也在上演着一样的戏。人生如戏,大部分的人注定只是匆匆走过场的群众演员。

对我的对手越推测,我就觉得他越不简单。他就像是思想的黑洞,先将别人的思想吞掉,然后爆发具大的能量,去控制别人。但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以他的思想模式,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我说过,领袖式的人物,都有这种雄心壮志。

但回望历史,我就会发现,这种雄心壮志,有的推动历史前进,有的却是令历史倒退的。前者造福人,后者害死人。

前来的三个杀手,无疑就是我的对手的牺牲品。

当然,他们业经洗脑,当他们接到指令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执行崇高的使命,誓死不辞。

七点过一刻,我的目光一亮——

三个杀手出现了,

当他们走出机场出口的大门,走在门廊的时候,不出我所料,他们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同时发出目光,分别朝三个方向眺望。

都是生龙活虎的汉子。

但也正如我所料,阳光刺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的目光在半秒内,大大打了折扣。

“砰、砰、砰”三声枪响。

其实是无声的。枪都加了消音器。

只是感觉。或者说,是我看到他们的额头正中,都多了一只烟头大的黑洞,他们的嘴都张得大大的,连“啊”的一声都无法送出,身子便朝后倒了。

“好了,准备走。”我对波姬丝道。

波姬丝和罗伯纳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一眼机场出口慌乱的人群,已经明白,华莱尔他们顺利地进行了狙击,顺利地射杀了三个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