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七 在拘留所里想起我的从前往事

梅戈 收藏 1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URL]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七 在拘留所里想起我的从前往事 进了拘留所,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这次肯定是要被判了,任何幻想都是奢望,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在等待命运的抉择中,我是非常思想我的家人,还有我的那些好朋友,尽管我们这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七 在拘留所里想起我的从前往事




进了拘留所,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这次肯定是要被判了,任何幻想都是奢望,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在等待命运的抉择中,我是非常思想我的家人,还有我的那些好朋友,尽管我们这些人很为那些正直的人所不耻,可我们究竟是社会构成的一部分。


号里的人除了那些外地人、岁数大些的,凡是这一带的玩闹是差不多都认识我,看见我被关进来都围上来讨好我,有些机灵消息灵通的也知道我被关的缘由,我无心和他们呱噪,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后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来,这些玩主儿们也识趣,看我不想说话脸色也不好就散了开去,几个爱说话也怕因为说话声儿大了惹到我而让我发脾气就躲到了一边去小声嘀咕,对这些我没有在意,开始想自己这件事能判几年。……


想了这又想了那,想完案子想家里人,想完家里人又开始想朋友,每天我都是在思想中度过,最后实在没的想了我又开始想从前的事。


农村出来的朋友都知道,这世界上负担最重的就是农民,他们的生活也最没保证,每天付出的劳动不少,可遇上天灾之类的就只有望天兴叹了。为了保证改善家庭生活,农村的人是家家都养家禽家畜。我们小时候就是家家都养着猪啊、鸡啊什么的,这些家禽家畜跟人是一样每天都要吃喝的,可大人们是每天天才亮就要出去下地劳动,天不黑是回不来的,这些家禽家畜怎么办?就靠家里的孩子老人喂养,农村孩子为了饲养家里的这些家禽家畜,每天要有好大一部分时间去劳动——拔猪菜、鸡菜之类的野菜,给猪煮猪食,给鸡剁鸡菜,哪家家里没有这些鸡、猪,生活都将会很成问题,农村绝大多数的人家就是靠卖猪卖鸡换取现金来买油盐酱醋等副食必需品,所以喂养家禽家畜是农村人家的一个重要生活部分。


就因为喂养家禽家畜需要占用大量的时间,许多农村子弟就不怎么能有时间去上学了。农村的孩子五六岁就要帮助家里开始干活,十多岁就是家里的半个劳动力,等到十五六说什么也得下地去劳动了,女孩还稍微晚一点。而农村孩子不读书的另一个原因是观念问题。当时农村子弟读完中学也没什么其他的出路,反正读完书你也是回家种地,还不如早帮家里几年忙,也能给自己挣几块钱用。


因为生活负担重,需要帮家里做许多事情(不做不行啊,不做吃饭都成问题),我们村里的孩子基本上是上到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不怎么去上学了,这情形直到八几年、确切的说是到八十年代末才好一些。大家想,小学都没上完,能上中学的又有几个?所以象我家这样能个个读完高中的家庭在我们那里(指农村地区,工人子弟没读完中学的不多,主要就是学习不好混社会的那些不读了,还有就是家里管不了的)实属是凤毛麟角,整个村子除了我们家恐怕也没几家,这其实主要得益于一,我母亲有点儿文化(我母亲是老解放区的人,那里很早就为农村子弟办了识字班);二,我父亲当兵时是给首长当警卫员,跟着首长去开会时因为不认识字而无法签到受窘被骂,这让他发奋要识字(他的文化就是在部队学的)。到了有我们兄弟几人,他更是督促我们勤学上进。好在我们兄弟都争气,全部把高中读完了。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吧?我想说的是,到我上中学读初一时,村子的孩子们几乎都回家去帮家里人干活了,整个中学从初中到高中,我们村在中学读书的不过只有几个人,这其中除了我家三兄弟外,另外的人不超过四五个,你想我们有多孤单,这孤独的背后就是受欺负。


我们这里在我读中学的时候,主要的构成就是农民、工人、政府机关的干部,还有一些少量的科研技术工作者,基本是电子部的,其中工人子弟又占了主位,这主要是因为解放前后在我们这一带建了很多工厂,而这些工厂又主要都是从外地招的工(当地人占的比例很小),他们全都有自己的宿舍家属区,各政府机关也是一样,这些家属区和我们的村子挨的很近,孩子们也就在一起上学了。因为这片工农混合区实在是很大,光中学就有二三十所,你可以想象,那上学的孩子足有好几万啊!到我读中学时,这些厂子存在的年头少的都已经有二十多年了。那些科技人员的子弟都比较好,素质也挺高,都显得温文尔雅的,而且他们也不欺负人,可那些干部、工人子弟可就不行了,他们觉得他们有很大的优越感(毕竟不愁吃喝啊),所以很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就成了他们欺负取乐的对象,当然,除了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他们也欺负其他弱小的学生,毕竟我们人少,不够他们欺负的,不过凡事都会有所改变,关键是看你自己的拳头,看你自己的力量,我后来就是因为混出了名头,所以才不再受欺负,也有了一大帮干部、工人子弟的哥儿们、朋友。


现在我就在这里说说我上中学时候的事,那时已经粉碎了四人帮,可社会秩序还是有些乱,大人们、社会不乱了,孩子、学生们却有些乱,主要是打架抢钱抢东西,在我上中学之前中学什么样我不知道,我能说的就是我上中学时候的事。


当我上了初一以后,我每天放学都能看见在我们学校校门口聚集一大帮人,尤其是下午放学的时候,这些人当中有本校辍学的学生,有还没参加工作或刚参加工作的半大社会青年,且以他们为主,基本上都是从十三四到十八九的年纪,我知道这些人都是街头的霸王,所以每天放学都是赶紧向家走,一是怕惹事会挨欺负,二是回家去干活儿。可这个世界不是你怕事事就不惹你,他们这些人是成群结队地聚在校门口看学生放学,有和他们有过节的,或者看着不顺眼的他们就拉过去打一顿,有时也抢钱抢东西。当然,后面有背景的学生他们不敢,但绝大多时候他们都是没事找事,无事生非,觉得你不顺眼就打你,反正你也惹不起。


我刚上初一开始的几天还没什么,可还没一个月我就被打了一回,那天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总在校门口看见这类人,我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没想到这天因为我多看了一眼,一个半大小伙子就喊我:“妈的,你站住!”


当时我从学校出来不过才走了十几二十几步,被对方一喊下意识地就站住了。


喊我的这个半大小伙子看着不过比我大三两岁,蓄着长发,衣服没系扣敞着怀,嘴里叼着一颗烟,这在当时是标准的痞子形象,他几步走到我面前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妈的看我干嘛?找打啊?”这是标准的没事找茬儿,说白了就是想打你取乐。


我有些懵了,忙回答道:“我没看你啊!”


“啪!”一个大嘴巴狠狠地抽在了我的脸上,“妈的,我说你看了你就是看了,你他妈的还敢还嘴!哥儿几个,打这小兔崽子!”他一边打我一边骂,同时还招呼他那些哥儿们。


其实这些人没等他叫就已经冲了过来。一大帮人是一拥而上,对着我是拳打脚踢,也不管是我的脑袋还是我的屁股,而且很快就把我打躺在地。


对于他们无端的殴打我是除了哭喊央求饶命外是连手都不敢还,鼻子也很快被打出了血,可这些以打人为乐的街头流氓们是越打越高兴,根本就不顾我的死活,直到一个在学校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喊:“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人了,小心别打死人啊!”


也许是他们听 从了老太太的劝告,也许是打累了,也许是打的觉得没意思了,反正最后他们是停手不打了,不过他们不打我了的原因即使后来我们认识了做了朋友我也没问过他们,因为最大的可能就是没原因,跟打你时是一样的,没原因,没道理,就是想打你。那个带头打我的小伙子最后踢了我一脚后顺手捡起我被打掉的帽子掸了掸土后戴在了他自己的头上,同时对我骂道:“滚!以后见到你再不老实还揍你丫挺养的!快滚!”


我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不敢再看他们,后来挣扎着爬起来,也没敢和他们要我的帽子,擦了擦鼻子里流出来的血,在无数看着我的学生当中溜着墙根跑回了家。


这件事在现在可能有人看着觉得不正常,而在当时这是最正常不过,所以它对我的影响其实也不大,小孩子无故在街上被打在当时是常有的事。家里人也从来就不知道我无故被打,其实即使知道了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找学校?学校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事,因为这事发生在校外,何况老师们拿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儿们也没办法。自己去找?几乎不可能找到,何况家长们也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再者他们并不固定去哪个学校,再者说即使找到了他们也拿他们没办法,弄不好这些人穷凶极恶还会把家长也打一顿,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怕你。报警?这种事有点多,也够不上立案,警察们还有更重要的事,麻烦他们也是白麻烦。通过这件事唯一让我懂得的就是:一个人如果过于老实,失群,没有好的、强有力的帮手,自己的力量又不够强大(其实单靠自己也是不行的),那就是要被欺负,这个道理是古今一然,就是当今世界也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个道理是我以后才懂得的,万幸的是这个道理我懂得的并不太晚,因为马上就有另一件事发生了,就是后面这件事的发生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


现在先不说那件改变我一生的事,还是先说我被人打的这件事:那天我跑回家路上遇到几个我们村里的伙伴(这些伙伴岁数大小不一,有两个比我大好几岁),当时他们看见我那个样子就要去我们学校外面找那些人,我心里害怕,又觉得他们人太少就没敢让他们去。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叫了好几十人去我们学校接我并要找那些打我的人给我报仇。而那些打我的人一见我来了这么多帮手立刻就全都跑了。我的朋友们追了一阵没追上他们,后来在我们学校门口就再也没见过这些人,不过打架抢钱的事还是照常经常发生。


朋友们为了我的安全又接了我几天,后来因为再没见那些人来也就不接我了。




时间又很快地过了有半个月,我还是每天照常上学、放学,回家做家务,仿佛不愉快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渐渐地把无故挨打的事忘了。


那时我读初一时的班主任是位姓章的女老师,当时四十岁左右,戴副黑边眼镜,看上去就很厉害,对学生也是张嘴就骂,抬腿就踢,不过没打过学生的耳光,我是实话实说。就是这位章老师,其实对学生也是两种态度,她打骂的只是家里没什么背景的学生,对那些有权有势的学生她永远是一脸微笑,板个脸她都不敢,更不要提训斥打骂了,她怕学生回家去告她的状,万一那些有势力的家长找来可够她喝一壶的。呵呵,人性丑恶啊!


这老师有一阵对我也不错,说话也有个笑模样,一是当时我很老实,二是因为我学习非常好(在班里我一直保持前几名的成绩,男生中一直是第一,偶尔第二)。对学习比较好的学生,老师一般都有个笑脸,哪个老师也希望自己的学生学习好,而我对她也是很尊敬。


可就是后来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俩的彼此印象都彻底改变了,她对我也不再有笑脸,我对她也是恨得牙痒痒,就是因为这件事,我生平第一次被抓进公安局,第一次被拘留,也为此走上了江湖路。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父母望子成龙的梦想再也没能实现(我的两位哥哥限于特定因素没能上大学,而我是走上了江湖路,也没能去考大学。弟弟韩峰的学习成绩到是没问题,可是因为我扎了王金泉后我们家对他家进行赔偿使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其后两位哥哥又相继结婚,使我们家再没有经济能力供其上大学读书)。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