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九章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教学主楼的阶梯教室里面坐满了人,新疆著名学者艾买提.卡尔孜教授站在讲台上,演讲的题目是《新疆少数民族文学发展近况》,他侃侃而谈,讲的有声有色。大学生们在课堂上注意听课,教室里很安静。

在大学里,星期六和星期日经常安排有声望有名气的教授、学者进行学术讲座和交流,大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和爱好自由参加。梅久香在学校里除了学好本专业的功课外,经常参加校内的一些学术讲座,有些内容虽然与他学习的课程关系不大,他还是愿意前去听听,对他开阔眼界,掌握更多的知识很有帮助。有的教授用维语讲课,说话速度快,梅久香有时听不懂,他提着关玲玲送给他的收录机,把讲座录下来,回到宿舍里再放录音,反复地听,实在听不懂的,就请教老师和维族同学,直到学会才肯罢休。

每到星期六下午,离家近的学生大部分都回家了,梅久香的家在遥远的内地燕山深处,学校放暑假、寒假都不回家,他除了洗洗衣服,锻炼锻炼身体外,就是学习,学习,他在班里学习成绩是出类拔萃的。有时候他利用星期天,回到通讯总站看看自己的战友,到新华书店买几本参考书,很少迈出学校大门,他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

梅久香坐在学生中间全身贯注地听教授讲课,讲到维吾尔族谚语时,有的谚语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含义,他就录下来。他对维吾尔族的谚语尤其感兴趣,收集了不少维吾尔族谚语,他打算把所有的维吾尔族谚语收集起来,翻译成汉语,分成类,编辑成册,同时,为自己的论文准备素材,写好毕业论文。

学术讲座结束后,学生们说说笑笑走出教室。

梅久香夹在各族学生中间,走出教学楼,他提着收录机走在林荫小道上,向宿舍方向走去。

“解放军同学,你等一等。”

从梅久香的身后传来一位女同学的声音,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转身回头,看见一个维吾尔族姑娘在喊自己,等她来到跟前,梅久香愣着了,看着有点面熟,维族姑娘长相都差不多,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梅—久—香。”

维吾尔族姑娘来到梅久香的跟前,用大眼睛盯着他,一瞬间,她认出了眼前的这位解放军战士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梅久香,顿时,脸上高兴的像一朵开放的鲜花,上前紧紧地把梅久香抱住,恐怕他一下子飞跑了似的。

维吾尔族姑娘大胆的举动把梅久香吓傻了,心儿蹦蹦跳,一下子从脸红到脖子根,他轻轻推开她。

“别,不要这样。”梅久香说话有些僵硬、迟钝。

“我是阿衣古丽,不认识我啦。”阿衣古丽兴奋地说。

梅久香稳住神,仔细打量了姑娘一番,这时才从惊恐中清醒,在他心目中救命恩人是一个当中学生的维吾尔族小姑娘,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一个婷婷玉玉的大姑娘站在面前,亲热地拥抱,一时想不起她是谁。

“你真是阿衣古丽?”

梅久香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惊喜的目光打量着她,阿衣古丽中等身材,双腿修长,柔软的细腰,丰满的胸襟,面如桃花,深深的眼窝里闪着一对清澈透明的眼睛,放射出青春的光泽和神采;乌黑的头发,戴着一个绣着彩色图案的小花帽,有着维吾尔族少女特有的风韵和大学生脱俗的气质。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就是面对面,梅久香也不敢相认。

阿衣古丽看到梅久香用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支钢笔,仍然笑着说:“不认识我了?瞧,这还是你留给我的钢笔。”

“阿衣古丽,我的好妹妹。”

梅久香从阿衣古丽的眼睛,从她手中的钢笔,认出阿衣古丽,他激动万分,伸出双手紧紧握着阿衣古丽的手,高兴地用维语说:“阿衣古丽,三年多没见了,你变化可真大呀,我都认不出你了。”

阿衣古丽见到梅久香,更是激动,她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太兴奋了,我的好哥哥,真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自从你教我第一个维语单词起,我就迷上了维吾尔族语言,如今学习维吾尔族文学。”

“我在汉语系,我的普通话是你教我的,你留给我的钢笔,我一直舍不得用,上了大学才派上用场。”

梅久香说:“咱俩真是有缘分,终于又见面了。”

“常言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嘛。”

“你进步真快,快成了‘汉语通’了。”

“如果只听说话,不看相貌,你也成了地道的维族青年了。”

“不行,我还差的远着呢,今后你还是我的维语老师,恳求你多帮助,多指导。”

“今后,你还是我的汉语老师,要耐心教我。”

“咱们互相帮助。”

“对,互相帮助。”

两个年青人并肩边走边谈,久别相见,亲切无比,有说不完的话。一个是汉族,一个是维吾尔族,汉族人说维族语,维吾尔族人讲汉话,这种谈话方式,不用翻译和解释,句句相通,心心相印。

梅久香和阿衣古丽一道来到男生宿舍楼前。

梅久香说:“阿衣古丽,我的寝室在四楼,别再送了。”

阿衣古丽说:“明天是星期日,十点钟,我在楼下等你,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和你讲。”

“时间不早了,明天见。”

“再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