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九章一

喀喇魂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1 梅久香是“幸运儿”。 梅久香连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由于自己的固执、偏见、使小性子,来当兵的途中,半路上开了小差。在走投无路的危难中,被维吾尔族姑娘阿衣古丽一家人救了,并找到了亲生父亲牺牲的地方,使他思想上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从而坚定了他参军的信心,重新踏上运送新兵的军用列车。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1

梅久香是“幸运儿”。

梅久香连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由于自己的固执、偏见、使小性子,来当兵的途中,半路上开了小差。在走投无路的危难中,被维吾尔族姑娘阿衣古丽一家人救了,并找到了亲生父亲牺牲的地方,使他思想上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从而坚定了他参军的信心,重新踏上运送新兵的军用列车。他到了部队不但没有受到处罚,而且留在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在军区通讯总站当了一名机务员,他默默地刻苦学习和努力工作,遇到困难不灰心,受到挫折不气馁,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维语,有时遇到有一个单词不懂时见到维族老乡就问,由于他虚心好学,进步显著。

有一次,梅久香从新华书店买书回来,在通信总站门口不远的路边遇到了一位要饭的维吾尔族老头,老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疾病缠身,饥寒交迫,快要奄奄一息了。

梅久香上前用维语关心地问:“大叔,你怎么了?”

老人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是一位年轻的解放军战士用维语问话,用汉语断断续续地说:“我饿…饿…,救救…我…。”

梅久香看到老人十分可怜,说:“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梅久香跑回营区,从食堂找来几个白面馒头,端来一碗水,亲手送到老人嘴边喂下。问:“大叔,你的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维族老人伤心地说:“我现在没有家,靠要饭混一天,活一天。”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迟疑了一下,说:“解放军同志,我叫买买提。”

“买买提大叔,你饿了就到这里来,我给你东西吃。”

“这样会给你添麻烦的。”

“买买提大叔,咱们是一家人,你教我学习维语就行了。”

“好,我收下你这个徒弟。”

从此,维族老人买买提和汉族战士梅久香一老一少成了莫逆之交,像父子一样经常来往。老人准时在通信总站门口,等待这位助人为乐,虚心好学的学维语的解放军战士。梅久香把自己省下的饭菜留给买买提大叔老人吃,并虚心向维族老人请教,学习维语,拜他为师。

礼拜天,维吾尔族老人又都来到总站门口,向军营门口望去,等着梅久香出来。

“买买提大叔,这是给您的。”梅久香走过来递给老人一包伙房剩下的馒头和窝窝头。

买买提问:“小梅子,上星期的作业完成了吗?,让我检查一下。”梅久香喜欢买买提叫他小梅子,叫起来顺嘴,听起来亲切。

梅久香把作业交给老人。

买买提看完作业,满意地点点头,说:“我们维族有一句谚语:‘知识是金子,金子总会发光的。’年轻人,努力学习吧。”

买买提成了梅久香的不交学费的维语老师。一年多的时间,他学习刻苦,收益匪浅,维语说的很流利,并能和维族老乡交谈、对话了。

机遇,总会留给勤奋的人。

梅久香在军区通讯总站当兵那段日子里,不但锻炼成一名合格的战士,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第一次考大学,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录取,他没有灰心丧气,继续努力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新疆大学维吾尔族文学系,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想。

在“文革”期间,新疆大学和全国院校一样,遭到了冲击和创伤。在党中央的关怀下,十分重视边疆少数民族的高等教育,又恢复了招生制度,使新疆大学重现了往日的繁华和生机。绿荫下,花园边,服装各异的少数民族青年学生,男男女女,二人一伙,三人一堆,在讨论,在学习。教室里,课堂上,到处传出朗朗的读书声,校园内充满着浓厚的学习气氛。

梅久香在校园里始终保持着军人的作风,他生活俭朴,总是穿着一身退了色的军装,干干净净,军容整洁,衣领上的红领章和军帽上的红五星格外鲜艳,他上课、走路时腰板挺的直直的,始终保持着战士的姿态。他从图书馆出来,天已黄昏,才感到肚子咕咕叫,中午吃了两个馍,早就饿了,他看看手表,晚饭的时间已经过了,这顿饭又让他“卖”了。

梅久香在图书馆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图书室里看书的学生不多,学校刚刚恢复教学,没有经过统一考试,招生的都是工农兵学员,有的是“走后门”保送来的,有的是“花钱”买文凭的,鱼目混珠,有少数学生不好好学习,成天吃喝玩乐,谈情说爱,梅久香最讨厌这些学生。图书室里很安静,他被一本维吾尔族民间故事迷住了,边阅读,边翻字典,边写笔记,不知不觉误了吃晚饭的时间,他只好夹着书本回学生宿舍。

梅久香来到学生宿舍楼,爬上四层楼,来到自己的寝室,屋里没人,室内面积不大,有四张单人床,其中有二张床闲置着,床上除了被褥和衣物外,桌上,窗台上,到处是书籍和刊物,显得杂乱无章。梅久香倒了一杯开水,吃了几块饼干充饥。这几包饼干是通讯总站的关玲玲上星期送给他的,还给他织了一件毛衣,一针一线都编织着关玲玲对梅久香的一片情意,而梅久香却一直保持着温和、默然的态度,保持着一种男女之间纯洁的友谊。

每当梅久香考虑到个人问题,就心烦、苦恼。

对一个有志青年来说,盲婚哑嫁是最痛苦的事情了。梅久香在当兵前一天,母亲和伯父包办逼迫,匆忙中为他操办完了婚礼。起初,梅久香后悔新婚之夜没有得到男女合欢的快感,一时糊涂,差一点使他走上邪路歪道,葬送自己的前程。他和媳妇谭华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更没有什么男欢女爱。自己结婚了,有了媳妇,感到很苦恼。所以,他很少写信,一年半载不给家中写信。梅久香内心里藏着二个隐私,一直是依附在他感情上的毒瘤,想摆脱也摆脱不掉。一个是那一段当逃兵的暂短的不光彩的经历,一个是家中有一个没有感情没有结婚登记的媳妇。他的战友关玲玲痴情地追求他,爱慕他,帮助他,经常利用星期天来看望他,经常送一些饼干、点心之类的好东西让他吃,向她家里要了几百元钱,特意给梅久香买了一台收录机,送给他学习维语用。梅久香一直很感激她,把她当作知心朋友,好战友,他对待关玲玲感情,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从不越雷池一步。

和梅久香同住一室的大学生叫梁效忠。他也是从部队来的,他父亲是军区某军的副司令,家住乌鲁木齐市,经常车接车送,很少在学校里住,虽然在同一个系,住同一宿舍,同一个教室,但是三天两头见不到他的面。宿舍里,经常是梅久香一个人,给他学习带来了方便。他打开收录机,边听边看书,经常学习到深夜。梅久香在校园里,拼命地学习,拼命地发奋读书,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心中的痛苦,才感到好受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