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五 形势突变

mulinsen444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就右完颜长之正要下令金兵稍稍后退时,一支步骑混合的宋军白金军冲了过来。队列整齐,骑兵分步兵之间的排列毫不氓乱。完颜长之看得清楚,驺兵的战马上上也被着甲胃。“这就是宋军的甲俱骑兵了,劲敌来了。”完颜长之朋白,眼前这支宋军绝不是刚才那帮只凭血气之勇的散兵游勇。他立刻收起了稍稍后退的想法。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就右完颜长之正要下令金兵稍稍后退时,一支步骑混合的宋军白金军冲了过来。队列整齐,骑兵分步兵之间的排列毫不氓乱。完颜长之看得清楚,驺兵的战马上上也被着甲胃。“这就是宋军的甲俱骑兵了,劲敌来了。”完颜长之朋白,眼前这支宋军绝不是刚才那帮只凭血气之勇的散兵游勇。他立刻收起了稍稍后退的想法。

“陈和尚,准备迎战吧。”两军杀在一处,这支宋军的战斗力果然不俗。既使是金军最精锐的铁浮图也占不到半点便宜。他们郁骑兵虽然不多,却毫不喂惧的和铁浮图交织在一起各自举起长枪马刀杀作一团。但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步兵,或三人,或五人一组各自使用长短不同的武器,互相配合,乘着骑兵和铁浮图缠斗之际,专对马腿下手。这样步骑混合作战,正好抵往了铁浮图的攻击。

完颜陈和尚跃马挥斧杀入宋军阵中,手起斧落,连续砍倒了好几个宋兵。突然宋军一分,一个黑盔黑甲,黑马大斧,戴青铜面俱的宋将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的一声,两柄大斧相撞在一起,两匹战马都退后了几步。完颜陈和尚生平第一次撼觉到手有了麻痹的惑觉。

“好厉害的宋将。”这时对手的大斧又砍过来了,完颜陈和尚也毫不示弱,抡起大斧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两柄大斧挂着“呜、呜”的风幸连继撞击了十几下,谁也没有退缩半步,还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局面。完颜陈和尚心中佩服,道:“我乃完颜陈和尚是也,宋将,通个姓名。”

那宋将将青铜面俱向上一推,露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孔:“我乃是毕再遇,金将,再吃我一斧。”

火星四溅,震痛耳膜的兵器撞击声不断响起,完颜陈和尚的头盔被砍掉,毕再遇的胸甲也出现事一道深深的裂缝。双方的战马也互相冲撞,马鞍也不断撞击着。

这时虞公亮一见毕再遇敌住了完颜陈和尚,金军砒前进势头终于被宋军遏止侄了,心中大喜,急忙令杨昌鹏和陈亦超从乓再遇两侧杀上去。

杨昌鹏舞动大刀,陈亦超挥动长枪分从左右夹击上去在虞公亮的指挥下,宋军己稳下了阵脚,先前凭血气之勇和金兵拼命的宋兵这时也都清醒了过来,也开娃相互配合着抵抗金军。时俊和韦永寿也从左右上上去,战场上的局而终于开始纽转过来。

而这时己杀了一夜的金军无论是休力还是士气,也到了极限。终于顶不住宋军的反击,逐渐的开始向后退却。尽管退得并不快,但完颜长之己知道这一次是攻不破宋军了。

这时天光以经泛出了鱼肚白色,完颜长之见取胜己经无望,立即下令收军。金军有条不稳的撤出了宋军的大营。完颜长之的心中暗道“可惜。”如果宋思到了陈留,敦将彻底陷入金军的包围攻中,却样完全可以将宋军打得全军覆未。但由于提前发出攻击,重新调兵,虽然也大获全胜,但毕竟宋军没未溃退。

“当”的一声,完颜陈和尚和毕再遇在担击一斧,两马错蹬,完颜陈和尚并没有回马,只是回头道:“毕再遇,下次相见,再取你的性命。”说着随金军缓缓撤走。

毕再遇怒喝道:“完颜陈和尚,不要走,今天突要与你分个胜负。”说着一挥大斧,领宋军追了上去。

突然眼前寒光一闪,一枝箭直奔自己的面门射来,毕再遇挥斧一挡。“挡”一声正中斧头,火星四射。毕再遇惊出了一身冷汗,停下马来。

百步之外郭虾蟆手执强弓,和完颜陈和尚并马而行在金军最后,回头厉声道:“宋军再有追者,这便是下场。”说着一次夹了三枝箭,搭上弓弦,向宋军射来,连中三名宋兵,吓得宋军都停步不前。

毕再遇大怒,按下大斧,摘弓插箭,大喝道:“金将,他也吃一箭。”说着“嗖”的一箭射出,射向郭虾蟆。

郭虾蟆也早有准备,回身一箭,“当”的一声,两支箭在空中相撞,落了下来。毕再遇心中佩服,对方是回身射箭,箭法确在自己之上,也不敢再追了。

一个士兵急急忙忙跑进兖州的临时帅府:“禀报李制置,魏都统,公主,公主来了。”李宝和魏旺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

李宝喝道:“说清一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士兵道:“是从杞县派来了策选锋军虞统制,求见两位大人,还有两位公主也一起来了,请两位大人快出城迎接。”

李宝和魏胜这时早己整顿人马,准备去救援杞县,但又不清楚目前的战况到底如何,早己派人去杞县打探,结果还没等探子回来,李显忠就派人来了。李宝立刻起身,道:“快,大家都随我出城,迎接公主。”

来的宋军有一千多人,全是侧迭锋军的骑军。为首的是虞公亮,随行的还有毕再遇,陈亦超还有王世隆。果然赵月如和赵倩如也在其中,还带着二十几个女兵。不过每个人都是风尘朴朴,显然是连夜赶路来的。

李宝和魏胜亲自出城,见了公主正要行大礼,早被赵月如拦住,道:“两位大人,这不是在皇宫之中,不必多礼。现在情况紧急,众皇危在旦夕,还请两位大人速发救兵,解救杞县之围。”

李宝道:“公主请放心,老臣和魏都统都早己作好准备,随栝都可以出兵。不过还请公主先进城中,大家商议一下如何救援杞县。”

虞公亮一行人进了兖州,被领进临时帅府,赵月如立刻就要商议救援杞县之计。

李宝道:“我们一听说皇上被金军包围的消息,就立刻把兖城中,兵马、粮草、器械,准备齐备。公主不必着急。你们远道而来,安马劳顿,先休息一下,我们己备下酒宴,宴后再商我不迟。”

虞公亮也十分着急,道:“制置大人的好意我们心领,我们十分感激,但公主心念皇上安危,实在寝食难安,不如就在席间商议。”

李宝点点头道:“也好。”立即吩咐叫人摆上酒菜,又命人将地图拿来,挂在席间。

酒宴摆下之后,虞公亮、毕再遇、王世隆、赵月如和赵倩入席,李宝和魏胜亲自作陪,西路军中出席的只有杨炎和辛弃疾两人。杨炎虽然只是统制,但是永宁公主将来的驸马,自然列席。辛弃疾是东路军的参议,他与王世隆也是旧相识,当年两人都是耿京山东义军的旧部,一同归宋,因此也一并入席。

席间,虞公亮才将杞县的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

原来五月十二日,金军五路出击,夜袭宋军杞县大营,前营被击破,中路军角副帅庆远军节度使成闵中箭不治而亡,成闵的十一子中,成大义、成大用、成大行、成大化四人当场战死,成大心、成大仁、成大化身受重伤。金军复攻入宋军中营,幸好宋军拼死为战,虞公亮的侧选锋军发挥出色,终于将金军杀退。这一战,宋军拆兵两万余人。

五月十三日,李显忠退兵杞县。金军五路大军一起出动,杨沃衍率军五万驻军围城镇。完颜承晖领军五万守住通许,切断了邵宏渊来援的路线,完颜长之和完颜陈和尚领军十万从陈留出兵,完颜福寿率军三万进驻考城,纥石列志宁领七万大军复夺雎州,。金军的五路人马共计三十余万,将宋军团团围住。又有金将术鲁讹领军两万协助白彦敬牵制邵宏渊军,完颜衍谋领军三万守往楚丘,挡伶了兖州的救援线路。

幸好时俊死死守住了襄邑,才不至被金军侧底切断退路。这时宋军关有约十余万人马,三万人守往襄邑与纥石列志宁对持,三万人守在杞县西十里,其余退守杞县成犄角之势抵抗金兵。

而西路的邵宏渊正在襄城与白彦敬对持,得知中路军大败,皇帝被围的消息也大吃一惊。急忙放弃襄城,绕过许州,取道鄢陵前去救援。但杨沃衍在白亭故下伏军,五月十五日,大败邵宏渊军,斩首过万。邵宏渊只得退兵到扶沟,五月十六日,又被后面的白彦敬、 追上,与杨沃衍一道三路夹击,邵宏渊被杀得大败,折兵近三万,副将张子盖阵亡,淄重粮草尽矢,退守偃城,在也无力救援杞县了。

李显忠得知邵宏渊救援失败之后,只好派虞公亮率策选锋军侮骑军突围,白兖州的李宝魏胜救求。赵月如自告奋勇,愿意随军突围。赵眘自然不许,但赵月如要求和毕再遇帐前比试较量,以显示自己的武功。结果毕再遇用尽全力竟也只能维持一个平手的局面,这一下子令宋军全营震惊,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美若天仙的公主竟然身怀绝技。赵眘见了这才答应下来。

结果连赵倩如也一道跟着来了。虞公亮只带了骑兵,以及毕再遇和陈亦超,留下杨昌鹏和步兵。王世隆熟悉山东地历,因此也跟着一来来了。由于人数较少,又都是骑兵,一路上小心避开金军,终于有惊无险的赶到了兖州。

魏胜问道:“虞统制,你们出发的肘候,军中的粮草可以支持多久。”

虞公亮道:“大约够一月所用。”

魏胜点点头道:“那么时间还是够的,到不用急于一时。我看还要立刻通知宿州都督府,同共发军去解杞县之围。”

李宝也道:“我们还可以从海州和水军中抽调一部份人马过来。好在杞县的粮草还够支持一段时间,还来得急。”

这时杨炎忽然起身道:“李制置,末将职微本不当多言,但现在情势危急,稍有不慎全军覆未尚且不说,连皇上也难以周全,因此末将斗胆进言,还望大人恕罪。”

李宝摆了摆手道:“杨统制,你有什么话但说无访。”

杨炎道:“方才听虞统制所说,金军现在杞县一带共计超过三十万大军,我军现在兖州兵力不是五万,从海州和水军也不过只能调一二万人马,宿州都督府最多也只能出动三四万人马。合计也不过十余万,比起金军还是相差慎远。”

李宝道:“杨统制,你说得不对,李招抚在杞县可还有十余万大军,还有西路的邵都统,他虽然大败,但还有四五万人写,加在一起也有近三十万啊,足可以对抗金军了。”

杨炎摇摇头道:“李制置,这也不全是兵力多少的事情,杞县一带的要地、险地己全被金军所占,金军己占地利之便。因此我们就是冒险出兵也未必就能打退金军,相反还有可能重蹈邵都统惨败的覆辙。”

李宝和魏胜都是久经战场的人,就是赵月如和赵倩如这样不懂军事的人也觉得杨炎的话及有道理。现在金军不仅在杞县一带形成局部的兵力优势,而且占尽地利。要知道好的地利优势往往可以对抗数倍的敌军。但现在是皇帝被困,就是明知形势不利也不能不出兵。

半响之后,李宝才道:“杨统制,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现在皇上就在杞县被围,我们作臣子的就箅明知危险也必须发兵去救。”

杨炎道:“这个末将自然知道,不过末将另有一策,只是不知可不可行。”

李宝道:“哦!你有什公良策,不妨说来听听,就算有遗漏不周之处,大家也可以一起参详参详。”

杨炎道:“现在我们己经得知,金军的存粮之地就在黑阳山,如果我们派一军偷袭黑阳山,烧毁金军的粮草、济养。如能成功那么杞县之围自然可解。”

他的话刚说完,在座众人都呆了一呆,细细思索杨炎这个针划的可行性。

过了一会儿,魏胜道:“杨统制,计是好计不过却难施行。黑阳山在东京西北,离兖州足有八百余里。而且是在金国境内,沿路都有金军守备,恐怕还没到黑阳山就被金人发现了。而且存粮之地自然也是守卫森严,想去偷袭成功恐怕不易。”

杨炎道:“正是因为黑阳山在金国竟内,守备未必就严密,百万佘石粮草纵有数万大军恐怕也难严守。何况金国的人马大数己集中在杞县一带,沿路的守备也一定十分空墟,只需数千精锐骑军,四五日内就可以到黑阳山,就箅是被金人知道,恐怕也来不急去救援。”

其实在汉唐时期,这种以少数精悦骑军远袭敌军后方的战例屡见不鲜。唐贞观四年名将李靖就曾亲率三千精骑远袭大漠,深入三千里,大败突厥生擒突厥可汗,威震塞外。四夷君长诣阙请上唐太宗尊号天可汗。不过自大宋开国以来就少有善用骑军的大将,这种远袭的战例是从未有过。

这时李宝道:“不达谁能但此重任呢?”

杨炎概然道:“末将不才,愿但此任。”

李宝心里清楚,如果采用这个计划,杨炎确实是指挥远袭的最佳人选。他的选锋军是大宋军中少有的全骑军编制,有很丰富的指挥骑军经验。而且他在训练选锋军时曾进行过数次野外作战的训练。而且杨炎还是万显声的外孙,如果杨炎领军,万显声绝不会不管。虽然在两军作战中个人的勇武不是决定因素,但在探路,寻哨方面有这样一个绝顶高手助厍是及有作用的。因此实在找不出比杨炎更合迨的人了。

不过李宝也知道远袭黑阳山的危险性也是及大的,深入敌境不仅补济不能保障,而且完全在敌军的包围中作战,动辄就有最军覆没的危险。实灰是九死一生。杨炎敢主动请令远袭,确实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就连赵月如赵倩如这样不太懂军事的人也知道远袭的危险,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杨炎,心中各有所思。

杨炎接着道:“兵法云以正合,以奇胜。现在形势危急,末将以为可以双管齐下,一面调军救援杞具为正合;另一面出兵远袭黑阳山为奇胜。唯有如此方可斛杞县之围。请李制置和魏都统下令。”

李宝道:“这样今日就商量到此,明天可以招齐众将一同商议。两位公主远道而来,臣以备好馆驿,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公主恕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