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对面的大营人数越来越多,现在不只2万人了,估计得有3万多人了,羊泰着急了,都问了我好多遍了:

“赵公子,您看陈全的人可是越来越多了,我们除了撤退的,可就这千把百人了,再退可就真的退到山那边去了,而且,您还每次看陈全增兵还高兴得要命,怎么和人家打啊?”

我摆摆手。

“羊夷帅,无妨,据你的了解,这陈全能全部出动的将士有多少啊?”

羊泰扳着指头算算,然后回答:

“估计最多也到不了四万人。”

“对啊,现在他们占的地盘越来越大,而且咱们在撤退的时候已经把咱们的老百姓全部撤走,实行了坚壁清野,他们想稳住阵脚就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对面大营据斥候报告也得有3万人了,那你说他们老窝还能剩多少人啊?”

羊泰想想说:

“几乎空了啊。”

旁边的沙摩柯说了:

“师父,是不是咱们这是引蛇出动,来个斩草除根?”

“摩柯,没错。郝太守每次追剿他们无功就是因为他们能躲,我们这次就是要聚而歼之,先让他们疯狂一段,很快就会收拾他们。你不是派人拿你父亲送我的信物已经调集各洞蛮兵去了吗,你师爷也在布置疑兵,等他们都到位了,你师爷就会发信号来,咱们就动手,我估计该来信号了,等来了信号,咱们再和他们干几场,打打他们的气势。”

正说话间,传令的中军来报:

“报,军师有信送到。”

“赶快取来。”

我接过中军官递过来的信打开一看,信是庞统师叔亲自写的,他说布置的张嶷已经带人翻越猫儿山袭取陈氏老巢回来了,南边张苞也已经秘密夺取了兴安县城,北面全州已经驻扎了调来的蛮兵和郝普咬牙抽出的1000兵丁,海洋山、都庞岭均以按计划埋伏好,我可以动手了。

哈哈,终于不用被人追着屁股赶了,我把信中的内容向大家一展示,帐中的众人也都高兴了,让人赶兔子一样赶了快一个月了,不好受啊,要不是下面的人都知道我们这是诈败,早都顶不住了。羊泰现在已经把军权交给了我,让我来指挥战斗,我也没推辞,就接过了指挥权。我就趁大家高兴击鼓升帐,安排众人的任务,那些大大小小的头领进了大帐领了任务,那心情就不一样了,可也有人提出,还是士气不足啊,毕竟以前他们老打败仗,现在虽说是诈败,可也是败啊,士气终归会受影响。我点头示意知道了,就安排校军场集合,我亲自向各个士兵传达,鼓鼓士气。

校军场上列队完毕,我和沙摩柯、羊泰站在队前,羊泰先告知手下各位兵丁在下一步的战斗中指挥权将交给我,包括他也一切听我安排,有违令者一律按军法处理。羊泰那些兵丁顿时议论纷纷,虽然通过这几日的接触,他们也知道我是武陵蛮少总洞主的师父,但是看我如此年轻,不过是个少年,哪有多少本事,我也看出他们疑问是什么,而且这些蛮兵崇尚武力,只有你用实力打败他们,他们才能真正服你。我也干脆就亮明了,站在队前说:

“各位兄弟,我赵统比在场的各位可能都要小,有些兄弟可能会问我凭什么接过羊夷帅的指挥权。我觉的,说的太多也没用,不过就是嘴皮子而已。咱们今天先切磋切磋,若是在场的有能单独赢过我的,我不但自动放弃指挥权,并且我还要奉送白银千两,好马一匹。若是大伙愿意,在场的各位也可以直接推荐5位一起上场,我一人接下了,若我输了,上场的每位都送白银五百两,好马一匹。”

这下子下面的人轰动了,以前哪见过这种叫板的啊,而且这赌注还的惊人,南方缺马,拥有一匹战马那可是每一个战士的梦想啊。很快,下面就推举出了一些人,五溪飞军的一个都没有,他们早见过我的强悍,才不去找揍挨呢。我为了使这些羊泰的手下服气,怕他们说我依仗兵器之力占他们便宜,在说了,他们弄把兵器也不容易,给人砍断了也怪不好意思,我跳下马,从沙摩柯手里接过他的狼牙棒,掂了掂,还算趁手,就往前迈步,来到众人闪开的场中。我提着沙摩柯的狼牙棒一下场就把相当一部分人吓了一跳,那狼牙棒单柄也有60多斤,棒头近2寸长的铁钉寒光闪闪,看我挥舞的那么轻松,有些跃跃欲试的家伙立马退缩了。我狼牙棒往中间一碰,嘡啷啷一声响亮,我朗声说道:

“谁下场一战?”

话刚说完,就跳出一条大汉,手使托天叉下场了,他手握钢叉一抱拳:

“青龙洞郭一风领教。”

我管他是谁呢,举棒示意他先动手,看看我不愿先动手,郭一风钢叉一挺,直奔我前胸而来,我也不客气,抽身形,拧身跨步,左手棒棒往外一挡,右手棒就直接敲向郭一风的脑袋。郭一风矮身躲过,钢叉又开始进攻,我也封挡格挂,趁他低头,跨步正好到他身后,右脚一抬,当的一脚正踹在他的屁股上,郭一风哪能抗的了我这一脚,腾腾往前几步,差点摔个大马趴。我转身棒头朝下一拱手。

“承让。”

郭一风下去了,接着又跳上来几个,可最后最厉害的一个不过在我手底下支撑了4个回合,让我抢身进步,一个肘击打在肋下,也退出了战圈。这下子,没人敢单独上场了。沉默片刻后,真的有五人小组开始上场了,我也没含糊,速战速决,反正是一力降十会,狼牙棒一抡,身形晃动,他们的刀枪就握不住了,一个个虎口就麻了,终归是比武,我也不能下狠手,全用脚把这些家伙踢倒在地。连续三组后,那些零陵蛮的士兵眼里就充满了敬意,没人上来伸手了,我连问了三遍:

“有人下场否?”

那些士兵也干脆回答了:

“不下了,我们听您指挥。”

既然如此,我也没再矫情,迈步回到原先我的位置,沙摩柯早早过来把他的狼牙棒接了过去,他根本就没什么惊奇的,早知道我肯定能赢。我等下面的队列重新整理好后,就站在那里提声说道:

“各位兄弟,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已经胜利的完成了我们的第一阶段的任务。从今天起,我们就要开始转入进攻,再不用被那陈老贼追着跑了。”

台下一片欢呼。

“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有3万人了,大家怕不怕?”

这下子,台下有些人不吭声了,只有五溪飞军全体大喊:

“不怕!不怕!飞军无敌,飞军无敌。”

我往下一压手,示意五溪飞军先安静,接着说:

“我知道,有些人担心我们打不赢他,但是现在,我们已经退无可退,必须要打赢他们,否则,前面我们的诈败就没有了意义。我还是那句话,在我眼里,他们不过就是由2万纸老虎变成了3万纸老虎,终归到底还是一群纸老虎而已。难道我们这些人还怕纸老虎?”

台下众人开始抬起头来,我接着就说:

“不过,要想打败纸老虎,必须要大伙听命令,服指挥,我还是要强调,咱们的军规可不是摆设,胆敢有不服从命令者,特别是擅自撤退者,杀。另外为了让大伙看看那帮纸老虎的熊样,让大伙知道这帮纸老虎到底有多么的弱,今晚,我要带一百兄弟到对面的大营转转,不知有哪些兄弟敢跟我走一趟?”

台下羊泰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呢,那些好战的五溪飞军立刻高喊要加入这夜袭队,被他们一搅,那些羊泰的人也不干了,纷纷也表示谁怕谁啊,有很多人也表示要参加夜袭队。最后,没办法,各挑了五十人,凑足一百。

夜深了,睡了一觉,饱餐战饭后,这一百人齐刷刷的站在我面前,我又叮嘱了几句:

“各位兄弟,此次夜袭,咱们也要小心,防止被纸老虎所咬。我命令,每个人必须时刻牢记自己是其中的一名队员,必须严格服从指挥。咱们的目的是搅乱敌营,趁乱杀人,绝不允许恋战。”

这一百个人低吼一声明白,然后又在各人身上,脸上抹上伪装,根据各人的喜好画的越凶恶越好,最后一看,我的妈啊,有些人还在自己嘴边画了几颗獠牙,在灯光下看上去比庙里的恶鬼还吓人。因为羊泰这边很少马匹,我们此次出击也把我的马匹留了下来,本来不准备带沙摩柯的,可沙摩柯一个劲的说这种事师父都去了,徒弟怎么能不去,最后,只好同意他也去,这样他的大水牛也没带,我们一行就悄悄的出了大营,往陈全营盘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