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一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帝都那些关心政治的民众的目光有些目不暇接。从元老院改革到“3.30”案件的审理,龙行键执政的风格很是出乎他们预料。这两件事尚未从人们的视野中平息,《正义报》的系列报导又抓住了读者的眼球,报纸盯住了生活在帝都下层的贱民们的生活状态,采用连续报导的方式,真人真事,配有照片。从六月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帝都那些关心政治的民众的目光有些目不暇接。从元老院改革到“3.30”案件的审理,龙行键执政的风格很是出乎他们预料。这两件事尚未从人们的视野中平息,《正义报》的系列报导又抓住了读者的眼球,报纸盯住了生活在帝都下层的贱民们的生活状态,采用连续报导的方式,真人真事,配有照片。从六月下旬开始,一直到八月上旬,一共登载了十六篇文章,用十六个家庭的故事讲述了贱民们悲惨的生活状态,唤起了帝都人的强烈同情,《正义报》的销量因此而直线上升,凭借这组报导,从籍籍无名的一张小报一举成为可以和《民族报》一类报纸抗衡的中等规模的报纸。凌飞霜在报导的中间插进了几篇评论,写评论类的文章是凌飞霜的长项,文笔犀利,见解过人。凌飞霜责问社会,为什么这些贱民们生活的如此艰辛?帝都最肮脏、最危险、最艰苦的工作都是他们干,比如城市的清洁工,用他们的肮脏换来了了城市的洁净,他们也是人,他们也需要尊重,也需要更高的收入,他们的子女也需要像平民和贵族子女一样受到教育。

帝都的媒体有一半参加到《正义报》的讨论中来,比如《民族报》就支持凌飞霜的观点,认为帝国应当取消贱民的某些限制,本着有教无类的精神,允许贱民的子女接受和平民一样的教育方面的待遇。当然也有反对者,认为这是帝国必须保持的传统,贱民的历史是一部犯罪史,反叛史,他们罪有应得。

关于贱民生存状态的争论尚在火热进行中,另一个新闻开始在帝都高层流传,帝国的实际掌权者龙行键的长子即将成婚,对方竟是一介平民。

龙行健自政变后忙于国事,根本无暇顾及家庭。妻子们认为蒙龙的婚事不应当再拖了,周京京的问题成为横亘在龙周二家之间的心病。孟晓云和婉儿说,现在龙周联姻且不说孩子们是否同意,政治上是不适宜的,周峰一致认为比他更有资格出任陆军部长的将领至少有十几个,这样对龙行健不好。孟晓云连续给京京做工作,京京的思想有所松动,值此暑假即将来临,孟晓云准备带京京和明明回鼎湖探亲,念龙的婚事就办了吧。龙家和周家已经是扯不开的两家,孟晓云在不在都无关宏旨。林小如等想想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是觉得龙周两家如此的交情,如果真成为女儿亲家,该是最为圆满之事,奈何情之一物,最难琢磨,念龙始终只把京京当成自己的小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念龙和舒蕾的婚事已经水到渠成,龙行健没有反对,只是希望简单点办事,一来自己没时间,二来目前帝国的实际掌权者的地位会让更多的官员借机巴结奉承,在政变的三个多月后,帝国官场认为龙行健已经牢牢把控住局势了。婉儿却希望大办。念龙是龙家的长子,没有理由搞得畏畏缩缩,凭什么呀?前段时期受打压不行,现在扬眉吐气了,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办一次。婉儿将念龙婚事大权揽了过来,对龙行健说,你忙你的大事,其余的都不要管了。她安排将念龙的院子装修一新,本来已经搞的差不多了,工程量并不大。亲自去舒家接了亲家母丰云女士来,请她对新家提出意见。舒家能有什么意见?自然一切按照男方的意见办。不过程序还是要走的,婚礼之前按照风俗男方给女方送去了彩礼首饰等物,苏洁请了休息在家的肖月清跑腿,肖月清是老江湖,人情世故熟透,双方又无隔阂,这个联络官的任务自然完成的极好。

日子确定在8月13号。夫人们亲自拟了名单,亲戚各自想自己的人,官场上的人则归婉儿和苏洁来计算,苏洁负责清点龙行健的战友们,婉儿则盘算帝都官场该告谁。这是件及其头疼的事,有过类似事情的人都晓得其中的甘苦,主要是划线难,请了一条线的甲人,不告乙人则算失礼了。名单最终确定后一汇总,竟然达到一千五百多人,给龙行健一看就被否决了,“不行,亲戚可以,朋友们一律不告。免得厚此薄彼。”

婉儿认为这样不行,“周峰不告吗?齐平不告吗?老肖忙前忙后的跑,也不告吗?”

“不告。他们会理解的。”龙行健正在忙元老院的改革,没时间多管儿子的婚事,但请客一事很坚决,没得商量。

婉儿骨子里还留着传统的一面,家里的大事上总认为丈夫有最终决定权。和林小如等人商量,决定按龙行健的要求办,到时候肯定会有朋友上门,吩咐多准备几桌饭菜就是,总不能将客人赶出去吧?至于在哪里办婚宴,起初定的是在家,算算厨房的能力恐怕不行,且不说朋友,亲戚就很多,皇室是要出席的,皇帝轩辕磐已经向姑姑表示,念龙的婚礼他是要来的。崔家也派人提前送的重礼,苏洁一家也做了表示。为了尊重丈夫,婉儿给龙行健老家去了信,龙行健的本家立即回信表示会来人,预计是八~十人。考虑到皇帝的随从,在家里办事就显得有点局促了。婉儿做主将婚宴的地点选在帝都最豪华的酒店桓泰大酒店,提前包下了所有的餐厅。桓泰酒店能承办龙行健长子的婚宴自然是欣喜万分,满口答应办好宴席,保证让各位贵宾满意。对于酒店来说,这可是最好的噱头,最好的广告,即使是白办,酒店都愿意。

对蒙龙婚事最上心的不是林小如,而是崔静。蒙龙婚礼前夕,在宫内陪着丈夫的崔静和婉儿说服龙行键搬回了家住,他办公的地点也搬回了家,最高军政委员会并不是天天开会,龙行键待在家里并不会大权旁落。

按说像他这样久历戎马的人,不应该有择席的毛病,可是龙行键确实在太阳堡休息不好,常常失眠,这也是婉儿和崔静劝他回家的动机之一。轩辕博当然仍住在太阳堡,婉儿几乎每天都过去,轩辕博的任务是学习,除了参加一些会议外,就是听一帮专家讲课,他和龙小海是一类人,上学对他们不过是找了个寻欢作乐的场所,同龄人聚在一起总比待在冷冰冰的皇宫里快乐吧?现在倒好,从帝都大学脱出来,再进入另一种课堂,岂不是找罪受?只是在姑妈的监督下,在姑父的威压下,不敢提出异议罢了。龙行键住在皇宫,婉儿可以就近照顾监管侄儿,现在龙行键搬回了家,婉儿又放心不下皇帝,只好两头跑,有时就住在皇宫里了。

先不说皇帝现在的生活,让我们的目光回到龙府。崔静虽然不是蒙龙的生母,但从小照看蒙龙,和他有很深的母子情分,蒙龙对崔静也与他人不同,一些话跟林小如不说,愿意和崔静谈。崔静回来,一件件落实蒙龙结婚的事,从新房的布置到被褥衣服,从喜庆的灯笼到典礼的程式,不厌其烦。苏洁笑她,干脆你当总管得了,至于专门请总管操持吗?崔静说那不同,念龙是咱家第一个成亲的孩子,虽然他爸爸不希望大操大办,但细节不能乱,该办的都要办好。总管总是外人,怎么能和我们相比?苏洁说,你就偏心吧,重男轻女。崔静说,瞎说,女儿出嫁我一样管,管到底。等阿欣出嫁,总管都不要请,我直接都管了。苏洁说,好,好,我记着你的话,到时候可不能食言。

崔静跟苏洁、婉儿商量,我们是不是给念龙另外买一件礼品?婉儿赞同,这事靠你了,算我一份就是。婉儿一直忙,结婚二十年,总算找到了自己的位子,她将自己定位于轩辕博的监护者了,希望侄子能做个好皇帝。

蒙龙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和总管去舒家了,按照风俗,男方要带着礼物到女方走一遭,商定婚礼最后的细节。总管是齐平推荐的,姓尚,老尚是保安总局退役人员,平时最爱操持喜事,蒙龙的婚事最好办,女方千肯万肯,几乎没什么说法,尚总管只是按程序走一遍,他晓得男方的心情,越是门户不当,越要尊重对方,龙行键的性格老尚是知道的,他也当过龙行键的部下。蒙龙像木偶一样跟着老尚到舒家坐了半个钟头,将礼物搁下便跟着老尚离开了,舒庆春送他们到楼下,看蒙龙东张西望,知道他是找舒蕾的影子,哈哈笑道,“别找啦。小蕾不会出来的,这是风俗。明天你将她娶回去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吧。”老丈人的玩笑让蒙龙红了脸。

蒙龙回到家,见母亲和崔静妈妈在自己新屋里谈话,新屋是他这个院子最里进的正屋,五开间,到处贴着喜字,彩练悬挂在屋里。灯罩上也贴了红红的剪纸。簇新的被褥堆放在床上,还有好多包袱一类的东西,她们大概是收拾了一半搁下了。看到蒙龙回来,崔静站起身,走过来拉住蒙龙的手,“那时你妈在我家生了你,你爸爸生死不明,担心的要死,后来又给人告密,躲到蒙家------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今天也娶媳妇了,难怪我们老了------”

蒙龙见崔静眼里似有泪花闪现,“妈妈那里老了,就像我姐姐一样------”他指指柜子上镜子里的崔静,“这可不是我胡说。”

“瞎说。学会油腔滑调了。念龙,我们几个凑了点钱,都是我们的私房哦,决定给你买辆车,牌子你选,我问了我哥哥,这些钱大概够了。等舒蕾有了孩子,我们也不用担心她挤公交了。”

蒙龙接过崔静给他的存折,“这太多了,爸爸会生气的。”

“不会,”林小如接过话题,“他知道的,你记住你几个妈妈的心意就好。”

蒙龙很喜欢汽车,不禁大喜,凭他的工资攒十年也买不起的,“谢谢崔妈妈,将来我一定好好孝敬您。”

崔静慈爱地看着蒙龙,“我信。咱家的孩子都是孝顺的孩子。明天会很累的,早点休息吧。”崔静拉着林小如出去了。

蒙龙成亲的事情是很难保密的,尽管没有告朋友,蒙龙结婚的这天还是来了很多人,帝都军政两界的大佬们几乎齐集桓泰酒店,轩辕寂王朝的一些人竟然也来到这个类似朝会的地方,如王庸和秦文之流。一些和龙行键较为熟悉的老部下老朋友都责怪龙行键不通人情,比如田甜,这个龙支队的老战友就直接批评龙行键瞧不起人,官越做越大,连一点香火之情也没有了,龙行键只好道歉,“是我不对,田大姐,这总行了吧?”

人越聚越多,没有请柬,让负责安全工作的吕晓斌等人感到了一丝紧张,因为有些客人他根本不认识。吕晓斌担任总局5局局长,今天的安全工作落在他的头上,好在有陶克定帮忙,每个客人其实都很有来头,在帝国都算得上人物。眼见客人越来越多,酒店干脆推掉了其他客人,专心做一件事。一切都在顺利进行,蒙龙去舒家顺利接了新娘子,典礼于上午11点开始,一项项进行,证婚人讲话,拜见男方长辈,新郎新娘互拜,林小如代表蒙龙家长讲话,本来应该是龙行键讲,他推掉了,一直和几个人交谈,今天到场的重要人物太多,首相府、元老院、陆海空军部和总参,近卫军、参谋学院、玄武军校等驻京军事院校,部长们都不一定捞得着和龙行键谈话的机会。关键是11点多皇帝来了,来参加表哥的婚礼,尽管轩辕博是以私人身份来的,但皇帝总是皇帝,皇权思想仍然严重的帝国对皇室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皇帝叫龙行键为姑父,表明完全是私人身份参加,还是被接进了雅室,因为皇帝的参加,龙行键离开帝国几位重臣陪皇帝说话去了,午宴开始时皇帝的一桌没有摆在大厅,而是在雅室,作陪的经临时研究,龙行键和四位妻子是要陪的,请了卢秀首相、陈凤远议长、崔煜总长、高天成局长作陪,高天明因身体有恙没来,但上了重礼,高天成之所以坐上这桌,也沾了其兄的光。这桌还有一个特殊的长辈,就是前朝蒙吉将军的遗孀陆华女士,她本不愿意坐这桌,龙行键说您是念龙的奶奶,怎么能不坐正席呢?

典礼结束,午宴正式开始。蒙龙携舒蕾首先来雅室给皇帝敬酒。轩辕博笑吟吟地祝福表哥表嫂新婚快乐。一对新人轮流给在座的重臣敬酒,接受这些平时在舒蕾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大人物的祝福。盛装的舒蕾今天看起来美丽异常,她恍恍惚惚的感觉到这一切都不那么真实。自己竟然成为帝国实际最高权力拥有者的儿媳,家里在龙行键政变成功后又有些悔婚的担心,现在终于成为龙家的一员了,在龙行键执意要求下,蒙龙和舒蕾先给客人们敬酒,然后一对新人再给奶奶和父母敬酒。这个过程结束后一对新人在伴郎伴娘的陪同下出去给客人们敬酒了。当时的座位是婉儿在龙行键右首,再过来是皇帝,这桌的主席当然是皇帝。龙行键的左手却是林小如,她是蒙龙的生母嘛。林小如再往左是崔静,她的位子算是“菜口”了。蒙龙来雅室敬酒时,热菜才往上布,此时热菜一道道上来,龙行键和林小如正商量出去向来宾们敬酒,这是婉儿的提议。此时,又一道热菜上来了,是一道汤,颇有点名堂,叫“富贵吉祥”,用料极为考究,需要在文火上炖二天而成,是桓泰酒店的招牌菜。上这道汤时是制汤的胖厨师亲自用小车推了来,汤被装在一个造型古朴月白色的玉盆里,厨师进来报了菜名,崔静起身,给厨师让出位子,厨师躬身给贵宾们行礼,然后将盛着热汤玉盆的盖拿掉,厨师的动作很慢,大家的眼光从厨师身上收回来,继续谈着刚才的话题,苏洁提醒龙行键不要饮酒,卢秀却要龙行键喝一口汤再走,他是美食家,对这道菜仰慕已久。崔静站在厨师一旁注视着厨师的,发现厨师在小心去掉盆盖时脸上露出一种令人心寒的笑,大概这就是所说的狞笑吧,她心中一颤,开口叫道,夫君小心!这时厨师的动作猛地加快,右手伸进滚烫的汤盆里取出一支上了膛的手枪!听到崔静的叫声,看到厨师的动作,林小如比龙行键的反应更快,站起来就扑到丈夫身上,枪响了,林小如惨叫了一声,刺客的目标果然是龙行键!第二枪还没发出去,刺客已被崔静扑倒在地,手枪近距离的射击声发出沉闷的声音,高天成从里面跳出来扑上去,配合冲进来的贺小枫制伏了刺客,将趴在地上的崔静抱起,刺客的子弹几乎都打在了崔静胸口,她的胸口的殷红不断扩散,人早已停止呼吸了。察看完林小如伤势的龙行键扑过来推开高天成抱住崔静,“阿静,你说话啊!”声音悲怆如风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