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14

過山風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URL] 014 这时候,秦保军他们三个来到一条走廊里。走廊又窄又长,地上铺着的生满黄锈的铁板使他们不必再在凹陷的土地上行走。 走廊里空荡荡的。三人往里走了几十米多远,发现除了入口处有座一米左右高的红褐色铜象,厅里别无它物。由于怀疑铜像里藏着宝贝,他们回到铜像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14



这时候,秦保军他们三个来到一条走廊里。走廊又窄又长,地上铺着的生满黄锈的铁板使他们不必再在凹陷的土地上行走。


走廊里空荡荡的。三人往里走了几十米多远,发现除了入口处有座一米左右高的红褐色铜象,厅里别无它物。由于怀疑铜像里藏着宝贝,他们回到铜像前,仔细打量起来。那座铜像不新不旧,为一大水鳖,背上有字,曰:“黄帝”。


秦保军觉得这座雕象很有神韵,赞赏地点着头,却忽听孔英文说道:“哼!!好险恶的用心!!”秦保军问道:“英文哪,你这是何意!?”


孔英文:“造这座象的人把黄帝两个字写在王八身上,其实就是骂真龙天子是王八!”


秦保军闻言火冒三丈,把手里的棒子狠狠地杵在地上。“好个狂徒!竟敢!……”


孔英文:“我也没想到,竟有人敢如此冒犯天威!班长,您应该当机立断!若不尽早将反贼铲除,恐怕将来要酿成大祸呀!”


秦保军咬牙切齿地点点头,说道:“愉民!!你去把这座犯上作乱的破铜像给我砸了!!”


佐愉民早就跃跃欲试地想要干点什么了。一听秦保军让他砸,他随手把手电一扔,两手握着棍子朝大鳖猛扑过去,乒乒乓乓一阵乱砸,嘴里还“哈!!呀!!嗨!!啊!!”地叫唤着。


秦保军和孔英文怕被误伤,已经退后到几米以外了。


无论佐愉民怎么砸,大鳖都完好无损。佐愉民累得满头大汗,却还不死心,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对着鳖壳踹了几脚,又说了几句脏话,最后还朝大鳖的脸上吐了口痰,才消停下来。


秦保军:“英文哪,铜像太结实,恐怕一时难以破坏!这可怎么办!?”


“关键不在难不难,关键是得有信心!”孔英文道,“待我为佐兄助威!”


佐愉民此刻有点泄气,忽听身后的孔英文大声道:“佐兄!爱瑞斯和黑地滋正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奸笑!他们在偷偷地嘲笑你!”


佐愉民听到孔英文的话,怒火中烧。他从大鳖的侧面绕到正面,抬起头,冷漠地俯视着大鳖的脑袋。突然,佐愉民高高地蹦了起来,双手把棍子举过头顶,狠狠地朝大鳖的脑袋砸了下去,嘴里吼道:“斩妖除魔!!!”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佐愉民被震得双臂发麻,咚的一声四脚朝天地摔在铁板上。


佐愉民那根棍子与大鳖的脑袋碰上以后弹了回去,旋转着朝秦保军飞了过去。秦保军一看不好,赶紧躲避。但他动作太慢,没能躲开,右腿被棍子扫中,绊了一交,右腿正好搁在在棍子上,疼得他抱着伤腿满地打滚。


这时,大鳖的头部发出嘎嘎声响,它的嘴在响声中张了开来。


佐愉民看到鳖嘴张开,觉得奇怪,就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孔英文以为鳖嘴里藏着财宝,怕佐愉民抢先,赶紧朝大鳖冲了过去。


突然,来路方向传来一声巨响。佐愉民回头一看,他们的来路被一道铁门封死了。三人正发愣,一条火舌呼的一声从大鳖的嘴里喷了出来,点燃了孔英文和佐愉民的裤子。秦保军离大鳖比较远,所以没被火焰喷到。


孔英文和佐愉民惊叫着用手拍打自己的裤子,想把火扑灭,没想到还没等他们把火扑灭,大鳖又再次朝他们喷火。这下孔英文和佐愉民的裤子着得更旺了。来路已经被封死了,为了避免再次被火喷到,两人只好朝前方逃窜。他们一跑,大鳖就开始追赶,边追还边喷火。孔英文和佐愉民没跑多远,裤子就又被火舌袭击了好几次。


秦保军这次反应极快,他一见情况不妙,马上就一瘸一拐地开溜了。他跑了一阵,听到身后声音奇怪,就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可把他吓了一大跳。只见孔英文和佐愉民裤子上着着火,吱哇乱叫地朝他狂奔过来。在两人的后面,嘴里吐着火舌的大鳖还在穷追不舍。


秦保军赶紧回过头来继续逃跑。可他一瘸一拐的,很快就被孔英文和佐愉民追上了。秦保军尽管拼命地跑,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孔英文和佐愉民从他身边超过。


大鳖无情地喷出熊熊烈火,点着了秦保军的裤子。裤子着了秦保军也不敢停下,只能拖着火焰,一瘸一拐地继续往前跑,边跑边惊慌地嚎叫道:“啊!!!我着火了!!!”


孔英文和佐愉民象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地跑着,丝毫不理会其他人的死活。


秦保军觉得前面的两个人奔跑的时候姿态异常矫健,简直就象两只猎豹,他根本就追不上,于是焦急而又怨恨地喊道:“哎!!!你们别跑那么快呀!!!”


孔英文和佐愉民咬牙狂奔,一声不吭,对秦保军的命令置之不理。


秦保军见此情景,悲愤地嚎叫起来:“你们聋了吗!!!???等会我呀!!!”在嚎叫声中,他的裤子又不幸被大鳖喷出的火焰命中了两、三次。


又跑了几十米,他们终于逃出了这条可怕的走廊,来到泥土洞里。大鳖没有继续追赶他们,慢慢地退了回去。


秦保军他们边拍打、撕扯自己的裤子,边在泥地上打滚,好不容易才把身上的火扑灭。火是被扑灭了,可是他们的裤子已经全被烧毁,衣服和鞋也被烧焦了一部分。现在他们的腰以下,脚以上已经完全没有了遮掩。由于刚才跑得急,棍子全被他们给扔了,他们现在已是赤手空拳。还好孔英文逃跑的时候还死死地握着手电,要不然他们接下来就要在黑暗中行走了。


秦保军躺在地上,回味了一会刚才的可怕遭遇,然后突然起身,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发现胸口处的那条龙完好无缺,欣然而笑。他挺起胸膛,兴奋地对依旧躺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孔英文和佐愉民喊道:“英文!愉民!你们快看哪!”


孔英文和佐愉民抬起头来,见到秦保军裸露的下体,破烂不堪的衣物和兴奋的神态,以为他烧糊涂了,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秦保军见孔英文和佐愉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得意地问道:“怎么样!?”


孔英文和佐愉民凄然地望着秦保军,无言以对。


秦保军见二人如此迟钝,非常生气,大声呵斥道:“你们傻了!?没看见我胸前这条龙一点都没烧坏吗!?”


经秦保军这么一说,孔英文和佐愉民才注意到秦保军衣服上的龙完好无损。


孔英文斜眼一想,站起身来,振臂高呼道:“天意呀!!”


秦保军充满期待地问道:“英文,你快说说,天意都说什么了!?”


佐愉民意识到有大事要发生了,不禁紧张得站了起来。他的披风被烧得只剩下脖子周围的一圈,象条红领巾。


孔英文:“龙象征天子!所谓真金不怕火来炼!您身上的金龙经火不化,说明您确实是真龙天子啊!”


“唉!”秦保军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了!你们听着,我就是世界上最正统的皇帝━━秦始皇的后代!”


佐愉民一听秦保军原来是秦始皇的后代,激动得两腿一软,跪下了。他欣喜若狂地想道:“太好了!秦始皇的后代果然还活着!……多少沧桑!多少磨难!五千年,又是一个轮回!!……”想到这,他热泪盈眶。


秦保军看到佐愉民竟然激动成这样,得意极了。


孔英文偷偷地斜眼瞅着佐愉民,他真不知道这个佐愉民到底是个深藏不露的精通阿谀奉承的高人,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猛然跪在秦保军面前,对秦保军说道:“自二世皇帝架崩以来,正室衰微而百姓惶惑久矣!君既为始皇后裔,盍不称帝!?”


佐愉民听了,连连点头。


“不行啊!”秦保军尽力掩饰他的欣喜若狂,若有所思地说道,“虽得民心,然时机还未成熟!还得隐忍哪!”


孔英文:“有什么可忍的!?”


“英文哪,看来你对历史还是没真正学懂啊!”秦保军道,“古往今来,凡成帝业者,必先铲除异己,然后大事可成!纵观当今天下,爱瑞斯、黑地滋等人狼子野心,图谋不轨!若不先将其铲除,就算称了帝,根基也不稳哪!”


孔英文:“不愧是天命所归的皇帝,看问题的角度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


“你们都记住,谁也不能暴露我的身份!”秦保军严肃地说,“不过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这称呼就要改一改了!我现在还没称帝,叫‘万岁’恐怕不妥!这样吧,你们就暂时先叫我‘秦三爷’吧!”


秦保军刚说到这,忽然觉得光线暗了下来。原来手电快没电了。三人惊慌失措,急忙借着微弱的光亮向前走。


就这样走了一段路,秦保军他们发现远处有两道白光在晃动,以为是有人来救他们,赶紧大喊救命。那两道白光在他们的呼救声中逐渐靠近。没多久,秦保军他们就发现了两个人,白光就是从那两个人的手电发出的。秦保军他们就象获得了新生,相互鼓励,欢呼雀跃。


可是当那两个人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他们发现眼前的两人穿着迷彩服,戴着防毒面具,还拿着枪。面对乌黑的枪口,秦保军他们三个吓得直哆嗦。秦保军下意识地用两条小臂挡住胸前的龙,以免暴露身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