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十章 纽约的警花

李伟新 收藏 2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要不是在车上,我真会将波姬丝抱住怀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就流传着这样的话:写诗的多过读诗的。百无一用是诗人。饿死诗人。

一个诗国,居然会流传这样的话,确实叫人心寒。

但我真想将波姬丝抱进怀里的念头像火一样燃烧,我就很为自己是个诗人而自豪。因为我心中的无限激情,很令波姬丝感动。这激情是性,可更多的是爱,是一种柔情蜜意。就像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一样,不但给人温暖,而且令人感到鲜亮,感到艳丽,使人无法不热爱这个世界。如果说太阳是天空的诗,那么诗人的作品无疑就像是人间的太阳。

而且是直抵灵魂的阳光。

尤其是面对一个多病的世界。疾病每时每刻都以新的形式折磨着人类,而药物却对众多的疾病无可奈何。有鉴于此,日本的一些药店已经将诗歌作为药方开给病人。对犯忧郁症的开出明快的诗歌,对犯绝症的开出歌唱生命的诗歌。对人间的百病,都能开出诗歌的药方,据说效果都不错,一些国家正准备推广应用。可见,人类的病根不在肉体,而在灵魂。

大概是我的胡思乱想都与灵魂有关,波姬丝认为跟她的“业务”搭得上关系,非但没怪我,反而脸色红润润的,闪动着一种艳丽。仿佛在表扬我的“敬业”精神。

我这人就有个毛病,受不了表扬。一受表扬,就像了小孩子,就会得寸进尺,抚摸着她漆盖的手,就渐摸到她的大腿上。感受她青春的气息,充满弹性的生命律动。那感觉就像一曲优美的旋律,在心间美美地回旋。

但我的手是斯文并温柔着的,并没有太大幅度的动作。因为车进城了。据我所知,纽约的每个街头,都装了监视摄像,谁有点可疑的动作、行为,对不起,不出两分钟,警察就会来到你身边。因此,纽约的犯罪率,在全世界是最低的。然而,恶性案件却令人咋舌。

显然,监视摄像也并非全能,它只对一般人,一般的犯罪起作用。对高智商的罪犯,却无能为力。

按我们的程式,波姬丝应该先带我到警察总局,让局长接见一下,夸我一下,给我几顶高帽戴戴,让我先贵宾起来。

可看跑车所开去的方向,却是往曼哈顿——纽约的中心区走。曼哈顿是纽约的象征,华尔街和百老汇大街分别是美国的金融、保险机构和文化场所的集中地。世贸大楼的倒塌,并没像恐怖分子所期望那样,一夜间将美国的金融、股市崩溃。虽说不少金融精英随大楼烟飞灰灭,但很快,也就恢复了元气。

先让曼哈顿为我象征一下纽约,也是很不错的。

当跑车停在曼哈顿大酒店,我放眼一望,酒店的东面,便矗立着联合国大夏。我一下就明白波姬丝的意思了,她是希望通过这块世界上唯一的“国际领土”,让我感受美国容纳百川的胸怀,使我这个中国特色的诗人,瞬间拥有世界性的世界观,而不致于感到自己是个外人。

实则,这样的安排,我觉得有点牵强。因为对我而言,地球早已是一座村庄,我的目光,早已投向宇宙的深处。

当然,她这种心意,我还是会领的。就像外国的总统到了法国,法国总统第一时间,必定是带他们去参观雨果、巴尔扎克、梅里美、福楼拜、莫泊桑、左拉、大仲马、小仲马等等大作家、诗人的墓地。

法国总统就骄傲地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法国的灵魂。”

比起一些专制的国家,哪里也不带,专带人往皇宫、城墙等等象征封建强权的地方走,真是截然不同的境界。

下了车,波姬丝很礼仪地挽住我的手臂,走入酒店。

刚走入酒店,大堂一群裙衣翩翩的美女,顿然令我眼花缭乱。金发碧眼的,黑珍珠的,混血型的,丰乳肥臀的,仿若置身于世界选美大赛。

“她们都是我的同行。”波姬丝悄声告诉我。我大为感动。显然,整个纽约的警花都来了。我不就一个诗人么,也弄得这么大阵仗。

在众美女面前,波姬丝就不礼仪了,她故意将身子往我身上靠,仿佛一对亲密的情侣似的。我扫了一眼她们,发现她们的眼神都充满着羡慕。显然,我这个东方俊男,在她们的眼里,是像熊猫一样的珍贵的。

我很是欣然自得。

“你去当熊猫试试。”波姬丝灵魂的手揪了揪我的耳朵,说。

“谁想当熊猫呀?”我的灵魂委屈道,“不就比喻一下嘛。”

“比喻都不行。”波姬丝寸步不让,“要比喻,也要拿外宇宙的人来比喻。”

“嗯,你说的是。”我忙道。

“这还差不多。”

不是波姬丝挑剔。是她说的有道理。试想,一只大熊猫压在她如珠似玉的身上,那成什么样子?

恶心,是吧?

这时,众美女让开了一条道,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高个黑人,满脸笑容地向我走过来。

“他是你们局长?”

“不,他是我们纽约市的朱利安市长。”

当朱利安阔大的手握着我的手的时候,我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我这个穷诗人,在国内连县长大人的手都没握过一下。因为按国内的级别,我这个连股级干部都不是的人,那是相差了五六级啊。我怎么敢去奢望人家县长大人来握一下我的手?

朱利安握完手,还热情地拥抱着我。

唉,这点我可就不太习惯。虽说这拥抱能让我感受到亲如兄弟的感觉,我从来没跟男人拥抱过的肉体,还是感到有点肉麻。

好在,随后的市长夫人跟我拥抱之后,她身上那一种热情奔放,一下就将我肉麻的感觉冲到九霄云外了。

市长夫人是个白人。看她对丈夫甜丝丝的样子,他们是黑白很相融的了。

而跟警察局长只握了手。

那些警花都胆大、奔放,虽然没有肌肤相触,眼神却热辣辣地投在我身上。心里还说:

“他要是穿上唐装,更有东方男人的味道。”

“他的眼睛太纯了。”

“但他纯的后面,有种东方的神秘感啊。”

“想着吧,你是想着人家的小太阳吧?”

“你不想?”

……

生怕波姬丝吃醋,我只能强装出目不斜视的姿势,洗耳恭听朱利安市长介绍纽约市的一些情况。说是洗耳恭听市长的话,不如说我在拼命接收警花们热辣辣的话。

悄悄瞥了一眼波姬丝,她不但没有半点恼恼的样子,反而显得特别的开心,眼神分明对她们说,“有本事就将他吞了去。”

她们回报的眼神,也毫不示弱,“你波姬丝不看紧点试试,一不小心就让他在我们身上诗意起来。”

一个黑珍珠还故意晃晃她黑得透亮的丰乳。那真是别样的、原生态的、生机勃勃的性感。

……

为我接风洗尘的午宴,虽然不能说盛大,却也是充满热情、奇妙的气氛。尤其是波姬丝领着我在一个个警花中穿梭,跟一个个警花礼节性地碰一碰杯,让我如坠花丛,希望宴席永远不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