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三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size][/URL]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上汽车,下汽车,上飞机,下飞机、上直升机,下直升机,王龙一句话都没说,不是他不想说,是没人和他说。每次停下来,就会有一个或几个同样沉默的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不过在他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上汽车,下汽车,上飞机,下飞机、上直升机,下直升机,王龙一句话都没说,不是他不想说,是没人和他说。每次停下来,就会有一个或几个同样沉默的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不过在他们的眼中,王龙看到的不是迷茫,而是一种亢奋的热血沸腾。

至于这只部队,王龙到是早有耳闻了,最早的记忆应该是在起点中文网看的一本叫做《终生制职业》的网络小说。小说的作者被人叫做军刀大大,据说就是从这个部队中走出去的。


但是这会,王龙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激动和亢奋,因为王龙早在小四川和众教官的嘴巴里就已经了解到了这个部队的可怕。这个号称在日常训练中都有意外死亡名额的特种秘密部队,是一个去得来不得的地狱,加入这个部队的,基本没有退役的可能,要嘛是为国捐躯,要嘛是重伤下火线。


“当将军?老子的网名还叫战神将军呢”王龙在心里自嘲道,谁都不是傻子,王龙也不是十八、九岁的热血小青年,不会为了这个虚名而激动。看着周围那一个个眼睛里充斥着血丝,因为激动而咬得紧紧的牙关,和一个个因为用力过度而捏得指节发白的拳头,让王龙觉得自己在看着一群傻B。


想想自己在上海,从最辛苦的网吧管理员做到现在的游戏网站主编,这其中耗费了多少的艰辛有谁能知道。看了看自己已经变大、变粗、变硬的手指,王龙郁闷着,这手以后还怎么去打键盘玩鼠标。现在王龙心里已经没了一丝想当兵的意愿,只是不断的安慰自己:“老子是被逼的,不当兵就坐牢,妈了个巴子。”


时间对于心里装着问题的人,那是过得飞快的。当装着王龙一众人的大型运输直升机开始飞越一座座茂密的原始丛林时,王龙从两个带队帅哥的脸上看出,这是最后一程,马上就要抵达那神秘的军刀部队的驻地了。


带队的两人始终戴着作战头盔,也不喜欢言语。为首的那个一副国字脸,面目俊秀加上近180的身材,不当兵的话去混混模特到也是很有前途。就是从一双眼睛中流露的气息让王龙觉得非常不爽,这段时间王龙可以说算是见过了军队惯用卫生眼中典型的威严、杀气、严厉、挑衅等等眼神,而现在这人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嚣张,让人觉得很拽的气息。


当然,作为一个现役军刀特种部队的战士,看着新兵的眼神肯定有种老鸟看采鸟的感觉,王龙对于这点,基本的政治觉悟还是有的。而边上那个显得猥琐一些长相一般的瘦高个子,因为活跃了几次被骂了之后,也就没在言语,王龙只是从两人的一次对话中,知道这小个子叫猴子,至于其他的,也就一无所知了。而这会儿,偌大的机舱里正坐着11个和自己一样的傻B,每个人都是一副准备慷慨就义的表情,基本上没有任何行李,身上一件单衣。


直升机的巨大螺旋桨叶片刮动着地面上的枯叶,巨大的惯性让机舱里的好几个和自己一样的新兵脸色开始发青,好歹王龙从来不晕船,也公费坐个几次飞机,因此基本上没有什么不适感。


王龙要去的军刀特种部队营地,坐落于中国最大也是最特殊的热带丛林之中。对外,人们只是知道那里叫做怒江峡谷,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域。而且因为热带丛林的特殊性和军方的某些特殊设备,使得漫天的到处乱飞的高科技间谍卫星,都无法透过那并不厚的云层获得其中隐藏的秘密。


没有人告诉过要去的地方是那,不过一看是丛林,就知道肯定是那个传说中的“炼狱”。当然,王龙自己可不会煞笔的去问咱们这是不是去的怒江峡谷啊。


站在因为潮湿而变得松软的土地上,王龙开始感觉到眼前的一切犹如虚幻般不真实。似乎在昨天,自己还坐在宽大的会议室教训着自己的手下,每天在上下班的时候,在人民广场站的巨大地下过道中观看着来往穿梭的各色美女,隔着玻璃窗,用视觉感受着巨大且充满了活力的城市。而现在,鼻子里充斥着一种丛林里特有的气味,那是一种树叶腐败后夹杂着各色植物气味而混合出来的气息,还没有对这些特殊气味产生记忆的鼻子,对这种气息感到非常新鲜。


站在众新人面前的,是一个身高绝对不超过170公分的瘦小军人。绿军裤、灰汗衫,脚上登着沾满奇怪物质的丛林靴,脸黑黑,比较大众化的一张脸,也没什么好描述的,只不过一双犀利的眼睛没有半点感情,非常机械的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去。


带着王龙他们来的两个人这会也没言语,直接站到了小个子身后,两帮人就这么对峙着。王龙似乎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新人菜鸟们似乎一个个都加了精神强化似的,一股似有似无的杀气开始在他们中间蔓延开来。好像众人都判断出面前这个小个子男人是这个地方的终极BOSS,一个个鼓动着自己的能量表现着。


不过王龙自己却丝毫没什么反应,也丝毫没有鼓动自己的肾上腺素的意愿,只是眼睛木然的望着远方的天际,要是以前,这会应该正是上班的时间。王龙开始怀念起以前,每天的这个时候他会在那个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地铁中享受,那是一种上班族的享受,外人不足道哉!


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过那种生活。


良久,王龙的思绪才从那拥挤的地铁车厢拉回来,目光还是空洞的望着远处的天空,云雾开始消退了,但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阳光,身边的杀气也好似那渐渐消散的云雾一样消退着,边上的十一个菜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耐战持久,或许他们可能都是中国3亿肾亏大军中的一员,得来点什么肾宝吧。


不用眼睛看,王龙知道那三个人也没动。只是感觉到一股从来没感觉过的感觉,开始在周围蔓延。


自从打医院回来,王龙自己也感觉自己变了很多。不爱说话了,连平时的幽默感也不知道猫那去了,每天只是默默的完成教官要求的一切。失败,王龙一辈子失败过很多次,不过这一次确实是人生中最大的失败。


一个失败实验的废品,一个被割掉完好盲肠的废品,一个被割掉完好盲肠以后因为医生手痒鸡巴闲而被割掉小弟弟包皮的废品,王龙无奈的对老天进行鄙视。


对于第二者,王龙并不是很计较,记得第一次和老板出去应酬,那个比自己还重两个吨位的老板就语重心长的告诉王龙:“出来混,早晚是要割的。”至于第三,当了二十三年处男的王龙更是不会计较。


眼神还是麻木的望着远处,身边的气息更弱了。这应该是很漫长的时间了吧,看看周围的光线,应该快中午了,似乎脑袋才想了一两个问题而已,为什么时间就过得这么快呢?现在的情形,让王龙想起了那个才进部队的夜晚,那个闪着雷电的夜晚,为数不多的画面开始在眼前浮现,最后定格在那缸还带着热量的姜汤上。


“右三,胖子”那个被叫做猴子的,此刻正用反背着的右手轻轻敲击着左手佩带着的手表镜面,当然不是无目的的敲击,而是标准的国际通用“摩丝叩”。


王龙这一排人,站立的姿势都是标准的解放军立正:双脚并拢,双手紧贴着大腿。而猴子他们三人,着是两脚叉开双手背负的美军立正。虽然有人研究过,美军立正在人体力学和持久力上都有显著的优势。但是中国军队需要的则那种立如松、坐如钟式的军姿。当然,在人体力学方面,双脚并拢的立正对于长时间站立的人来说,需要非常高的持久忍耐力,而美军立正需要的却只是良好的平衡性。


简单的说,双角叉开的美军立正,可以间歇的将支撑身体重量的重心进行交换,而解放军立正并拢的双脚却不行,因为一但这样,就会出现明显的缩肩塌背,那是要挨飞腿的。


“右五,光头”嚣张帅哥用同样的姿势发出了消息,不过这样的撞击声,只能在他们三人周围特定的范围内传播,并不怕面前的这些新兵菜鸟们听到。


王龙也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不过因为不知道暗码,无从破解。


作为中国最彪悍的顶级野战特种部队,自然有相当特殊的考核新兵的方法,当然,这些方法并不是固定的。而现在这样罚站的目的,是要考核这些新人的毅力和忍耐力。


其实王龙刚才已经注意到了,在小个子BOSS的丛林靴上沾着一些奇怪的物质,而没注意到他背后两人的鞋上也同样沾着这些东西。


如果给你个思考题目:丛林中最多的是什么。


选择答案:沼泽、毒蛇、野兽、毒虫。


你会选择什么呢?


其实上面的答案都不正确,正确的答案是“蚂蚁”。


对,就是蚂蚁,地球上无处不在的‘蚂蚁。’


(蚂蚁确实是无处不在的,除了大海以外,就连荒芜干旱的沙漠里都有让人疯狂的噬金蚁。)


其实早在刚开始罚站的时候,十多个菜鸟当中已经有人感觉到不妥。因为首先这里并不是部队训练用的场地,只是直升机停机坪边上一块不大的空地。而且地面非常的松软,绝对是有古怪的,不过当时心中的警惕已经被沸腾的热血所替代,大家都知道,就算进了这个部队,也要通过严格的考验和训练,如果能在入营的时候和其他的强者分配在一块,这样才能增加自己留队和存活的机会,要知道,这可是号称连日常训练有拥有死亡名额的部队,被称为共和国‘国之利刃’的部队。


不到半小时,除王龙外,基本上每个人的脚上裤子上都爬满了在云南地区常见的黑头小蚂蚁,这种蚂蚁的攻击性并不强,但是它们的小钳嘴也能咬得你生疼,如果是皮肤敏感的人,被咬上一口以后马上就能肿起一大片。


至于王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蚂蚁们只爬到王龙的鞋面上就不敢继续往上爬了。要是王龙这会低下头来仔细观察的话,很可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于到底为什么蚂蚁不敢爬上来,兄弟我还是先卖个关子吧。


这会儿,十一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爬上了蚂蚁,基本上都咬破了质地不错的军裤开始和大家的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了。蚂蚁是比较喜欢通过气味来聚集的,而刚刚这些热血沸腾的小子们因为拼命的催动自己的肾上腺素去营造杀气,结果自然成为了吸引蚂蚁的大电灯泡。


现在每个人表面上保持着严肃、庄重的军姿,而暗地里已经快崩溃了。有几个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因为蚂蚁已经顺着他们的大腿爬到了小弟弟上,而且由于他们身上的雄性体味特别的强烈,蚂蚁们很欢快的聚集到了他们的‘金三角’地带。无奈这时候死活不能乱动,只得在心里面自我催眠道:我是丘少云,我是丘少云,我是丘少云,我是丘少云……


不过在这十一人当中,有一个情况比较特殊的,就是那个‘右五,光头’。这人摸哟十六七岁年纪,个头不高,也在170公分左右。他是续王龙之后第二个坐进军车的人,王龙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也细细的打量过他。人长的那是一个眉青目秀,而且看起来年纪明显的偏小,是个天生的秃瓢,一个大脑袋天生油光水亮的,性格腼腆,一路上基本没开过口。


而这会儿,三个老鸟因为嚣张帅哥的提示,正在注意这个光头。(光头的位置比较靠中间,)


只见这时候已经有不少蚂蚁聚集在光头的脚边,并且都在亡命的往他身上爬去,不过奇怪的是,蚂蚁大军们并没有直接咬军靴和军裤,而是一个劲的往大腿爬,不过往往只爬到膝盖的位置,就突然自己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蚂蚁并没有气馁,而是顽强的爬起来继续往上爬,因此造就了一个奇怪的景观:一大片蚂蚁犹如黑色的毯子一样覆盖着光头的脚下,顽强的望上攀登着。就连边上兄弟腿上的蚂蚁也大有被吸引过来的架势。


三人仔细观察着,发现光头的军裤在没有丝毫动作的情况下,进行着有规则的抖动,而且这种抖动可以把附着能力极强的蚂蚁给抖下来。不由得心里同时升出一个想法:难道,这是传说中气功的护体罡气?


因为这种抖动并不是由人身体的肌肉,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造成的。


看完了光头,三人又把目光转在王龙这边,王龙这边可就比光头差多了,根本没有什么悬念,只见王龙脚下只围着极其少量的蚂蚁,而且很多蚂蚁爬到王龙脚边上以后,很多都直接掉头向其他人爬去。这到是苦了王龙左右的两个兄弟,都快抗不住了。


终于,小个子BOSS很满意的喊了声稍息,然后又喊了声解散,径自向营地深处走了进去。当即,没有人喊叫,没有人有多余的动作,几乎好像事先约定好的一样,十个人(王龙、光头除外)同时拉开皮带把裤子解了下来,就是一阵癫痫似的疯狂抖动。一个身高将近190的大个子,直接就把内裤脱到膝盖,然后对着小弟弟就是一阵猛拍,大有《大话西游》里面的二帮主帮周星星灭火的那股子狠劲。


那两个接兵的帅哥原地不动微笑着看着众人搞笑的动作,等大家差不多都清理完了,这才带着众人往那丛林深处走去。


王龙很诧异的看着这些兄弟们,同时也奇怪为什么蚂蚁光顾他们而不光顾自己。不过这些人都没人爱说话,也只好闷声发大财了!


走过一段用黑色硬土铺就的小路,王龙一群来到了一个场地并不大的军营,面对着简陋不堪的破败营房和陈旧的各种设施。众人心里一阵莫名,这就是号称全军楷模、国之利刃的“军刀”特种作战大队的营地?这…就…就是号称全军野地特种作战死神兵团的训练基地??


旁边那个刚刚疯狂拍小弟弟的大个子大汉张大了嘴巴扫视了一下,叫道:“我操,干他奶奶地。”接着发现大家看向自己惊异的眼光,不好意思的说道:“俺们连长说,到了这有飞机大炮坦克开着玩,俺还摸有坐过飞机咧。”


猴子二人指示众人重新在这片营地的操场上列队,那个嚣张帅哥首先走出来对众人说:“我,弹头”手指猴子介绍“猴子”。


正色了一下,弹头突然转用英语继续道:“欢迎你们来到这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集训中,我和猴子先生很荣幸的成为你们的教官,我们将会很高兴的执行这个任务。”


弹头说完,用凌厉的眼神扫视了一遍,接着说道:“当然,先生们,如果你们有退出的念头,请随时告诉我,我会很高兴的将你们送回你们原先的部队,如果你们想成为逃兵的话。”


看到众人并无异议以后,弹头手指身后一排已经长满青苔的低矮水泥房继续道:“你们就住在那里,旁边有浴室和餐厅,左边的黑色的帐篷是军医处,如果先生们之中有人受伤的话,可以去那里找军医治疗,但前提是要那该死的医生在帐篷里。不然话,那就只能劳驾你们自己给自己动手术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将必须使用英语进行交流,并且每个人都要给自己起一个名字,比如‘猴子’!‘弹头’!


我很荣幸能成为各位的教官,我希望在一个月后,有能超过三分之一的先生们能继续站在这里和我一起享受午后的阳光。下面,请大家在用过丰盛的午餐后,开始我们的第一堂训练课”。


两人说完,径自向餐厅走去,众人无语,到是那个刚才拍小弟弟骂娘的大个子一脸茫然的跟着大家,可能由于两人都是大块头的缘故,这大个子别人不问直接找上王龙。只见他追了几步凑到王龙跟前小声问道:“兄弟,那俩当官的刚才说啥呢,俺就听懂几句。”


王龙心里笑了笑了,果然是牛逼的部队,连日常用语都规定用英语。于是把刚才训话的意思给这大块头说了一下,并且交换了姓名。这大个子叫做陈铁牛,铁牛,这个名字想起了那个在医院里照顾了自己好几天的病友,他也叫铁牛,可惜因为超强度的训练直接造成一个终生都无法治愈的病“肺痨”,可惜了,就算治好了,他也得永远的离开部队。用不了几年,强壮如东北大狗熊的他就会瘦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唉,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王龙甩甩头,把那个病友铁牛先忘掉,拉着这个新战友铁牛走进了食堂。


午饭很丰盛,和想象中的一点都不像。


原本认为这些人不是给大家准备一些希奇古怪的食物,就是事物的分量非常少。谁知道进去一看,一个大海碗的猪肉炖粉条,三个白面馒头,另外还有一大碗的骨头鲜汤。不但分量足,而且手艺地道,可不像是饭店里用鸡精勾兑出来的。仔细算算,从被叫上军车到现在,已经将近三十多个小时了,除了吃了两个弹头他们给的体能棒以外,肚子里还没装过什么热东西。这会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美味,自然那是食指大动,不等别人招呼立刻动手吃将起来。


“操,怎么那么咸。”边上有个比王龙还急的已经先上手为强了,但没两秒钟的时间就全部吐了出来。


嗯,王龙品尝着,猪肉炖粉条盐放得很重,馒头中加了钙粉,骨头鲜汤没有放盐,很清淡。对于厨师出身的王龙知道下面要进行的训练是如何高强度的,因为在部队来说,加大食物中的盐份的含义明确的表示了以后训练的强度,当即也不罗嗦,赶紧下筷子动手。


吃饱喝足以后,弹头两人先带他们到寝室安排了一下,接着带着众人到了营地另外一端的一座看起来比较新的建筑面前,这从房子里面正连续不断的穿出强力击打沙包而传出的“嘭嘭”声,夹杂着一个中气实足的咆哮声,犹如狮虎怒吼般向四面八方传播开来。


这里是一个搏击训练场地,地面和四面墙壁上铺设了绝对超过平时标准的抗重力棉。在平时部队的搏击格斗训练时,大多是在外面操场中实地进行,少数时间才在专用的搏击训练场。原因不外有它,中国虽然号称世界军事大国,但是军费开支却是世界倒数的,王龙所在的新兵营里,近千号人的营盘才有两个设施好点的搏击训练场地,得要大家排着队才能轮着使用,因此大多时间都是在操场上实地训练。


而这里的抗重力棉的厚度绝对超过十公分,并且四面墙壁近两米高度也同样铺设着抗重力棉。抗重力棉的作用是可以吸收大部分的力量,很好的保护训练者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而且疼痛的感觉和抗重力棉的厚度并不成正比例,抗重力棉如果厚度超过一定的比例,摔在上面的感觉和摔在水泥地上的感觉不会相差太多,疼痛感觉还是一点都不会减少.


走进训练场,王龙感觉到几个同伴原本有些委琐的气势开始回暖,只见空荡荡的训练场中只有一个彪型大汉在击打沙包,并没有教官们传言的冷血陪练。早在新兵连的时候,老兵教官们闲暇时爱和新兵蛋子们说些军队的趣闻,比如在特种部队的训练当中,二线特种部队战士会主动担当一线特种部队训练时的陪练,基本上要求精锐特种战士能一个单条三到五个二线战士,而据说这个传说中的“军刀”部队的战士,可以一个人单条人家一个班。


等众人站定,那个大汉这时候也停止了练习,走到众人面前。弹头随手扔了条毛巾给他,让他擦汗。只见这个大汉在身高上已经接近两米了,浑身上下那油亮且带着古铜色的肌肉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腹部高高隆起的腹肌比王龙身上才练出来的好看多了。


弹头这时候站在大汉身边明显的挨了一个头,不过他丝毫不以为意,向大家介绍道:“这位是大家的军事格斗教官,修罗。


以后的时间里,各位将会每天接受两个小时的格斗训练。”说着退到一边准备看好戏。


修罗一脸木无表情的擦拭着身上的汗水,眼睛打量这面前这十二个高矮胖瘦各自不一的新人菜鸟,眼光里没有挑衅,没有鄙视,甚至没有感情。如果要更贴切的比喻的话,那完全是一种看死人的表情,似乎眼前的这些人在他的眼睛里已经全部是死人了。


如果说用眼睛表达杀气算是一个入门层次的话,那么现在这双丝毫没有生气的眼睛已经进入高级班了。


修罗眼睛在众人身上穿梭着,巡视了两圈之后将手中的毛巾一扔,手指王龙勾了勾。


王龙一呆,自己在人群中既不是最大块的,也不是最瘦小的,为什么修罗会第一个选择自己?难道我这个样子很像软柿子吗?也没二话,走出队列做起了热身动作。


修罗看着这个胖子非常冷静的做着热身动作,眼睛里亮起了欣赏。


弹头看着王龙在做着准备动作,嘿嘿笑着对修罗说道:“老罗,下手轻点,我看你还是戴个拳套比较好,把人弄伤了不好跟老大交代。”


看着修罗扫过来的卫生眼,弹头只得知趣的裂裂嘴:“开始吧!先一对一热身,然后是一对三,最后是无规则对抗!”话一出口,王龙身后的十一人几乎炸了窝,我靠,这些人怎么说都是各部队筛选出来的精英,现在居然让一个人对抗他们全部,这不是明显的瞧不起人嘛。众人当下也不言语,各自做起热身动作。


王龙活动着胳膊站到了场地中间,很有礼貌地微微抱拳致意。


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就是一个威力十足的冲拳,直取教官修罗的胸口。修罗还是目无表情的看着王龙的拳头打向自己,居然连防卫动作和规避动作都没有。王龙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对,就算是再托大,对方也是精英部队派出来的教官,自己也是在新兵营里号称格斗无敌战士。不可能……不可能……


正当王龙还在想着不可能的时候,威力十足的冲拳已经打实在对方的胸膛上,从拳头传回来的感觉告诉自己,这灌注了自己十成力气的拳头似乎是击打在钢板上,接着在千分之一秒的时候内,王龙的中枢神经传来自己胸口类似骨折的声音,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动着王龙向后飞去。


正踢,很平常的一个正踢,毫无悬念的将正在攻击状态下的王龙踢得向后飞起,而王龙的两百六十斤体重丝毫没有影响自己的身体做着抛物线运动。当王龙好似一块烂猪肉似的砸在铺着抗重力棉的墙上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部队的格斗训练场墙壁不铺抗重力棉,而这里的墙要铺。


王龙从墙上滑下来的时候,没发现自己身体下面还压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刚刚结识的铁牛,似乎当王龙被踢飞的时候铁牛想从后面接住王龙的身体,却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带着一起砸在墙上。


疼痛的感觉还没从中枢神经传达到大脑之前,王龙似乎感觉到一股液体从自己的口中喷射了出来,眼睛一看,是血红色的。


软到在地的王龙,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修罗踢出了那一脚之后,还原了姿势。对于王龙那拳威力十足的冲拳,换来的只是胸肌微微抖动了几下。


修罗接着伸手指了三个人,开始一对三。


王龙全身无力的躺在墙角,巨大的疼痛和胸闷让他几乎晕厥过去。不过由于接受了那个失败实验的关系,王龙承受打击和疼痛的能力大大的加强了。这会儿由于全身无力,只能躺在地上看着和自己一起来的精英们是如何被摧残。


由于那威力强大的一脚起到了巨大的震撼效果,后面上来的三人把原本带着怒气的情绪完全收敛了起来。开始冷静的观察起这个超强的修罗教官。


三人这时开始绕着修罗做不规则圆圈运动,其中一个突然爆喝一声就是一个凌空转身侧踢,另外两人也在同时分别使用倒地盘腿企图分别夹住修罗的双腿,从战术上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合击,因为三人分别同时攻击上下两路,有见于对手超常人的速度和力量,尤其力量过分强大,在战友飞腿攻击的同时,直接采取下路攻击是非常明智的战斗方式。


首先,作为攻击上身为目的的飞腿,并不是冲拳的力量可以比拟的,在战术上,敌人无论如何都得选择规避和避让,而不是像冲拳那样硬挨。如果对手选择规避,那么对下三路攻击过来的盘腿,就无法进行规避,这样就能一击得手。三人虽然在十多个小时前素未谋面,但是在战术配合上还是很默契的。


光是这一点,就让站在边上围观的弹头和猴子眼睛亮了起来。


飞腿的轨迹在空气中划动,一切都似电火时光般发生,修罗并没有如众人想象般的进行躲避,而是直接被飞腿重重的踢在了背门上,接着被带起向前扑去。地下两人也似乎非常顺利的即将夹住他的双腿。


躺在墙边的王龙眼睛睁的大大的,疼痛已经开始在他神经里蔓延,豆大的汗珠在脑门上集结,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当眼中看见修罗被飞腿带起时,王龙心里感叹,完了。


修罗向前扑倒,但不是中了飞腿的那种扑倒,而是用传说中的‘正铁板桥’。只见他好像被飞腿踢中似的向前飞扑,但是身体飞起的位置明显的高了一点点,在众人没有反应回来的那时间,双腿以极快的速度收缩,然后向身后踢去,这踢的并不是背后的飞腿先生,而是身体正处于侧卧方式的另外两人。


“嘭嘭”两个倒霉蛋同样避免不了王龙的悲惨命运,在贴着地面滑行了五六米远之后,双双砸在墙上。


修罗踢完两人以后,身体已经贴在地面上,接着二话不说一个乌龙摆尾就向身后刚刚落地的飞腿先生扫去。飞腿先生确实也有几分本事,看着斜斜飞来的鞋底,当即双膝一软跪了下来,险险的躲过那扫向门面的巨脚,但是在他眼睛里鞋底的残影还没完全消散的那千分之几秒的时间里,另一只巨大的脚掌却已经印在了他宽阔的胸膛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