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一农妇突然会奇言怪语

SHENYONGQUAN 收藏 3 13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报讯 (实习记者 王秋月报道) 一名来自四平的农村妇女,只有小学文化,没专门学习过任何语言,却在5年前的一天,突然会说一种奇怪的语言,她自己认为是世界民族语言,但还掺杂一点地方发音。由于一切来得突然,她认为自己是一个罕见的奇才,想要到北京当翻译,到那里展示语言才华。最近她要当翻译的想法日益强烈,但让她与精通外语的老师对话后,却发现她说的语言是一种难懂的“密码”。


突然会说特殊语


昨日10时许,记者见到了这位农妇。




她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叫王天奇,并执意要记者这样称呼她。王天奇36岁,看起来气色很好,说起话来嗓音比较高,谈起精通的语言更是手舞足蹈,一副很自信的样子。


王天奇的变化源于5年前,那时她为了改变家里的贫困开始做生意,先是开了一家服装店,由于经营不当,亏了本,后来认为开饭店能挣钱,就开饭店,由于没有经验最后也关门了,一番折腾,赔了十多万元。万念俱灰的王天奇回到家中失声痛哭,想到这么多年的挫折有种想要轻生的念头,哭过之后她就感觉自己有些异样,不断从嘴里说出断断续续的句子,她感到很吃惊,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语言。从这之后,王天奇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没有过的自信。


自称梦中学语言


只有小学文化的王天奇坦言,只会写简单的文字,自从会说这种语言之后,她几乎每晚都做梦,在梦中就会有上课学习的情景,等她醒来后就会说很多以前从未说过的句子,而且越说越多,甚至会在日常生活中掺杂一些奇怪的句子。王天奇与记者交谈时也会掺杂一些奇怪的句子,但她并没有翻译出所说的内容,每当她发出这种声音时她的表情极其丰富,似乎眉宇之间都有种兴奋。


王天奇说,去年她曾到北京的一家化妆品公司应聘过翻译,感觉自己与他们交谈得很顺畅,但具体说的是什么却记不清楚,具体用的哪种语言发音也不知道,脑子里一片空白,有时候随口就会说出很多句子,但想要说什么内容却不受控制,基本会在不同的场合说出不同的东西。王天奇说,自己现在有了这种本领,其他人很不理解,自己也不想解释,准备用实际行动去证实自己的能力。


对于那些奇怪语言,记者要求她写出来看看,她想了一会却没有写出来。她表示从来没有写过,只是在脑子里有那种构思,但具体的描绘却不能。王天奇说,由于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所以自从有了这门特殊语言功能之后,就节省时间用脑子想和记,从来不动笔写,平时在大场面发言时也从来不打草稿,一切不用想脱口而出就能发言。


外语老师听不懂


为了验证王天奇到底会哪门语言,记者让她与北京华尔街外语学校的李淑红老师对话,李老师精通日语、英语、韩语和世界语,还能听懂俚语,李老师简单说了几句英语问她的感受,王天奇却说出许多奇怪的句子,当让她翻译时,她所说出的话却不是李老师所问的问题。王天奇说,自己用的是加州民族语言,但李老师表示,她的发音极其不标准,从她念出的句子看,并没有听出完整的单词,但感觉有点像走调的世界语,可是仔细一听又不是世界语,似乎是一种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的语言,或者是一种自创的密码语言,让人分辨不出具体的意思,而她看似声情并茂的回答,却让对方不知所云,整体感觉就是你问你的,而她只顾说自己的语言。


语言谜团需论证


针对王天奇无师自通突会语言的事,记者咨询了省社会科学院的曾老师,她说每个人作为个体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一些特殊的经历也会让一个人的言行变得复杂,突然学会语言,这可以说很稀奇,但经过和语言老师的对话后却发现她并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凭借意向说一些难懂的密码语言,但从她本身的自信态度来看,掌握了语言之后她变得很乐观,这毕竟是一件好事,但想要解开语言的谜团还要经过研究才能得出结论。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