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龙妻子称即使判丈夫坐1天牢也要上诉(转载)

昨日,周正龙的妻子坐在镇坪县的家中,心里堵得慌,不时抹一把眼泪。对于周正龙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的判决结果,她始终不能接受,她提高声音说:“我不服,就是判老周一天,我也要上诉。 ”而周正龙的辩护律师张勇则向晨报记者透露,如果周正龙继续上诉,他将不再继续担任周正龙的辩护律师。


周妻担心有人阻止上诉


昨日,在镇坪县周正龙的家中,他的妻子罗大翠显得比较安静,大多时候沉默寡言。她也曾大哭大闹过。就在前日周正龙审判过程中,因无法进入法庭旁听,她在旬阳人民法院大声痛哭,并且前后两次冲向法庭外面的警戒线,但都被执勤民警拦阻。自从周正龙被捕后,她就没有见过丈夫,虽然她几次申请探监,但均遭到拒绝。


罗大翠说自己不服法院的判决,她仍坚持自己的丈夫无罪,所以她计划马上为丈夫上诉,当然她也相信自己的丈夫肯定也要求上诉。但接着她说:“我害怕!”她怕她的丈夫不能上诉了。


她突然提高声音说:“我希望,政府部门或辩护律师及时将判决书送到我们手上。如果不及时送给我们,我们可能就不能上诉了,老周就没有机会了。如果这样,我将追究他们的责任,我会上告,不管告到哪里。”


辩护律师不考虑参与二审


昨日,记者发现,周正龙案审理完毕后,其辩护律师遭到了人们近乎一致的质疑。在前日庭审现场,周正龙的辩护律师张勇并没有为周正龙做无罪辩护,面对公诉方的指控,张勇辩护的第一句就是:“我们认为指控周正龙诈骗罪和非法持有弹药罪是成立的。”旁听席上很多人发出惊愕的声音。


而在庭审过程中,法官问讯辩护律师有无意见时,张勇在多数情况下都说:“没有意见。”相反,周正龙自己却是意见多多,不停为自己辩护。而且张勇也没有举证出任何一件对周正龙有利的证词或证物。


昨日,张勇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说:“哪一位辩护律师不希望为自己的辩护人做无罪辩护,但证据不允许我为周正龙做无罪辩护。”张勇也介绍说,自己也有去收集证据,但公诉方出示的证据和证词已经非常全面。他还说自己在辩护书中已经为周正龙作了充分辩护,全部内容都讲出来了。


庭审前,周正龙的妻子也曾指责他为有关部门指定律师,而他更没有好好与家属沟通,还要收取2000元的代理费。张勇不愿意解释,已被拘留的周正龙是如何委托他做辩护律师的,但他只是坚称自己是周正龙委托的律师。对于没有与委托人家属好好的配合,他感到非常遗憾。而就代理费的问题,他则表示,不愿意谈这样的细节。


记者问,如果周正龙提出上诉,还愿意为他辩护吗?张勇无奈地笑了一声,反问说:“你觉得还有意义吗?”他说,外面铺天盖地的质疑,就是周正龙再委托他做二审辩护律师,他也不会考虑了。最后,他笑着说:“我希望让外地那些律师来打吧。”


[一审判决后两大疑点]


当庭全揽难道背后有交易?


昨日,记者发现,周正龙案宣判后,很多网友同罗大翠一样不能认可该案的判决结果,普遍认为,坐牢的不应该仅仅是周正龙一个人。


在很多人看来,在“假华南虎照”事件中,周正龙虽然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毕竟是个小角色,而其背后的导演者及其他大角色也应该受到法律的审判。周正龙自己也曾多次承认,自己没有学过摄影。很多人都不相信,一个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能够拍摄出不同角度、不同焦距的假虎照。很多人发现,假虎照存在明显后期技术处理的痕迹,这点周正龙绝对自己做不到,但旬阳法庭在审理过程中,并没有就假虎照要求鉴定有无技术处理。


有人形象地表述:“周正龙判了,陕西省林业厅原副厅长朱巨龙笑了,镇坪县林业局原局长覃大鹏笑了;镇坪县政府的人也应该都笑了,还有陕西省林业厅的人也应该都笑了。”质疑归质疑,但周正龙在法庭上却是毫无惧色地坚称,假虎照就是他一个人所为,没人帮忙策划,也没有人给予指导。


昨日,“打虎派”曾经的代表人物郝劲松就表示,周正龙再次撒谎了。他怀疑,周正龙之所以一个人全揽下来,不排除背后有某种交易。


旁听席上怎么大多是机关人员?


为了保证周正龙案件的顺利审理,旬阳人民法院在审理该案件前做了周密的部署,除了在门口设置三道关卡检查旁听人员,还对申请旁听的记者进行了严格的审查。昨日,有网友就质疑这些细节仅仅是证明这场审判被人操纵的一个佐证。昨日,郝劲松也表示,周正龙案件影响巨大,但仅仅开庭一次就审理完毕了,而且在休庭半个小时后就出台了判决书,显然太草率,只是想尽快了结此事。


记者发现,虽然周正龙案件公开审理,但前来申请旁听的就有近百名,但最终能进入法庭的不过40余位,而相当多的记者则被挡在了门外。旬阳县有关负责人解释,有些记者因为没有合法的证件;还有一些记者没有通过法院的政治审查;而另一些记者则因为法庭旁听席位有限。审理周正龙的审判庭共有144个旁听席位,除了40多名记者,其他位置都坐满了旁听的人。这其中不包括周正龙的妻子和儿子,还有一些曾经的“打虎派”人士。经记者了解,这近百名旁听者其实都是旬阳县机关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法庭内部职工告诉记者,他们被专门组织前来旁听的。


对此,有人就指出,所为的公开审理,其实就如同是大家都在看“皇帝的新衣”。 来源:新闻晨报 记者 申延宾 陕西省旬阳县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