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三姐》电影中的原唱

xiaoxm 收藏 7 13701

喜欢刘三姐这部电影 长春出的 苏里导的 演员我就不说了 都知道


我要说的是三姐的配音演员 傅锦华老师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一直以为是(黄婉秋)唱的


转/百度吧 傅锦华——唱“刘三姐”的幕后英雄

拂去历史的尘埃,我们走近傅锦华,再一次聆听她美如天籁的山歌,再一次把那些曾经鲜活的往事擦亮。

“刘三姐”是提及广西绕不开的话题,然而直到今天,许多人知道电影《刘三姐》里刘三姐的扮演者是黄婉秋,却不知道为她配音的是广西彩调剧团的傅锦华。一晃45年过去了,历史在经过漫长的误读后,给了一次正确的提示。2005年6月,傅锦华获当代中国电影歌曲“优秀演唱奖”。对于这样一个迟到的奖,傅锦华感慨万千,但她说得最多的一个词语却是“喜出望外”。

一般来说,一个人心里藏着多少爱,就有多少恨。傅锦华心里没有过多的仇怨,有的只是对彩调的一片痴情的追寻。抛开世事的复杂,她的心一如从前那么单纯。戏剧舞台耀眼的灯光、华美的服装离她越来越远,历史却越来越清晰地记住了她的名字。


从小就会“偷戏”

1940年,傅锦华出生在融安常胜街的一个普通人家。父亲是小商贩,经常在街道的业余剧团唱戏,妈妈天生的亮嗓子,从小就教傅锦华唱刘三姐的歌曲。当时各地群众文艺演出搞得红红火火,常胜街的戏剧演出也不甘落后。傅锦华很小的时候就跟随大家一起在街上演出。有一次,县里文工团准备演出一出新戏,常胜街的业余剧团求戏心切,就派傅锦华去“偷戏”。傅锦华来到县文工团排练场地附近的楼上躲起来,挖了一个猫眼大小的洞开始偷学。很快,聪明的她就完全学会了戏里的一招一式。她回来后立即教大家学习,结果,还没有等县文工团到常胜街演出,这里的老百姓就提前看到了这出“偷来”的戏《放春牛》。这让县文工团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不知道有傅锦华这么一个聪明的孩子曾经悄悄“偷戏”。

1955年,傅锦华和全国的许多业余剧团一起到北京演出。经过挑选,她参与演出的彩调戏《龙女与汉鹏》和全国其他戏剧一起到怀仁堂演出。由于有到北京演出这样“辉煌”的人生经历,她很快就过关斩将,一路绿灯地进入县、自治州的文工团。1955年4月10日,这是改变傅锦华命运的一天。她荣幸地进入广西文艺干部学校正式学习彩调,也开始了她与彩调不舍不弃的人生。

雷振邦:“就是要这种野味”

1960年5月是傅锦华命运的重大转折点。因为她的歌喉让中国的电影多了—部旷世经典。她和蔡秀英等人一起到长春为电影《刘三姐》配音。当时傅锦华一到现场看到七八十人的庞大的长影乐队阵容,真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当时已经起音了,指挥尹升山给了傅锦华几个示意动作,但是傅锦华丝毫没有反应。尹升山觉得奇怪就问怎么回事,傅锦华有点紧张地回答:“那么多人,我不知道跟谁啊。”全场人都乐了。雷振邦笑了:“你不早说啊。”他告诉傅锦华只要跟着二胡等三大件就可以了。

没想到傅锦华一开口就让大家吓了一跳,她的声音甜美婉转又带有山野的味道,更值得一提的是,她对雷振邦的作曲增加了许多很有特色的装饰音,让歌曲更加美丽动听,富有旋律感。当时傅锦华很担心她的歌声太“野”,雷振邦不以为然,他夸奖傅锦华:“刘三姐的歌经常是在山头田间唱的,你的野味就正好符合这个要求。我要是用我的乐团,他们还不敢喊呢。”就这样,傅锦华三班倒地不停忙碌,终于在一个月里把所有的唱段都录好了。


《刘三姐》四进怀仁堂

《刘三姐》作为一个剧目在同一年能够四进中南海怀仁堂演出,这在中国戏曲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事情。1960年6月到10月《刘三姐》进京演出。为了让毛主席能看上《刘三姐》,中央在中南海怀仁堂前后共安排了四次演出。头三次演出,由于毛主席临时有事都未看成:第四次,也就是演出团要离开北京前往天津了,演出所需的道具布景都已装上了火车,正当演出团的同志们为不能给毛主席演出而感到遗憾之时,忽然,上面通知,叫演出团马上卸车立即进怀仁堂装台演出。第四次.毛主席终于来看戏了。毛主席在看戏的过程中几次为《刘三姐》演出团的精彩表演鼓掌欢笑,他高兴的时候不停地拍打着大腿。当演到刘三姐骂媒婆的时候,毛主席还伸手指着舞台和身边的同志说:“演得不错啊!”


我这里有个疑问 以前也好 现在也好 我看过很多回(黄婉秋)参加过 以刘三姐为主题的节目 可她却从来没有解释过配音的是事情

本文内容于 2008-10-2 16:07:24 被灌水小白编辑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楼主的疑问提得好,点到要害,触到了黄婉秋的痛处.

黄婉秋没有为电影《刘三姐》配唱任何歌曲这是铁打的事实.黄婉秋又是如何对待这一问题的呢?

一是刻意回避是谁为电影的刘三姐配唱的问题,正如楼主所说,黄婉秋参加过很多以刘三姐为主题的节目,可她却从来没有主动解释过谁为刘三姐配唱的问题.甚至当有人赞誉她唱得好时也予以默认.在黄婉秋自己领衔编、导、主演的民族民俗歌舞《歌仙刘三姐》的宣传画及大量的图片中,有一版耐人寻味的图片,看过后才明白其中奥妙。这一版图片的题目是“电影《刘三姐》剧组人员”,其中有导演苏里、编剧乔羽、作曲雷振邦、刘三姐扮演者黄婉秋、阿牛哥扮演者刘世龙以及老渔翁、莫老爷、莫管家、秀才、舟妹甚至歌迷等的扮演者,还有摄影、美工、舞美等的照片,唯独“漏了”一个重要的剧组人员:刘三姐的主要配唱者傅锦华!

二是借助媒体恬不知耻地宣传她为刘三姐配唱而且一唱成名.《大众电影》2002年第2期刊登了刘小峥采访黄婉秋后写的长篇文章《黄婉秋走进“刘三姐”的日子》,文中还有这样两段话:

《刘三姐》公映的那年,黄婉秋刚刚18岁。这个“生来就爱唱山歌”的漂亮姑娘,以一曲曲美妙动人的山歌,征服了国人。电影的轰动效应,连苏里也始料不及,通俗上口的歌曲也迅速传唱开来。拷贝还被译成多种语言版本,出国交流。

黄婉秋一唱成名。此后多年,人们提起“刘三姐”就指黄婉秋;说起黄婉秋必提“刘三姐”。刘三姐与黄婉秋成了一个人。

这是专访文章,其内容必定来源于被采访者黄婉秋的自述、提供。按常规,采访专稿发表前一般都会征求被采访者的意见。相信黄婉秋也看过这篇文稿。如果是记录有误,那黄婉秋为何不予于纠正,任凭出现如此弥天大谎?如果确是黄婉秋自己这样说的,那我们真的不知道怎样说才好了。我们只有感叹,为了名利,黄婉秋竟然堕落到这样的地步!

三是亲自出马大言不惭说自己就是歌仙刘三姐。黄婉秋在桂林市原“广西省立艺术馆”里,每天领衔她编、导、主演的民族民俗歌舞《歌仙刘三姐》,其中一幅宣传画的设计是:黄婉秋的便装上身照占了画面的整个左边,画面的右边的上半部分是“歌仙”两个大字,下半部分是三段宣传词,第二段是“她的形象与歌声曾给几代人留下最美好的回忆”。这幅宣传画明白地告诉人们,我黄婉秋就是歌仙刘三姐,就是我的“歌声给几代人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刘三姐是歌仙,没有歌就没有刘三姐。所以刘小峥的文章和黄婉秋的宣传画所突出的就是“唱”。音乐是翅膀。一首歌能否传唱开,并不在乎词写得怎样,关键在于曲谱是否优美以及演唱是否动听。电影《刘三姐》所以风靡国内外几十年,正是因为其音乐优美演唱动听。客观地说,作为音乐电影,《刘三姐》的整部音乐比较单薄,但很多单首歌曲确实比较优美,加上演唱十分动听,该片便随着优美的歌声风靡起来。电影《刘三姐》给人的印象,首先就是歌好听。人们欣赏黄婉秋,也主要以为是她唱刘三姐的歌唱得好听。

然而,无论黄婉秋如何处心积虑地宣传,都永远改变不了黄婉秋没有为电影《刘三姐》配唱过一句歌的铁的事实!

那么,电影《刘三姐》优美动听的歌主要是谁唱的呢?就是原来刘三姐的第一人选的傅锦华。

电影《刘三姐》的具体配唱情况是:傅锦华(广西彩调剧团)配唱刘三姐的绝大部分歌曲;蔡秀英(广西歌舞团)只配唱刘三姐被关在八角楼时所唱的很短的三小段,因刘三姐骂财主的唱段需要比较高亢有力的唱法,而傅锦华不是这种风格;李敏玲(广西彩调剧团)则为舟妹配唱(舟妹的唱段也很少)。电影《刘三姐》在片头注明独唱的是傅锦华,其次是李敏玲,没有蔡秀英。因此,有的网友笼统说是傅锦华、蔡秀英、李敏玲为刘三姐配唱是错误的,认为是黄婉秋为刘三姐配唱更是大错特错。

2005年,傅锦华因为电影《刘三姐》的成功配唱而荣获“当代中国电影歌曲优秀演唱奖”。公道终于还给了傅锦华!一些网友了解情况后,深为傅锦华打抱不平:原来是傅锦华唱刘三姐,却让黄婉秋专美了一辈子。

黄婉秋扮演刘三姐纯属偶然,因刘三姐的第一人选的傅锦华唱歌时口型不好,才临时换上黄婉秋。而傅锦华给刘三姐配唱,则绝非偶然,而是必然,非她莫属。导演苏里特别是作曲雷振邦并没有因傅锦华不主演刘三姐就不要她配唱了。雷振邦明确对傅锦华说,我就是要你这种土的唱法和山野味道,如果你是音乐学院毕业的或者专门训练过的,我都不会要你。如果是正规唱法,我这里多的是人,何必舍近求远找你来?

傅锦华为刘三姐配唱本是铁板钉钉的事实,那么请问:黄婉秋何时何处在电影《刘三姐》里“以一曲曲美妙动人的山歌,征服了国人”并“一唱成名”?你什么时候的“歌声曾给几代人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事实证明,傅锦华那风格独特、独具山野味又清新甜美、纯朴自然且含几分羞涩的歌声才是《刘三姐》的灵魂。“以一曲曲美妙动人的山歌,征服了国人”的、使黄婉秋“一唱成名”的、优美的“歌声曾给几代人留下最美好的回忆”的,不是黄婉秋,而是幕后英雄傅锦华!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