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祭日——怀念我的父亲[乌龙山]

阴暗的角落 收藏 19 951

10月1日,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我们伟大祖国的生日。但对我以及我的家人来说,这个日子却欢庆不起来,因为这一天是我父亲的祭日。两年前的今天,我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终年只有63岁。

我的身材已经算比较矮小了,不到170的个头,体重也只有50公斤。但父亲和我比起来却更矮小。但从我有印象开始,就有点怕他。因为父亲是一个很严肃、严厉的一个人;话不是很多,可一旦他说话了,那就是不能反抗的。

从人生的经历来说,父亲也很坎坷。就因为这样坎坷的经历,他也一度成为了我的偶像,成了我效仿的榜样。父亲六岁就失去了他的父亲,因为家人孩子多,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他的大姐,也就是我大姑那里生活的,直到1959年上技校。1962年技校毕业后,父亲因为字写得漂亮,外加文字功底比较好,也因为当时的技校生比现在的大学生在社会上的地位差不多,并没有到车间当工人(事实上他的那些同学基本上都没当工人),而是去了厂里的军事代表办公室。此后虽然没在军代室干下去,但到车间直接就做了团支部书记,所以我长大后还经常说他虽然说是工人出身,但根本就没干过工人的活。但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年轻的父亲也成为了派性斗争中的一员,但他从来不提自己的那段经历,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说。可从其他人的嘴里我大概知道他是他们那一派开群众大会时带头喊口号的,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很久了都还有人记得他。虽然重庆兵工系统武斗搞得很厉害,不过他那一派倒还基本只保持着文斗的形势,没有制造什么血案,因此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也没受什么影响。此后父亲也曾经风光过一段时间,在厂部当秘书。在那段时间里,父亲走完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从他拍的照片来看好象就西藏没有去过了。同时因为是处理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和各方面的人都打过交道,也算是有些人脉了。但父亲从来不喜欢去求人办事,甚至家里有事别人来主动帮忙他都曾经拒绝过。后来秘书没当了,去了厂里的科研所当副所长,因为厂子的级别比较高,是地师级的,所以也是个副处级的干部了。可惜好象是在厂里的高层斗争里站错了队,没干两年就被撸下来了,也还曾经郁闷过很久。但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的,于是厂小车队队长的位子让他坐上了。这之后就一直在厂接待部门工作,还当过招待所的所长、厂宾馆的办公室主任,直到退休。

父亲的一生是很艰难的,可以说在我和我姐工作前,家里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这也是我当初初中毕业后选择去上技校而不是读高中的一个原因,多少能为家里减轻点负担。但父亲也是正直的,他没有利用过自己的职权为自己捞取任何的好处。虽然有时候有的人说他傻,我也曾经这么说过,但回想起来还是很钦佩他的,没有多少人能在长时间的诱惑面前保持本色的。最经典的就是1994年我才工作的时候,那时我姐也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通过考试进了交通银行。可当时的交通银行除了要你找担保人以外,还要交6000块钱的保证金。可就是这6000块钱,家里都没有,还是去借的,弄得借钱给我们的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当时父亲当厂小车队的队长,而我们那厂与外界的交通很不方便,没有固定的班车与市区相连,你要想路上舒服点,找父亲看有没有顺风车搭就成了差不多唯一的途径。这个不说,就全队几十部车,一年的修理费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而那些修理厂的修车单据上如果没父亲的签字他们是在厂里的财务部门接不了帐的。按当时的潜规则,5%——10%的回扣是很正常的,根本不用你自己要,那些老板自己主动就会给。我不止一次看见父亲从某个修理厂回来,公事包里就莫名其妙地多出一叠钞票,但父亲都还回去了,不然也不会家里连6000块钱都拿不出来。

不求人也是父亲的性格,尽管有时候并不需要他主动去找。我姐高中毕业后并没有考上正规大学,她也是读自考出来的。当时就有在公安系统工作的父亲以前的同事知道了,自己跑到我家来说,能将我姐安排去读警校,毕业出来后去什么车管所之类的地方。这在1991年的当时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安排。可父亲拒绝了,理由居然是可能对人家影响不好。我技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另一个兵工厂工作,那里也有他不少曾经的同学、朋友、同事。我为了想调换一下工种,远离电焊这个职业找他说了好几次,父亲却从来没有为此去找过任何人,直到我离开那间工厂。就因为这样,所以一般家里真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人帮忙,因为父亲一般不开口求人,所以他一旦开口了,基本上没有人会推委。

我和我姐工作后,家里的境况逐渐好了起来,我们大家都想父亲早点退休玩一玩,但很可惜,当年父亲为了上技校,怕别人因为他的年纪大了不要他,从老家将户口转出来的时候就将岁数改小了一岁多。所以,虽然他的实际年纪已经有60岁了,可户口上却没这么大,只能往后拖。终于等到了退休,我和我姐也把父母住的房子装修了一下以便他们住得舒服点,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2006年4月,父亲就被查出了得了肺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还不能手术。这也许和父亲从小身体就不好有关,一直有点病怏怏的,家里的人也没有太过重视。虽然也配合医生进行了积极地治疗,可还是没能坚持多久。2006年10月1日,父亲走完了他的一生。

两年过去了,但父亲请您相信,我没有忘记过您。你的音容笑貌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你还会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永远爱您!


本文内容于 2008-10-1 17:44:52 被阴暗的角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