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五十

woshi3suo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十二月的时候,大多数南方地区都已经看不到有人穿单衣了吧。但从下了飞机到现在,一路上桑克己也没看到有人穿两件衣服的,自己坐在空调车里,倒也不觉得两件衣服有多。海南的气候,真是好,起码,老人家们可以到这里来避冬。 车子很快就上了二级公路,驶到了郊区,七拐八弯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貌似是私人种植园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什么来的啊?”镪水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哦?这么详细啊。”

韩琛:“是啊,花了不少心思才搞来的。”

“丢,不少心思。”镪水抬起眼来,“昨天不还是没有吗?”

韩琛:“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没有?”

镪水:“有你还不拿来给我了。”

“呵,”韩琛笑着指了指镪水,这也被猜到了,是有点失策。

“看情况再说了。”镪水把图纸往桌边一放,看着韩琛。

韩琛:“还有什么好看?”

镪水半认真地道:“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雨。”

“呵呵,天气预报你也信。”韩琛也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那就后天咯。”

“后天就后天吧,”镪水捏起茶杯,轻轻地呡了一口茶,严肃地道:“我怕你的人抽不出手来。”

“绝对没问题。”韩琛自信地道。

“嗯…”镪水心事重重地放下了茶杯。

==========

“可以了没有。”甦文问道。

甦平:“够了,很久没有认真地吃过一顿饭了。”

甦平:“下午有什么打算。”

“回去一趟看看。”甦平心不在焉地玩弄着手中的杯子。“你呢?”

“今晚六点,还要赶回去,有饭局。”甦文笑笑。

甦平似乎没有认真地听。

甦文继续道:“什么时候再有空,我们一起吃饭。”

甦平问:“这不是还没完吗?”

甦文:“不是,我看你平时都那么忙的。难得过来一次。”

甦平:“看情况吧,现在不像以前了。有空我过来找你咯。”

“嗯…你什么时候走啊。现在急不急啊?外面转一下咯。”甦文指着外面热闹的街区。

甦平:“不用了。我都没有这个习惯。再说了,北浦这边,也不全归我们[和胜义]管。”

“哦…”甦文心道,做古惑仔,还真是挺多顾忌的。

“那就先这样了,我也走了。你等一下什么节目?”甦平披上衣服。

“看情况吧,”甦文笑笑,“没什么事的话,到何文田那边转转,反正也不远。”

“那好,你看吧。”甦平站起身来,“我走了喔。”

“好,走吧。”甦文也站起身来,拿了随身带的东西,和哥哥一起走出店子。在目送了甦平离开之后,甦文看了看表,才一点多,离赌场开门还有一段时间,便想着四下转转,去不知道,人群中正有一双陌生的眼睛盯着自己…...

==========

韩琛上了车才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吃得太饱了。挪来换去不断地调整坐姿也不能让自己消化得快些。这时,车内响起了一个新奇的铃声,只有丧彪知道这是韩琛的新手机发出的铃声。

“停车。”韩琛掏出手机,看了看,便呼定车子,自己一个人出到外面去。

“喂,哪位啊。”韩琛的语气充满了自信。

“韩先生,是我。”原来是桑淮。

韩琛也听出来了,桑淮的口气,也和今天中午的不大一样。“呵呵,你好啊桑生,收到我的礼物啦。”

“是啊。韩先生,你让我好难堪啊。”桑淮在电话那头抱怨道。

“啊?什么事啊?”

“韩先生,只送了一份礼物,不是让我侄子难堪吗,让我难做嘛…”桑淮的口气带有一丝不满。

“啊?这样啊?”韩琛装作很吃惊的样子,“我不知道喔,我们这边送礼,都只是送主事那个人的。旁边一起来的,我们一向都是没有其他准备的喔。啊呀,这样就真是不好意思啦。对不起,对不起…”

“韩先生,客气了。小事…”桑淮说得满不在意,却又带点得意。

“这样啊,桑生。”韩琛觉得客套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今天下午我有个朋友和我说,想和我做一笔生意,他说现在HK缺货,如果我有办法从东南亚那边转一点过来的话,他愿意出一个好价钱。我知道桑生在东南亚有朋友,呵呵,所以,就冒昧问一下。”

“是什么生意,值得韩先生亲自操心啊…”桑淮的声音缓了好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韩琛让电话那头听得自己很无所谓的样子,“一点违禁品,可能有点麻烦。”

桑淮:“韩先生,不妨直说。”

“是…‘美金’…”韩琛微笑着轻轻说出这个词来。

“韩先生…”桑淮的声音变得有些义正言辞了,“你知道,我们桑家,素来是不占毒品的。这是我们家的规矩。”

“桑生,为什么这么憎恨这一行啊。你也知道我是靠这个起家的。”

桑淮义正言辞地回复道:“对不起,韩先生,这个事情,我不能做主答应你了。”|

韩琛笑道:“桑生,你应该知道,我是想大家都能够赚钱而已,没有恶意的。现在HK这么缺货,你们又有门道,为什么把这些钱让给别人赚了然后买枪炮和你们作对。我也知道,在东南亚,敢和你们桑家过不去的,无一例外都是毒枭。桑生,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桑家,为了你们桑家的生意喔。”

“韩先生…”桑淮似乎是强压着火气。

“啊,桑生你请讲。”韩琛暗暗得意。

“桑家,不占毒品,这个规矩不是我定的。我,也没有这个权力去破这条规矩。我知道你们HK的社团,也有很多的门规条例约束。犯了戒,无论是谁,都是要重罚的,我想,这一点,两岸是相通的。”桑淮缓缓地道。

韩琛:“我知道。我也是为了你们桑家,为了你好而已。”

“谢谢,韩先生。”桑淮似乎也有点心有不甘。

韩琛:“桑生,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韩先生请讲。”桑淮知道定不简单。

韩琛:“刚才我送礼的时候,忘记了给桑公子准备一份,桑生为什么这么看重?是因为你们的叔侄关系好啊,还是有别的原因?”

桑淮正在打量着这个问题,不料韩琛却抢在了他前面。“是不是因为不想桑公子不高兴,回去和他爸爸发牢骚啊。”

“韩先生,”桑淮那边的口气冷静了下来,“你这个话,说得有点过了吧…”

“桑生,我也是替你着想而已。”韩琛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这一次,你来谈生意,我只送你礼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说白了,桑公子这一趟,就是跟着你来学习的,既然是学习来的,就应该忍得、受得,不过这样哦。我看他今天中午,是有些不高兴喔。”

桑淮:“克己有的方面,是应该改进…”

韩琛:“我看是他位置没有摆正而已。”

桑淮:“韩先生,何出此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