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四十九

woshi3suo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喂,你去哪里了啊,等了你大半个小时。”镪水埋怨道。

韩琛:“喝早茶。”

镪水:“你还有心思喝早茶啊,不怕人家拿着AK冲上茶楼把你打成糠筛啊。”

韩琛:“怕我就不会来咯。”

“喂,你真的是搞得好大啊,都这个时候了。嗯?”镪水笑道,“你反而越发疯狂了哦。”

“是吗?我不觉得哦,”韩琛用热茶洗着茶杯和筷子,“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啦。你又不是不知道。”

“废你个柴,你以前什么样我不知道吗?”镪水不屑道:“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啊?还是…”镪水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啊?”

“什么消息啊?”韩琛知道镪水误会自己有可能收到下一届[办事人]候选的消息。不禁鄙视之,但又不说破。

镪水:“喂,是不是的啊?”

“是什么咯?”韩琛继续装糊涂。

“呐,我不管啊。总之你发达了,一定不能够忘记我啊。”镪水半是认真地道。

“八字还没一撇,说这么多做什么?”韩琛又补充了一句,“你以后九龙这么容易拿下来啊?”

“我看好你的啊。”镪水以为韩琛指的是[办事人]一职,“我肯定支持你的啊。”

“支持我,你的兵马呢?准备好了没有啊?”韩琛知道镪水自己拐进了胡同,将计就计道。镪水慢慢地说:“我是怕你,搞不定啊。”

“我有什么问题啊?”韩琛这就不理解了。

“你看你啊,现在在外面搞那么多战场,这边还没完,那边又开始。你真的以为你马步是印钞票、出机器人的地方啊?

韩琛:“喂,你有没有和谁说过啊?”

镪水:“说过什么?”

韩琛:“你说呢?”

镪水提高了声调:“喂,我是老实人哦,你不要和我打哑谜啊。我向来都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的啊。”

“我有说你什么了?”韩琛黠笑地看着镪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丢!”镪水瞪着眼睛,“懒得理你!”

“吃饭啦。”韩琛拿起筷子,对着满桌的菜,却不知从哪里下手,“七老八十了,还点这么油腻的东西,你真是儿子大了,了无牵挂了啊。”

“喂,乌鸦嘴,说什么啊!”镪水也放下了烟头,拿起筷子,“我知道你嘴馋油腻的东西,才给你点的啊。你个废柴,好心当作驴肝肺,还咒我?”

“不说了,吃饭吃饭。”韩琛敲了敲镪水面前的碟子,笑道。

“喂,”镪水夹起一块圆蹄,“听说,有一帮山西人来找你哦。是不是啊?”

“是啊。”韩琛东舀一调羹,西夹一筷子。“刚刚和他们喝过早茶。”

“是什么大单生意啊。”镪水似乎早就知道了,“听说不简单哦。”

“有什么不简单?”韩琛笑问:“说来听听,哪里不简单?”

“你谈的生意,我就不管了,”镪水嚼着圆蹄,“不过,我是不希望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怎么会?”韩琛笑得更开心了,“怎么会呢?”

“是啦,你就最精明的了。我是没你厉害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稳扎稳打了。有什么变化,我怕我很难应变得过来哦。”

韩琛:“呵呵,现在这个格局,走的走,藏的藏,还有什么应付不过来?”

镪水:“以后,不是港都管了喔。”

韩琛:“谁管又怎么样,我做我的生意。”、

镪水:“政策不同了,你的生意还怎么做?”

韩琛:“HK的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你知不知道是谁说的?”

镪水:“我读书少,不知道是谁说的。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关心我的那帮兄弟有没有饭吃而已。很简单的啊。”

韩琛:“出来跑,谁不是为了手下的弟兄,你说是不是?”韩琛笑着反问。

镪水:“喂,你的生意做得那么大,小心别人眼红你。”

韩琛:“呵呵,我不做生意,别人就不眼红我了吗?我好好地做我的马步领导,别人还不是一样找上门来?做人做事,就要敢作敢当,畏畏缩缩的,算什么啊!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不趁现在还没进医院,赶紧给你儿子留点底子,别到时候你两脚一伸,你儿子饿死在北浦啊。”

“唉,这个扑街,不争气。”镪水摇摇头,“扶不起来…”

“又做什么?吹赌嫖饮啊?还是坑蒙拐骗啊?”韩琛笑道,“你当年不就是这样咯。呵呵,外面的人说你只会收小弟不会教,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丢…”韩琛的话似乎是戳到了镪水的痛处。

韩琛:“我看也没什么嘛,听说下的人说,他的名声也不坏嘛,起码有那么多小弟跟着。也没有和其他堂口产生过什么矛盾嘛。”

镪水:“你也不看跟他的都是些什么货色。整天就在外面招摇过市,要不是别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早把他给废了。”

韩琛:“慢慢教咯。那你一天到晚,除了收钱打炮,也没什么事可做的啊。怎么就连一个儿子也教不好啊?”

“唉,当时只顾着做生意,哪里有时间管儿子啊。你以为像你啊?什么都搞定了结婚生小孩。你当然是好啦,现在有钱,扔在家里,请三、五个老师教,大一点呢就放到国外去,根本就不用沾染现在社会的不良风气。到时候大学一出来,就是社会栋梁咯。唉,”镪水叹了口气,镪水狠狠地骂道:“早知道,就不让这家伙出来这么早了。”

“现在教都还来得及嘛,”韩琛笑道,“不久趁着这次机会,锻炼锻炼他咯。”

“说话,现在人大了,我是不懂得教了。自己又读书读得少,自己都弄不明白,还怎么教儿子啊。现在的后生啊,说不得的,出去混了两年,就以为自己是老大了,不可一世。你说什么他都不听,硬是要搞自己的一套。有时候还和你把你辩得一文不值。唉,”镪水无可奈何道:“老了,没用了。”

韩琛:“喂,给他找个女人咯。成了家,说不定就变性了呢?”

“哼,这个我就更不指望了。”镪水嗤之以鼻。

“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惯啦?”韩琛笑道。

“不就是。顶你个肺,一个月都不知道换多少个,这个死契弟,撒泡尿也要五分钟,丢,没用了…”

“哈哈哈,”韩琛听得镪水的家事,笑得合不拢嘴。“那你真是很不好彩哦。要不找一条链子把他栓在家里三、两个星期…”

“我都要想办法试一次!”镪水越说越上火。

韩琛更乐了,也不顾镪水生着闷气,就一直地笑,良久才停下来。“照你怎么说,什么时候你两腿一伸,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可不是!”镪水直瞪着韩琛。

韩琛:“看有什么办法,到外面认一个干爹,能够保他二十年平安。”

“哼,给你这样的干儿子,你要不要?”镪水仰着头,没好气地对韩琛道。

“嘿呀,不说了。”韩琛收起筷子,回过头去翻带来的公文包,“不说这个了。”

镪水也笑笑,“是咯。说这个也没意思。”

“你看一下。”韩琛递过一份资料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