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怛罗斯之战,陌刀手与阿拉伯战马的碰撞zt

2野劲旅 收藏 2 1422
导读:公元750年,大唐安西都护府大都督高仙芝,这位被世人誉为“山地之王”的将军,在消灭石国之后,使大唐在中亚的势力有所恢复。但是石国王子逃到了诸胡部落,将高仙芝灭亡石国之事遍告诸胡及昭武九姓。使得诸胡部落大怒,但仅凭他们自己的力量,实在是不能与唐军抗衡,便暗中联合大食人,希望能一起对付唐军。   此时,扩张野心极大的大食人早就垂涎中亚和大唐这块肥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怎肯放过?同时,也是为了对抗高仙芝的攻势,阿拔斯王朝纠集了河中以及阿姆河与锡尔河流域的所有属国,组成联军,一起攻打安西四镇,阿拔斯王朝的

公元750年,大唐安西都护府大都督高仙芝,这位被世人誉为“山地之王”的将军,在消灭石国之后,使大唐在中亚的势力有所恢复。但是石国王子逃到了诸胡部落,将高仙芝灭亡石国之事遍告诸胡及昭武九姓。使得诸胡部落大怒,但仅凭他们自己的力量,实在是不能与唐军抗衡,便暗中联合大食人,希望能一起对付唐军。

此时,扩张野心极大的大食人早就垂涎中亚和大唐这块肥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怎肯放过?同时,也是为了对抗高仙芝的攻势,阿拔斯王朝纠集了河中以及阿姆河与锡尔河流域的所有属国,组成联军,一起攻打安西四镇,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还许诺,谁先踏入大唐境内,谁就是大唐的总督。

高仙芝得到了这个情报,很是不安。他在大帐中反复地考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推演着……

虽然高仙芝并不把这些大食人放在眼里,但他也不是个莽汉,每次军事行动之前,总是习惯性地做一些准备。

最后,他决定先发制人,马上率军出发。动用了骑兵和步兵共计两万人,其中还包括六百名各种工匠。同时,又征集了拔汉那、葛逻禄这两个附属国的三万五千骑兵。其中,葛逻禄部三万人,拔汗那部五千人,虽然他们的战力不怎么样,但高仙芝原本也没打算让这些人去打头阵。他只是想让他们凑个数,作为后勤辎重部队,兼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

在他眼里,这些部落士兵就是垃圾军队。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些垃圾军队,竟然改变了他的一生……

高仙芝于天宝十年(公元751年)四月十日,率军由安西都护府出发,直奔葱岭。也就是后世的帕米尔高原。

这是一个山高缺氧之地,不过,高仙芝已经有过穿越的经验

高原上补给困难,高仙芝便让唐军将士携带私马,每名军士三匹马,用来驮运物资,这使后勤补给在规定的时间内都能得到保障。

在行军路线方面,高仙芝也做了精心的选择。首先是决定翻越帕米尔高原,这样一来在战略上可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在进入帕米尔高原后,又挑选平坦宽阔的山间谷地或河道行军,从而将困难降至最低。

在时间的选择上,高仙芝同样做了周密的安排。选择气温最热的三至十月份,这样一来可使唐军避免在严寒中艰苦行军,从而使唐军将士和马匹的体力不至于消耗过大,保证了战斗力。

后世的英国政F曾派遣斯坦因先生到帕米尔高原探险,他在帕米尔高原勘察了一千年前高仙芝行军路线后,评论曰:“数目不少的军队,行经帕米尔和兴都库什,在历史上以此为第一次,高山插天,又缺乏给养,不知道当时如何维持军队的供应?即令现代的参谋本部,亦将束手无策。”又慨叹道:“ZG这一位勇敢的将军,行军所经,惊险困难,比起欧洲名将,从汉尼拔,到拿破仑,到苏沃洛夫,他们之翻越阿尔卑斯山,真不知超过若干倍。”

由此可见,当时大唐军队的素质是如何的强。大唐将领的指挥艺术是如何的高。

天宝十年(公元751年)四月十日,高仙芝率军从安西出发,在翻过帕米尔高原(葱岭),越过沙漠,一路长驱直入,经过三个月的长途跋涉,深入大食人境内七百余里,在同年七月十四日到达了大食人控制下的怛罗斯城,并且开始围攻该城。

由于大食人早就准备对安西四镇进行攻击,在接到高仙芝进攻的消息之后,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命令锡尔河流域的部落战士四万人作为先锋部队立即赶往怛罗斯城解围,同时命令阿姆河流域的五万部落战士也紧急赶往怛罗斯城进行增援。又派大将齐雅德•;伊本•;萨利赫率领大食人联军七万,火速赶往怛罗斯。

大食人军队的主将,呼罗珊总督,阿布•;穆斯林则率领着四万呼罗珊狂热的宗教战士(这也是阿拔斯王朝最精锐的部队)和四万剽悍的河中联军战士,随后向怛罗斯城进发。

这一次,阿拔斯王朝一共调动了二十四万大军再加上怛罗斯城三万守军。总兵力共是二十七万。

而大唐高仙芝部只有两万唐军,其中一万人是骑兵,六千陌刀手,四千弩箭手。加上由拔汉那国和葛逻禄国组成的三万五千联军,共五万五千人。

七月十八日,锡尔河流域的四万部落战士到达了怛罗斯,在怛罗斯河西岸,今天的奥李-阿塔(今哈萨克斯坦的江布尔市附近)与大唐军队相遇。

高仙芝用拔汉那和葛逻禄那三万五千人以及六百名工匠继续围攻怛罗斯城,他则亲率两万唐军迎敌。

很快,战斗开始了。

这些骑着高大的阿拉伯战马的大食人,他们在这几年里纵横欧洲、中亚,一向罕遇敌手,这让他们养成了骄横之气,也许在他们眼里,这些黄皮肤的东方人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第一次冲锋,虽然只上来两万人,他们仍然狂热地挥舞着阿拉伯弯刀,嗷嗷喊叫着冲了上来。以为这一次还会象以往一样,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将这些黄皮肤的东方人冲个七零八落,然后任他们随意宰杀。

面对着这些锋锐正盛的大食人,高仙芝没有按唐军作战的惯例,采取“锋矢阵”,而是稍加变化,把弩箭手排在前面,每一排有一千名弩箭手,一共有三排。另有一千名远程弩箭手作为预备队。

弩箭手后面是六千陌刀手。不过,这些陌刀手却被分成两千人为一队,共三队。因为在高仙芝的眼里,这些大食人的军队战力属于垃圾一级的,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他只须出动两千陌刀手就足够了。

在唐军的两翼,是由别将段秀实带领的一万骑兵。这些骑兵虽然骑的马不如大食人的,但他们的武器装备却比大食人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每人一把近三米长的马槊,矛尖直指前方。另外,每人还有一把横刀,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唐样大刀。斜放于马鞍之上,方便他们随手可用,这是贴身近战时,用以发挥威力的。而身上都穿着在这个时代属于最先进的明光铠。那些阿拉伯弯刀只要不是砍在要命之处,是不会对唐军的骑兵造成伤害的。

此时,高仙芝冷眼看着这些冲上来的大食骑兵,面无表情,待到他们进入射程后,一声令下,一千具强弩同时射出了密集的弩箭。

冲在前面的大食骑兵霎时纷纷坠下马来。

这些大食人很勇敢,依旧向前冲,在他们的印象里,这些弩箭虽然厉害,但是上箭却很麻烦,他们依仗着阿拉伯战马的速度,以为只要冲过去,就可以大砍一番。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唐军的弩箭手是分成三排的,第一排射完了,再由第二排顶上,然后是第三排,当第三排射完的时候,第一排弩箭手已经上完了弩箭。这样一来,就总是有一排弩箭手处在射击之中。

大食骑兵们不断地冲上来,却总也到不了唐军的眼前,虽然只隔了一百多步远,但就在这一百步的距离上形成了一条死亡地带。

没一会儿的工夫,大食人就丢下了一地的尸体。

敌军的主将哈里•;穆斯塔法见状,心下惨然,然而事已至此,他已别无选择,只好把后面的两万部队也全部压了上去。

由于方才大食骑兵人与人之间距离太密,这一回学乖了,每个骑兵之间都分开得很远。

高仙芝见状,马上挥动令旗,把弩箭手阵势变成半圆型,一声令下,密集的弩箭依然像飞蝗一般射向大食人。

大食骑兵中箭者纷纷落马,但他们依旧速度不减向前冲来。

唐军早有准备,调集了那一千个预备的远程弩箭——伏远弩,这种弩箭射程可达三百步远,大约为450米,向正面射击时,巨大的威力甚至可以一箭穿透几个敌人。其威慑力极为惊人。

大食人均被这种骇人的武器吓得亡魂皆冒,很多人纷纷掉转马头向回跑去。但是他们的生命依然被伏远弩无情的收割着。有的弩箭竟然射到了敌人主将哈里•;穆斯塔法的眼前,虽然没有射中他,但也把他吓得够戗。他一勒马缰绳,急忙向后退去。

其他的大食骑兵见主帅后退,也跟着要跑,却被冲上前来的督战队一阵砍杀给逼了回去。

待哈里•;穆斯塔法跑到了伏远弩的射程之外,才来得及喘了口气,他恨恨地大吼着,命令所有的人继续进攻,全线压上。他想,你唐军的弩箭再厉害,弩箭总有用完的时候,我有这么多人,堆也堆死你们了。

在阿拉伯战马的全力冲刺之下,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终于越过了这道死亡地带。冲到了大唐军队的阵前,这让大食骑兵不禁兴奋莫名。

这百十米距离眨眼就到,此时,弩箭手们在这个距离上只来得及发射出最后一箭,然后迅速向后退去。

大食骑兵见状,更加的兴奋,认为弩箭手们已经再也不能发挥作用了。更加无所忌讳的向前冲来。

就在他们最高兴之时,突然,那些弩箭手们迅速隐进唐军阵中。

迎上来的是两千名陌刀手,领队之人,赫然是大名鼎鼎的李嗣业。只见他上身赤裸,不披片甲,手持五十多斤重的陌刀。威风凛凛,不怒而威。他怒目圆睁,大喊道:“兄弟们!该是咱们露脸的时候了!是汉子的,跟我杀啊——”

“杀呀——”

紧随其后的众陌刀手们大喊一声跟着杀出阵外。

他们虽然冲锋的速度不快,但步伐却整齐不乱,战意高昂,这让大食骑兵很是不解:往往在步兵碰上骑兵时,都是面露怯意,怎么这支唐军好象挺兴奋似的?

他们的疑惑还没有来得及解开,这些唐军的陌刀手已经冲进了他们的队伍

这些陌刀手像是一面坚固的墙壁一般,但更像是一个夺人性命的杀人机器。

陌刀手们虽然身在敌人的队伍里,他们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斜砍横砍都是一样的动作,整齐划一。陌刀落到大食人的身上,却是百分之百的灾难,每一刀砍下去,都会有成百上千个大食人被砍死。

李嗣业更是军中勇猛之人,他手中的陌刀犹如吞噬生命的恶魔,每一刀下去,总会有人身首异处,留下一地的碎肉,连他们所骑的战马也不例外。

在距李嗣业几十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大汉,此人就是凶悍如虎的冯川!

他所率领的那一镇近三百人的陌刀手像猛兽一样直冲进了敌群之中,他的那把陌刀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将。他所率的陌刀手也如墙而进,像铰肉机一样,绞杀着敌人。

李嗣业率领着众陌刀手在敌群中反复冲杀。也不知道究竟杀了多少大食人,刀口已经有些卷刃了,他们所过之处,无论是大食人还是他们的战马,只要卷进这面用陌刀组成的墙壁里,在唐军过后,留下的只能是一地死尸。

这些陌刀手们就像一架永不疲倦的杀人机器。虽不快却步伐稳健的向前冲杀着。人数虽较大食人少很多,但他们每到一处,躲闪不及的大食人就像冰雪遇上沸水一样,很快消失不见。

后来,倒是这些骑着马的大食人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着他们了。

高仙芝安坐在马上,脸色平静地看着战场上的这一切。

面对着这些像是被狼追的兔子一般到处逃窜的大食骑兵,他很满意自己手下将士的战力。

他见李嗣业率领的那队陌刀手砍杀得差不多了,敌人的阵型此时已经混乱不堪,正是自己的骑兵发挥其所长的时候了,便大喊一声:“骑兵出击!”

早就急不可待地一万唐军骑兵立刻催动胯下战马,挺着马槊从左右两翼向大食人包抄过去。

只在眨眼之时,这些唐军的骑兵就冲进了大食人军中,他们手中的马槊就像索命的魔鬼,所当者无不被洞穿。

这是唐军作骑兵作战的一大特点,他们利用马槊长度优势,穿过大食人的阿拉伯弯刀,直刺向敌人的胸膛。大食人仅有不到一米长的弯刀简直是挡无可挡。

这些大食人本已经被陌刀手们杀得心胆俱寒,战意已尽,面对大唐的骑兵只能是抱头鼠窜,溃不成军了。此时唐军骑兵的冲杀,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是役,唐军斩杀大食士兵两万余人,俘获四千余人。自己一方战死者仅一百六十余人。重伤失去战斗力者一百余人,轻伤者三百余人。

大唐军队取得了怛罗斯战役的第一场胜利。

战斗之后,士兵们士气高涨,虽然是劳师远征,鞍马劳顿,但他们并没有一丝疲惫之色。大部分都在有条不紊的打扫战场,回收弩箭,安葬死去的战友,也另有一部分士兵忙于安营扎寨。

吃过晚饭之后,高仙芝正在帐中思索,盘算下一步的打算。

这时,李嗣业进得帅帐中来,兴奋地喊道:“高帅,这一仗打得真痛快!”

高仙芝微笑道:“别光顾了痛快,怎么样,嗣业,你受伤了没有?”

李嗣业忙道:“谢高帅关心,我没事。原来以为怎么也会受点伤吧,没想到一洗过后,才发现连一个伤口也没有。哈哈哈!噢,对了,抓的那些大食俘虏怎么办?这四千多个俘虏吃也吃穷咱们了,不如把他们……”说到这里,李嗣业用手做抹脖子状。

高仙芝笑了笑:“不不,先留着他们,还有用处,把这些俘虏送到拔汉那和葛逻禄那里去做奴兵,用他们攻城。”

“哈哈——”

“嘿嘿——”

“报!高帅,有紧急军情!”

“进来!”

从外面进来一个斥候跪倒在地:“高帅,又有大食人从西边开来,人数大约有五万左右,正在百里之外的伊卡河谷安营扎寨。”

高仙芝听罢,挥退了斥候,沉思了一会儿,让人将段秀实找来。三个人商量了一番后,决定先发制人,由段秀实率五千骑兵和一千弩箭手乘夜奔袭,其他人马继续休息。

段秀实所率唐军只用两个时辰(四个小时)便到了距伊卡河谷约有三里远的地方。

段秀实先是派镇将刘霍率两千骑兵绕到大食人西边,埋伏,等待攻击信号,并约定以火光为号。

他自己则率三千骑兵和一千弩箭手快速向敌人发起突袭。

这一部分大食人是阿姆河流域的部落战士,他们的主将是卡曼•;赛义德,在接到了哈里发的命令后,立即征集了五万部落战士,日夜兼程向怛罗斯赶来。

由于白天的急行军,都已疲惫不堪,此时他们正处在睡梦之中。

所有的人,包括主将卡曼•;赛义德也万万没有想到,唐军会摸到他们眼皮底下。虽然外面也设了一些游动哨,但是这些人并非都是职业军人,也不具备职业军人的素质,再加上他们都以为这里距唐军这么远,不会跑来袭击他们,所以都大意地在哨位上呼呼大睡起来。哪还有人去仔细查看黑糊糊的外面?

当唐军行至距敌人大营一百步远时,大食人依然没有反应,哨兵甚至坐在地上,抱着武器呼呼大睡。可以说,大食人的营地里到处充斥着熟睡的鼾

段秀实率军摸到距敌营约有二十步远时,敌人依然没有警觉,他下令向大食人的营里发射弩箭。刹那间,一千具弩箭如飞蝗一般射向大食人的营帐里,营地里立刻发出一片惨叫之声。

当五轮弩箭下来之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大食人在睡梦中糊里糊涂地做了冤死鬼。

段秀实见偷袭已经成功,下令点火,同时自己也率领骑兵们冲向敌军大营。

另一路先绕到敌营后面的唐军一见火光,立即在刘霍率领下,向敌人发起冲击。在两路骑兵的夹击下,还没有被射死的大食人慌乱地从燃起大火的帐篷里慌里慌张向外逃出,没想到又遇上唐军骑兵,被一阵冲杀,又不知死了多少。他们的主将哈曼•;赛义德,在唐军的第一轮箭雨中就被糊里糊涂地射死了,所以,此时大食人已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了。

随即,又是一阵弩箭,弩弓手向敌人营中射出了火箭,霎时,整个敌人大营变成了一片火海,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唐军的骑兵们多数都是一手持马槊,一手挥横刀。远者以马槊刺杀,近者用横刀劈砍,犹如猛虎冲进羊群,势不可挡

大食人虽然有五万多人,由于失去了领头之人,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一样,东逃西窜,只能处于被动挨宰的境地。

不过,还是有约有三万余人趁着夜色和混乱逃了出去。

此役,唐军只以八十多人轻伤,无一人阵亡的代价,取得了完胜。唐军斩杀敌人近两万人。

清晨,段秀实率领唐军携带着缴获的战利品,回返怛罗斯。

唐军回到怛罗斯时已近中午,云淡风轻,又是一个好天气。

高仙芝为了让将士们得到休整,特许休息一天。这样做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更大战事积蓄体力。

此时,拔汉那和葛逻禄部依然做出攻城的样子,但是他们只是在那里虚张声势。因为以他们只有三万五千人的规模,还有比唐军不知差了多少的战力,想要攻下三万人防守的怛罗斯城,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不过,怛罗斯城的守军主将赛义德•;伊本•;侯梅德却也不敢打开城门和他们对阵。在他眼里,唐军的战力简直就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就算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走出城门。而众守军们当然也都乐得求个平安,他们只求能守住城池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有人敢于主动请战,自寻死路?

在距怛罗斯城约三百里之外,一片绿洲上,正行进着一支大食骑兵,领军之人是阿拔斯王朝的呼罗珊总督阿布•;穆斯林手下的大将——齐雅德•;伊本•;萨利赫。此人并非泛泛之辈,在欧洲战场上曾经立下赫赫战功,被誉为阿拔斯王朝的名将之花。

他率领着七万大食联军向怛罗斯进发。

在途中,先后收容了两拨被唐军打散的己方军队,使这支七万人的军队又增加到了十二万多人,这更使他信心满满。不过,在询问了这两拨败军与唐军作战的经过之后,特别是仔细地问了哈里•;穆斯塔法当时的情形,让他去掉了最初对唐军的轻视之心。

第三天早上,唐军都已经吃饱喝足,正在营帐里休息。

忽有斥候来报,有一支大食人的骑兵上来了,约有十余万人。

高仙芝得到情报,又和李嗣业、段秀实商量了一番,这才集合队伍,前去迎战。

今天,这两支军队在哈萨克草原上各自开始列阵。

高仙芝把五千陌刀手放在中路,其后是两千弩箭手,其中一千人是伏远弩箭手。一千弩箭手在前,一千伏远弩箭手在后。

左右两翼各有五千骑兵和一千弩箭手。

另有一千陌刀手作为预备队由高仙芝亲自掌握

齐雅德•;伊本•;萨利赫由于有了前车之鉴,他在布阵的时候,充分地将他了解到的情况考虑进去。

为了避免唐军弩箭的杀伤,只能让他的骑兵在攻击时尽可能地分散一些,但这也只能减少一些杀伤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不过,齐雅德•;伊本•;萨利赫也并没有失去信心,当然,令他生出巨大信心的最主要一点就是:他的军队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十二万对两万。

另外,他对自己这一方骑兵优势也是寄予很大希望。毕竟阿拉伯战马乃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马种,呼罗珊又是波斯故地和阿拔斯王朝起家之处,当地战士性情剽悍,骑术精熟,再加上不亚于大食人本土战士的宗教狂热,其素质在全国也堪称精锐。而且,这些骑兵中还有一万人是曾经跟随他征战欧洲的精锐之师。他觉得只要己方的骑兵优势发挥得好,再加上兵力数量上的绝对优势,自己这一方应该有绝对的制胜把握。

面对敌人的种种优势,高仙芝毫不理会,依旧按照计划好的应对之法布阵。

他今天要以唐军最经典的战法来对付大食人。

这个最经典的野战战法就是“锋矢阵”。

中路冲在最前面的是手执陌刀的陌刀手,这些都是勇猛无畏的轻装步兵,两翼是骑兵突击,后列则有弓弩手仰射,他们的任务是支援己方的骑兵和步兵,直到将对方完全击溃。

在当今世界上,大唐的军队,实属于最强大的军队,他们无论在装备、素质、士气还是将帅能力上,都达到了冷兵器时代的最高峰。

这一次,骁勇善战的高仙芝,依旧没有把多于自己六倍的敌人放在眼里。

最先吹起进攻号角的是大食人,他们的军队先是列成左中右三阵,两翼各有两万轻骑兵,中路是足足有五万人的大阵,一窝蜂般快速地向唐军冲来。这一次,他们的前锋部队都是长矛兵。

齐雅德•;伊本•;萨利赫为了防止唐军再次用弩箭射击,他让自己的前锋部队都举着轻型盾牌向前冲锋。

可是,齐雅德•;伊本•;萨利赫失算了……

这一回,唐军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个最令大食人头疼、恐惧之人——李嗣业。他双手紧握着那柄沉重的陌刀,带领着五千陌刀手,迎向大食人。

五千对五万!这也就是高仙芝敢于这样安排,他相信李嗣业这样的猛将,肯定能重创十倍于己的敌人。

大食人原来准备对付弩箭手的防护措施失去了作用,他们有些难以适应,但此时想改变什么,已经来不及了。当他们冲到离唐军仅有五十多步远的地方,忙都将盾牌扔掉,然后挺起长矛迎向唐军。

这一次,大食人还是看到了获胜的希望。在他们看来,他们使用长矛,去迎战唐军的陌刀,他们在长度上还是占着一定优势的。而且更让他们高兴的是,对方兵力仅是自己这一方的十分之一。

可是当和唐军交锋时,才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他们的长矛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优势,在这些凶悍的唐军陌刀手面前,无论是什么样的武器都失去了作用。长矛虽然也刺中了一些唐军,但多数刺击的冲击力都被坚固的光明铠所抵消,只有刺中了要害部位,才给唐军造成了一些伤亡,但和他们死在唐军刀下的人数相比,这点损失简直是微乎其微。可以说,每死一个唐军,大食人就要付出十倍的代价,甚至更多。

李嗣业双手紧握陌刀,盯着冲上来的一个大食骑兵,在对方的长矛刚刚刺出来时,猛然挥起,砍断了那支长矛的矛头,随即再一回手,将那个大食人砍成两段。他顾不得抹一抹喷溅在脸上的热血,又将陌刀挥向了另一个大食人。

“噗!”又一颗好大的头颅,带着一溜血雾斜飞出去。

那个失去了脑袋的大食人由脖腔处交叉喷出了两道血柱,尸身却随着战马继续向前跑了几步远的距离,才掉了下来。

这一恐怖的情景把大食人吓得嗷嗷直叫,却让唐军的陌刀手们大受鼓舞。

另一边的冯川也率领着手下们斩杀着敌人。

冯川刚刚劈死了一个大食人,就见又有一个大食人冲了上来,他兴奋地大叫道:“来啊,小子!吃你冯大爷一刀!”话音未落,手中的陌刀已经直劈过去,将那个大食人连人带矛一起劈成了两段。那溅出来的血糊了他一脸。

他“呸”地吐了一口唾沫,用手一抹,随后又将那把尚还滴着血的陌刀砍向了另一个攻上来的大食人。

众陌刀手随后跟进,整齐划一的砍向敌人,没一会儿的工夫,在他们面前就已经有八千多大食人被陌刀分割成了碎肉。

更令大食人惊骇的是,唐军的轻装骑兵和重甲骑兵趁机从两翼冲了上来,直向敌人两翼的骑兵掩杀过去。

那长长的马槊就是大食骑兵的克星,同样是使用长兵器,大食人的长矛却完全不是马槊的对手。往往自己这一方还没有把长矛刺到目标,对方的马槊已经将己方的骑兵刺了个对穿。

接着,列于左中右三阵后面的弩箭手一起仰射,密集的箭矢像急风暴雨一般地收割着大食人的生命。同时,也销蚀着大食人的胆量、勇气。

只在片刻之时,两支骑兵就绞在了一起

此时,马槊能发挥的作用较之方才大为降低,大食人以为他们的机会到了,又纷纷冲上前来,想靠人多的优势将这股唐军骑兵全部歼灭。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的美梦难以成真了。

这些冲入敌群中的唐军骑兵纷纷将马槊交于左手,右手迅速抽出横在马鞍上的横刀,这种仍比阿拉伯弯刀长出近一尺的锋利且又坚固结实的武器,不是将那些阿拉伯弯刀砍折,就是干脆将大食人连刀带人一起劈翻。

大食人的又一个梦魇开始了!

唐军的骑兵都像是嗜血的疯子一样,兴奋得追着大食人砍杀着,毫不理会大食人对自己的攻击。光是他们的凶悍之相,就已经将大食人的胆子吓破。面对这样的嗜血军队,大食人已经再也生不出想与之一搏的勇气了。

面对如此悍勇的唐军,大食人开始动摇,多已不敢近前。只是慑于主帅的命令不敢后撤,但已是明显怯阵。每当唐军靠近时,他们就有意无意地向后闪避。

在后面指挥的萨利见了,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明白,原来那两股己方的败军并没有夸大事实,唐军的战力的确令人生惧,不过此时,他的军队在人数上还是占据着绝对优势,为了扭转败势,立即派出了手下那一万身经百战的精锐——呼罗珊战士向中路杀来。

在这些吓怕的大食人产生退却之意时,那一万呼罗珊战士马上越过这些人向唐军迎去。

这支精锐之师能征善战,死在他们手上的欧洲骑士不知有多少,但是在唐军面前,他们往日的威风却再也发不出来了。

他们的武器无论怎样刺出去,就好象遇到了铜墙铁壁一样,不是矛尖断折,就是给击打回来,更让他们惊惧的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向后撤,就被那可怕的陌刀阵绞进去,然后变成碎肉。他们这些精锐之师顺瞬间生出了惧意。同时也生出了退意。

但是,进来容易,退出却难,此时他们就算想要退回去,也要看唐军愿不愿意。

大唐的左右两翼骑兵已经把两翼的敌人击败,然后一齐向中路杀来,顺势将大食人的后路截断。

那些已经被杀怕了的大食人附从军已经形不成战斗力了,一见唐军杀来,纷纷向两边避让,这给唐军冲进阵中减少了阻力。他们很快就冲到了那一万精锐的大食人身后。挺槊挥刀掩杀过来。

他们多是一手持马槊,一手挥舞横刀,远者用马槊刺,近者挥横刀砍。所过之处,头颅乱飞,血雾狂喷,垂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霎那间,地上又留下一片断尸残肢。

这一万大食人只在片刻之间,就被斩杀大半。

如果那些被大食人杀死的欧洲人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为唐军叫好、助威。

那些退去的大食人虽然在数量上仍占多数,但是他们已被唐军的悍勇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再上前去?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唐军砍杀着他们的同伴而不敢去支援。

李嗣业一见段秀实过来支援,更加兴奋,他手下的陌刀手们也顿感力气大增,在李嗣业的率领下,挥舞着陌刀,更加起劲地砍杀着大食人。他们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喷溅的血污,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还是大食人的。这让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嗜血的恶魔,夺人性命的杀神!

这一万精锐的大食人倒是比方才的那些大食人强了许多,这也让陌刀手们有了遇到对手的感觉,可惜的是,这些精锐的大食人和唐军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而且还越杀越少,在唐军步、骑兵的夹击下,没过半个时辰,就被斩杀殆尽。

这虽然让唐军大呼过瘾,却是没能杀得尽兴。

他们双手握着陌刀,瞪着通红的双眼,继续寻找着下一个杀戮的目标。只是当他们的目光一望向哪里,哪里的大食人就吓得纷纷后退。这让唐军们颇有对手难寻的感觉。

李嗣业和段秀实对望了一眼,两人一致将目光投向西面。

那是大食人的主将齐雅德•;伊本•;萨利赫所处的位置。

此时,唐军自身也已在这场拼杀中损失了六百多人,但他们仍然义无返顾地向西面冲去。

此时的大食人虽然仍有多出唐军数倍的人马,但是他们已经被唐军杀得再也没有对战的勇气,一见唐军向着自己这一方冲来,吓得马上向后逃窜。就像被恶狼追赶的兔子一样,只知道仓皇逃窜。

这个时期的大食人作战,毫无谋略可言,就是一命对一命的打法。打胜了,就一窝蜂地冲上去,打败了,就一哄而散。

齐雅德•;伊本•;萨利赫一开始就是打算着以人多取胜,但是此时,他却对自己的“战法”有些动摇了。

他站在一处较高的地方,看着眼前的战况,越看越是心惊,倒下之人绝大多数都是他们的人。虽然并不是他的精锐,但毕竟也是自己人。

他所派出的那一万多精锐,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了。那可是他的本钱哪,他心里疼得要流血。他虽然不是输不起的人,但是那一万精锐的呼罗珊战士都是随着他征战中亚以及欧洲的能战之师,没想到在今天这一役里竟然被唐军的步军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在他的观念里,骑兵一向是步兵的克星,却没想到今天却让唐军的步兵把他多年来形成的观念改变了。

他那曾经所向披靡的骑兵在悍勇的东方军队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

他再望了望其他附属国军队,发现他们已经被唐军的凶悍吓得裹足不前。只有在稍远一些的附属国军队还在呐喊着,其作用已和摇旗呐喊的助威者差不多了。

此时,天色已经接近傍晚,双方的军队厮杀近一天了,自己这一方已经是显露出了败相,但是对方的军队却好象并没有露出一丝疲惫之相,还越战越勇。

他突然发现这些恶魔一样的唐军竟然向着自己所处的方向杀来,那些溃败的附属国士兵却纷纷后退,他无奈之下,只得挥了一下手,把另外作为预备队的两万骑兵也投入进来。

这六万骑兵虽然横在了唐军进攻的路上,但也没能阻挡住唐军多久,陌刀手们在李嗣业的带领下,竟然不再追赶那些被他们吓破了胆子的败军,而是疯了一般冲向这两万骑兵。

这新加入的生力军一直在旁边观阵,对唐军有如疯子一样的步兵生出了畏惧之心,可以说他们还没有开打,就已经失去了战意。可是首领发话他们也不敢不执行,只得硬着头皮冲上前来。他们以为这些唐军步兵已经属于疲惫之师,他们加入后,或许能改变点什么,可是没想到这些唐军仍是兴奋地嗷嗷喊叫着,不显一丝疲惫之色。足见唐军士兵的素质之高。

这两支军队刚一接触,大食人就被这如墙而进的陌刀手砍倒了一大片。

这骇人的杀法立刻让大食人吓得纷纷后退。这一下,马上引起了混乱,而同时,正在率领骑兵冲杀的段秀实也看到了大食人又投入了新的力量。他生怕陌刀手吃亏,忙对一边的刘霍大喊道:“刘霍,您快去支援李将军。”

“是!”

刘霍一摆横刀,率领一支三百多人的骑兵向李嗣业这一处冲来。所过之处,当者纷纷坠马。

这一阵冲杀,直杀得大食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反倒是那些先前被唐军所追的败军逃得了性命,只是他们却再也兴不起和唐军厮杀的念头了。

这些大食人在李嗣业这群嗜血的疯子面前,哪还会有人再敢与之对搏?

齐雅德•;伊本•;萨利赫看着眼前的战况,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已毫无取胜之望了,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下令撤兵。

大食人的撤兵号角终于吹响了,这撤退的号角声,也是解救那些还被唐军骑兵和陌刀手缠住的大食人的希望,只是唐军还没有得到撤退的命令,这些大食人活命的希望还不能完全靠自己那一方的号角。

不过离唐军稍远一些的大食人却很幸运地让自己离开了那些死神一样的唐军。

那些不幸的人则被唐军死死的缠住,这些大食人转瞬之间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唐军犹如嗜血的野兽,虽然把眼前的大食人杀了个干干净净,但还是有些意犹未尽,面对着已经远去的大食人,他们仍然举着陌刀、横刀,大喊大叫。

唐军虽然也有了一定的损失,但和大食人比起来,却少了很多。

高仙芝看了看天色,也知道此时不是追击的时候,毕竟自己这一方人数太少,战胜对手是一回事,但要追击敌人,并将其歼灭,他还没有这个把握。他也不能把士兵的生命不当一回事。

高仙芝下令撤军了。

唐军的陌刀手和骑兵们虽然杀得兴起,但他们毕竟是军纪严明的军队,一听到撤退的号角响起,马上有序地向后退去。

其实,此时就算他们毫无秩序地撤退,那些大食人也已经被他们的凶悍吓破了胆子,哪还敢返回身来追这些凶神恶煞?

这一仗的结果是,大食人被杀三万多人,唐军则阵亡八百多人。失去战力者有二百余人。

至此,在怛罗斯战场上,大食人已经被唐军一共斩杀了七万余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